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20章 第 20 章
    没等明乔把他推开, 余烬诚松开手。

    男人低下眼眸,看了眼她穿的裙子, 碧绿色, 衬得她肤白如玉, 极其精致,兴许是因为脸蛋还红着,多了几分娇媚。

    姑娘长睫微颤,似是从他心上刮过一般,叫他喉头一紧,手没忍住, 指腹从她眼帘抚过, 摩挲着她眼尾。

    明乔抬起眼, 看着他, “余总?”

    余烬诚低哑地嗯了声,挪开眼神,双手抄进裤袋, 看似随意的道:“裙子很漂亮。”

    明乔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总觉得今天的余烬诚有点不一样。

    “既然我没事, 您是不是应该走了?”

    余烬诚敛紧眸子没答声。

    明乔想了想,说:“我可没想勾引你,拉链是真的坏了。”

    她以为这男人又在脑补她要勾引他的大戏了。

    刚才那个拥抱让余烬诚整颗心都在云端飘着,还没有踏实的落地, 也根本没有想到明乔说的点, 他说了句:“我没这么想。”

    明乔挑了挑眉, 那还真是难得啊。

    脑补帝不脑补了。

    随意的噢了一声, 明乔赤着脚走到桌边,泡了一杯咖啡给他端过来,“刚才很抱歉,给您赔礼的,喝了就走吧。”

    余烬诚看了她一会儿,目光落在她端着的咖啡上,慢慢蹙起眉。

    明乔也看了眼咖啡,“怎么,喝不惯速溶的?”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让我走?”

    如果认真听,不难品出他话中的委屈,但明乔刻意忽略,淡定的点头:“对,迫不及待。”

    余烬诚:“………”

    “为什么?”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余总,我只是个小艺人,只想好好拍戏,不想跟您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余烬诚看她一直端着咖啡,接过来,坐下喝了一口,“这不是你的心里话。”

    “你想听心里话?”

    “嗯。”

    明乔在他对面坐下,看着面前英俊矜贵的男人,说:“因为我不喜欢你,不想跟你多接触。”

    她便这样笑着,漫不经心的说着扎他心窝的话。

    余烬诚沉默了许久,眼神一直看着她。

    明乔没理会,把窝在沙发里的猫咪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顺着它毛发,姿态慵懒像个中世纪贵族。

    她永远有这种本事,让人抓狂的本事,可以冷若冰霜,还可以视你为无物。

    哪怕余烬诚活生生的在她面前,她也照样高高在上,一个余光不肯赏。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挫败。

    那种压抑的,滞闷的感觉越来越重。

    自从明乔明确拒绝他之后,余烬诚才觉得煎熬,求而不得折磨着他,也让他彻底想明白一些事情。

    从一开始,他的态度就错了。

    “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男人低低的话语让明乔的手顿住,抬眼看了看他。

    她以为自己说完,他会生气得摔门而去,然而没想到对方是这种反应,居然又真情流露了?

    “你怎么了?”明乔奇怪的盯着他,伸手碰了一下他的额头:“病了?”

    大概是真的有些病了。

    余烬诚自嘲地一笑,把她的手拿下来,握在掌心,“就算最后不喜欢我也没关系。”

    只要不爱别人就好,他可以一直等。

    一开始余烬诚根本没想到,他能为她退让到这个地步。

    明乔却立即将手抽出来,“你快走吧。”

    她站起来,赤着脚很快走回卧室。

    余烬诚看着紧闭的房门,独自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把她泡的咖啡喝完才离开。

    明乔其实一直在屋里听着动静,知道他离开后,打开卧室门,却在门外看到一双拖鞋。

    一张便利贴贴在上面,苍劲的字体写着最简单的四个字:[天冷,穿鞋。]

    明乔盯着这双鞋看了好一会儿。

    猫咪的叫声让她回过神。

    《复国》剧组的拍摄从冬季拍到第二年夏天,历时三个多月,终于杀青。

    杀青宴结束后,明乔给自己休了一个假,去国外转了几天。

    这是她每次长期工作后的习惯,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人都知道,也不会多加干涉,可这次刚到目的地没几天后,就接到了卫桦连夜打过来的国际长途。

    明乔被电话吵醒,还困着,接通后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卫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现在订最早一班飞机回来,出事了。”

    明乔勉强睁开眼:“出什么事了?”

    “还记得上次余总带你去见的几个代言投资商吗?你和其中一个人有染的视频现在正在网上大肆传播,他叫林山,还是一个有家室的人。”

    明乔撩开头发,慢慢从床上坐起来,“具体是怎样的。”

    她也明白,如果不是事态很严重,团队不会这么紧急联系她。

    卫桦嗓音压抑:“你和他……在一张床上,你们正在……”说到这儿,不用说下去,明乔也懂了。

    卫桦做她经纪人也这么久了,经历过这么多的黑,早就练就一身钢筋铁骨,能抗事儿。

    但今天发生的这个事,她还是忍不住替明乔委屈,她家这位女艺人私生活干净得根本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怎么可能和谁干出这种事还录了视频!

    明乔倒是冷静:“视频里是我的脸吗?”

    “是。”卫桦说:“应该是ai换脸,还有光线差,角度问题等原因,看起来就像你本人。目前网上已经传疯了,这事选择在半夜爆出来,极有可能是对家公司搞的,为的就是让咱们措手不及,现在工作室上下已经全体加班,公关新闻稿也准备好了,你回来的时候注意安全,记得把航班信息发给我,我去接你。”

    “好。”明乔语气抱歉:“卫姐,又要麻烦你和大家了。”

    “说什么呢,都是自己人,再说了,是我们没把你保护好。你也别多想,别去看网上的评论,安安心心的,我们会解决好。”

    明乔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后,立刻有新的电话打进来,是陌生号码。

    发生这样的事,她的电话号码应该已经泄露,会有不少不明来向的电话打进来属实正常。

    明乔刚挂断,立即又打进来一个电话。

    看来是没完没了的。

    她索性把手机关机。

    余烬诚并没有第一时间知道这个事。

    彼时他正在分公司开会,下了会又连夜飞另一个城市,并没有看手机。

    明乔出国度假后他便将工作日程排得很满,也尽量不去看微博。

    忙碌一点的话,他会不那么想她。

    可就是因为这样,错过了第一手消息。

    刚下飞机,远在东洲的另一个助理给曾特助打了电话,说了明乔的事。

    曾特助不敢耽搁,正准备把这事汇报给余烬诚。

    前来接机的威尔顿远远走过来,“余总,好久不见。”

    这是著名的游戏设计师,这次过来谈的项目便是有关益舟的一个最新游戏项目。

    曾特助还真不好打扰,几次想找机会说事,皆是被打断。

    走出机场,正要上车时。

    曾特助终于大着胆子道:“余总,明小姐出事了。”

    余烬诚蹙眉看过来,曾特助正要说话,男人抬手制止了一下,对威尔顿道:“抱歉,我有事需要回去处理一下。”

    威尔顿有些讶异。

    在他的印象中,这位中国富商是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可能放下工作的人,更何况还是这么重要的项目。

    “余先生确定吗?”

    余烬诚看了眼手表,吩咐司机:“送威尔顿先生先回去。”

    他转身走入机场,步伐比刚才快了很多,冷声问曾特助:“什么事?”

    曾特助连忙道:“有关明小姐和林总的有染视频正在网上大肆传播,我们可以确定是ai换脸技术,但是网友并不相信,现在网上已经掀起骂战,且不说明小姐微博沦陷,就连她的公司花漾娱乐也陷入舆论的漩涡中。明小姐现在国外,应该已经准备回国了,抱歉余总,因为刚刚在飞机上,消息有所延误,我们得到并不是第一手消息。”

    男人闻言,步伐微顿,下一秒便更加大步流星走入机场:“订最快一班回国的航班,跟卫桦确认一下明乔的航班时间,我去接她。”

    “可是余总,我们可能会接不到明小姐。”

    余烬诚不悦的看他一眼:“想办法。”

    曾特助呐呐道:“是。”

    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余总刚才都不知道明乔发生了什么事,可光是听到她的名字就推掉工作,看来,明小姐在他心里的地位比他想象中的高。

    明乔接到电话后便起床,在网上订了回国机票。

    到机场候机之时,百无聊赖,用iad打开微博,想瞧瞧事情发展到各种地步。

    托她是顶流的福,这个丑闻如今已是铺天盖地,全网都是。明乔随便点开了一个营销号发的视频,视频里的女人和男人正在办事,而女人的脸赫然就是她自己。

    明乔淡淡的看着,翻了一下评论。

    [明乔平时看起来这么清高,原来这么骚!叫声真难听,我真实的吐了!]

    [可惜了景影帝,看上谁不好,看上了这么个骚鸡,还被当着全网的面打脸,心疼帅哥。]

    [踢走大影帝,我们哥哥正在搬砖拍戏,不如期待一下电视剧《复国》,其他不约!]

    [这个时候怎么不见明乔的粉丝来洗地?平时不是最爱吹她们家女明星盛世美颜,天神下凡吗?真是恶熏呢嘻嘻。]

    [讲真,刚才在另一个帖子逛了半天,这个林总好像是有家室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明乔就是小三吧……]

    [坐等石锤,锤死明乔!让她永不翻身吧,看到她那张妖艳贱货的脸就来气!]

    当然除此之外,也有明乔的粉丝前来控场,不过这个时候帮她说话的人,皆被打入脑残粉行列,路人一言不合就开喷。

    明乔面无表情的看了半小时的骂战。

    第一次对自己发出了灵魂般的拷问,她自出道以来究竟是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竟让这么多人讨厌她?

    论工作专业度,她总是努力达到导演和剧组的要求,从来没有拖过后腿,业务能力不说万里挑一,却也是圈内有口皆碑的。

    似乎就因为她这张脸,和她这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性格,一切都成了原罪。

    仿佛她应该按照所有人既定的路去走,美艳而不能外露,清清纯纯规规矩矩。得走大众审美路线,否则就是独树一帜的奇葩。

    性格更是得迎合市场,只有高情商才能赢得所有人称赞,可这何尝不是一把大众强行给艺人铐上的枷锁?

    大多数人都秉持着对女性最大的恶意。

    明乔一笑置之,听着广播提醒,戴上墨镜起身。

    既然大众给她的标签是“妖艳贱货”,那她以后不婊一点,还真对不起这个人设。

    回国的飞行时间是六个小时,在飞机上睡了一觉,落地时她已精神抖擞。

    卫桦和两个助理一起来接她。

    她这次的航班信息是保密,但不知是如何泄露的,媒体记者早就等在机场里,只要见着明乔,立即就可以上前采访。

    卫桦三人自然做了一番伪装,但还是被记者认了出来。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是明乔的经纪人!”

    其他人蜂拥而至。

    卫桦和两个助理被摄像机和话筒围堵。

    [请问明乔什么时候会出来?]

    [她真的被林总包养了吗?]

    [她是小三吗?]

    [你们知道她被包养的事?或者是有意为她遮掩?]

    [花漾娱乐准备如何应对这次突发事件?]

    诸如此类问题,卫桦在短短几小时内已经听过无数次,但只能沉默,暂时不给任何回应,因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会被过度解读,还是等公司给出解决方案。

    明乔出来时便看到了被围堵的经纪人和助理,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们身上时,低下头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她步伐有些快,手腕却突然被人握住。

    一股强有力的力量袭来,她被人拽入怀中。

    还未看清是谁,便闻到一股寡淡清冽的气息,下一瞬,腰肢被叩紧。

    她整个人被男人收拢在怀中,抱得没有一丝缝隙,明乔很快反应过来这是谁。

    虽然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在一瞬间就能猜出对方的身份,但她可以肯定,“余烬诚?”

    “嗯。”男人哑声应道,手掌放在她脑袋上,将她往怀里送:“不怕,我来了。”

    明乔有一瞬的失神。

    姑娘从他怀里抬起头,“你不应该来,这不关你的事。”

    余烬诚凝视着她,沉默下来。

    曾特助快步走过来,在无人的角落找到他俩,发觉俩人的正紧紧的抱在一起,连忙低下头:“余总,车安排好了,卫桦和两位助理我们也会安排人送过去,现在要走吗?”

    “嗯。”余烬诚给明乔戴上帽子,拥着她离开。

    明乔也没有在这个时候矫情,能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就先离开,事后再好好感谢余烬诚。

    上车后,明乔立即问:“我们去哪?”

    “我家。”

    明乔蹙眉:“余总,要不还是去我家吧。”

    余烬诚淡淡说:“你家被媒体包围了。”

    “我的经纪人和助理也去你家吗?”

    “嗯。”

    “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我们可以住酒店。”

    大抵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令余烬诚终于蹙起了眉。

    曾特助开着车,从中央后视镜里往后瞟,看到余总冷着脸摘下明乔的帽子,竟还细心的替她理顺了头发,闷闷说了一句:“酒店也不安全。”

    曾特助适时出声:“明小姐,你就听余总的吧,您是不知道,我们余总为了回来……”

    “工资不想要了?”男人冷冷的打断。

    曾特助嗫嚅着嘴唇,委屈巴巴的闭上嘴,他也是想替他说几句好话啊,万恶的资本主义,就知道用工资威胁他!

    但就算曾特助没有把话说完,明乔也懂了曾特助的意思。

    余烬诚是个大忙人,能这么快回来,一定是推掉了重要的应酬,能这么准时的在机场找到她,一定也是下了大功夫。

    说不感激是假的。

    但现在的她,也只能是感激之情。

    多的也没有了。

    “谢谢你。”明乔认真看着他,莞尔一笑。

    这许是她进入这个行业以来,第一次摆出这么正经的姿态,真诚致谢。

    余烬诚倒觉得不喜欢,因为太生疏。

    他想让她麻烦自己,一点也不觉得不应该,他因为自己能帮到她而觉得欢喜。

    男人扭头看窗外,嗓音冷淡的传来:“别笑了,不好看。”

    明乔:“…………”

    她就不能指望这狗男人能正常点。

    到了余烬诚的别墅,他亲自带她回房间。

    下飞机时他便打过电话让家里的佣人把明乔的房间收拾出来,并且采买了许多她的东西,例如化妆品和衣服。

    虽然时间短,但所有东西都是一应俱全的。

    余烬诚站在她身后,“这两天我会吩咐人再给你买,有什么想要的都可以告诉我。”

    明乔推开衣帽间的门,看了一眼里面五花八门的高定服饰,玩笑道:“大家都说我被林总包养了,我看是被你包养了才对吧。”

    说完这句话。

    两个人俱是一愣。

    明乔回眸看了余烬诚一眼。

    男人挺拔的站在那儿,眼神静静看着她。他开口,嗓音不疾不徐,清润好听:“我不包养任何人,只娶你。你想好了,随时可以嫁。”

    这话对女人的杀伤力忒大了点。

    但明乔不是一般的女人,散漫的笑了一笑,“谢谢余总好意,等这事过了,我会好好感谢您的。”

    她错身而过,余烬诚拉住她,似乎还想说什么,门被敲响。

    曾特助的声音传来:“余总,明小姐的经纪人和助理到了,要见她。”

    明乔将手从余烬诚掌心抽出来:“抱歉,有什么话稍后再说吧。”

    她打开门出去,问曾特助:“她们人呢?”

    曾特助:“在客厅等你呢。”

    明乔过去。

    曾特助看了一眼余总笔挺的背脊,“余总,您去吗?”

    余烬诚低眸看了看自己的指尖,轻轻摩挲了一下,那里还有刚刚碰到姑娘肌肤时的滑软,他双手抄进裤袋,也跟了过去。

    卫桦几人见到明乔,首先将她浑身上下打量一遍,确定她完好无损,才放下心。

    曾特助跟在余烬诚身后,见此情景撇了一下嘴:“我们余总又不会对明小姐做什么。”

    霍娅忙说不是,“现在乔乔的黑粉自发成几个小团体,四处寻找她的踪迹,刚才也去了机场,我们这不是不了解情况,怕她受了伤嘛。你们别介意。”

    曾特助:“事情已经发展得这么严重了吗?”

    卫桦严肃的点点头,“我们公司的严正声明和律师函已经发了出去,但作用不大,这场有规模有指导的大黑已经让视频流传出去,不少人认定那是明乔,她的声誉严重受损。现在丢了一个快要谈成功的顶奢代言,以及几个想要合作的电视剧。对了,还要感谢余总对我们明乔的照顾,她家和公司,以及酒店的确都不适合住,很多人都在找她,所以今晚只能麻烦一下余总,我们很快就会给明乔安排好去处,事后也会好好感谢您的。”

    余烬诚解开纽扣坐下,语气淡淡:“感谢不必,你们打算怎么解决这事?”

    卫桦:“我们正在寻找证据,准备起诉恶意造谣的群众,您应该也知道,明乔是不争不抢的性子,但因为这样受了很多委屈,公司这次不打算放任下去了,我们会用一切法律手段,坚决维护明乔的合法权益,找出背后的黑手,还她一个清白。”

    说到此,卫桦爱怜的看向明乔,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受苦了。”

    明乔被她这眼神看得有点莫名。

    从云檀回来以后,她们仨隔三差五就这么看她一眼,实在奇怪。

    余烬诚手里把玩着烟,神色清淡的道:“你们的速度太慢,这事我会解决。”

    明乔朝他看过来。

    经纪人和助理虽然都知道余烬诚对明乔有意思,但对于他能护到这个份上,还是有些惊讶。

    卫桦有些为难:“……这恐怕不好吧,明乔毕竟是花漾娱乐的艺人。”

    很多明面上的事,是不适合余烬诚去解决的,他出手了,就说明和明乔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会更加引人猜测,在他们的关系没有确定下来之前,卫桦不会做这样的蠢事,毕竟还有个对家虎视眈眈呢。

    明乔也开口:“余总,我已经很麻烦你了,不用再麻烦你替我解决,我们的团队在处理这种事情上也有了多年的经验,我相信这一次,他们也可以很好的解决。”

    男人耐心的听她说完,指尖摩挲着一直没有点燃的烟,眼神凝视着她,语气慢条斯理,“你不懂。”

    不懂什么?

    明乔疑惑了。

    但似乎,余烬诚并不想多说。

    他朝曾特助扬了一下手指,“联系一下慕律师。”

    方绯凑到明乔耳边:“慕律师?不会是慕川律师吧?”

    明乔思绪一顿。

    晋城里的顶级大律慕川,这可是国内律师界响当当的人物啊。可这个名字,明乔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余烬诚随后又吩咐曾特助去做了些什么,对于他的帮助,明乔和团队的人是想拒绝,也没法拒绝了,也只好先欠着一个人情,等这事过去后,再想办法感谢。

    外头到处都是找明乔的媒体和黑粉,她不便出去走动,两个助理留下来陪她,卫桦先回公司处理事情。

    余烬诚一直没让明乔看网上的评论。

    明乔问他:“你有没有看过那个视频?”

    “没有。”男人递给她一个iad,里面有一些小游戏,可以打发时间。

    明乔更来劲,语气戏谑:“你怎么不看看?大家都说像我。”

    余烬诚闻言,意味深长的扫了她一眼,“真人在,何必看假的?”

    明乔:“………”

    为什么总觉得他眼神里蕴含着太多东西?

    两个助理相视一笑,默默走开。

    晚上时卫桦没来,公司忙得走不开。

    她嘱咐明乔不要外出,匆匆挂了电话。

    现在这个时候,她的确也帮不了什么忙,一切公关都是公司的事,她不添乱就最好。

    明乔洗过澡后准备睡觉。

    经过客厅看到在沙发上看书的男人。

    他换下了正装,穿着灰色t恤和黑色长裤,少了些平时的冷峻,多了几分温润随和,头发似乎是刚洗过,正柔顺地垂在额头上,光线落在他冷清的侧脸,像一副安安静静的美男画卷。

    他平时冷冷淡淡一副不苟言笑的高冷模样,现在居然这么平易近人。

    明乔忍不住多看几眼。

    余烬诚当然知道明乔站在那儿。

    他把书合上,抬起眼看着她,几秒后才道:“过来坐。”

    明乔摇头:“我先回房了。”

    余烬诚没有留她,却也没有回房。

    明乔似乎也睡不着,一个小时又出来倒水,黑暗中看到沙发里坐着的高大人影,吓了一跳。

    余烬诚把桌边的台灯打开,低沉道:“是我。”

    “你怎么还不睡?”

    余烬诚反问:“你呢?”

    “我睡不着。”

    他神情微顿:“怕我对你做什么?”

    明明隔着几步的距离,明乔却觉得男人那略带戏谑的目光有些压迫。

    她睡不着的原因的确有他。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异性家里过夜,自然睡不着。

    明乔却是摇头,谎话连篇道:“没有。余总助人为乐,光明正大,我不会这么想。”

    余烬诚看着她笑了一下。

    他站起身。

    明乔忍不住想要后退,男人不疾不徐的靠近。

    她蹙起眉,抬手抵住他胸口:“别再过来了。”

    高大的身影压了过来,明乔下意识一巴掌呼了过去,打中男人的脑门。

    他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把她抱了起来。

    明乔愣了愣。

    余烬诚把她抱进卧室:“下次记得穿鞋。”

    他只是注意到她赤着脚,怕她着凉,想把她抱起来,明乔就给了他一下。

    这男人却也不生气。

    他看起来挺不好惹,没想到脾气竟然这么好?

    明乔难得会觉得尴尬,“不好意思啊。”

    余烬诚给她盖好被子,没说一句话就出去,明乔以为他生气了,可没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杯热水,放在她床头,说:“冷了再喝。”

    明乔轻笑了笑:“谢谢。”

    姑娘躺在床上,黑发铺了一身,大抵是因为连轴的飞行和疲倦,脸色有些苍白了,看着娇气,笑却是惑人。

    余烬诚眸色顿了顿,在她床边坐下,突然说:“我今天撒谎了。”

    明乔一时没反应过来:“撒谎?”

    “你笑起来一点不难看,很美。”

    她后知后觉的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今天在车上,他说她笑起来不好看。

    原来是因为难为情,所以才撒谎吗?

    可是为什么现在又告诉她?

    还是在这种情况和这种氛围之下。

    明乔眼神一转,没看他,随便找了个话题:“今天我们一起商量公关方法的时候,你说我不懂,我很好奇,我不懂什么?”

    明乔有在刻意忽略男人灼热的视线,没有等来余烬诚的答话。

    她好奇的看过去,撞进他深邃的眼眸中。

    他伸手捏住她下巴,指腹抚过她唇珠,在明乔根本没有意料之下,倾身吻了她一下。

    明乔慢慢睁大眼:??

    “……你亲我?”

    余烬诚淡笑:“不然再来一次?”

    她坐直了身体想躲开,却被他俯下的身躯困在方寸之地,进退两难,逃离不开。

    他薄唇逼近,气息愈加滚烫,一字一句落在她耳畔,“你不懂……”

    唇轻轻覆了上来。

    男人沙哑的嗓音揉碎在唇齿间,“我见你受委屈,会心疼。”

    呼吸都被夺去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