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24章 第 24 章
    明乔垂眸看了一眼衣角边上的那只手, 有点愣。

    余烬诚趁她不注意, 从她手中拿出刀“女孩子别玩这个, 怕伤着你。”

    明乔扫了一眼厨房里的菜“那这么多东西都是你来弄?”

    “嗯。”他低声应。

    明乔顿了一下, “我让人进来帮忙。”

    说着就要转身出去,又被余烬诚拉住,男人脸色沉了沉“别叫云檀,我可以做好的。”

    看来这男人是真把云檀当情敌了。

    明乔挑了个眉,“放心,他可不会做饭, 我让卫姐和助理过来。”

    提到云檀时,她话语里带着自然而然的亲昵, 和面对他时从来不一样。

    余烬诚想过千万种可能,想过明乔可能喜欢云檀,想过他们在一起时的情景, 想过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事, 甚至嫉妒云檀在几年前就认识了明乔。

    如果……如果当初遇见她的人是他。

    或许现在就会不一样了。

    余烬诚捏住明乔胳膊的手更紧了几分,拉近些距离将她抵在洗漱台。

    男人垂下眸, 目光锁住她的面容。

    明乔懒洋洋开口“怎么,又想搞强吻那一套?”

    “有点。”男人喉结一滚, 如实回答。

    明乔挑眉, 还真是诚实呢。

    她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点, 余烬诚这人看着冷冷清清高不可攀, 其实不会撒谎, 说话做事直来直去, 完全的直男思维。

    另一种程度来说,这种男人可比满口花言巧语的男人好太多,但无论哪一种类型,明乔都不感兴趣。

    姑娘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胸口,推开些距离“我不太赞同你这种行为,太不绅士,先放开我。”

    他静静看她几秒,低下头靠近过来,明乔不动如山,她就不信这男人真敢亲上来。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余烬诚容貌俊美,娱乐圈的男明星难出其右,如此一张英俊的脸摆在眼前,很少有姑娘能抵挡其魅力。

    他眼尾狭长,眸子清明温和,低醇的嗓音沙哑,说“我不亲。”

    明乔嗯了声。

    男人又勾了勾唇角,吻却印在她眉心,很轻,带着温柔和珍重。

    明乔愣住,蹙起眉“不是说不亲吗?”

    余烬诚慢慢放开怀里的人,指腹抚了一下她的唇瓣,笑着道“不亲这里,但可以亲别的地方。”

    原来诚实的男人也并没有多么诚实呢,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

    明乔冷哼一声“我们的关系好像并没有达到随便亲吻的地步。”

    余烬诚不可置否地“嗯”一声,“所以我和你道歉,对不起。”

    占完便宜再说对不起,这套路很可以嘛。

    明乔一把将他推远,余烬诚碰到桌子,弄出些声响。

    姑娘娇蛮的道“离我远点。”

    微抬着下巴的样子有些倨傲。

    余烬诚微愣,继而低笑了一下。

    外头的人听见声响过来,一进厨房就瞧见余烬诚笑得温宠无比的神情。

    她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明乔看了过来“都进来帮忙吧。”

    三人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帮忙打下手。

    余烬诚看起来是经常做饭的,做起来很是有条不紊,明乔几次想帮忙,都被他神情严肃的推开。

    两个小时后,火锅总算上桌。

    除却明乔以及团队的几个姑娘,还有余烬诚和云檀这两个男人都坐在同一桌。

    明乔倒是没怎么把他们俩放在心上,坐下后便迫不及待的尝一尝火锅。

    余烬诚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厨艺不错,不管是上次的面条还是这次的火锅,都很对明乔的胃口。

    云檀和余烬诚对坐,其他人坐在明乔身边。

    余烬诚脸色冷峻阴沉,云檀温和含笑,俩人谁也没有动筷子。

    卫桦三人脑补了很多他们为明乔大打出手的画面,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哪里还有心情吃火锅,反观明乔则是吃得不亦乐乎。

    余烬诚挪开视线,看了她一眼,见她吃得很开心,心情好了不少,沉默着为她倒一杯水,“慢慢吃。”

    云檀拿起筷子,给明乔夹菜,温声嘱咐“乔乔,你爱吃这个,多吃点。”

    余烬诚眉眼一冷,也动筷,夹了一些花花绿绿的蔬菜放在她碗里“乔乔,女孩子不要挑食,也要多吃点蔬菜。”

    云檀一笑“可我们家乔乔不爱吃蔬菜,就爱吃肉。”

    余烬诚眯眼“你们家乔乔?”

    云檀“怎么,余总有意见?”

    余烬诚慢腾腾放下筷子,笑意薄凉“不如来打个赌。”

    “赌什么?”云檀问。

    明乔看了看二人,又事不关己的低下头继续吃东西,卫桦很服气她的佛系,无奈到了极致。

    余烬诚看向明乔,眼神温和,说“就赌谁先娶到乔乔。”

    云檀?

    那他岂不是输定了?

    “不行。”

    余烬诚挑眉,“当然,如果云总没自信的话,也可以不赌,直接退出就好。”

    云檀一噎,他总不能告诉余烬诚,他是明乔的大哥吧,他还想继续扮一扮明乔的追求者,让余烬诚煎熬一段日子呢。

    “好,就赌这个。”云檀轻笑了一笑,一副贵公子的闲散模样。

    明乔不悦的蹙眉。

    云檀慢条斯理地抬起面前的酒杯递到唇边,一副所有事都尽在掌握中的慵懒模样。

    明乔笑着,蓦然道“看着眼前这火锅,我就想起了几年前和皖西姐姐在一起的日子,真想念她啊。”

    云檀被酒呛到,猛烈的咳嗽几声,责怪地看向明乔。

    明乔给他瞪回去。

    卫桦好奇的问“皖西姐姐是谁?怎么没听你提过?”

    “一个邻家姐姐,被国内的一条狗咬了,所以去了国外。”明乔淡淡的说。

    霍娅奇怪“什么样的狗,竟然凶悍到让人在中国待不下去?”

    明乔把筷子插进一块豆腐,动作又快又猛,云檀看得眼皮子一跳,脸色缓慢的往下沉。

    她说“我也不太清楚,这件事只有那条狗最清楚了。”

    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一眼云檀。

    后者的脸色黑如锅底。

    余烬诚坐在一旁,神情也没见得好到哪里去,他总觉得明乔的表情像在吃醋,她好像比他想象中更在乎云檀。

    几人各怀心思,一顿饭下来,除了明乔,所有人都有些食不下咽。

    网上对明乔的恶评渐渐减少,攻击林总和林太夫妻的人却成倍增长。

    余烬诚为明乔联系的律师近段时间便会过来,同时,他让人查的事也终于有了眉目,曾特助汇报后,余烬诚第一时间联系了明乔。

    明乔正在去工作室的路上,接到余烬诚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

    “乔乔。”低哑磁性的声音落在耳畔。

    明乔还是有些不习惯余烬诚的亲昵,缓慢的揉着鼻梁问“怎么了?”

    “我查出是谁陷害你了。”

    明乔手一顿“是谁?”

    “何幽水。”余烬诚的嗓音徐徐传来“我们追踪了视频首发者的账号,跟踪了几天,发现他和何幽水的人有过接触,还有过转账痕迹,证据已经发到你邮箱了。”

    “谢谢。”明乔说完,先挂断电话。

    对开车的方绯道“改道,去何幽水工作室。”

    方绯打了个方向盘,霍娅问“谁的电话,去何幽水工作室做什么?”

    “余烬诚的电话。”至于做什么。

    明乔闭上眼往后靠,缓缓抱起双臂“手撕白莲花去。”

    两个助理相视一笑。

    还没到何幽水工作室,卫桦的电话又打来,她说“我们查到了林太为什么陷害你,何幽水之前联系过她。林太包养男小三的证据被何幽水捏在手心里,如果不配合何幽水,何幽水就会曝出这个丑闻,林总知道后一定会将她扫地出门,林太净身出户,拿不到一分钱。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和钱财,也为了摆脱林总,所以林太选择和何幽水合作,故意制造你被林山包养的证据。而林总之所以一直没发声,是想借你保护自己真正的情人。还有那个首先站出来让你晒出证明的黑粉也是何幽水指使的。”

    明乔点头“知道了。”

    卫桦问“在哪儿呢?”

    “准备去何幽水的工作室。”

    “你去她那儿干什么?你可别冲动啊。”

    “放心,很快就回来。”

    卫桦跟明乔在一起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她想做什么,但这次的事也着实让她受了委屈。

    身为明乔的经纪人,她虽然得保持理智,但现在还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明乔现在后台硬,不怕得罪人。

    卫桦装腔作势的嘱咐了一句“注意分寸。”

    明乔一笑“我知道。”

    挂掉电话,她忽然问助理“林总到现在都没有发声明?”

    霍娅“肯定忙着收拾家里的乱摊子呢,他老婆出轨,自己也养情人,夫妻俩闹得不可开交,哪里还顾得上出来说什么?”

    明乔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云柏木一直就等着女儿的消息,这件事发生后他本想插手,可明乔让按兵不动,得等证据充足,还得等时机成熟。

    他自然也不好擅自动手,以免哪里出什么差错,挨骂的还是女儿。

    电话里,明乔笑着说了诉求后,云柏木毫不犹豫的答应。

    和父亲说完挂断电话,明乔淡淡抿笑,“等我解决完何幽水,就去看看许久没见的林总吧。”

    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车开到何幽水的经纪公司,明乔下车,抬眼看了看高高矗立的写字楼,懒洋洋戴上墨镜,走进去。

    明乔的到来引起不少员工侧目。

    众人看着她走近电梯,驻足窃窃私语,都在猜测这位对家来这里做什么?

    电梯到十楼,明乔直奔何幽水工作室。

    何幽水助理端着咖啡迎面走过来,见到明乔,愣了愣“你,你……”

    明乔一笑“何幽水在吗?”

    助理戒备道“你来干什么?”

    “找她有点事要说清楚。”明乔垂眸“这是给何幽水的咖啡?不如,我给她端进去吧。”

    助理缩了一下手“不用你。”

    两家不和已久,连带着何幽水身边的人对明乔也不喜欢,自然,方绯和助理也对何幽水及其团队厌恶无比。

    明乔也不勉强“那就一起进去吧。”

    助理拦住她“明小姐,我们很忙,你还是回去吧。”

    明乔笑盈盈地看了她一会儿,何幽水助理被她盯得有点发毛。

    “我和何幽水之间的事,你还是别插手的好。”明乔接过她手里的咖啡,笑得温柔“放心,只是谈谈。”

    房间内传来何幽水的声音“谁在门外说话,你们是不是又在偷懒了,咖啡呢?”

    明乔扫了一眼紧闭的办公室门,推开进去。

    何幽水背对着她坐在办公椅上。

    明乔将咖啡放在桌上,拉开椅子坐下,慢条斯理地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并不急着开口。

    何幽水等了一会儿,没有听见什么动静,蹙着眉转过椅子,看到明乔时,怔了怔。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的助理呢?”

    明乔看着她微笑“我说有事找你谈,让她先去休息了。”

    何幽水冷哼“这里还轮不到你做主吧。”

    她站起身,似乎想去寻助理的去向。

    明乔抬起咖啡喝了一口“你应该不想我接下来说的话被你公司所有员工都知道吧?如果是想,尽管敞开大门,我倒是无所谓。”

    何幽水停住脚,转头看她“你想谈什么?”

    “你刻意散播的那个视频,以及勾结林太陷害我。”

    何幽水倒不慌不忙,重新坐下“你有什么证据?”

    “你觉得我像是没拿到证据就冲动做事的人吗?”明乔笑得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

    何幽水闻言,神色有一瞬的僵硬,“明乔,污蔑人也不是这么污蔑的。”

    污蔑?

    明乔摩挲着咖啡杯,指尖轻轻点了两下。

    何幽水毫不示弱,冷眼看着她。

    明乔忽然就端起面前的咖啡泼在何幽水的脸上,咖啡虽然已不烫,但还是有些温度,何幽水先是一怔,而后便惊叫了一声,“你做什么!”

    “做什么?”明乔冷笑着将手里空杯子朝她扔过去,一下子打在何幽水脑门上。

    一声痛苦的闷哼后,何幽水捂着脑袋直抽气。

    “当然是打你啊!你以为我是来好好跟你谈事情的?”

    对于明乔这一举动,方绯和霍娅都有点懵逼,说真的,她们俩都以为自家女艺人是来讲道理的。

    来之前,俩人还幻想过,明乔会如何用高贵冷艳的气场和三寸不烂之舌秒杀何幽水,但万万没想到,明乔会直接动手,且动作毫无优雅可言,完全放飞了自我。

    何幽水自然不肯被动挨打,忍着疼就要从桌上拿东西砸过去,明乔的速度明显更快,抄起桌上的两本文件夹就拍在何幽水的脸上。

    她下手狠,还专挑女艺人看重的脸打。

    何幽水尖叫着吼“明乔!打人别打脸!”

    明乔将她摁倒,一脚踹在她脸上,这一脚太狠,何幽水鼻骨受伤,流了鼻血。

    她连忙捂住脸,又被明乔抓住头发甩了一巴掌,疼得不知天南地北。

    整张脸都是麻木的,耳边嗡嗡地响,何幽水听见明乔幽冷的嗓音传来“你没资格讲条件!”

    她眼前一黑,是被明乔摁在了地上。

    明乔抓住她的头发用力磕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何幽水疼得整个身体都在发抖,眼泪一起滚落,尖叫声也越来越凄厉。

    两个女明星热火朝天的打架以明乔单方面的碾压一直持续着。

    方绯和霍娅惊得张大嘴吧,原来她们家女艺人竟然这么会打架!?

    闻声而来的何幽水工作室员工看到办公室内的情景,皆是惊讶又无语。

    他们平时嚣张霸道的何姐居然被明乔摁着打?

    好没面子。

    明乔的头发也被挣扎中的何幽水抓乱了一些,当然,她没有受一点伤,狼狈不堪的当属何幽水。她脸上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上半身还被咖啡弄湿了,大概是疼,叫声就一直没停过,极其惨烈。

    工作室的人赶紧过来拉开俩人,

    明乔被拉开前,最后还踹了何幽水一脚。

    何幽水被人从地上扶起来,撩开头发瞪着明乔“你!你这个疯子!”

    她嗓音带着颤,委屈得一直哭,擦着满脸的泪和血。

    明乔冷哼一声,动了下手臂,挣扎开工作人员的缚住,掏出照镜子整理妆容,霍娅和方绯也帮着她把头发整理好。

    等合上镜子,还是气不顺,明乔又将这块镜子猛地扔出去砸到何幽水的脸上,砸得准,何幽水左眼被打中,疼得又她开始呜咽打滚,哭得更猛烈了。

    工作室的员工看不下去,冷冷看着明乔“明小姐,你太过分了吧!”

    明乔恢复往常的懒散,扫了一眼说话的人,用最高贵冷艳的态度说着最不入流的粗话,“关你屁事,滚!”

    方绯和霍娅通体舒畅,爽得不能再爽。

    工作人员被她怼得面红耳赤,敢怒不敢言。

    明乔又看了眼何幽水委屈啜泣的模样,有点不耐烦“何贱婢,我们法庭见。”

    工作人员何贱婢???

    而方绯和霍娅差点笑出声,看来这姐们儿是真打算放飞自我,彻底释放婊气了。

    明乔走出办公室后,何幽水气不过的追出来。

    办公室外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员工,都是来看热闹的,此刻见两位主角都走了出来,窃窃私语的声音也停下。

    “明乔!你这个疯女人!我也要告你!我要告你故意伤人!”

    明乔翻了个白眼,转过身来,从员工的桌上摸到一个笔筒,又冲何幽水扔过去,何幽水连忙双手抱头蹲下躲避。

    明乔嗤笑一声“躲得倒快。”

    转身,潇潇洒洒的走了。

    一副老娘什么都不怕的拽样,气死个人。

    人群外,不放心赶来的余烬诚瞧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忽而勾唇一笑。

    原来这丫头扔东西揍人是习惯,对谁都如此。

    曾特助在旁边捂着小心脏,“明小姐真狠,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

    余烬诚一个凉凉的眼神看过去。

    曾特助连忙改口“我是说明小姐真乃性情中人,有性格!”

    他弱弱的竖起大拇指。

    明乔正要上车时,身后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乔乔。”

    她回眸,疑惑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路过。”男人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认真的打量着她,见没吃什么亏,心里总算是放心了一些。

    明乔都习惯了他这样的说辞,没拆穿,“我要去找林总。”

    余烬诚料到她想做什么,“我陪你去。”

    “不用,我能解决。”

    余烬诚下意识的回忆起她刚刚在办公室里和何幽水打架的情景,眉心紧蹙,“女孩子不要打架,很危险。”

    一本正经如老父亲般让她不要打架的男人也只有余烬诚了。

    明乔感谢他这次的出手相助,真诚道谢“谢谢余总关心,下次一起吃饭。”

    余烬诚拦住她要关上的车门,很快弯腰上车,端端正正的坐着,“我的意思是,就算要打架也应该交给男人。”

    “开车吧。”他对霍娅说。

    两个助理看向明乔。

    明乔看余烬诚这副模样,知道是劝不走的,无所谓的点头“走吧。”

    到目的地后,一行人下车直冲林宅。

    安保自然认识余烬诚,也没胆量拦。

    明乔让两个助理在外面等候,她和余烬诚两人进去解决就行。

    躲避了多日的林山见到明乔和余烬诚,吓得从沙发里弹起来。

    不怪他害怕,因为和老婆吵架,林太回了娘家,林山心里烦,把家里走来走去的一堆佣人全都轰走,现在只剩下他自己和几个岁数大的做饭阿姨。

    明乔微微一笑,“林总这几日过得怎么样?”

    没等林山回答。

    她便笑着说“反正我过得不好,所以今天就来找你算算账。”

    林山倒不怕明乔,只是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实在令人胆寒,他偷偷觊了余烬诚一眼,瞧见男人冷郁的神色,吓得一激灵,“你们想做什么?”

    明乔冷笑,“关门,放狗!”

    方绯和霍娅把门关上。

    明乔上前,拍拍余烬诚的肩膀,“上。”

    余烬诚:?

    ……原来他就是那条狗?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