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15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禁止惊艳 第15章 第 15 章
    明乔的电视剧《宫上阙》还在热播。

    几日后一大早,名雅影业的新电视剧《复国》便官宣她为女主角, 景逸为男主, 同期小花苏东瑜为女二,

    狠狠带了一波热度的同时, 又是明乔的事业粉狂欢过年的一天。

    明乔出道这几年势头一向很猛, 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卫桦多年来也不是吃素的,什么样的好资源都能给她撕到。

    而且明乔这姑娘人好勤劳不作妖, 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年纪虽小却也拿了几座视后大奖,以后再有几个影后奖杯傍身,娱乐圈的地位也算稳了。

    她的流量对家何幽水一直有意和名雅影业合作,每每上节目或是上采访都有意无意暗示, 私下里也请人牵线,可年末大戏《复国》却定了明乔为女主角,可谓是气得心肝脾肺肾五脏六腑都痛了。

    电视剧官宣当夜,何幽水便发了条意味不明的微博:[但行前路, 莫问前程。]

    配图是一张萧萧瑟瑟的秋景图。

    戏太足, 很快上了热搜。

    粉丝和网友脑洞大开揣摩之后, 怀疑她此条微博意指《复国》临时换角。

    电视剧在官宣明乔之前, 的确通知好几位女演员去试镜, 导演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人选, 直到看过明乔为益舟拍的代言后, 才确信这就是他想要的复国公主, 连试镜都没通知,就拍案定了下来。

    很多人不知道内情,再加上网上又传出不少所谓的内部消息,暗指此剧原定女主为何幽水,奈何明乔背后金主太大,抢了这个角色。

    何幽水粉丝和不少讨厌明乔的网友掀杆而起,群起攻之,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以死谢罪。

    明乔还在梦周公时,开门声响了。

    卫桦踩着高跟鞋从屋外进来,骂声由远及近,被子被她一下子掀开。

    明乔睁开眼,就看到卫桦气急败坏地叉着腰,精致的妆容也挡不住戾气十足的脸,“还睡呢,何幽水这贱婢又在给咱们搞事了!”

    兴许是太气,连粉圈骂人专用语都用上了。

    明乔坐了起来,没多问,自己打开微博一瞧,果然一目了然。

    她面容淡淡地扔开手机,拿上皮筋把头发扎起来,走进洗手间洗脸。

    卫桦打电话的声音从客厅传来,仿佛正在和名雅影业内部人员沟通:“对,我觉得我们双方都需要出一个声明。”

    “什么叫冷处理?这叫什么冷处理?你们还嫌我们家明乔的黑料不够多,上赶着往上添?有你们这么对待小姑娘的吗?”

    “炒作也不是这么炒的,明乔有演技有实力,剧播出以后还愁没有热度?你见过明乔哪部戏扑街了?”

    “绝对不行!刚签了合同你们就想欺负人,没这个道理!明乔的咖位也不是那等贱婢想碰瓷就碰瓷的!”

    卫桦摁断了电话,捋了捋头发,坐在沙发上喘气,没一会儿又拿出手机打电话,一早上打了无数个,从名雅影业打到对家公司,再从对家公司打到公关团队。

    明乔洗漱完,端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默默进厨房煮粥。

    卫桦看了眼她的背影,莫名其妙就眼睛一热,眼眶红了。

    从这姑娘十多岁进入演艺圈,就被大黑了一波又一波,路人缘极差的原因,她的名字就是原罪,做什么都是错,这么多年只有团队和粉丝护着,也难。

    小姑娘从不喊累,也不诉苦,事业是越来越好了,可骂声从来没停过,咖位虽然不小,但是个对家都能碰瓷。

    就因为她是明乔,出道以来绯闻不断,情商低,无大脑只会靠金主的明乔。

    所以成绩都可以被忽略,人们选择性只接受她的黑料。

    卫桦按了一下眼尾的湿润,起身走过去,靠在厨房边看着明乔熬粥。

    姑娘穿着杏色毛衣,长发披肩,侧脸温柔,忽然转头对她笑了笑:“卫姐,别生气了,我煮了你喜欢的南瓜粥。”

    卫桦叹了一口气:“我是心疼你,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明乔淡淡一笑:“你们也不容易,粉丝又骂你们了吧。”

    卫桦被逗乐了:“还说呢,每次出啥事,只要没第一时间护着你,你粉丝们都快把咱们工作室囫囵吞了,骂我们不作为。”

    她说着,又摇头叹气:“可是这个圈子的事哪儿这么容易。利益,资本,咱们都是被操控的傀儡。明乔,我希望你能越来越红,不是觉得你能为公司挣多少钱,而是你越来越好了,才能有能力摆脱资本,从而成为资本。”

    明乔静静看着她,突然认真道:“卫姐,我就是资本,真的。”

    卫桦:“………”

    这孩子又在做梦了。

    一本正经的样子都快让她都相信了。

    卫桦转身,又出去打电话了。

    明乔见她不相信,暗自叹了一口气。

    兜里的电话响了,看着来电显示,明乔弯了弯唇。

    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只要她一出什么事儿,家里人保准打电话过来。

    明乔接通,“爸爸。”

    “嗯,受委屈怎么不给家里打电话?”

    “都是小事,不用每次都让您出手。”

    正因为每次的黑料都被摆平得很快,所以有关她被包养的绯闻被传得神乎其神,甚至说她连私生子都有了。

    云柏木在那头顿了一会儿,有些无奈:“我也觉得你能解决,但你爷爷骂骂咧咧一早上了,让我告诉你,如果在娱乐圈待不下去的话就赶紧回家继承家产。”

    明乔:“爷爷是不是又和黑粉对骂了?”

    云柏木:“可不是,被人家怼得脸红脖子粗,直喘气,账号都给骂得封号了。”

    明乔:“…………”

    她揉了揉眉心:“我最近忙完就回家看看爷爷。”

    云柏木道:“忙的话也不急,你爷爷身体挺好的,前天和隔壁老太太爬山去了,昨天还差点为了争舞伴和一老头打起来,就是骂人不太行,比不上你侄子,你侄子可为了你骂退了好几个黑粉,回来记得给他带礼物啊。”

    明乔:“…………”

    “好的。”她说。

    又和父亲叙了叙旧,说了一些近况,便挂了电话。

    一家子活宝,团队护着她,粉丝爱着她,其实也挺幸福。

    卫桦见她把粥端出来,看着心情挺不错的样子,问:“怎么?被全网骂还笑得出来?”

    明乔无所谓:“骂就骂呗,我不照样还这么红。”

    卫桦服气了,朝她竖大拇指:“论佛系,姐们儿我服你。”

    和经纪人喝完粥,俩人一起去公司。

    还没进工作室便听到里头传来的骂人声音,骂的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听着那些粉圈专用骂人词汇,明乔就知道她团队的工作人员平时没少帮自己撕逼,说不感动是假的。

    把带来的奶茶分给大家,明乔也难得安慰了众人,更惹的几个小姑娘意难平,恨不得拿起家伙去对家公司找何幽水干架。

    下午,明乔从公司出来时,竟意外看到曾特助,他还是老模样,端正的站着,眼帘却下垂,有种老谋深算却低眉顺眼的太监感。

    见到她,曾特助眼睛一亮,咧嘴一笑:“明小姐!”

    卫桦都给吓了一跳,觉得这助理看见她家女艺人怎么像看到圣母玛利亚似的,眼神中充满着即将被救赎的期待光芒?

    事实上,的确如此。

    曾特助苦啊。

    自从那日名爵一别,他才深刻的领悟到余总吃醋的可怕。

    当然,最可怕的不是吃醋,而是吃醋而不自知。

    也不知道这蛇精病老板哪里来的自信,总觉得明乔会主动联系他,还傲娇得每天盯着手机看几眼,但凡每天下班前没接到她的电话,就脸色深沉,黑如锅底。

    “有事吗?”明乔笑问。

    曾特助连忙把手里的东西递过来:“余总让我给您送的礼物。”

    又是礼物?

    明乔看了一眼高档礼盒,“这什么?”

    “rada高跟鞋。”曾特助笑着说:“听说您的新戏要开机了,余总特意给您挑的,高级定制,限量款。”

    明乔笑了一下,往曾特助身后一瞧,没看到车停在哪里。

    鞋虽然选得好,但明乔却不打算收,也没有任何理由收,“替我谢谢余总,礼物就不必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道理她也是懂的。

    曾特助说:“如果能麻烦明小姐给余总打个电话,那自然是最好的。”

    明乔瞧着他苦兮兮的表情和期盼的眼神,总感觉曾特助在看着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于是点头,“可以,我会亲自打电话感谢余总。”

    曾特助忙道了谢,至于礼物,并没有强求明乔收下,毕竟这只是某位蛇精病总裁寻来见人的理由罢了。

    他习惯了明乔的做事风格。

    别的姑娘恨不得男人给自己买礼物,而她则是左右衡量,就算收下还算得很清。

    连物质都收买不到的女人,曾特助实在想不到如何去讨这样的女人欢心。

    余总的话……

    他就更不懂了吧。

    目送明乔和经纪人离开后,曾特助很快便坐上车。

    车子停在不起眼的角落。

    余烬诚已在车里看了明乔许久。

    男人咬着一根烟,烟雾里微微眯缝起双眼盯着明乔的背影。

    曾特助瞧着老板的脸色,怎么好像心情没变好?

    明乔的电话很快拨打过来。

    余烬诚眸色沉沉地盯着手机,最终挂断。

    曾特助:“…………??”

    不是盼了这么久的电话吗?

    还专程送来礼物就是为了看一眼人家姑娘,怎么现在电话给打来了,还给挂了呢?

    “余总,您怎么不接?”

    余烬诚动作缓慢地抽烟,吐出烟雾:“我很忙,没空接。”

    曾特助:“…………”

    这他妈……

    行吧。

    他默默开车。

    明乔没有再打来电话。

    毫无意外,余烬诚的神色更冷郁了。

    曾特助从后视镜瞄了一眼大boss,心里啧啧感叹,让您作,何必呢!

    从明乔的公司楼下到益舟,余烬诚的手机都没动静,他手上的烟却一根接一根,没怎么停。

    按曾特助对他的了解程度来说。

    他心里该是很烦躁以及焦灼,才会抽这么多烟。

    大抵是真的忍不了了。

    余烬诚把电话给明乔拨过去。

    “喂?”柔软散漫的女孩子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余烬诚愣了一下。

    明明刚才还莫名其妙高涨的火气,像是被一盆水无声无息的浇灭。

    他嗓音温缓:“明乔。”

    明乔正在闭目养神,也没注意是谁打来的电话,只是听见铃声响便接起来,此刻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也怔了一下。

    “余总好。”

    “鞋子不喜欢吗?”

    “不是,只是我们之间,恐怕不……”

    男人冷淡地打断:“明乔。”

    他总喜欢连名带姓这么叫她,却意外带着几分莫名的亲昵。

    明乔有一瞬的恍惚,“嗯,你说。”

    “不要不高兴,我会替你解决。”还是冷冷清清地语气,可谁都能从他话里听出维护。

    明乔后知后觉明白,他说的是何幽水碰瓷这件事,有些意外的沉默了几秒,“这事不用麻烦您,我……”

    电话被挂断了。

    明乔盯着黑屏的手机,无语。

    他仿佛总喜欢这么专断霸道的做事。

    而挂断电话后,余烬诚的心情却明显好了一些,把烟灭了,“今天内,让名雅影业拿出证据澄清。”

    曾特助点头。

    益舟有的是资源和人脉,渠道也广,几个名雅影业也比不上,要帮明乔摆平这点事,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程度,根本没什么难度。

    然而今天新闻一出来,余总便一反常态没呆在公司,反而联系了rada时尚总编,拿到了一双限量款高跟鞋,还巴巴的给人姑娘送来。

    从余总的在乎程度可以看出。

    他是心疼明乔受委屈了。

    “那个何幽水。”他漫不经心地抚了下指尖,语气凉薄:“你看着办。”

    曾特助也懂这是什么意思,默默点头,下车为上司打开车门。

    男人皮鞋踩地,弯腰出来,慢慢站直,“还有,之前那部电影不投资了,重新联系另外几位大导演。”

    “可是那部电影不是给明小姐的吗?不投资的话如何向花漾娱乐交待?”曾特助一边问,一边紧紧跟随着老板的步伐。

    公司一楼大厅,凡是见到余烬诚身形的员工,一百米以内做鸟兽散,原本拥挤的电梯也走得空空如也。

    男人走进电梯,双手插入裤袋,淡淡道:“既然他们不想用明乔,那我也不想用他们,找一个乐意和明乔合作的团队,为她量身定做一部能冲击影后的作品,投资多少都行。”

    电梯门打开,五十八楼到。

    余烬诚走出去。

    曾特助有些愣神的盯着老板背影。

    从前他以为老板喜欢明乔是一时兴起,毕竟像明乔那么美艳的女明星,实乃少见,有钱男人多少都会动点心思。

    可没有料到,哪怕仅仅是爱而不自知,他也不想让她受任何委屈,要是他以后明白自己感情了,会不会把公司也拱手送佳人?

    原来英雄难过美人关是这样的。

    余烬诚见助理没跟上,转头看了他一眼,“有问题?”

    “没有,余总放心,我会办好的。”

    抢角风波的事明乔并没有让云家出手,公司单方面的声明发出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关键还得看名雅影业怎么解决这事。

    但依据早上卫桦和名雅影业工作人员的沟通态度来看,他们是不打算帮助明乔澄清的。

    毕竟有这么一个热度和话题度在,电视剧还没有开机便获得了一波关注,省了好大一笔宣传费。

    蒋夜虽然有话语权,但也并没有帮助明乔的立场,他对她只谈得上感兴趣,论感情,论喜欢都不算,自然还是热衷于利益多一些。

    谁都没想到益舟集团会施压。

    他们渠道广,手段也恶劣,名雅影业虽然也是大公司,但跟这样的龙头大哥对上,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就在网上撕得沸沸扬扬,网友一边倒骂明乔时,《复国》电视剧官博发出一则众演员试镜片段。

    视频中可以看出何幽水的确参加了试镜,但是最后被刷了下来,没有选上,另外还有电视剧导演的澄清视频也被剪辑在其中,着实狠狠打了一波何幽水及粉丝的脸,不明真相的吃瓜网友调转方向,开始痛骂何幽水刻意引战,欺骗大众。

    明乔知道网上的风向发生了转变后,第一时间想起余烬诚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很怀疑这是那个男人的手笔。

    何幽水这一步棋下错,似乎引起众怒,被翻出不少黑料。

    卫桦捧着手机笑言:“以圈内人的经验来看,何幽水这波操作绝对是得罪了人,这波黑都是有规律的,水军请得都很有水平,现在风向都变成炮轰她了。”

    卫桦的话总让明乔有意无意想到余烬诚,总觉得这事也和他有关系。

    可是他为什么要帮她?

    就因为合作了一个代言?

    现在的大公司总裁都这么闲,会管一个艺人的绯闻?

    最后,明乔得出结论。

    余总可能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不过出发点很好,她得找个机会感谢他。

    团队为庆祝明乔成功“洗刷冤屈”,工作室全体员工聚了顿餐。

    她酒量不好,还总爱喝点小酒,霍娅和方绯都拦不住。

    后来喝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卫桦和助理一起送她回去。

    车里闷,怕她不舒服,快到家的时候,仨人把她弄下车散步,也好醒醒酒。

    明乔的意识已经不清醒,脚步有些紊乱。

    路过她家楼下的香樟树时,瞧见一辆豪车停在旁边,豪车旁还站着一位矜贵不凡的男人。

    男人笔挺修长的身躯被月光拉出好长一截影子。

    他看过来的目光清清冷冷,可堪明月。

    明乔愣了一下,揉揉眼睛:“看来我是真喝多了,竟然看到余烬诚这个狗男人。”

    狗男人余烬诚:“………”

    卫桦和两个助理尴尬无比,朝余烬诚抱歉一笑,卫桦道:“余总别见怪,明乔喝多了,无意冒犯的。”

    余烬诚未做声,目光一直放在明乔身上。

    天气转凉了,姑娘穿着身小香风衣服,又长又卷的头发蓬松慵懒地垂在腰间,喝了酒,脸蛋儿坨红,嘴唇也红,看着他时眼里像多了一层雾。

    像只幼鹿。

    好像有点可怜意味,但更多的是妩媚的动人风情。

    这夜都像要被她迤逦的笑容点燃了似的。

    余烬诚想起上次她喝醉时的情景。

    她不会闹腾,只说了几句话便犯困,后来乖乖地枕着他手掌睡着。

    这件事她第二天便忘记,他也没再提,可总忍不住想起那时候的手心触感。

    有她均匀温热的呼吸,还有娇嫩绵软的肌肤。

    脆弱又娇气。

    他那时捏了几下,她梦呓似的轻哼了哼,不可否认,他那时候很想做点什么。

    而现在,再与这双略带迷离的眼眸对视上。

    余烬诚嗓音清润,“明乔。”

    明乔扬了扬眉,“嗯?”

    声调散漫地勾人。

    男人眼神暗了暗,喉结微不可查地滚了一下:“以后少喝酒。”

    明乔顿了顿,伸手去拉卫桦:“果然是余烬诚,只有他才会管东管西的。”

    又转头冲他哼了一声:“我不用你管,你……”

    嘴巴被卫桦捂住了。

    恶虎咆哮被限制了发挥。

    明乔晕乎乎地闭上眼睛。

    余烬诚蹙了一下眉,朝她走过来。

    方绯和霍娅都怕这男人打明乔,就要上前护着她,余烬诚薄凉的目光扫了过来,两个助理蔫儿吧唧,默默退下。

    他个高,需要垂下眼看她。

    一大片阴影挡在面前,明乔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面前的男人气势冷峻。

    卫桦干笑:“余总,您有什么事咱们改天再说,我们……哎哎哎,余总你要干什么?”

    男人忽然俯下身,抱起了明乔。

    这姿势,像抱个小孩子似的。

    明乔虽然只有一六八,但也不算矮,可被一米八八的男人抱在怀里,却衬得格外娇小玲珑。

    明乔大抵也有些讶异了,下意识地搂住男人脖子,近距离地与他对视着,好半天才回过神,“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她挣扎。

    男人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

    空气都安静了。

    他低低淡淡地道:“别动。”

    被他这么一搞,明乔的酒醒了一半,少有的会义正言辞:“余烬诚!”

    男人把她抱进别墅。

    身后三人石化了几秒,赶紧的跟上去。

    进了屋,余烬诚直冲卧室。

    卫桦卧槽一声,这他妈是要霸王硬上弓?她还没死呢!

    冲进去一瞧,男人冷着脸将姑娘扔在床上,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慢条斯理地正了正被她扯歪的领带,语气平淡:“喝了酒会头晕,我看她们三个人都扶不住你,所以才抱你。”

    明乔沉默下来,继而又轻笑,仪态万千的靠在枕头上看着他,“余总,你看起来可真关心我。”

    余烬诚看着她的模样,蹙起眉。

    明乔笑得更欢了。

    男人俯身拿起被子,一下子盖在她脸上,清冷地道:“狐媚!”

    像个除魔卫道的正派和尚。

    专程怼那种妖妖娆娆的小妖精。

    明乔:“…………”

    余烬诚转身出去,临走前突然回头,扫了一眼门口三人:“好好照顾她。”

    三人愣愣点头。

    余烬诚开车离开。

    他这次来,原本是想找明乔说清楚的,可看她喝醉了,也知道时机不对。

    那就改天。

    改天,他一定要让她看清楚自己的感情,并且警告她少出去给他勾三搭四。

    明乔酒醒后并没有忘记昨晚的事。

    两位助理采访她有什么想法时。

    明乔冷笑了一声:“狗男人。”

    三个字,足以说明她有多讨厌余烬诚。

    两个助理笑出声。

    方绯说:“我倒觉得余总挺不错的,看着冷冷淡淡,实际上哪次不是在护着你?”

    明乔对镜涂口红,对此话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霍娅和方绯眼神暧昧。

    卫桦推门进来:“准备好了吗,今天《复国》开机,可不能迟到,不然会有耍大牌的嫌疑。”

    明乔一撩头发,凹凸玲珑的身段稍稍侧过来,冲经纪人勾了勾唇,“早准备好了。”

    保姆车停在别墅外。

    明乔刚坐进车里,卫桦就叮嘱:“这次男主角是景逸,女二号是苏东瑜,一个是你的绯闻对象,一个是你的对家之一,都得小心应付。”

    “我知道,放心吧。”

    《复国》的开机仪式在影视城举行。

    明乔来得不早不晚,团队又是出了名的不搞事,来时还带了不少奶茶招呼工作人员,赢得一波好感。

    景逸是提前到的,和远哥坐在摄影棚里说话,察觉到远哥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他也看过来,见到明乔时,景逸立即站起身,笑容温和:“好久不见。”

    距离上次饭店被拍之后,景逸进了新剧组拍戏,是有几个月没见面了。

    明乔也礼貌点头:“景老师好。”

    景逸瞧着她,一挑眉:“现在这么生疏?”

    明乔面不改色:“我一直都这么生疏。”

    远哥略感尴尬的咳嗽一声。

    景逸似乎习惯了明乔的生份,又似乎已经准备好接受她这份疏离,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看了一眼她的脚:“上次拍戏实在请不了假,没能来看你,脚完全好了吗?”

    明乔嗯了声:“如你所见,活蹦乱跳。”

    他还想说些什么,一个清灵的声音传来,含着笑意:“大家都到啦。”

    听见声音,明乔便知道这是谁。

    方绯和霍娅的白眼整整齐齐地翻了一下。

    来了来了,绝世绿茶婊她来了。

    要说何幽水和苏东瑜俩人,都是著名的喜欢和明乔做对比,前者是乖巧甜软型艺人,后者走的是小仙女风格。

    看着乖乖巧巧,却最爱暗地里插到的两个典型案例,其中又以苏东瑜最会装傻装娇弱,凭借着自己清纯不做作的人设,成功拉踩明乔上位,平时参加综艺或者活动遇上,总喜欢黏着明乔,又娇气又绿茶,说话拐弯抹角,最喜欢装腔作势。

    两个助理甚至觉得,何幽水有时候都比苏东瑜可爱得多,至少她功利得毫不掩饰,不像苏东瑜,明里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

    苏东瑜走到俩人中间,亲昵地挽住明乔的手,明乔垂眸扫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没有抽开。

    毕竟到处都机器,她要是推开了她,保准一个小时后的新闻头条就是她的大名,不少人一定会怒斥她耍大牌,或是与苏东瑜不合。

    虽然她不在乎媒体怎么写自己。

    可是身边的人和粉丝在乎。

    为了这些在乎自己的人,明乔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明乔姐,你什么时候到的?”苏东瑜乖乖滴依偎着明乔。

    她长着一张初恋脸,极其清纯,从出道便带着清纯玉女标签,也演过很多古灵精怪的圈粉角色,这次在《复国》里饰演的便是女主角的好朋友,角色性格很贴合她从前的角色,想来剧播出后,也会再圈一波粉。

    明乔还没说话。

    卫桦便提着奶茶走了过来:“明乔姐?我没记错的话你比我们家明乔还大一岁。”

    苏东瑜吐了吐舌头:“啊呀对不起,都怪……”

    明乔挑眉,似笑非笑:“都怪我长得太老?”

    “不是不是,你要是老,那咱们娱乐圈的女明星还能看吗?”

    这话说得,让卫桦脸色沉了下来,毫不留情地怼回去:“苏东瑜,不会说话就别说,你这话传出去,太给我们明乔招黑了吧。”

    “对不起对不起……”苏东瑜默默松开挽着明乔的手,有些委屈吧啦的站在旁边,眼神频频往景逸身上使。

    景逸出了名的圈内好人缘,也和苏东瑜有过几次合作,此刻也不好让她尴尬,温和的说了句:“明乔,你别放在心上,东瑜不是有心的。”

    他不说这话,明乔还能给他三分薄面,说了这话,给了苏东瑜台阶下,明乔是理也没理他,一扭头走了。

    景逸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问远哥:“我刚刚的做法是不是特别不对?”

    远哥:“……原来你知道。”

    苏东瑜自然是知道景逸在追求明乔,如今这事是整个娱乐圈都知道,也当成好戏看的。

    “不好意思啊景逸哥,明乔可能吃醋了。”

    景逸扫了她一眼:“叫哥就不必。”

    至于吃醋,景逸可不这么认为。

    苏东瑜说话也不知是有心如此还是没心机。

    他和明乔的关系没有明朗,说吃醋这种话,被传出去可是会被大做文章的,景逸倒是巴不得,但顾虑着明乔,他对苏东瑜也有了两分成见,看来以后得远着点。

    半小时后是开机仪式,演员们先后烧香,然后所有人合个影。

    结束工作后,苏东瑜请剧组工作人员聚餐,明乔没去,景逸自然也没去了。

    俩人在酒店遇见,明乔不太想打招呼,路过他身旁时,景逸慌忙之下拉了她的手腕,姑娘一拧眉,反感地抽开手:“有话说话,别动手。”

    “你生气了?”

    明乔莫名其妙:“生什么气?”

    “我帮苏东瑜说话,你生气了吗?如果是这样,我道歉,以后不管是什么事,我都站在你这边。”

    明乔笑了一下:“生气倒不至于。”

    景逸拧眉:“那为什么不理我?”

    “也不是不理,就是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苏东瑜不对付,你们是合作很多次的朋友,我们还是尽量保持距离。”

    “我可以为了你远离她的。”

    明乔蹙眉:“大可不必。”

    经纪人和助理约了她吃饭,明乔忙着出门,没理会跟在后面解释的景逸,低头给霍娅回消息的时候,直直撞上了一堵肉墙。

    清冽的,带着一点寡淡烟草味的气息。

    还有冷峻压迫的气势。

    明乔怔了一下,抬起头,与余烬诚沉静目光对视上。

    他双唇紧抿,眸底压抑着浅淡的暴戾,心情似乎差到了极致。

    明乔:?

    余烬诚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景逸也愣在明乔身后。

    男人挪开一些目光,看向她身后的景逸,眸底冷冷淡淡,却带着迫人的警告和冷戾。

    明乔:“不打扰你们的深情对视了,我先走了。”

    “明乔。”男人声线低醇暗哑:“我有话对你说。”

    霍娅的车开了过来,奇怪的看着在场三人。

    明乔打开车门坐进去,“改天说吧,天大的事也没我吃饭重要。”

    车子扬长而去。

    余烬诚侧头扫了一眼景逸,语气沉冷逼人:“离她远点。”

    他倒没有去追明乔。

    当夜却是因为景逸和她的谈话而辗转难眠,坐起来抽了半晚上的烟。

    第二天一早,曾特助告诉他已经联系好了最适合明乔的电影团队,专业程度比上次的团队不遑多让,而且已经等在了会议室,随时可以见面细谈

    提到她,余烬诚顿了顿,说:“打电话给她,让她过来谈合作。”

    他则是率先去了会议室。

    明乔来的时候不知事情已经谈到哪个地步,在会议室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听到里面的问话声传来。

    “余先生,据我所知你曾准备跟另一位大导演合作,因为那位导演不愿意启用明乔这样的年轻演员,所以您找到了我们。我实在好奇,你为什么费尽心思想要捧一个这位叫做明乔的姑娘,是喜欢她吗?”

    办公室安静了十几秒。

    男人寡淡冷清的嗓音传来:“我不喜欢她。”

    门外的明乔没什么表情,推门进去。

    余烬诚看到她的一瞬,微微坐直身体,眼神莫名带着几分闪躲和心虚。

    导演发现了这一趣事,看向明乔:“这位是?”

    “导演好,我是明乔。”

    “请坐,我们正在谈你,希望接下来能有一个非常默契的合作。”

    明乔浅笑:“我的荣幸。”

    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合作前流程谈完,曾特助安排人送导演先回去。

    明乔也准备离开时,余烬诚开口:“我有事跟你说。”

    明乔看了他一眼:“我还得进组拍戏,不如路上说?”

    余烬诚看着她,沉默几秒:“好。”

    没让曾特助陪同,余烬诚亲自开车送她过去。

    中途时,他把车停在路边。

    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没点,放在手指间把玩。

    明乔等了半天,有点不耐烦:“余总,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打火机的铿锵声有频率响起,男人低沉沉的嗓音突然传来,“做我的女人。”

    明乔:?

    她不是第一次听到有男人对她说这句话,但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以一种高高在上,命令的语气对她说这句话。

    明乔漫不经心的笑了一声。

    余烬诚接着道:“我会给你最好的资源,最好的团队,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离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远一点。”

    明乔停了笑,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良久,她问:“余总,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

    “那为什么要我做你的女人?”

    这么古早味霸道不羁,玛丽苏得毫不掩饰的话竟然重现江湖了,明乔还突然就来了点兴趣。

    男人蹙起眉,有点不理解她为何问这么愚蠢的问题,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不过,他还算有耐心,“看在你这么努力勾引我的份上。”

    明乔:“…………”

    ???

    她到底什么时候勾引他了?

    姑娘慢悠悠的冷笑了一声,带着点讥讽,“余烬诚,你不觉得你想太多了吗?”

    明乔伸出手,学着他的模样,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捏住他下巴,漫不经心地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英俊多金,追你的女人从这里排到国外,我也是这其中一个?但很抱歉的告诉你,我真的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男人的眸色一点一点往下沉。

    明乔尤觉得不够,捏着他下巴左右打量他的脸,像在估量一颗大白菜,还是最廉价那种:“是长得不错,身材也优越,可惜脑子不太行。”

    余烬诚握住她的手腕,眸子微微眯了一下:“你只有这一次机会,真的要浪费?”

    明乔嫌弃地甩开他的手,一秒也不想耽误,立即从车上下来,“余总,做人别太自恋,也别太自大。答应我,回家照照镜子好吗?”

    姑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一扭头,走得潇洒果断,贼他妈带风。

    仿佛后面有一万头野狗在追自己。,,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禁止惊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禁止惊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禁止惊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