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21章 第 21 章
    明乔大脑当机了许久。格!格党小说

    她能感觉到男人的情难自禁和温柔小心, 也许真像他说的那样,他很喜欢她。

    这其实有点超出明乔的意料。

    她以为余烬诚的喜欢不过是来源于兴趣。

    毕竟进入这个圈子以来, 她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 无数男人以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理由想要包养她, 然而爱?

    大家都知道这是个奢侈的东西。

    所以从不会将它宣之于口。

    可仔细的回想,和余烬诚认识以来,他的所作所为从来没有伤害过她,反而是维护与关心更多。

    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明乔用力推开余烬诚。

    俩人都有些气息不稳。

    余烬诚依然半寸不退,以这般禁锢的姿势将她拢在怀里, 漆黑的眸中映着姑娘近乎妖冶的面容。

    她多艳丽, 像一颗禁果, 只有尝过才懂其中蚀骨入髓的滋味。

    他的眼神逐渐转为深邃, 盯着她嫣红的唇儿,低下头,就想再吻。

    明乔往旁边偏了一下, 似笑非笑, “余先生,请你克制点。”

    余烬诚动作一顿,“你不喜欢?”

    明乔:?

    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她会喜欢?

    她伸手去推他:“你先起来。”

    余烬诚握住她的手,掌心收拢, 将姑娘纤细的小手包裹住。

    明乔扫了一眼他的动作, “做什么?”

    她的手心处被人轻轻捏了一捏。

    余烬诚坐直身体, 顺便也为她拉好被子, 说:“我很高兴。”

    明乔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

    占了便宜他当然高兴。

    只是她如今寄人篱下,一个吻就当交租了。

    明乔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余总还是赶紧回去睡觉吧。”

    余烬诚闻言眉心微蹙,心里料定明乔应该是不习惯,倒也没有催促她改口。

    淡淡地嗯了声。

    他起身出去,可没多久又回来。

    端着一杯加过热的牛奶,“渴了喝这个,能睡得更好一些。”

    明乔笑了笑:“谢谢。”

    余烬诚直挺挺的站在床前看了她一会儿,俯下身有些笨拙的摸摸她的头发,嗓音意外很温和:“晚安。”

    明乔被他弄得莫名其妙。

    这突然就变得亲昵的态度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因为亲了一下就成这样了吗?

    “你也是,晚安。”

    说了这几个字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

    明乔在被子里叹了一口气。

    见过难缠的,但没见过这么难缠还能脑补的。

    第二天一早,卫桦带着最新消息来到余烬诚的别墅,不用她多说,明乔其实也清楚事态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

    这件事经过一夜的发酵,今天早上开始,明乔再次“光荣”的登上鬼畜视频榜单,成为问鼎江湖的娱乐圈女明星。

    视频中的男主角林山并未就这件事发过任何声明,所以才更叫人猜测不断。

    卫桦把一沓八卦文件与照片放在桌上,“昨晚在狗仔手上高价买到的照片。”

    照片中的人确确实实就是明乔。

    拍摄时间应该是上次余烬诚带她去见代言投资商那次,这位林总也在列。

    因为角度和刻意的原因,照片中俩人相谈甚欢,看起来格外“暧昧。”

    明乔是顶流,走到哪里都有人跟拍,这些照片被狗仔用来威胁花漾娱乐很正常,花些钱买了也就罢了。

    可卫桦头疼的还不是这个事。

    她问:“今早上看新闻了吗?”

    明乔摇头:“刚起床,没来得及。”

    说着便拿出手机。

    打开微博,实时热搜[爆]的第一条便是,[明乔小三实锤]

    她点进去,看到林山的妻子林太发了微博,博文先是阐述自己和丈夫如何白手起家,如何辛苦为他生儿育女。

    博文中后段开始肆无忌惮的指责批评明乔破坏其家庭的恶劣行为。

    配图是九张长图,有一些是暧昧聊天截图,有的是高额转账截图,聊天截图中不乏有林总承诺会为了明乔与太太离婚,或是给她一些好资源的言论。

    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明乔。

    除了她粉丝苦苦支撑,网上几乎全是骂声,黑粉甚至在人肉她的位置。

    一夕之间,她成了千古罪人。

    而事实一旦被大众认定,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就算明乔翻盘后,还是会给人留下做过小三的印象。

    甚至于,不管明乔的工作室和花漾娱乐怎么反驳,网友依旧会选择不听不看,偏执的认为明乔就是那个罪人,从心底里不愿意承认她的无辜。

    这是多年来路人缘差的反噬。

    除非她能完全打碎自己在大众眼中的深刻印象,重塑自我。

    但这无异于难上青天的事。

    明乔花了十分钟看微博和评论,神情自始至终都是淡淡的。

    卫桦轻叹:“云总已经为你联系了最好的律师,正在回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云端月这个人?据说她很厉害,一定可以帮你洗刷冤屈。”

    云端月?

    她当然认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霍娅说:“可是余总也为乔乔请了律师,是那位从无败诉经历的顶级大律,慕川先生。”

    “慕川……”卫桦思索:“那这样的话,不如让两位律师合作一下?”

    明乔总觉得慕川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可就是想不起来,她点点头:“我听从公司的安排。”

    卫桦起身:“那我先走了,公司还有一堆事,你这几天就好好休息,过两天律师来了,你得见见的。”

    “我知道,辛苦了卫姐。”

    “都是应该的。”

    卫桦离开后,霍娅和方绯抱着手机加入网上骂战,余烬诚则是从厨房端出一碗吃的,放在明乔面前。

    明乔看了一眼,是一碗卖相不错的面条,挑了个眉:“你做的?”

    余烬诚嗯了声,把筷子递给她。

    霍娅和方绯暗暗交换一个眼神,悄悄起身离开。

    客厅就剩他们俩。

    闻着面条的香味,明乔把筷子接过来,随口问:“你会做饭?”

    “会一点。”他顿了一会儿说,“其他的,我都可以继续学。”

    明乔尝了一口,原本不抱什么希望,可没想到味道非常不错,倒愣了一下。

    余烬诚低声问:“不好吃?”

    “不是。”明乔笑了一下,转移话题:“你干嘛要继续学?”

    大总裁还缺人做饭?

    没有等来男人的回答。

    明乔缓缓看向他,这才发觉余烬诚一直盯着自己,似乎已经盯了许久。

    “怎么了?”

    “不会的我都会努力。”他突然这么说,更让明乔莫名了,原来这还是个十分喜欢探索新鲜事物的沙雕霸道总裁吗?

    她点点头,很赞同:“你有这个想法是很好的,人活在世,不会的都要去学,我很欣赏。”

    余烬诚浅浅勾了勾唇。

    明乔突然觉得余烬诚或许真像两位助理说的那般,有些纯情。

    怎么被人随便夸一句,他就有点两眼放光?

    明乔到底是被人家照顾了几次,心里还是感恩着的,便笑着又夸赞:“谢谢你给我煮的面,我很喜欢,真的。”

    余烬诚嗯了一声,唇角依然挂着浅浅的笑意,他“乖巧”的坐在明乔身边看着她。

    明乔觉得这画风……有点诡异。

    就像自己正被一条大型金毛犬蹲守了一般。

    等她吃完东西想收拾碗筷,余烬诚已经先一步拿过那些东西,很是自然的抽开她的手,顺便还握了握她的指尖,温和的道:“我来。”

    明乔实在不知道说什么,笑了笑:“余总可真贤惠。”

    余烬诚:“………”

    他默默接受这个新词,转身进厨房了。

    等明乔吃饱喝足,方绯和霍娅也叫了外卖回来,三人呆在明乔的卧室,探讨如何进行反击。

    在两个助理滔滔不绝的骂声中。

    余烬诚时不时进来给明乔送点水果和零食,不知不觉她的桌上已经摆满了吃的。

    她有点惆怅的看着。

    问助理:“他今天怎么了?”

    霍娅眼神暧昧,冲她扬眉:“这就要问你了。”

    明乔哪里知道为什么。

    等等……

    不会因为那个吻吧?

    余烬诚再次端着吃的进来时,明乔忍不住问:“余总,你不去公司吗?”

    他放下东西,坐在她身边,亲昵地握住她的手,“我在家照顾你。”

    两个助理捧着手机一脸的卧槽,这抓手都已经这么自然了吗?

    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乔也被他这一系列骚操作搞得愣了一下,被他握在掌心的手用力挣扎起来。

    余烬诚却握得更紧,笑得戏谑:“害羞了?”

    明乔:“………”

    我羞你爹个头。

    占便宜也是有个限度的好吧!

    方绯八卦道:“冒昧问一下,余总,你们现在正在交往吗?”

    余烬诚心情似乎不错,唇角微微勾着:“不错,我们在交往。”

    明乔:?

    “什么时候的事?”她气笑了。

    余烬诚一本正经:“昨晚,我们接吻后。”

    屋内,两位助理倒吸一口气。

    屋外,带着云檀过来见明乔的卫桦听到这句话,险些原地去世。

    妈的要完要完!

    她偷偷去瞄云檀的表情,见他神情严肃,吓得差点晕厥,“云总,不是的!你听我解释,明乔没有男朋友!”

    要是让他知道明乔最近和余烬诚走得近,一定又会是满城风雨,明乔可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了,卫桦想办法补救,还想再说点什么之际。

    云檀食指抵住嘴唇:“嘘——”

    屋内传出明乔冷静的声音,“余总,从始至终都是你多想了,当然,也怪我没有在当时跟你说清楚,那我现在说也一样。很抱歉,我不打算做你的女朋友。”

    “你准备始乱终弃?”

    这可就严重了,但余烬诚偏就义正言辞地问出这种问题,带着点严厉和藏得很深的委屈。

    明乔仿佛一个渣女,面无表情道:“是,你就当我始乱终弃吧。”

    “你可以不做我女朋友。”余烬诚平静的嗓音传来。

    门外的卫桦松了一口气。

    接着就听到他有些执拗的道:“我做你男朋友,终身等待录用。”

    云檀听得扬了扬眉,突然有点好奇屋内是个什么场景,没想到这位一向冷心冷情的益舟总裁竟然意外的有些……痴情?

    且痴的还是他这位一向放纵不羁的妹妹?

    这算什么?王者争霸?

    云檀推门想进,卫桦急切之下拉住了他胳膊,云檀顿了一下,垂眸扫了一眼胳膊上的手,微不可查的蹙眉,淡淡推开,“怎么?”

    “云总,别进去了,我可以跟你解释的!”

    “你想怎么解释?我精心培养的艺人在绯闻漫天的时候,还和益舟总裁有染?是想这样告诉我吗?”

    卫桦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就算是这样也是余总缠着我们明乔,跟明乔没关系的,您别怪罪她,要怪就怪我!是我没有看好她。”

    云檀嗓音冷沉,“对你的追究容后再提,跑不了。”

    门敲了三下,屋内传来霍娅应声的声音,没多久门开了。

    霍娅看到外头笑意浅浅的云檀时,心猛地一跳,险些从嗓子眼蹦出来,下意识就“砰”地关上门。

    云檀神色微沉,看了眼一旁尴尬的卫桦:“你们这个团队是得好好反省反省了,我好歹还是你们的老板吧。”

    卫桦干笑几声,忐忑的敲了门。

    这次开门的人是余烬诚,她连忙退开。

    两个男人面对面对视,余烬诚比云檀高出半个头,带着一向的居高临下,冷淡道:“有事?”

    云檀没有答话,反倒是往他身侧看去,与明乔的目光对视上。

    接着,余烬诚侧身挡住他的视线,语气比刚才更为冷淡:“不该看的别看。”

    云檀由衷的觉得,这位大佬的恋爱观霸道且中二,但又透着那么一点纯情可爱。

    好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明乔追求者。

    在他的印象中,以前那些男人,谁不是花言巧语,实际上却是抱着别的目的,真要论对明乔的喜欢,倒也没有多深。

    而可面前这位,浑身上下都写着“明乔是我的,你不准看!”的占有欲。

    有点上头。

    原来禁欲多年的余烬诚一朝爱上一个姑娘,会这么二愣。

    云檀生出了几分想捉弄的心思。

    谁让余烬诚平时天王凉破,成天高高在上,谁也不放在眼里,现在还不是栽在他妹妹身上了。

    呵,小样。

    云檀一挑眉,索性不去理会余烬诚冷若冰霜的眼神和态度,双手插在裤袋里,不疾不徐的走到明乔身边,看了她一会儿,伸手摸摸她头发:“让你受委屈了。”

    明乔:???

    这位又是吃错什么药了?

    见她不躲开,还任由云檀摸了半天,余烬诚眸中温度尽散,拂开云檀的手,将明乔拉至身旁,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警告:“云总,请你注意分寸。”

    “分寸?”云檀一笑:“我想余总也知道明乔是我公司的艺人,我跟她相处这么多年,一向都是如此的。”

    最后几个字他刻意咬得重,有点挑衅和炫耀的意味。

    卫桦三人在一旁瑟瑟发抖。

    完了完了。

    看余烬诚阴郁冷戾的脸色,是不是恨不得杀了她们老板?

    明乔站在他身边,能明乔感觉到男人的僵硬和怒气,在余烬诚挥拳准备打云檀的时候,她赶紧握住了他的手,蹙眉看了一眼云檀:“云总,找我有事?”

    云檀装作没有看到俩人之间的动作,笑着道:“是有事,我听卫桦提起你住在余总家,毕竟男女有别,闹出绯闻就更不好了。我已经把你家门口的记者都解决了,你可以回家住着,以后几天公司会安排你去法院起诉,还有一场新闻发布会也需要你参加。”

    明乔也知道在余烬诚家住着不是长久之事,绯闻搞出来的后续事件都需要处理,便点了点头。

    余烬诚一下子拽住她的手腕,双眸直勾勾看着她,薄唇紧抿不发一言,偏偏捏住她却愈发用力,明显是不想让她离开。

    明乔忽略着手腕上轻微的疼,笑着说:“余总,谢谢你的照顾,我该走了。”

    “留在这里,一切我都会帮你。”他沉声说着,语气有些急切。

    明乔笑着摇头:“我的事,总需要我自己去解决。”

    她用力抽出自己的手。

    云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余烬诚,率先离开卧室,明乔及其经纪人助理紧随其后。

    房间内,男人僵直着背脊,没去看明乔离开的背影,静默无声,满是孤寂和无助。

    明乔回头看了一眼,便看到这番景象。

    云檀戏谑的声音传来:“舍不得了?”

    明乔淡然摇头:“没有。”

    一行人上车离开,明乔也没再回头。

    自然不知道余烬诚又追了出来,只不过车很快就转角,余烬诚没追上,站在路口眼睁睁看着车开走。

    这大抵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挫败,看着心爱的姑娘被别的男人带走,却又狠不下心用什么强硬的手段。

    如果明乔真想走,他又不敢留。

    因为过去他做过太多太多自以为是的事,不能再给她更坏的印象。

    齐深原本是过来串门的,正巧看到余烬诚这番可怜模样,赶紧找了一堵墙躲过去,暗自欣赏好兄弟灰败的表情。

    瞧着余烬诚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齐深叼着一根烟深沉的感叹。

    啧啧啧,可真惨!

    车上,明乔有些责备的问云檀:“你怎么会来的?”

    云檀轻笑:“来看热闹。”

    明乔眉心蹙着,没说话。

    云檀懒洋洋问:“怎么,心疼他了?”

    “当然没有。”明乔有些好笑。

    顿了顿,补上一句:“我为什么要心疼他?”

    “最好是这样。”

    兄妹俩人的一言一语落进经纪人和助理耳中,就变成了另一种味道。

    果然啊果然!云总对明乔的掌控已经变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连她身边的所有异性都要了解清楚,听听这些问话,简直句句暗藏杀机。

    三人坐在保姆车后排,由衷的同情着明乔。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

    云檀开口:“我给你联系了律师,你应该听卫桦提起过。”

    明乔点头。

    “过几天安排你们见面,明天开始按照公司给你安排的行程做事,不用担心,绯闻很快就会过去。”

    明乔再次乖巧的点头。

    云檀笑了笑,突然问:“想她了吗?”

    明乔莞尔:“当然想。”

    “这次好好聚一聚,她可是个大忙人。”

    经纪人和助理竖起耳朵:想谁???

    为什么总觉得明乔身上藏着一些秘密?

    到家后,云檀将明乔送回家,并没有多留,卫桦也还有事处理,便先行离开。

    第二天一早,她开车来接明乔,并且陪她一起去法院起诉。

    媒体早就闻讯而来。

    明乔当天穿着打扮端庄秀丽,镜头前一直沉默不语,只时不时面向镜头弯腰鞠躬,面对涌入的记者和数之不尽的镜头,经纪人和助理以及保镖为其开路。

    明乔离开法院后不久,新闻头条便是她奔赴法院起诉的照片,各种营销号批量转载,热度持续升高。

    然而对于她毅然决然选择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的做法,网络褒贬不一,粉丝支持其讨回公道,可认定她被包养的网友则是觉得她在做无谓的挣扎。

    林总老婆林太更是再次在微博抨击明乔这一做法过于不要脸,不明真相的网友被带了一波节奏,纷纷支持这个“可怜”的原配妻子,全网逼迫明乔滚出娱乐圈。

    方绯翻着恶评冷笑:“都0202年了,居然还有让人滚出娱乐圈的话题。”

    霍娅都不敢看网上的黑评,问卫桦:“卫姐,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卫桦:“公司的处理手段是,下一步起诉那几个最开始散播视频的人,然后起诉一些不实言论的网民。最近云总在找是谁陷害明乔的,但是还没有找到,这个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咱们现在能做的其实就是公关,找出背后的人。”

    另一边,齐深把自己最近搜集到的新闻一股脑儿都告诉了余烬诚。

    “我可打听过了,那个云檀和明乔的关系可不一般,十有八九就是明乔背后的金主,被他一手捧红的,从出道到现在保驾护航,没有一次不护着,连经纪人和助理都是亲自给她选的,很多顶配资源都是云檀直接给卫桦的。”

    余烬诚坐在窗边抽烟,静默不语。

    齐深叹了一口气,这算什么事儿,好不容易看上一姑娘,结果有主了,就算没有被林总包养,也早就被云檀包养了啊。

    “趁你还没有陷进去太深,及早跳出来吧。云檀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这世间上好姑娘多的是,何必单恋明乔那只花呢。”

    余烬诚抬起眼,冷冷的看着他。

    齐深被他阴森的眼神的看得浑身发毛,讪讪地笑了笑:“你别这么看着我,明乔她……”

    “她不是那种人。”余烬诚冷声打断,“别再让我听见你这么说她。”

    齐深闭上嘴,没过多久,又有点不服气的开口:“她是不是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你难道没有亲眼看到她和那个男人离开?醒醒吧!”

    余烬诚良久不语,指尖香烟缭绕,时不时地把烟递到唇边吸一口。

    屋内沉闷压抑。

    就在齐深都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

    男人灭掉烟站起身:“就算他们真的有什么,我也不在乎。”

    男人大步流星的走出办公室,曾特助赶紧问:“余总去哪儿?”

    余烬诚:“明乔家。”

    齐深气得站起来:“我靠,你还真他妈陷进去了!?”

    他追出去,“你难道准备夺人所爱?”

    余烬诚头也没回,嗓音笃定:“是。”

    在法院和公司呆了一天,明乔处理完事情之后便回了家,家里沙发没捂热,门铃就响了。

    以为是经纪人或是助理有事过来,明乔赶紧给开了门,没想到是余烬诚。

    一天没见,男人看起来竟憔悴了不少。

    他笔挺的站在门外,一言不发的凝视着她,浓重的阴影落在明乔身上,带着莫名压迫和冷峻的气息。

    明乔抱起双臂,往门边一靠,笑问:“余总有事?”

    “我想知道你和云檀是什么关系?”他嗓音低哑,刻意放慢了语气,没有质问,只有疑惑,甚至带着几分紧张和无措,在说完这句话后,眼神甚至挪开了一瞬,仿佛害怕听到某个答案,同时心内又狠狠的揪紧,在期待着什么。

    明乔倒没有发现他整个人的不对劲,如实说:“老板和员工的关系。”

    余烬诚的视线重新放在她脸上,“你喜欢他吗?”

    明乔还没说话,余烬诚就打断:“不用告诉我。”

    明乔:“………”

    她撩了一下头发,嗓音带着点疲倦后的慵懒:“余总到底想说什么?我真的很忙。”

    “明乔。”

    大抵是错觉,明乔总觉得男人的嗓音有些发颤。

    他看着她,说:“虽然这话我以前说过,但现在说,却有一点不一样。”

    “什么话?”

    余烬诚语气温和:“我能给你最好的资源,能给你想要的一切,云檀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只要你喜欢,只要你想要,并且我会尊重你,保护你。”

    明乔漫不经心的勾起唇:“所以呢?”

    所以……

    余烬诚上前,捏住她下巴轻轻抬高,下一瞬便低头吻上。

    一系列动作发生得太快,超出了明乔的意料,她瞳孔微微放大。

    余烬诚退开些距离,若有若无碰着她的唇,低哑询问:“所以喜欢我,好吗?”

    在明乔的思绪再次被吞没之前,又或者,在余烬诚再次吻上来之前。

    她听到男人沙哑的嗓音传来。

    喃喃着:“我的乔乔……”,,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