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 19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19章 第 19 章
    余烬诚追加投资的事传到蒋夜耳中,他兴味的挑挑眉:“看来我这个大哥是真的动心了, 管人家姑娘都管到这份上了。(搜索小说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不过这对他来说百利无一害, 一来有了更多的投资, 二来还能解决明乔的亲密戏。就算他对明乔的喜欢不足余烬诚那么深, 但是也很不乐意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助理把最新消息汇报给老板:“听说花漾娱乐总裁云檀也回国了。”

    蒋夜哟了一声, “连他也回来了,我可听说他就是明乔背后的金主,不知道和余烬诚比起来, 谁更能博得美人欢心。”

    助理:“那……蒋总您呢?”

    “我?”蒋夜戏谑道:“让他们先去争,我就不往上靠了。”

    要说对明乔的喜欢,蒋夜充其量就是感兴趣,就像是面对新玩具时的好奇,真要论多在乎, 那是没有的。

    一开始对明乔的搭讪,也是因为余烬诚,总之和余烬诚有关的,他都要插上一脚, 不会让他顺心如意。

    这《复国》的剧本, 上次给余烬诚看过, 也聊过, 他拒绝了投资。

    但蒋夜找到了明乔来演后, 他这大哥还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跑来投资了, 不得不感叹一句, 爱情可真让人上头。

    另一边, 卫桦在机场接到了云檀。

    他从机场出来,身后跟着两名保镖,加之他气宇轩昂,个高挺拔,倒吸引不少女性的目光。

    卫桦立在原地感叹,老板这颜值也太可以了,自己出道多好,还开什么娱乐公司,不仅如此,而且他家世好,素养也好。

    但想到公司内部偶尔谣传的他和明乔的绯闻,卫桦登时又清醒了几分,办公室恋情要不得啊,再说云家可不是一般的豪门,明乔要是嫁进去可是会吃苦的。

    云檀见到卫桦,唇角微微勾了勾,“好久不见。”

    卫桦客气道:“是好久不见了,云总一切都好吗?”

    “都好。”

    顿了顿,云檀问:“明乔在拍戏?”

    “是,最近接了一部大制作,进组也有一段时间了,今天来不了。过两天我带她来见您。”

    一行人从机场出来,保镖为云檀打开车门,他坐上去,语气含笑:“也好,我也有些想见她了。”

    卫桦一愣。

    这态度什么情况?

    她都有些迷惑了,总觉得自家女艺人最近是不是命犯桃花,怎么个个都对她这么上心?

    卫桦站在车外没上来,云檀看她一眼:“怎么不上车?”

    卫桦有些尴尬:“我要不坐别的?”

    “不用,我有事跟你谈。”

    卫桦其实有些怕这位俩人共事也许多年了,云檀大多数也随和,但跟他相处着,还是有一种喘不过气的压力。

    在车里,俩人大多数聊的还是明乔的事,云檀了解了一些她最近一年发生的事,以及最近和余烬诚乃至景逸的牵扯,之后便沉默下来。

    卫桦受不了这么诡异的氛围,偷瞄他一眼,总觉得老板这神色格外深沉,干巴巴的开口:“其实这两件事都不怪明乔,她很乖的,都是余总和景逸,做事没有分寸。”

    云檀没怎么表态。

    到公司后,俩人先后下车,卫桦忙着去剧组处理事情,云檀叫住她:“让明乔拍完戏来我办公室,有事问她。”

    卫桦预感不好,还是点了点头。

    又准备走,云檀笑了一下:“急什么?后备箱里有给你们准备的礼物,这一年辛苦你们照顾她了。”

    瞧这态度,好像和明乔很熟嘛。

    卫桦更懵逼了。

    怎么以前没觉得明乔和老板的感情多好来着?

    难不成之前没有竞争对手,所以不在乎,现在突然来了两个竞争对手,所以开始献殷勤了?

    云檀瞧着卫桦那副神情,心里有点疑惑,倒也没有问,独自进了公司大楼。

    明乔刚拍完一场骑马的戏。

    现在已经入冬,拍戏的条件更艰苦,但因为戏份到了越来越吃重的地方,大家都没有片刻的松懈。

    卫桦来的时候,明乔刚上威亚,剧组忙成一团。

    方绯和霍娅都在机器旁看明乔演戏,卫桦走了过来,几人打了一声招呼,霍娅问:“接到云总了吗?”

    “嗯。”卫桦还在想明乔和云檀之间的关系,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俩助理把卫桦拉到没人的地方。

    “我们问过乔乔了,她和云总的关系果然不一般,这是她亲口承认的。”方绯的贴近卫桦耳朵,悄声说:“可是她说云总不可能会娶她,她也不可能会嫁给云总。卫姐,您品品这话是什么意思?”

    卫桦表情讶异,按理来说,一般人不会这么说话,明明既然承认了关系不一般,却说不可能会结婚,那只有一种可能……

    三人心照不宣的对视,齐齐蹙起了眉头。

    卫桦深沉的叹气:“难怪呢,明乔可是云总亲手交到我手上的艺人,我怎么能觉得他们之间没什么。唉……可怜我们乔儿,吃了这么多苦,跟了他这么多年,最后居然连个名分都没有。”

    霍娅瞧了一眼周围,见大家都忙着,没人注意她们三人在干嘛,压低了声音说:“您不在剧组这一天,余总又来找乔乔了,还给剧组追加了投资,删了亲密戏。”

    卫桦扬了扬眉:“当真?”

    “千真万确,投资已经到位了,剧组都在传余总看上明乔了,余总似乎是有意施压,现在还没传出去,网上也没有新闻。”

    要真是这样的话,卫桦可有得愁了。

    景逸暂且不提,单说这余总和云总,都是两位不好惹的大人物。

    明乔还亲口承认了和云总关系不一般,现在余总又在追求明乔,势头还很猛。

    这他妈,关系有点乱呐。

    卫桦一个头两个大。

    瞧着经纪人犯难的模样,霍娅说:“我们觉得余总不错,他还和明乔求婚了呢。”

    卫桦有些惊讶:“还求婚了?”

    这就很不一样了。

    一个是不能给名分的背后金主,另一个是能给名分的企业大佬。

    二选一肯定是选能给名分的。

    如果让粉丝和观众知道明乔这么多年跟自家老板不清不楚,她一定会掉下神坛,再也爬不起来,光是唾沫骂声都能淹死她。

    还不如在这个时候悬崖勒马,跟余烬诚在一起,顺理成章嫁入豪门,还能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

    虽然卫桦不想让明乔过早结婚,但是现在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他们能够阻止的,只有选择最明确的一条路走下去,才能保住明乔。

    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选。

    而余烬诚,无疑是现在非常合适的人选,反正他喜欢明乔,也不算冤大头。

    明乔本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已经脑补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戏,并且把她安排得明明白白。

    拍完戏,卫桦就要带着明乔去见云檀。

    说实话她很不乐意,极其的不乐意。

    谁知道那个禽兽老板在办公室里会对明乔做些什么惨无人道的行为!

    卫桦不用想也能猜到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一定是因为明乔年轻貌美,家境贫寒,云檀威逼利诱得到她,又因为明乔生得绝色,所以把她带进娱乐圈,将她当做赚钱的工具。

    卫桦忍不住握紧拳头。

    云檀,果然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禽兽!

    可怜了明乔,苦命的姑娘。

    原来这么多年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不是因为真的看得开,只是因为早已被人囚禁在了牢笼里。

    失去了自由的她又如何把其他东西放在眼里?

    经纪人和助理都心照不宣的决定帮助明乔脱离云檀的掌控,竭力撮合她和余烬诚在一起。

    到了公司,明乔瞧着三个人如临大敌的模样,觉得奇怪:“你们怎么了?”

    卫桦脸色不好:“没事。”

    到了云檀办公室外,助理单独请明乔一个人进去,让经纪人和助理在外面等。

    卫桦:“我们跟着进去吧,我们也有事跟云总说。”

    方绯霍娅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

    助理面无表情:“不行。”

    他推开门,邀请明乔进去。

    卫桦和助理都伸长了脖子往里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办公室内,云檀身着正装坐在落地窗前的办公椅上,温温和和的看着她:“最近过得怎么样?”

    明乔笑着说了句:“还行,你呢?”

    云檀起身,端着两杯咖啡过来,“你看起来很累,如果暂时不想拍戏,可以告诉我,你知道我又不会逼你。”

    明乔接过他的咖啡喝了一口:“我喜欢拍戏,不觉得累。”

    “你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和余烬诚的事吗?”云檀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端着咖啡送到唇边喝了一口,而后把杯子放在桌上,交叠起双腿,靠在沙发上静静看着她,似乎在等着那所谓的“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

    云檀不赞同的摇头:“你最近有点不懂事了。”

    “我什么时候懂事过?”明乔淡淡反问。

    云檀不可置否,从她选择进入这个圈子的时候就有些任性不懂事。

    “不说这个了,如果你需要我帮你解决,随时说话。”

    明乔叹了一口气:“爸爸也经常打电话问我,你也总是替我解决很多事,弄得网友都把我妖魔化了。大哥,我真的可以的,你们不用担心。”

    云檀笑着道:“一家人,总是怕你受委屈,怎么能不担心,你身边的人对你好吗,没给你委屈受吧?”

    “哪儿能啊,她们恨不得给我世界上最好的资源,你给我挑的经纪人和助理都特别好。”

    “这样就好。”

    顿了顿,云檀开口:“爷爷最近看了你和景逸的绯闻,被他粉丝气得可不轻,扬言他的孙女要配最好的男人,所以在给你物色未婚夫了。”

    明乔稍微坐直了身体,脸上懒洋洋的笑容也僵了一下,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爷子搞花招。

    云檀看着她总算正经一些的神情,忍不住一笑:“听说已经有了目标,你可得做好准备,过段时间应该就会安排你们见面。”

    “我不见。”

    “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大哥。”明乔握住他手腕,很难得的摆出撒娇的模样:“你就帮帮我吧。”

    云檀挑眉:“不是不需要我帮忙吗?”

    “这不一样,你帮帮我吧。”

    云檀戳了一下她脑门儿,语气淡然:“没商量,不可能,你乖乖就范吧。”

    门外的卫桦正好接到剧组的电话,三人和助理交涉了许久,终于在助理为难的目光下,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然后就听到了云檀的这句话。

    没商量什么?不可能什么?乖乖就范什么!?

    wtf???

    这禽兽到底要对她们明乔做什么?

    三人脸色都很不好。

    云檀看着几人,淡问:“有事?”

    卫桦语气有些僵硬:“云总,有点事需要明乔去处理,我怕耽搁,冒昧打扰了。”

    “什么事?”明乔问。

    “你去了就知道。”

    云檀也没打算留人,让他们先回去处理事情。

    明乔被几人拉着出来,开车前往玉华台。

    剧组在那儿聚餐。

    明乔原本可以不用去,但为着把明乔带出来,这才闯了云檀的办公室。

    明乔看她们仨神情都不好,又问:“出什么事了?”

    这种事,经纪人和助理自然都不会直截了当的问出口,毕竟明乔瞒了她们这么多年,一定有说不出口的原因。

    卫桦拍拍她的手:“你受苦了。”

    明乔:?

    三人到玉华台,去包厢的路上遇见何幽水和几位富商,她被人簇拥在中间谈笑风生。

    上次活动之后也有小半年没见了。

    何幽水平时在公众面前都是一副甜美娇俏的打扮,今夜却是有些妩媚动人。

    每个女明星的团队都逃不开应酬,有时候为了资源,自然也要亲自下场,何幽水也不例外。

    眼看着明乔先后和这么好的公司合作,就连苏东瑜都有份,何幽水自然也急了。

    不少富商瞧见明乔,纷纷怔了一下,十分殷勤的邀请明乔一起吃个饭。

    其中有几位还是之前认识过的,明乔走个过场,和他们简单打了一声招呼,婉拒对方的邀请,随意的与何幽水点个头,便离开。

    有了明乔这块珠玉在前,何幽水今日的装扮便有些黯然失色,原本是今晚主角的她被无形中抢了风头,富商们依依不舍的看着明乔背影,就算回了包厢,言谈中都围绕着明乔,倒把何幽水晾在了一边。

    何幽水本就心有不甘,助理在旁煽风点火,“姓明的真是狐媚,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看着倒是清高,不知道里子多脏呢。”

    何幽水微微一顿,看着助理。

    助理被她看得愣住,以为得了何幽水欢迎,更加小意讨好,“水姐,你就不一样了,甜美靓丽,现在的粉丝很吃你这样的甜美类型,一看就是小仙女,明乔就不一样了,像个狐狸精似的,专会勾男人!”

    ……勾男人?

    何幽水喝酒的频率明显慢了下来,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上次见面后,余烬诚有在认真的思考“爱是什么”这一伟大而玄学的话题。

    不过考虑了许久,也没得出什么结论。

    齐深自从回国后见过余烬诚一次,之后总也找不到这位大佬的踪影。

    想起了他和某位女明星的情感趣事,兴致大起,亲自来益舟串门,为的就是八卦一下他有没有把那位女明星拿下。

    来的时候听说余烬诚正在开会,齐深习以为常,这位大佬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

    认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见他动一次心,作为朋友,自然万分好奇。

    一群助理和簇拥着余烬诚走进办公室,看到齐深时,他微微一顿:“你怎么在这里?”

    齐深跟他打了声招呼,“来串门,你先忙,不用管我。”

    余烬诚在办公桌坐下,助理们一一汇报工作,他时不时点个头,几乎不怎么开口。

    齐深在一旁听着,竟然十有八九都能听到“明乔”这个名字,讶异的看了过来。

    益舟旗下的搜索引擎“天下”,原本用户已经达到饱和,再更上一层楼会有些困难,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公司选择一个有知名度的代言人来开拓市场。

    没想到因为明乔代言的原因,局面果然改善了很多,她的粉丝基数庞大,海外粉丝也众多,推动了“天下”用户的持续攀升,明乔的商业价值因此不可估量。

    余烬诚忙完,一群助理抱着文件鱼贯而出。

    齐深笑着走过去,给他递了一根烟,余烬诚淡淡看了一眼,接过来。

    齐深取出打火机帮他点燃:“最近怎么样?”

    “如你所见。”

    “那就是不太好。”

    齐深坐到他办公桌面前,翘起腿:“跟明乔怎么样?”

    余烬诚弹了一下烟灰,答非所问:“我问你一个问题。”

    “尽管说。”

    “爱是什么?”

    齐深一挑眉。

    还真是石头开了花,余烬诚竟然也会问爱是什么了。

    他清了清嗓子,笑着说:“爱,这可是个伟大的东西。它是奉献,是保护,是包容,是无私,是偏爱。”

    说到最后,齐深自己都快恶心吐了。

    一看余烬诚,竟然听得很认真,神情还格外严肃正经,只见他突然起身,拿上外套说,“我出去一趟。”

    齐深愣愣的看着他离开,“你不会真信了吧,我瞎说的!”

    余烬诚驱车到明乔拍戏的酒店。

    给她打电话无人接听,问了剧组工作人员才得知今天她回了自己的别墅,没有住酒店,他再次开车去了她家。

    到别墅外,余烬诚坐在车里给她打电话,依旧是无人接听。

    明乔不是不接电话的人。

    他在外头等了一会儿,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她打电话,皆是无人接听。

    余烬诚想了想,脱下外套,扫了一眼不算高的别墅外墙,翻了进去。

    明乔正站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仰着头往上面瞧,上面有一只猫,她见过一两次,是隔壁邻居家的,兴许是跑出来玩爬上了树,现在正可怜兮兮的蹲在树干上。

    它下不来,因为害怕,正一阵一阵的叫唤。

    明乔原本在家里敷面膜,听到了叫声才出来的,在树底下看了一会儿,撸起袖子准备爬树。

    虽然她拍戏吃过很多苦,但是爬树还是没有什么经验,动作有些困难。

    然而爬得高了,竟然看到余烬诚那个狗男人在爬自己家的墙?

    明乔揉了一下眼睛,再一瞧。

    果然是余烬诚!

    此刻他正要翻过第二道墙进这小院子。

    明乔冷笑了一下,重新下去,在花圃里捡了几颗小石子踹在浴袍的兜里,又往上爬。

    余烬诚刚跳下地,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暗器”突然命中他背部,带着些冷硬的疼,紧接着,他的胳膊和腿部纷纷中招。

    男人蹙着眉看过去。

    明乔穿着一身松松散散的真丝睡袍,怀里抱着一只猫,荡着双腿坐在树干上。

    枝繁叶茂里,她笑容盈盈,把玩着手里的石子,突然将手里的东西朝他扔了过来。

    余烬诚被打中鼻子,也回了神,然而看到她的处境,他立即蹙起眉,急忙朝她跑过来,“你怎么爬这么高,下来!”

    有些凶,神情严肃而冷峻。

    高大的男人站在树下,寻找着最佳的位置,敞开手臂想接住她。

    明乔愣了一下,原本要扔出去打他的小石子捏在手心。

    他鼻子刚才被打中,现在流出了些鼻血,明乔指了一下他的脸:“你流鼻血了……”

    余烬诚用指腹擦了一下,没去管,仍旧伸着手臂,严肃的盯着她:“快下来,小心摔了。”

    明乔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下去,她抱着猫,小心的寻找着可以往下爬的位置,树枝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余烬诚仰着头,准备随时接住她。

    爬了十余分钟,明乔快要下地的时候,手指没太注意,被树干上的干皮刮破了手指,疼得轻吸了一口气。

    双脚刚落地,她的手立刻便被人握住,那根受伤的手指被一块干净的丝帕包住。

    明乔讶异的看过来,盯着他认真的神情看了几秒:“你怎么会翻我家的墙?”

    替她包扎完手,余烬诚用指腹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鼻血,语气淡:“你不接电话,我担心。”

    最平常的一句话。

    明乔却愣了好一会儿。

    因为她不接电话,所以这个男人担心得翻墙进来找她?

    明乔笑了一下,见他鼻子里的血还在流,有些狼狈,取下手上这张丝帕,替他擦了擦血。

    余烬诚看向她,接过丝帕,不知为何又很快挪开目光,轻轻拿开她的手,“你别碰,有些脏。”

    血止住,两个人还站在院子里。

    明乔少有会觉得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我不该打你的。”

    余烬诚看了她一眼,“我不生气。”

    他把她怀里的猫拎出来,替她抱着:“你进去换件衣服。”

    “嗯?”明乔疑惑。

    余烬诚垂眸,淡淡道:“露了。”

    明乔有些僵硬的低下头,她穿的睡袍里面是深v睡裙,因为刚才爬树等一系列魔鬼操作,现在有些走光了。

    她急忙用手捂住胸口:“那你呢?”

    “我在这里等你。”

    明乔犹豫了一下:“你进屋吧。”

    再怎么说她今天把人打出血了,一杯赔礼道歉的茶还是得请的。

    余烬诚嗯了声,依旧没看她,只是眼神还有些飘忽。

    明乔进了卧室换衣服,余烬诚在她客厅。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她家,却是第一认真打量她家。

    不像别的艺人那般,明乔的家里没有自己的精美画报和写真,陈设和设计都十分温馨。

    他在客厅等了许久,明乔也没出来。

    便去卧室外敲门。

    她打开门,只露出一张脸,脸蛋有些红:“余总,你稍微再等会儿。”

    “怎么了?”

    “我衣服拉链坏了,拉不上去,也拉不下来。”

    余烬诚沉默几秒后说:“我帮你。”

    “不用了。”

    他发觉她总是这样拒绝自己。

    而他不喜欢这样的拒绝。

    男人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拉过来,把她抱入怀,垂眸看到她裙子背后的拉链。

    突然被抱住,明乔怔了怔。

    反应过来后,立即用双手抵在他的胸膛,推了推。

    余烬诚低声:“别动。”

    他一只手轻轻按在她后腰上,另一只手拉动拉链,因为动作的原因,明乔总觉得他将自己越抱越紧了,周身都笼罩着男人清清润润的气息。

    耳畔传来他磁哑的嗓音:“很快就好。”

    明乔顿了一下,问:“你怎么会来我家?”

    余烬诚将卡住的拉链拉上去,没有第一时间把她放开,轻轻抱了抱。

    “想你。”,,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