第25章 第 25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25章 第 25 章
    短暂的愣神之后, 余烬诚并没有责怪明乔, 反倒接受良好。

    明乔见他松开西装纽扣,将外套脱下来平平整整的放在沙发上, 再慢条斯理的解开手腕上的衬衫扣开始挽袖子。

    姑娘微微撇了一下嘴, 可真啰嗦,不就是打个架?哪里来的这么多讲究?

    她左右看了一眼,没什么称手的东西,索性将自己的包包扔过去, 直接砸在了林山的肥头大脸上。

    反正他和林太各自出轨的事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公司股票暴跌,她老爸的名世集团已经准备收购林氏, 要不了几天林山就会破产变成丧家之犬,现在不打几下出气,更待何时?

    余烬诚没有料到明乔会首先动手, 微愣了下。

    其实他不常打架,从出生开始,他周围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人生早就画在了预订的轨道上。

    他一步步走来,仿佛都在展现“贵族”二字, 机械的生活, 机械的工作, 以及机械的感情。

    在遇上明乔这一年多的时间里, 他发生了很多改变, 这些从来不会出现在他脑海中, 之前可以称之为荒谬的改变。

    她总在刷新他的认知,甚至带他重新建立新的世界。

    “愣着干嘛?”明乔瞧他一眼,“没打过架?”

    余烬诚不语。

    从前年纪小,他身边常常会跟着几个私人管家和保镖,所以安全能得到最好的保障,后来长大,有了金钱和地位,更是再也没有遇到过寻麻烦的人。

    余烬诚唯一几次打架,是和家里养的几只金毛犬……

    跟狗打架也应该跟人差不多吧。

    他眉眼一沉,表情很严肃。

    那边林山瞧着余烬诚这副神情,是打死也不敢相信这位总裁没打过架,直以为按照他这么天王凉破的性格,应该是从小到大打遍天下无敌手才对。

    所以看到余烬诚沉了沉脸,他整个人也跟着抖了抖,一步步后退,害怕得脸上的横肉都在抖动,“余总……余总这不关你的事啊!余总,咱们可是合作对象啊余总……”

    余烬诚扯了扯领带,攥起拳头就冲过去。

    林山呜咽了一声,被余烬诚扑倒在地,紧接着,拳头如雨下,一拳一拳打在他的脸上,除此之外,他圆滚滚的肚皮上还坐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林山整个人喘不过气,闷得险些晕过去,只觉得疼都是其次,倒是余烬诚猛地把他推倒那一下,某种窒息感直冲天灵盖,险些送他下去见阎罗王。

    而明乔“…………?”

    这跟她脑补的不太一样。

    她想,一个大帅比打起架来应该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比如张弛有度的肌肉线条,比如令人目眩神迷的男性荷尔蒙。

    但万万没有想到,余烬诚冲过去,一把就将林山摁倒,整个人坐在他的肚子上挥拳头?

    说好的打架应该交给男人呢?

    这场景,这架势,还不如她自己上呢。

    明乔由衷的叹了一口气。

    当然,虽然余烬诚的打架姿势不够好看,但他的作战方式堪称一绝,至少林山在他拳头和体重的双重夹击之下,很快奄奄一息。

    可有些时候,人的求生欲总是很顽强,不论是谁。

    余烬诚揍得正猛的时候,林山的手也愤力的在地板上摸索着,他摸到了一把水果刀,大抵刚刚摔倒时,这把刀也跟着落了地。

    就在余烬诚没有注意之时,林山用力举起这把刀刺过来。

    明乔的瞳孔微微放大,“余烬诚,小心!”

    余烬诚一顿,抬眼便看到那把刀直冲自己眉心刺来,他下意识用手掌握住那刀。

    刀刃锋利,一瞬间割破他的手心,血瞬时便涌了出来,一滴滴落下。

    他倒是一声没吭,只是眉心微微蹙了蹙。

    林山还欲往前刺,余烬诚一拳打过去,将他打得七荤八素,拿刀的手也没了力气,软绵绵的落在地上,昏了过去。

    明乔赶紧跑过来。

    余烬诚担心她会害怕,什么都没说,受伤的手往身后藏了藏,表情淡然得很。

    “给我看看。”她说。

    余烬诚站起来“没事。”

    明乔捡起自己的包包,动作快速的翻出一包纸,“手伸过来。”

    “不用。”他走过去,用没受伤的手拿起外套,而受伤那只手始终藏在身后,“走吧。”

    明乔心里有点着急,毕竟他是为她才受的伤,“你给我看看伤口,简单处理包扎一下,我陪你去医院。”

    “小伤,不疼。”

    说着这话,他脸色有些苍白,只是神情仍旧淡淡,一点没放在心上的样子。

    明乔可不会被他骗过去,瞥见两个保姆躲在墙角偷看,她走过去,“阿姨?”

    那两人吓了一跳,连忙想逃。

    “站住。”

    俩人转过身,讪讪地一笑。

    明乔友善道“麻烦你们帮我拿一下林总家里的医药箱。”

    阿姨欲言又止“可我们家先生……”

    俩人看了一眼昏迷在地的林山,不太愿意给明乔拿东西。

    明乔说“他只是昏迷了,没什么大碍,我朋友的伤势更要紧,你们都知道他是谁吧?”

    在没有发生今天这件事之前,余烬诚和林山的确是合作关系,出于利益,余烬诚曾被邀请到林家作客几次,林家的佣人当然是见过他的,也知道这个男人比起自家先生更不能得罪。

    其中一人忙道“你们等等,我这就去拿。”

    明乔点点头,回到余烬诚身边。

    他眉心轻蹙,很不赞同“不用这么麻烦。”

    “先给我看看。”明乔语气坚决。

    余烬诚闷声不语。

    明乔侧过身去看,他也就侧身躲,看了几次都看不到,明乔有点头疼“怎么,受伤还害羞?”

    余烬诚的初衷是不想让她看到那么血淋淋的场景,现在见她脸色不悦,心里又生出几分无措,低低说了句“不要看了,都是血,吓到你不好。”

    明乔一怔。

    可别告诉她,这男人为了不让她害怕,一直这么躲着,不吭声不吭气?

    明明不想接受这一点,可明乔又很清楚,余烬诚在商场上兴许阴险狡诈,可对待感情,总是缺一根筋,不会拐弯抹角,想到什么做什么。他能有这么一番反应,大约心里是切切实实这么想的。

    很单纯,就是怕吓到她。

    明乔垂下长睫,收敛起眸中的复杂,拉着他的胳膊坐下,嗓音缓慢温和“我不怕。”

    这时,保姆阿姨也把医药箱拿回来了,趁着明乔和余烬诚不注意,两个中年女人把林山拖出了客厅,打电话叫了家庭医生,也算尽职尽责了。

    明乔把医药箱打开“把手伸过来。”

    余烬诚犹豫了一下,把手从身后拿出来,一只拳头都被血染红了。

    他慢慢打开,一条血肉模糊的伤口里立即涌出大量的鲜血,他往回缩了一下,不让自己的血弄脏她漂亮的裙子。

    明乔突然就想起上次她把余烬诚的鼻子打出血,她要给他擦,他说脏,让她不要碰。

    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的血脏。

    可如果一个男人细心到能顾及别人的感受,那么这个人的内心该是多么温柔?

    也许,他说会改。

    是真的慢慢在改。

    明乔先给他清理伤口,轻轻在他伤口吹气,“疼不疼?疼了告诉我。”

    他说“不疼。”

    眼睛却一直盯着她认真的脸。

    伤口很深,血无法止住,明乔很快给他上了短暂止血的药,用纱布包扎起来,就拉住他起身,“我们现在去医院。”

    “这么急?”余烬诚看她急得通红的脸,倒是轻浅的笑了笑。

    明乔神情严肃“你是为我受的伤,我怎么能不急?听话,跟我去医院。”

    她俯身搀扶他的胳膊,余烬诚能更近的看到她的脸,闻到她身体上的馨香,下意识想靠近,神魂颠倒,浑浑噩噩就说了一句“只要你说,我就听话。”

    明乔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你能不能正经点,狗命要紧。”

    余烬诚也跟着答“好,狗命要紧。”

    她第一次靠他这么近,真是好香,身体还软软的,她生得这么漂亮,蹙眉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余烬诚乱七八糟想了好些东西,丝毫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明乔觉得他是疼出幻觉了,忍住想踹他几脚的冲动,提醒自己,这是个伤患,把他扶了出去。

    门外放风的两位助理看到这场景都惊了,连忙问“这是怎么了?”

    余烬诚虽然只是伤在手上,可硬生生空手接白刃,那杀伤力也是不小的,掌心划开了一大条口子,得赶紧止血。

    明乔并没有多说,让霍娅赶紧去开车过来。

    几人陪余烬诚去医院。

    医生处理伤口时,十分好奇的问了句“你是怎么伤成这样的?”

    余烬诚平静道“切菜。”

    毕竟,如果说打架弄成这样的,不免让人怀疑是不是打输了,这样有损霸总的面子,三个姑娘站在旁边,心里都秒懂。

    医生仿佛不懂见好就收,笑了一声问“您是在手掌上切菜的吗?”

    余烬诚“………”

    方绯和霍娅忍不住笑出声,又连忙捂住嘴。

    余烬诚凉凉地看了医生一眼,医生默默闭上嘴。

    从医院出来时,明乔提议送他回家,余烬诚倒没有拒绝。

    然而一个小时的车程,没有多久便到,余烬诚坐在车里有些不情愿下来,明乔站在车外看他“不舒服?”

    他摇头,沉着脸下车。

    这男人说到底是因为她受的伤,她也没那么绝情,临走时说“如果有什么不舒服,随时打电话给我。”

    说着就要上车。

    余烬诚伸手撑住她的车门,用的还是那只刚刚包扎好的手,明乔吓了一跳,赶紧出来拿开他的手“祖宗,你可仔细点,可别又出血了。”

    余烬诚弯了一下嘴角,在明乔抬眼时又很快压下笑意,板着脸平静道“我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所以呢?”明乔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没事。”

    原以为他会提一些无理的要求。

    谁知男人只是静静看她几秒,就抽出手“你回去吧,我看着你走。”

    明乔都愣了一下。

    关于他家里没人这件事,明乔是清楚的,毕竟她在他家呆过。

    这一瞬间,明乔想了很多。

    关于这个独居男人如何解决生活起居,如何吃饭睡觉等一系列琐碎问题,她竟然全部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

    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余烬诚是一个有些孤僻的人,穷得只剩钱的他,家里竟然没有任何女佣,饮食起居都是自己来。

    可是现在他的手受伤了?一个人怎么办?

    所以问题来了。

    明乔是走还是留下?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余烬诚说“不用担心我,回去吧。”

    明乔心里一叹,果然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刚才没想这么多的时候,还能走得义无反顾,现在知道他的难处,再走,就显得无情无义。

    明乔转头看向两位助理“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照顾余总。”

    方绯和霍娅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丝毫不给明乔反悔的空间,拉开车门很快就开车离开。

    明乔扶起余烬诚“走吧,进屋。”

    余烬诚根本没料到她愿意留下,直挺挺站在她面前,没动静。

    明乔抬眸“怎么,不愿意我留下?”

    就看到他温和一笑“没有。”

    这笑容有些像明乔小时候得到心爱礼物时的模样,一种发自内心的,整颗心都泡在蜜罐里的欢喜。大抵是因为太明白这种感觉,明乔甚至能从他温情的眼神中读出许多珍重,一种陌生的感觉从她四肢百骸涌入心脏深处,莫名让她的心,漏跳一拍。

    明乔很快挪开眼神“……进去吧。”

    别墅还是那个样子,大得冷清,没有一点人情味,也不知道他住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明乔给他倒水,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请个管家?”

    余烬诚轻轻拉住她手臂,让她坐在身边“太麻烦,我喜欢安静。”

    明乔挑眉“可我喜欢热闹。”

    他几乎不假思索道“没关系,我也可以热闹,你要是喜欢,多安排一些人在家里也行,我听你的。”

    谁能想到现在对她说这句话的人是一个月之前还在天王凉破,说着“你又在勾引我”的某知名企业ceo。

    而且他说的是“家里”,看来还是想着要娶她。

    明乔又问“你平时怎么生活的?”

    余烬诚以为她想了解自己的生活状态,本着彼此相互了解的心情,非常认真的回答“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也很早就改嫁,我一个人长大,家里前呼后拥的我不喜欢,我能照顾好自己的生活起居。”

    他坐得端正,像个好学生一样,字正腔圆的回答着,虽然长年累月的面瘫脸让他看起来有些气势冷峻,不过他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温柔一些。

    明乔看了他好一会儿,玩笑道“看来我和余总不是一类人,我就不行了,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好吃懒做。”

    “没关系。”他嗓音温和平静,“我养得起你,你要是嫁给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能给你。”

    怕她嫌弃自己古板又没情趣,余烬诚想了想,又开口“以后家里你说了算,我会听话的。”

    很真诚。

    至少比起之前那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死模样,现在简直就是一完美好男人。

    明乔原本是没话找话跟他聊天,没想到这男人真的上心了,她有点骑虎难下,把话题转移开,“你家里真大。”

    说着还装模作样的环视一圈。

    可再低头,就看见余烬诚手心里躺着的一把钥匙,他说“送你,或者你住进来。”

    明乔“………”

    她笑了一下,手掌放在他额头,试了一下温度,很好,没发烧。

    “余总,不要轻易对女孩子这么好,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图你的钱?”

    “无所谓。”他甚至宁愿明乔图他的钱,一开始也想过这女人肯定是想勾引他,从而嫁入豪门,可是事实教他做人,明乔根本对他身边的一切都丝毫不感兴趣。

    哪怕是现在,他也明白,她在尴尬,她在逃避,她心里根本没有他。

    可他没办法,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天,他都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她。

    想拥有她,想娶她。

    迫不及待。

    余烬诚从来没有这么想拥有过什么。

    父亲的离世教会他成长,母亲的改嫁教会他坚强,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教会他冷漠,他活了二十多年,原本以为认清了很多东西,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自大。

    明乔推开他的手,连同那一把可以改变他们关系的钥匙也一并推开,虽然没说什么拒绝的话,可她的神色和这个动作,足以说明一切。

    余烬诚原本就料到她不会答应。

    心里虽然难过,但也还算平静。

    明乔没去看他落寞的神情,起身四处转转。

    余烬诚跟在她身后,脚步亦步亦趋。

    她要是走得快点,他也就加快脚步,她如果停下来打量什么,他也随着看几眼,目光很快又放在她身上。

    明乔走进厨房“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必,我们出去吃。”

    “为什么要出去吃?”明乔疑惑回头。

    他还记着她刚才说的那句“好吃懒做”,怕她累着,但又说不出这么肉麻的话,平静道“我喜欢出去吃。”

    “你嫌我做饭难吃?”

    女生的脑回路有时候也是很奇怪。

    余烬诚一时没拐过弯,不明白这两者之间哪里有了联系,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摇头“我没那个意思。”

    “你就是嫌弃我做饭难吃!”明乔故作生气,从厨房出来。

    余烬诚又跟在她身后,心里有点急。

    他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无措之下拉住她的手“你听我说。”

    明乔回头,一副等着他解释的样子。

    余烬诚神情严肃,好似面临着多么严峻的问题,音色低沉却难掩急切“你不用做这些,很累。”

    明乔被逗得笑出声。

    余烬诚看着她笑得娇娇俏俏的模样,难得发呆。

    明乔拍拍他肩膀“放心,累不着,你去休息,我做好饭叫你。”

    他倒没有真去休息,沉默不语的看着她在厨房忙进忙出。

    明乔用皮筋把头发绑起来,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里面的菜,对他笑笑“还好,一应俱全,你果然很会照顾自己。”

    难怪之前给她煮的面这么好吃了。

    余烬诚嗯了声,站在厨房一角,目光沉静的看着她。

    明乔见他不肯走,指了一下厨房阳台的沙发“去那里坐下休息会儿吧,很快就好的。”

    余烬诚也就乖乖过去坐下,透过窗户往里看。

    明乔正在给他做饭。

    光是这个想法,这个认知,就让他心里的某一处被填充起来,满满当当。一种无可比拟的幸福和温暖盈满了全身。

    明乔看了他一眼,浅笑道“余烬诚,家里还是得有家里的样子,别这么冷清。”

    他轻声应“嗯”

    心里总想问她,愿不愿让这个家变得热闹点,比如嫁给他什么的。

    他很向往她说的“热闹”,应该是另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幸福吧。

    时间好像在这一瞬间慢了下来,余烬诚看着明乔的侧脸,心突然变得好安宁。

    傍晚黄昏的光洒下,几缕光线落在她脸上,姑娘哼着不知名的歌曲调子,低着头切菜,她唇角微弯着,真是温柔。

    余烬诚也浅浅勾起唇。

    恰逢明乔也抬眸看过来,他有一种偷看被正主逮到的感觉,立即收起笑,忙摆出冷峻的模样。

    明乔疑惑“手疼?”

    “没有。”他只是怕她取笑自己。

    等明乔又开始忙碌时,他的目光又开始追逐着她。当然,明乔是知道这男人一直盯着自己的。那样灼热的视线,强烈得令人头皮发麻,她要是没有发现才真是奇怪了。

    大抵余烬诚自己也不知道,其实他哪次见到明乔没有用这样的眼神?活像个几天几夜没吃饭的恶兽见到心爱食物一样,要不是明乔习以为常,她都怀疑这男人是不是要活吞了她。

    一个小时后饭菜上桌。

    明乔暗自扫了一眼余烬诚受伤的手,心道幸好伤不是右手,要不然她还得喂他吃饭。

    男人坐在桌边,看着桌上的一桌好菜,沉默许久。

    明乔给他添好饭“不用怕我下毒,快吃吧。”

    余烬诚轻笑“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特意给我做过饭。”

    明乔也饿了,塞了一口白米饭在嘴里,两颊鼓囊囊的,一双眼睛亮晶晶,少有的可爱让余烬诚多看了几眼。

    她问“你家里人没给你做过?”

    余烬诚摇头。

    明乔一想也对,余烬诚的父亲曾是富甲一方的大商人,生平忙着做生意,在余烬诚很小的时候就去世,哪里顾得上这个儿子。

    他还有个爷爷在世,不过老人家早就不过问公司的事,爷孙俩感情冷淡。

    而他的母亲更是早早就改嫁,听说也有了别的家庭和儿子,根本没空管他。

    再说,他这样的少爷,从小到大,家里有的是女佣照顾他,只是他用了“特意”一个词,看来是没有多少交际和朋友的,这也说的通,否则怎么能行成这样目中无人的性格。

    明乔同情心作祟,给他夹了许多菜,语气也软和一些“你要是喜欢,就多吃点。”

    姑娘一句温柔的话,余烬诚眼神都有点飘,心脏乱跳。他怕失态,低下头吃饭,味道竟意外的很好,又让他怔了怔。

    “不好吃啊?”明乔凑近问。

    余烬诚抬头看她,笑得温和“不是,很好吃。”

    “是不是没想到我做饭这么好吃?”

    “嗯。”他老实点头。

    明乔又给他夹菜“多吃点。”

    余烬诚虽然表情依旧平静,可温柔的眼神多少泄露了一些心底的雀跃。

    一顿饭吃得非常和谐。

    在别墅照料他的这一晚,余烬诚也并没有再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明乔很满意。

    但他的手并非一两天就可以好的。

    第二天,明乔跟他商量着准备找一个阿姨照顾他时,余烬诚蹙着眉,很不愿意,明乔只得自己肩负起照顾伤员的重任。

    好在最近除了等待公司安排起诉何幽水和林太的事,她没什么通告。

    明乔白天回到自己家拿上一些东西,下午又去了余烬诚家。

    在屋里找了一圈,没有男人的身影。

    她从冰箱里拿出一杯饮料,插上吸管喝了几口,一抬眼就看到余烬诚穿着一身松散的浴袍走过来。

    他微垂着眼,单手用毛巾擦着自己湿润的头发,凌乱的发丝柔化了几分冷硬清贵的五官,没怎么系好的腰带里,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腹肌。

    不愧是被媒体评为商界最性感的男人。

    果然男色杀人。

    看到明乔,余烬诚目光微微一顿。

    “回来了。”

    明乔嗯了声。

    余烬诚走过来拿开她手里的饮料,“冰的就别喝了,对女孩子不好。”

    随即又帮她关上冰箱,给她倒一杯温水,“喝这个。”

    明乔接过来递到唇边,发觉余烬诚受伤的手似乎是裂开了,血从纱布里沁了出来,“你手怎么回事?”

    余烬诚垂眸淡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刚刚洗澡的时候碰到了。”

    顿了顿,他问“乔乔,你能帮我穿衣服吗?”

    明乔默默喝了一口水,帮他穿衣服?

    她能看出余烬诚只是在简单的陈述一件事,让她帮忙穿衣服也只不过是因为手不方便。

    唉,谁让她宇宙最美还无敌善良呢。

    就当帮帮这个孤寂寡人吧,而且这个孤家寡人还是为了自己才受的伤,再说他之前帮过她这么多次,说了要感谢,却一直没机会,今天正好。

    明乔大义凛然的点头,“好。”

    她走在前头,并没有发觉余烬诚平静的表情下隐藏着很深的慌乱。

    一小时之前。

    齐深询问他和明乔的进展。

    余烬诚如实说过之后,齐深便给他提了建议“这样下去,你一辈子都搞不定明乔。今天不管你做什么,都要让你的手再次受伤,激起她的愧疚感和同情心,让她照顾你!”

    余烬诚思来想去,于是想出了这个无耻的主意。

    他随着明乔走进屋。

    姑娘坐在床上看他一眼,漫不经心道“过来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