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22章 第 22 章
    他气息滚烫, 怀抱着她的动作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明乔并未享受这个吻,实际上,她被余烬诚一而再再而三的亲密举动弄得有点懵, 此刻被他禁锢在怀里,几乎找不到推开的缝隙, 只能动嘴咬他一下。

    男人轻“嘶”了一气, 顿了顿, 竟又不管不顾地继续吻。

    明乔蹙眉,更加用力地咬住他下唇。

    余烬诚终于退开些距离, 定目看了几秒,暗哑着嗓音, 似安抚地哄“不闹。”

    明乔“………”

    作为一个出身不错, 受过高等教育,金尊玉贵养出来的大小姐,明乔一直觉得自己富有涵养,对待很多事物都能做到“看得开”的好心态,但今天, 明乔觉得有必要好好与余烬诚开诚布公的谈清楚。

    “放开。”她嗓音冷淡, 带着不加掩饰的不悦。

    姑娘冰冷的态度令余烬诚有几分无措。

    但幸好, 他常年维持着一副性冷淡的面瘫脸,明乔并没有发觉他心里的小九九。

    余烬诚慢慢放开, 明乔立即往后退开几步, 保持距离。冷冷淡淡的瞧着他。

    仿佛因为这个吻, 两个人的距离竟然又拉开了。

    这不是余烬诚的初衷。

    他因此蹙起眉, 嗓音还沙哑,带着点显而易见的紧张“乔乔……”

    “别这么叫我。”明乔语气淡然的打断,道“余总,我们不熟。”

    她又点点头,“是,我们是有过合作,你也帮过我很多次,我真诚的感谢你,你想要什么报酬尽管说,我尽力而为。但请你记住,你的帮忙并不能成为占我便宜的借口和手段,我现在没有对你动手,是我还有一点涵养,请你也有。”

    一次又一次的强吻,就算淡然如她,不看重这些东西,也不可能敞开大门给他吃豆腐啊。

    两个人平静的对视。

    余烬诚看了她良久,知道明乔是真的生气,也意识到自己做错,垂了垂眸“对不起。”

    明乔没出声。

    他想往前一步,但又怕她生气,整个人僵硬笔直的站在她面前,问话有些不自然“你和云檀?”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明乔面无表情。

    她知道自己和大哥有些绯闻的。

    身为娱乐圈的女艺人,花漾娱乐的当家花旦,没有点背后金主的绯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当红。

    更何况明乔出道以来资源就没有差过,自然关于她被人包养的绯闻就从没间断过。

    但云檀打压得好,从没让这件事浮出明面,明乔的绯闻也一向多,她要是每一件都去澄清,早就累死了。

    假如和云檀的绯闻能让余烬诚知难而退,她不介意。

    这样不否认也不确认,模棱两可的态度更加能说明有问题。

    余烬诚一向冷清的眼眸深处,划过一缕浓重的失落和灰败,整个人都多了几分颓靡。

    明乔当然是发觉了的,不过也在刻意忽略。

    “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去睡了。”明乔稍微站直身体,准备关门。

    手腕霎时被他捏住,攥得老紧。

    余烬诚再看过来时,明乔被吓了一跳。

    男人眼眶有点发红,唇角紧紧的抿着。

    再加上他原本就冷峻的神色,有点吓人。

    明乔默默扶住门框,这男人不会冲过来吃了她吧?

    余烬诚不放开她,明乔也抽不开手。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就在明乔忍不住快要骂人的时候。

    他嘶哑的嗓音突然传来“我改。”

    明乔?

    余烬诚似乎也意识到攥着她的手腕的力道太紧,放松了一些,指腹摩挲着她手背上的小片肌肤,“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我都改。”

    他一步一步走近,看着她,“这样你能选我吗?”

    顿了顿,又带着点别扭和吃醋情绪说“不要喜欢他。”

    明乔微怔,语气转为戏谑“可是云总这个人有情趣,不呆板,会哄人,还对我千依百顺,千娇万宠,你跟他……”

    后面的话她没说,只是意味深长的轻啧一声。

    余烬诚当然明白她什么意思。

    从认识到现在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他几乎单方面的认为明乔喜欢他,言语上诸多不尊重,行为举止也显得过于专横霸道,虽然大多时候都是为了她好,却不讲究方式方法,这些从另外一种程度来说,其实都是骚扰。

    “对不起。”

    这三个字他平时几乎不会说,然而今夜的几分钟内却说了两次,且都诚心诚意。

    “给我点时间,我会做到你想要的样子。”

    兴许是男人说话的样子过于真诚。

    明乔一时无言,只静静的看着他。

    他低低开口“我知道以前做的不对。你喜欢的样子,我可以去学。”

    明乔蹙眉“既然你问起我和云檀的事,应该知道我和他不清不楚,为什么还要喜欢我?你难道不介意?”

    “那不是真的,只是绯闻。”余烬诚不假思索的道。

    明乔倒愣了一下。

    几乎从来没有哪个圈外人会如此坚定的相信她。

    余烬诚瞧着她发愣的模样,缓慢勾起唇,伸手摸摸她的发丝,语气意味深长“就算你们是真的,我也能让它变成绯闻。”

    他眼中满是势在必得,带着不死不休的占有欲。

    明乔感觉到男人正在抚摸着自己的头发,突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认识他这么久,第一次明白,能坐上国际大公司总裁位置的男人,并不是什么善茬儿。

    “你在威胁我?”

    余烬诚神情一顿,“不,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对你。”

    明乔面无表情瞧着他“随你。”

    然后利落的关上了门。

    余烬诚“………”

    他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又给她拨过去几个电话,皆被明乔挂断。

    舍不得走,余烬诚又走到她窗户下,还想对她说些话。

    然而刚站在窗户外没多久,里面就丢出一个小包,正正好好砸在他脑门上。

    余烬诚把包从地上捡起来,发觉里面夹着一张字条,上面的字体端正漂亮,写的是[快滚。]

    余烬诚“………”

    上次用包砸他的车,这次用包砸他的人。

    这女人……

    有点可爱。

    余烬诚把包包放在她窗台,看了看亮着灯的窗户,转身离开。

    明乔在屋里听歌敷面膜,估摸着余烬诚走了,准备睡觉时,门又被敲响了,她冷笑一声。

    这狗男人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走出去打开门,破口而出“你怎么还不走?”

    云檀哂笑“刚刚还说我有情趣,不呆板,会哄人,还对你千依百顺,千娇万宠。怎么,这会儿要赶人了?”

    明乔“………”

    “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看这情况应该是目睹了全程。

    云檀侧身进屋“爸妈担心你,让我来看看,就看到余烬诚在你门外,我自然不便打扰,但回去又和爸妈交不了差,所以就等等,没想到会看到这么有趣的画面。”

    明乔笑了一下,没提余烬诚“除了替爸妈看看我,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说?”

    云檀坐下“有。你还记得慕川吗?”

    慕川?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明乔还是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云檀“我打听到余烬诚帮你请的律师就是他。你那会儿在国外,很少回家,忘记他喜欢和端月的事也情有可原。”

    “二姐?”明乔给云檀倒了一杯水,坐下“这个慕川和二姐……”她愣了一下,后知后觉想起了那段陈年往事。

    “原来是他。”

    云檀点点头“端月经过那次事故,忘了一些事情,既然他们分开这么多年,我们都不希望他们再有什么交集,所以我让端月暂时不要回国,你的事就交给慕川吧。”

    明乔有些不赞同“为什么要阻止他们相遇?”

    “你没有谈过恋爱,不懂感情。”

    明乔嗤笑一声。

    云檀见她有些不高兴,想摸摸她脑袋,被明乔偏头躲开。

    “这对他们都好。”云檀无奈的宽慰。

    明乔不悦“慕川是个好男人,他爱得那么辛苦,你怎么忍心……”

    “见优。”云檀轻声打断“我们都是局外人,感情的事让他们顺其自然。”

    明乔看着他冷笑了一下“好,既然要顺其自然的话,你从现在开始不能干涉他们。”

    “好,我答应你。”云檀笑着,“别生气了。”

    明乔的确有些生气,拿出桌上的镜子瞧了瞧自己的盛世美颜,指尖抚过毫无细纹的眼尾,漫不经心的在云檀心上插一刀“大家都说你是翩翩贵公子,其实你黑心又黑肺,怪不得皖西姐姐会离开你。”

    她扫过去一眼,明显看到云檀身体一僵,脸色变得极其晦暗,心里暗爽了一把,真是活该,自己找不到心爱的姑娘,也不想让别人找到,什么人啊。

    她心里啧了一声,把镜子放下,懒洋洋瘫在沙发上“本宫乏了,你退下吧。”

    大概是皖西这个名字对云檀的杀伤力太大,他脸色很不好,站直身体淡淡道“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人。”

    明乔冷哼一声,对着他喊道“皖西皖西皖西,顾皖西!”

    她跑进卧室,把门关上,里面传来娇蛮的声音“你也快滚,都是一群狗男人!”

    云檀“………”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他现在有点理解余烬诚的心情了。

    只是拿明乔没办法,气不顺的离开了。

    明乔当夜给云端月发了信息,问她要不要回国,云端月回复,在国外接了个重要工作,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云檀说得对,感情的事得顺其自然,她这个做妹妹的,也不能多加干涉,也许让云端月回来见慕川,如果适得其反呢?

    她试探性的发过去一句话[二姐,你还记得慕川吗?]

    那边顿了很久,发过来一句[我认识这个人吗?]

    明乔叹了一口气,当然认识,还有很长一段渊源呢,她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姐姐的时候,云端月回消息[优优,我要工作了,你好好拍戏,忙完回来看你。]

    明乔最终吞下这满腹的心事。

    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等她见到慕川再说吧。如果慕川还记得她姐姐,还喜欢她姐姐,她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云端月。

    明乔自己的绯闻也还在热闹着。

    林总原配林太成天在网上蹦哒,时不时出来诉诉苦。

    而网友大多数都是“善良”的,总是会容易同情这样的女人。

    所以林太的微博底下,几乎都是一些长篇大论鼓舞她的帖子,同时明乔的微博底下已被恶言恶语攻占。

    连续几天来,对于花漾娱乐的声明和明乔上法院的起诉,大家选择性的忽略,热度被淹没在一浪接一浪的骂声中。

    花漾娱乐选择召开新闻发布会。

    明乔会在团队的陪同下出席。

    当天的她一身黑裙,深v高叉。

    皮肤欺霜赛雪,唇红齿白,桃花眼潋滟慵懒,黑发裹身妖气十足。

    卫桦在外场等她,见到明乔时忍不住啧啧两声,“美是美了,就是太妖,应该端庄一些,否则网上那些自诩正义的人士又该批评你的穿着了。”

    明乔一撩头发,从头到脚散发着婊气,“今天不走寻常路。”

    卫桦拉住她“你可别乱来啊,按着稿子说,记者们会问的问题,你照本宣科就是了!”

    明乔淡笑“放心吧。”

    瞧着她这副模样,卫桦如何能放得下心?特别是看她戴上了一副黑色墨镜时,心里一跳“你戴什么墨镜啊,取下来。”

    “当然是为了彰显我与众不同的女王气场。”

    卫桦“…………”

    “行吧,到了内场取下来,不然大家又该骂你耍大牌了。”

    明乔未置可否,走了过去。

    快进内场时,明乔注意到余烬诚的车停在旁边,男人靠在车旁,垂着眸在抽烟。

    “余总怎么在这儿?”

    听见这柔柔媚媚的嗓音,余烬诚弹烟灰的指尖顿了顿,看过来。

    姑娘戴着墨镜,几乎遮住上半张脸,红唇艳丽,唇角微微勾着,下颌线条精致。

    款式简约的黑裙勾勒着她凹凸有致的曲线,卷发散落在腰际,她双臂抱在胸前,指尖一下一下的点着,不像是要去新闻发布会澄清一些谣言,像是个女王要去巡视自己的后花园一样散漫。

    余烬诚的眼神落在她深v领口,眉眼深沉“我让曾特助重新去给你拿一件衣服,还有时间。”

    “不用,我就穿这样。挺好。”

    她下巴微抬,走入内场,墨镜也并没有取下来,就在众多记者和无数机器面前走入直播间,优雅的坐下。

    原本还窃窃私语的新闻发布会上因为明乔的出现变得鸦雀无声。

    卫桦皮笑肉不笑,凑近明乔低低哼声“姐们儿,你什么情况,把墨镜取下来。”

    明乔“从今天开始,我要自己立人设。”

    转头,她对着摄像头微微一笑“记者朋友们有什么话,直接问吧。”

    余烬诚坐在后台看着转播频道里的明乔,慢条斯理的抽出一支烟。

    他大约明白她会做些什么了。

    不过倒也符合她的性子。

    内场里,记者开始提问。

    记者1“请问明乔,你是否被包养?”

    明乔笑“众所周知我从出道以来就跻身全国富豪榜前排,从来没有掉队,我既然不缺钱,为什么要去找老男人?”

    众“…………”

    好狂!

    卫桦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看后台。

    云檀正站在那里,接到卫桦求救的目光,他并没有什么变态,反之很淡然,仿佛料到明乔会这样做。

    既然老板都不生气,卫桦也松了一口气,不再提心吊胆。

    记者2“那为什么网上会流传那样一段视频?”

    明乔“ai换脸,s,总之不是我。我眼光有那么差?烦请那些为我编故事的网友以及媒体,动一动你们生锈的猪脑,我凭什么放着身边优良的追求者不要,而去选择一个肥头大脸的男人?当然,如果你们喜欢这种类型,当我没说,尽管上。”

    最后三个字,她说得玩味,嘲讽至极。

    众人再次沉默,这位女艺人真的很敢讲。

    卫桦却是听得好爽,放松下来往后靠,就等着自家艺人好好怼一怼这群成天乱写乱报道的记者。

    记者3“对于林总的不回应,和林太发出来的一些证据,你怎么看?”

    明乔语气淡淡“一个中年秃顶缩头乌龟,一个哗众取众蠢笨无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横批,都是贱人。”

    内场鸦雀无声了一瞬。

    第四位记者提问时,嗓音都有些僵硬“这么说,你坚决否认所有证据的真实性?”

    明乔挑眉“当然。”

    记者5“你有什么话想对观众说?”

    闻言,她取下墨镜扶了一下麦,嗓音轻缓冷淡,目光如刃,笑却是妩媚,“谢谢大家夸我狐狸精,我很喜欢这个称呼。”

    说着话,她抬起指尖撩了撩头发,婊气冲天,挑衅十足,仿佛在向所有讨厌她的人宣战,又像在睥睨着所有无中生有的造谣,高高在上的模样让人恨得牙痒痒,却又不得不让人打心眼里承认,她的确有做狐狸精的资本,而且万中无一。

    直播间里留言刷得很快,一群黑粉骂她不要脸,也有一些路人被她直爽的性格圈粉,还有一些粉丝狂喊着乔乔娶我!!!

    余烬诚看着视频上明乔妖冶的面容,手中的烟灰忘了弹。

    耳边传来曾特助念出的留言,他低声冷哼“想得美。”

    曾特助“就是,想得美,您还没有娶到明小姐呢。”

    余烬诚嗓音冷清“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余总放心吧,在这里。”曾特助递过来。

    余烬诚咬着烟,打开礼盒一瞧,是一款包包。做工考究,品牌奢华,款式经典,女孩应该都会很喜欢。

    发布会开了一个小时,明乔也怼了一小时,直怼得各家媒体记者大气不敢出,很害怕提问。

    结束后,首先松一口气的竟然是一众记者。

    卫桦和助理护着明乔出来,记者们硬着头皮想接着采访深挖大料,皆被卫桦婉拒。

    明乔被工作人员请到后台,她以为是云檀找,没想到是余烬诚。

    “余总找我?”

    余烬诚打开交叠的双腿,起身走过来“我的身份毕竟不能出面,怕给你造成更不好的影响,所以才让人把你叫过来。”

    难为他还解释了一下。

    明乔的态度也好了几分“所以有什么事?”

    他拿出礼盒放在桌上,朝她推过去,指尖点在上面“看看?”

    明乔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神情没什么变化。

    男人温和的嗓音传来“乔乔,我会一辈子给你买包。”

    她看他一眼“这话跟谁学的?”

    余烬诚被噎了一下“……网上查的。”

    明乔“…………”

    她就知道。

    不过这男人还算诚实。

    她不准备收,给他推回去“谢谢。”

    “不喜欢?”他眉心蹙了蹙,“你喜欢什么告诉我,我再买。”

    “我可以自己买。”明乔说完便要转身。

    余烬诚拉住她,嗓音低沉有些急切“我想给你花钱,给你花钱我高兴。”

    “这句话也是网上查的?”

    “不是。”

    明乔回眸看他,认真道“有心了,我很感谢。”

    余烬诚“…………”

    又是谢谢?

    这女人到底是有多奇葩。

    男人要为她花钱,她道谢?

    明乔才不给他思考的时间,手抽开就走。

    曾特助躲在窗外,瞧着自家上司垂着眸坐在那儿,直勾勾的盯着礼盒里的包包,那高大的背影莫名透着几分可怜,还有点儿被遗弃的苦涩。

    他进去也不是,离开也不是。

    果然怼妻一时爽,追妻乱葬岗!

    新闻发布会之后,林太再次炮轰明乔,对于她那天的嚣张表现,也被不少人用来当做黑料,攻击她态度不谦逊,甚至过于高傲。

    卫桦在自己私人微博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如果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被这样污蔑,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做得比她好。我所知道的明乔,她不哭不闹,不给团队添麻烦,不向粉丝诉苦,坚强的迎接着一切。可给了正面回应,你们却嫌弃她不够卑躬屈膝,不够谦逊?她为什么要谦逊?她从来没有做过那些事!我可以说,网上关于她的新闻,百分之九十都是造谣!我家姑娘活得坦坦荡荡,为什么不能高傲的面对流言蜚语!?]

    言论一出,网友两边倒。

    一边力挺明乔,一边骂声更甚。

    甚至有众多偏激的网友跑到明乔微博底下提出无理诉求[如果你能晒出处女膜证明,全网就相信你没有被包养,没有私生子,没有和任何男明星不清不楚!我就直播吃屎,否则你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

    这条评论被顶上了头条热搜。

    许多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要求明乔给出证明。明乔团队险些气炸。

    明乔当然也看到了这条评论,点进这个黑粉的头像,发现她是自己的职业黑粉,粉丝几万,难怪一呼百应。

    云檀和卫桦都打了电话过来安慰,明乔状态良好,第二天还早起准备跑步。

    她在家里做了几分钟跑步前热身,出来时竟然又看到了余烬诚。

    他今日没有穿正装,只穿着简单的黑色衬衣和黑裤,发丝柔软的耷拉在额头,英挺的面容中多出几分温润,俊出了几分勾人的少年气。

    明乔没出声,自顾自的活动着手臂。

    余烬诚察觉到她的存在,低垂的眼帘抬起,看到明乔的穿着时目光一顿。

    “你怎么又来了?”她忍不住开口。

    余烬诚站直,大步走过来。

    明乔蹙眉后退一步。

    他停在姑娘面前,低声说“我想抱你一下。”

    “不可以。”

    男人却还是俯身轻轻抱了抱她,很快就放开,“我看到了新闻,怕你难受,过来看看你。”

    好在只是抱一下,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怪异的感觉,明乔还是忽略了,“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

    她一愣,“一直没走?”

    “嗯。”

    “为什么不走?”

    余烬诚淡淡道“我想进去,但只能爬墙,上次爬墙之后你看起来很不高兴,所以我想等等看。”

    等等看?

    难不成想等她会不会出来?

    明乔突然觉得这男人有点傻。

    “余先生,追求姑娘也不是这样追求的,你不觉得累吗?”

    “不累。”余烬诚仔细打量她的面容,没有看出什么疲倦和不悦,可她一张素颜着实又纯又妖,还散发着年轻姑娘的朝气和胶原蛋白。

    他没忍住,伸手轻捏了一下。

    大概是手感不错,竟然有些爱不释手。

    明乔“…………”

    大清早的,这男人一本正经的把她当个玩具在捏脸?

    明乔用力拍开他“你到底来干嘛?”

    她脸蛋被捏红,有些鼓囊囊的,眼神还带着点嫌弃,像个小孩子。

    余烬诚难得清俊地笑了一笑,“接小朋友出去玩。”

    明乔挑眉“小朋友?我?”

    余烬诚嗯一声。

    明乔似笑非笑“你之前还送过我康乃馨呢,怎么,狗儿子这么快就忘了我是你爸爸?”

    余烬诚“………………”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