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16章 第 16 章
    明乔的态度是余烬诚没有意料到的。

    他认为,他主动提出这件事, 她应该会非常开心, 甚至喜极而泣才对。

    然而, 他在她讥讽的眼神中看出了对自己的嫌弃?

    这可能吗?

    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

    只觉得心口有些滞闷, 甚至带着点儿尖锐的疼。

    明乔离开后, 余烬诚坐在车里抽了几支烟,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驱车回家。

    之后的日子恢复没有遇见明乔之前的平静, 他的生活一潭死水,身边围绕着的不是股票基金,便是各种各样的文件和应酬,还有开不完的会。

    也不是没有女人接近,只是他不是好相处的主儿, 臭毛病一堆。洁癖,讨厌香水味,不喜欢女人高跟鞋的声音,厌恶一切矫揉造作的雌性生物, 最讨厌的, 就是那等妖妖艳艳的狐媚女。

    曾特助和其他几个助理曾私下里讨论过, 按大boss这讨厌异性的程度, 很怀疑他是不是喜欢男人, 又或者是个性冷淡。

    后来明乔出现了, 偏巧还就是老板最讨厌那种类型。

    股东大会选代言人那会儿, 曾特助看到明乔的照片, 心道要完,这样类型的女人,大boss怎么可能选?

    结果打脸了。

    后来大boss和明乔相处时。

    曾特助又想,这样行事作风懒懒散散,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妖娆劲儿的女人,怎么可能入得了余总的眼?

    再后来。

    又他妈打脸了。

    他瞅着余总不仅把姑娘入了眼,还放在了心尖上,瞧着一天天冷着个脸,实际上却是啥都想管,一天不见人家姑娘都浑身不得劲。

    更奇葩的是,明明是自己喜欢人姑娘喜欢得要命,还偏偏总是脑补人姑娘想勾引自己。

    曾特助作为一个跟了余烬诚多年的助理,深知老板的面子比天大,没有直接了当地指出他的不对,但也旁敲侧击提醒很多次。

    偏偏余总一根筋儿。

    直到某一天,他发现余总比以前更加的阴郁逼人,更加的冷若冰霜,更加的难伺候时,才大胆猜测。

    这……不会是被甩了吧?

    按照明小姐的行事作风,这简直太有可能了!

    于是曾特助特意求助了霍娅和方绯两位助理,才明白,还真是被拒绝了。

    顿时又同情起自己的老板。

    虽说他看着冷淡无情无义,却是个没谈过恋爱的母胎单身汉,成天和生意打交道,毫无娱乐生活,要不是长着一张帅脸,曾特助有时候都怀疑老板是不是哪个山顶洞人,怎么会这么无欲无求?

    所以曾特助决定,他得帮老板。

    把新文件送进办公室时,他试探的问:“余总,有关于明小姐电影的事,制作组那边需要详情和明小姐细谈,您看要不要约一下明小姐的时间?”

    大概是有几天没有听到明乔的名字了。

    余烬诚手下一顿,眼神没什么变化,看着是很平静的模样。

    曾特助偷偷瞄了一眼,琢磨不出什么味儿。

    便听到老板冷淡的嗓音淡淡传来,说:“不用。”

    余烬诚将文件打开,垂眸签字:“资源给了,要不要是他们团队说了算,急什么?”

    这意思是等着明小姐自己找上门?

    曾特助默不作声。

    总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策略。

    果然,之后一周,明乔都呆在新剧组拍戏,网上时不时出来几张路透,身边总有景逸的身影。

    媒体一向擅长捕风捉影,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不过是明乔和景逸一张对戏时的对视图,便被媒体冠上亲密对视的标题,引得大家浮想联翩,甚至有营销号爆料这两人最近好事将近。

    曾特助觉得余总应该是看过了那些新闻,否则最近几天的脸色怎么会那么阴沉?

    他总有种伴君如伴虎,随时会被抹脖子的错觉。

    最新一期周报会议上,宣传组在大屏幕前做数据分析时,不止一次提到,众多网友在“天下”的浏览器里搜索[明乔和景逸]的关键字数量最多。

    员工讲得滔滔不绝,丝毫没发觉自家老板已经冷沉下去的脸色。

    自从明乔拒绝他之后,两周时间里,他几乎有意无意的在忽略着这个女人,然而她总是以一种奇特甚至是诡异的方式出现在他的脑海。

    比如网上的新闻,比如周围人有意无意的提醒,又比如午夜梦回里,她的一颦一笑。

    折磨着他。

    摧毁着他。

    让他的心,彻底不安生。

    余烬诚伸出手松了松领带,手背有明显的青筋,似乎在克制着什么。

    他抬眸瞥向大屏幕上明乔和景逸的名字。

    员工的工作做得很细心,还在两个人的名字旁边放了俩人的照片,而且是最近一次活动的合照。

    曾特助极快地看了一眼老板阴郁的双眸,心里咯噔咯噔地猛跳。

    要完!

    余烬诚起身,气势冷峻。

    办公室里所有员工看向他。

    少部分人耳闻过一些风声,知道老板为什么不高兴,但大部分人不明白,看着大boss冷戾的脸色,只觉得不寒而栗。

    会议进行到一半,余烬诚突然离开。

    大家已经太久没在这朵高岭之花脸上看到崩坏的神色,此刻都十分好奇,伸长了脖子张望他的背影。

    曾特助突然转过头,神态严肃地看着做汇报工作的员工,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顿时吓得这位女员工双腿发软。

    老板走了,会议室里便热闹起来。

    有人问:“余总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有员工指了一下明乔和景逸:“吃醋了呗。”

    不少人惊讶的张大嘴。

    “吃醋!?”

    “余总有喜欢的人了?景逸吗!”

    闻言,不少人一阵白眼翻过。

    “怎么可能是景逸?”

    “我也就这么一说,谁让余总平时这么讨厌女人来着,办公室里新来的漂亮小姑娘都从不看一眼,我还以为他喜欢……你们懂的。”

    懂倒是都懂,大家私下里也这么猜测过,但是明乔和景逸之间,不是景逸的话,那就……是明乔!

    许多人惊了。

    “咱们可都知道,咱们余总平时最讨厌妖妖娆娆的女人,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吧。可明乔简直是这种类型中的战斗机,浑身上下都透着妖气,有时候还真像个小妖精,他居然真看上了,这是不是自打脸的典型?”

    “有你这么说上司了吗?我就不一样了,我赌余总追不到明乔。”

    “有你这么不看好余总的吗?我加一千块赌他追不上!”

    “有你们这么不自信的吗!”曾特助的声音传来,他一本正经的走过来,咳嗽一声,说:“我堵两千他追不上。”

    众:“…………”

    有曾特助的参与,会议室里的员工几乎都下了注,居然都在赌余烬诚追不到明乔,竟没一个拥护他的。

    实惨。

    余烬诚没呆在公司。

    独自开车回了家。

    与此同时,明乔也拍完一整天的戏回酒店休息。

    从浴室出来时,手机里多了几个未接来电,是余烬诚打来的,她扫了一眼,并没有回过去,反而是躺在床上看综艺,小日子过得倍儿舒心。

    余烬诚抽着烟盯着手机,没有收到明乔的来电。

    那种滞闷感又回来了。

    且越积越深。

    男人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没开灯的房间,窗外一盏清冷的路灯透进光亮,他所坐的沙发一角,莫名透着几分荒凉。

    手机屏幕亮了。

    余烬诚几乎一瞬间拿起手机,然而不是明乔打来的。

    是齐深。

    他蹙起了眉,接起来。

    “喂,余总,来玩啊。”

    齐深大概是在某个欢乐场,身边尽是嘈杂的音乐,他嗓音带着笑,“我刚回国,好久没来名爵了,这里妞特带劲,你是不是该开开荤了?”

    余烬诚嗓音冷淡:“没兴趣。”

    准备挂电话。

    齐深在电话里喊:“别介啊,听你声音是心情不好啊?出来喝两杯,你要是不喜欢这群妞,我把场子给你顺干净成不?”

    余烬诚也着实心情不好,想了想,随意地嗯了声。

    见到齐深时,包厢里果然只有他一个人,他坐在沙发里抽烟,冲余烬诚懒懒地一笑:“好久不见,喝一杯?”

    俩人年少时便认识,兄弟做了十几年,不说知根知底,齐深也算了解余烬诚,从他电话里的语气和进门时的脸色便可以看出来,这位爷最近过得贼不顺溜。

    齐深就乐了,这是出啥事了?

    总得问出来让他高兴高兴啊。

    几杯酒喝完,他笑着问:“怎么,有心事?”

    余烬诚眉眼淡淡,没理会。

    齐深不死心:“你我兄弟这么多年,有什么不能说的?”

    余烬诚依旧默然不语。

    齐深等了好半天,不见他有开口的意思,都快放弃的时候。

    余烬诚突然淡淡道:“有一个女人,费尽心思接近我,撩拨我,现在却不认账了。”

    齐深一口酒喷了出来。

    卧槽,这年头还有姑娘敢撩这朵高岭之花?不怕被冻死?

    余烬诚冷冷清清地看着他。

    齐深一抹嘴,来劲了,“说说这位姑娘都是怎么撩拨你的?”

    在他锲而不舍的一顿八卦下,总算弄清楚了前因后果。

    可这他娘明明就是余烬诚自己自作多情啊!

    齐深是笑也不敢笑,憋得慌。

    一掐大腿,使劲儿摆出个严肃的表情:“我觉得,你得重新审视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

    余烬诚看着他:“怎么审视?”

    齐深说:“你难道不觉得,每一次都是你主动出现在明乔的面前?难道不觉得每次都是你主动联系她?难道不觉得,是你喜欢她,而不是她喜欢你?”

    余烬诚微微怔住。

    齐深连忙乘胜追击:“我看啊,你也别绷着了,去见见她,等你见到她,你一切都会明白。”

    “明白什么?”

    齐深提起酒瓶喝了一口:“我他妈哪懂你会明白什么,我就是个出主意的。”

    包厢里很快又被齐深叫来人。

    空气里都是脂粉和酒味,乌烟瘴气。

    余烬诚没参与,坐在角落抽完一支烟,离开。

    他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却开到了明乔拍戏休息时的酒店。

    房间内,明乔正在看剧本。

    手机铃响,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她眉心微拧,这人还真有点阴魂不散。

    毫不犹豫的挂断。

    然而很快,电话又响起来,还是那个人。

    余烬诚。

    她要是不接,这男人是不是能一直打下去?

    明乔无奈地按下接通键:“余总有事?”

    “嗯。出来。”

    “在哪儿?”

    “你酒店楼下。”

    明乔思考了十几秒,怕他再折腾出什么花样,还是穿上衣服出去。

    余烬诚一直盯着酒店出口的位置,看到姑娘出来,他的目光深邃了几分,原本僵硬的身体更僵硬了,可身体里的某个地方,却鲜活热烈的跳动着。

    夜那么安静,他当然清楚的知道,这是自己的心跳声。

    明乔走近过来:“有什么事?”

    余烬诚盯着她。

    一瞬间,好像突然懂了齐深口中所说的“明白”是什么意思。

    大概,或许……

    从一开始,就是他先喜欢的她。

    “明乔。”他低声唤。

    姑娘嗯了声,懒散散的模样。

    男人目光深邃幽静:“拍戏累不累?”

    明乔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心里觉得莫名,知道她会累,还大晚上跑来问她这个问题?

    真是谢谢了。

    明乔想赶紧回房睡大觉,就点点头:“谢谢余总关心,是挺累的。”

    余烬诚一向冷清的眼神里带着点不同寻常的灼热温度,突然说:“做我的余太太,可以不用这么累。”

    他向来是果断的性子。

    在生意上不会优柔寡断,在生活上也干净利落,对于感情,既然确定了心意,就不想给对方太多犹豫的空间。

    他能确信,明乔是他想要的人。

    而明乔:“………”

    没听错吧?

    他说的是余太太??

    “没听错。”男人清润地一笑:“我是在向你求婚。”

    俩人对视着。

    一阵长久而诡异的沉默。

    明乔突然踮起脚,靠近他。

    余烬诚盯着这张突然靠近的高清无码盛世美颜,很没有出息的喉结暗暗一滚,嗓音有些沙哑,“你要是想亲我,可以告诉我。”

    他甚至缓慢地弯下了腰,准备亲上去。

    “不。”明乔平静的说:“我是想认真看看你脑袋是不是在出门的时候被门夹了,所以才让你看起来像个智障。”,,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