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96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六十年代巧媳妇 第96章 第96章
    陈柔的饭菜差不多做好了, 韩舟才差不多从学校回来的。

    这是高二下学期了,虽然还不到冲刺阶段,可是学校也是一样抓得很严。

    跟老大时候一样,其他的陈柔也帮不上忙,但是一日三顿都是往好了做的。

    营养都很全面,冬瓜虾皮汤, 韭菜炒鸡蛋,切盘摆好的卤五花肉, 还有香菇焖鸭肉, 以及炖排骨。

    老四就特别喜欢过来这边蹭饭。

    倒不是说保姆做的东西就不好吃, 主要是这边有气氛,一大家子人聚在一块的,说说笑笑吃着饭,再配上两杯红酒, 还有比这更美的么?

    吃完晚饭就一块看电视聊天了,小老四苦巴巴去洗碗, 瑶瑶笑着帮他一块洗。

    差不多九点半老四才开车回家去的。

    韩国斌就回屋了, 陈柔一边敲算盘一边头也不抬道:“老四没留下跟他干儿子睡?”

    “明天还有事要忙, 就回去了。”韩国斌道。

    陈柔也没说啥, 老四是家里的常客了,时常都留这边过夜吃早饭。

    “媳妇儿, 这账本算得怎样了?”韩国斌笑道。

    “你的厂子目前还处于入不敷出的阶段,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陈柔说道。

    除了厂子之外, 其他自然都是赚的,而且随着物价上涨,很多东西价格都上来了,利润比起去年的话,都是提升了不少。

    这一条数目算下来,陈柔就比较满意了。

    韩国斌一边换睡衣一边道:“厂子现在还入不敷出,不过你再等等,很快就得一个厂子抵得上咱这么多铺子了。”

    陈柔收拾了账本算盘,道:“那我期待你的业绩报告。”

    “那就期待吧,媳妇儿,时候不早了,该洗漱休息了。”韩国斌道。

    陈柔就跟他一块出来刷牙洗脸,然后才一块睡觉的。

    韩国斌的工厂开办后陈柔人虽然是没过去,但也是忙得很,因为厂子里目前没有招聘会计,原本的会计态度有问题,被韩国斌给辞掉了。

    目前厂子里的账目进出都是陈柔在管,进货出货的单子拿过来,她都会亲自看一遍。

    所以哪怕人没过去,但是厂子如今是个什么样的状态陈柔却是清楚的。

    要是跟老厂子比肯定是比不上的,但厂子却像是一轮新日一样,属于冉冉升起的阶段。

    尤其厂子里还是计件算的,不拿死工资,要是努力的话,一个月工资能拿到一百五六,在厂子里的工资这算是一个极高的水平,慢的话就只能拿个一百二三十了。

    别看现在社会发展很快,物价上涨也快,但是工资水平就是这样,并没有多高的,是一个很大众的工资水平。

    就三房那边雇佣的保姆,一个月工资一百二,不包吃住的,都得自己上下班。

    陈母四月份腾出手来了,她就进城来了。

    主要就是关心关心小女婿开厂子的事。

    其实对于陈母这种保守派来说是没必要开厂子的啊,尤其还花了那么多钱。

    毕竟就算不冒险开这个厂子,那小女婿赚的肯定也是多的。

    陈柔听了笑道:“由着他折腾去吧,左右就算他亏了个底朝天,还有其他铺面支撑着,他喜欢就由着他去了。”

    这说的是实话,她真不担心韩国斌会亏的,因为就算亏了,其他铺面也能给他补上亏空。

    韩国斌是啥样的人她也清楚,可不是个喜欢干傻事的人。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她觉得有事业忙碌的男人更有魅力一些,也更精神了。

    所以开这个厂子没什么不好的,还是那句话,由着韩国斌去折腾,她守着这些小家业,家里就不至于会吃不上饭。

    陈母笑道:“你们现在是越来越会折腾了,你四姐跟你姐夫就安安分分守着那个铺子,我看他们也没少赚。”

    陈柔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陈母就又问起亲家母那边的情况了,虽然跟韩母的关系特别一般,可是面上也是要过得去的。

    陈柔道:“已经差不多能下炕了。”

    到底年纪大了,养了这么久也才好了个七八,陈柔就没去过,韩国斌是隔几天就会过去那边看看。

    陈母这一趟进城了,自然也要过去探望,彼此亲戚情分摆在那,不看那老太太的情面也得看女婿的面子。

    吃了午饭小老四就带他姥姥过来了。

    陈母还给小老四塞了二十块钱,让他别告诉他娘,自己留着花。

    “姥姥,我现在拿你的钱我怪不好意思的,我都这么大了。”身高窜地极快的小老四现在都快一米七了,比他姐都高出不少来。

    以前脸皮是真的厚,来者不拒的,但是现在长大了,都会不好意思了。

    “姥姥给你零花钱不好意思啥,姥姥又不缺这点钱。”陈母看着挺拔俊秀的小外孙,笑道。

    小老四嘿嘿一笑,就厚颜无耻收下他姥姥的疼爱了。

    祖孙俩个过来,陈母其他好东西营养品的都没拿,就让小外孙拿了几斤鸡蛋过来,多少就是个意思。

    过来看看,待了一会说了会话,就差不多回来了。

    小老四可不乐意了,回来就跟他爹说道:“我姥姥过去,我奶那什么态度,对我姥姥爱答不理的,还不如保姆阿姨对我姥姥热情!”

    陈母道:“胡说个啥,你奶身子骨不舒服,让她多休息就行。”

    韩国斌还能不知道自己老娘什么性子么,想一想都能想出那画面来了。

    如今他娘真是连这最后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了,他可看到老三丈母娘过去的时候,他娘那叫一个热情。

    韩国斌就跟自己丈母娘道歉了,陈母不放心上,也让他别想那么多,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韩国斌是没说那么多,但是心里怎么个失望的大概只有陈柔清楚了。

    原本三四天会过去一趟,后边一个星期都不见他上那边去一趟。

    而且上次韩国林还想带韩父过去参观一下厂子,韩国斌就让他们自己去,张江在那边呢,他就懒得去了。

    但是亲自带他丈母娘上车,带过来工厂这边参观。

    陈母不仅在这边住,也过去陈四姐那边小住了两日,帮忙看看小外孙女,长得可是白胖得很。

    过来城里转了一圈,陈母这才回乡里去的。

    带回去的,还有陈柔跟陈四姐姐妹俩个给买的新衣服跟新鞋子,让不要买的,就非要买,还让把以前老的给扔了。

    但是挨过苦日子的陈母可舍不得扔,自己穿不完分了一件给自己老妯娌。

    城里的陈柔还是照顾着自己一家老小,日子就是这样一天一天过着。

    第二年的时候,韩舟这个老二也高考了,高考成绩比不上昔日他大哥,可也是全省排得上号的优异成绩。

    他也是考上了京市,不过他考的是电影学院。

    这是要学电影去了,一家子知道的时候,那可是都惊讶了。

    都没想到老二竟然有这样的打算,这是想去当电影明星啊。

    但是老二就这样考进去了,也早在开学前就过去京市了,跟他一块过去京市的还有韩橙,韩宝珠以及瑶瑶。

    都一块过去京市那边玩了,小老四就不过去了,他被三虎给招呼过去营地那边过暑假去了,但是在那边过到一半他就坐车去了京市。

    臭小子年纪不大,但是干啥啥都行,完全不用人操心的,而且还在火车上立了一功,一个拐卖小孩的功劳。

    是他发现异样的,最后带着火车上的公安将人给拿下,还跟公安同志们一块顺藤摸瓜捣了一个拐卖小孩的团伙!

    做好事不留名的他这才美滋滋上京市去。

    他今年也知道自家在京市这边有个院子了,就是去年他娘跟玲姨过来这边玩顺便买下的。

    不过位置他不知道的,上华大去找他大哥的,还没去找守门的大爷打听呢,就看到楚楚姐抱着他大哥的胳膊从学校里出来。

    这副样子还用得着说吗,肯定就是两人在处朋友了啊。

    等过来四合院这边了,发现他二哥还有他姐们都习以为常了,显然都是知道了的,小老四就也不惊讶了,但还是打电话回来跟他娘八卦,说他大哥都开窍,并且跟他楚楚姐住一个房间!

    陈柔:“……”她虽然也听女儿打电话回来八卦过了,但还不知道都同居上了啊。

    陈柔也担心委屈了人家姑娘,就跟韩国斌说了,先让两个年轻人把婚给订下来怎样?

    韩国斌没意见,于是就打电话过去找大儿子说了。

    韩航这个女婿也是林家那边认可的,时常都跟林楚一起回家去吃饭,对于两个年轻人的事老林家也喜闻乐见。

    当然这是建立在韩航优秀,并且家里也不会拖他后腿的基础上,陈柔去年过来买的那个院子就很加分了。

    虽然家里是乡下户口,可是能买得起那样的院子条件也不差啊。

    如今都这个年代了,也不用管什么乡下户口京市户口了,以后住久了在这边工作,都可以迁移过来的,单位都接收还一分钱不花。

    所以两家就一拍即合了。

    陈柔很舍得出手,虽然是订婚,但是给林楚这个准媳妇打了整副金首饰。

    耳环,项链,戒指,还有镯子都有。

    陈柔跟韩国斌还特地给顾承耀打了个电话,问有没有空,有的话带上绵绵一块过去吃饭。

    顾承耀刚好有空,能请几天假,于是就过来给撑场子了。

    如今顾承耀的职位是少将,再往上可就是中将了,跟苏绵绵一起盛装而出,也是郎才女貌。

    叫陈柔特别有面子。

    还有老四跟马玉玲也一块过去了。

    定亲宴也没有大办,就是两家人吃吃饭,但是要喊上较好的亲戚朋友过去缓场子的,也算是见证一下。

    亲事订下了,韩航跟林楚可就是未婚夫妻了。

    陈柔这才放心,毕竟这样就不会有人说长论短了,由着他们年轻人自己去了。

    只是这两人也着实是速度太快了,倒也不是速度太快,其实也是意外。

    大学才毕业林楚就怀孕了,陈柔跟韩国斌听到自家老大韩航打电话回来说的时候,都是愣住了。

    可真是一点当爷爷奶奶的准备都没有啊!

    但是意外就是来的如此的突然。

    孩子都有了,那肯定是要准备结婚了,双方都不想林楚挺着大肚子结婚啊,所以速度就给办了。

    先回来城里请了客,然后再过去京市那边也摆了一顿酒席,两个人结婚证一扯,就算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韩航继续往上读,林楚就休学一年出来了,孩子生完了才继续去念书的,两人都要继续读。

    孩子在京市那边养到六个月大,就送回来这边了。

    陈柔跟韩国斌还不到五十,就抱上大孙子了,家里雇了个保姆过来帮忙,也不用费多少力气。

    老大俩口子都忙嘛,他们当爷奶的帮忙带带孙子也没啥。

    韩国斌也很喜欢孙子啊,时常都开着轿车给带过去工厂那边,如今的工厂已经是发展起来了,在南下的货车去进家电回来的时候,总是会有许多的产品一块送到南方那边去。

    厂子是赚钱的,但其他各个铺面生意也是一样赚钱。

    老大俩口子继续读书,他们虽然没工作但是却有助学金,都用不上爹娘供,自己就能生活得不错。

    不过陈柔跟韩国斌每年还是会给一次性打几千块钱过去,这是给他们俩口子的补贴,也是让不用把日子过得太紧巴的意思。

    虽然都结婚生孩子了,但都还在读书嘛,又不是在当浪荡子弟,父母有钱支持他们一些那是没什么不好的。

    老二韩舟读的是表演系,他运气比较好,去大学才两年,还在学校的时候,就被挑走去拍戏了。

    当大孙子韩俊上小学的时候,老二已经是有一定名气了,就是太忙了,过年都没空回来的。

    家里的房子早在老大订婚的时候就已经推了重建了,给建了一栋三层高的楼房。

    家里的小汽车也早早就买了,毕竟厂子都开了,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老板了,就买了。

    在她家起楼房后,隔壁陈公安跟马玉玲也起了,不过起了个差不多的。

    马玉玲没雇保姆帮忙干活,要洗三层楼可是把她后悔死了,早知道起个两层的好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等长辈们发现的时候,瑶瑶跟陈兵两人都已经牵手了。

    瑶瑶读的是师范,她现在就在城里高中当语文老师,陈兵是公务员,也是回城里。

    两人不知道怎么的,就处上了。

    但是大人们知道后很高兴啊,从小都是一块长大的,彼此知根知底,又有啥不好的?

    两人从公开到结婚,也不过半年时间。

    就是结婚这天晚上,瑶瑶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那一生都过得十分不幸,她对一切都不满意,嫌弃自己爹娘太穷,也特别爱斤斤计较,更喜欢算计人,但是算计到最后自己也落得一个家庭破碎的结局。

    她在梦里看到二妗子是个厉害的女人,任何人都别想从她手里讨到什么便宜,二舅也跟梦境里不大一样。

    虽然也有去当货车司机,不过后来是被迫下岗的,之后就跟二妗子守着杂货铺了,只是人看着没什么精神气,很少有笑的时候。

    没有城里最大的家电铺,也没有大厂子,就是个很普通的人。

    二妗子也很厉害,她姥爷姥姥一分钱都别想从她手里拿到,跟她家关系不好,跟三舅那边更不用说,差不多算是仇家了。

    她还在梦境里看到,她航哥舟哥还有橙子跟启帆他们也都没有这么高的学历还有机遇,都是早就南下打工去了,过得都不怎么样,都是比较潦倒。

    这个梦做得很长,瑶瑶早上起来还能在枕头边上看到自己眼泪的痕迹。

    陈兵就误会了,挺内疚的,说他昨晚上没个分寸,叫她受委屈了。

    瑶瑶轻捶了他一下。

    梦境里她嫁的不是陈兵,是另有其人,不过那样的婚姻真是太可怕了,还好那只是梦,不是现实。

    瑶瑶就把这个梦当趣事说给了她二妗子听。

    陈柔听了就只是笑笑,也让她好好经营自己生活,不用想那些有的没的。

    瑶瑶先嫁人的,韩橙就没那么快嫁人了。

    她一直到二十八岁的时候才谈了的,部队里的,老四韩启帆的战友。

    老四参军去了,大学还是读的军校,出来之后就直接进部队了,在那边混得很好,跟三虎他们哥几个不在一块,各自有了各自的发展,但是偶尔有空会聚聚。

    老四难得有空就去京市看他姐了,战友也是京市的,于是干脆就一块过来。

    这一过来见到人了,那可就不得了了,看到在医院上班的韩橙后就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老四刚开始不知道,等知道了可特别生气,他身手跟他战友差不多,但他战友哪里敢还手,硬是叫他揍了一顿!

    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泡我姐,尤其还比我姐小了两岁,羞不羞!

    但是人家不羞,不仅不羞,还硬是凭借痴情把他姐给追到手了,哄着他姐调到了军医院那边去。

    这婚一结,他就要喊人家姐夫了。

    不过看在给他生了个精致地跟洋娃娃似的外甥女份上,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老四就不那么快结婚了,这小子硬是拖到三十出头才结婚的,他结婚的时候,他二哥那个大明星都已经生孩子了,也是个千金,长得很卡哇伊的一个小姑娘。

    四个子女都各自有家庭后,陈柔跟韩国斌俩口子真的是放心了。

    他们也很公平,跟几个子女都说了,孩子要是想自己带就自己带,要是想送回老家来,那他们也会帮忙。

    不过就老大俩口子当初要上学没空带孩子,其他的都不用送回家来,都自己带。

    韩国斌跟陈柔其他东西没给,但是在京市那边一人给孩子们准备了一套婚房,不在同一个小区,但都是一样大的。

    在外边真的是少不了房子的,安文安武哥俩个也都各自在沪市那边买了房,也是在那边落脚了。

    陈四姐跟安大邦俩口子都在县城里,还有已经上高中,亭亭玉立的小麦芽。

    陈四姐说给他们买房了,那他们俩口子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以后咋过的自己过去,他们俩口子可不管了。

    陈柔的包子铺后来就不开了,租出去让别人去开了。

    宋晓玉原本还想过来租的,不过来晚了一步,她先租给她娘家侄子卖,但是她找过来的时候,合同都跟租客签订了,自然不可能再租给她。

    陈柔也没这方面意思,她不想跟宋晓玉有什么来往,而这些年来,宋晓玉也老了不少。

    生活其实是不差的,就是糟心事多。

    韩司跟韩博哥俩个现在很少回家。

    韩司的媳妇是山里走出来的大学生,是上大学后谈的对象,带回来家里看过后宋晓玉很不满意。

    自然就是嫌弃她的出身了。

    不过这姑娘自尊心也极强,直接跟韩司分了。

    但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奇妙的事,毕业出来后进了一个单位,两人彼此都没有再谈,所以就又在一块了。

    韩司又带回来,宋晓玉连个家门都不让进了,因为她想让儿子娶个城里的,而不是娶一个山沟里的,哪怕是大学生,可是大学生如今都不稀罕了,自己儿子也优秀也是大学生,还怕找不到好的么?

    这一次韩司可是生气了,韩司媳妇也生气,但是两人也是扯证了,因为怀孕了,不扯证不行。

    跟韩司是先上车后补票的,因为宋晓玉不答应,韩司结婚也没请客。

    在这边没请,不过去他媳妇家乡里摆了酒席。

    但因为前后被嫌弃了两回,韩司媳妇之后一步都不回来,她不回来,韩司虽然偶尔会坐车回,但也很少。

    宋晓玉没少抱怨。

    韩博也处了一个女朋友,倒是符合宋晓玉要求了,人家是省城本地的,家里条件也极为不错,宋晓玉自然就带上几分热情了。

    家里后边起了个两层的楼房,也是拿得出手的。

    不过等婚事办完了,宋晓玉可就要摆一摆当婆婆的谱了,哪里有儿媳妇睡到日晒三竿不起来给婆婆敬茶的道理?

    这边的风俗是结婚后要住满七天才能走的,但是韩博媳妇连三天都没住满,直接拉着行李箱走人了。

    韩博肯定就是追着去了,之后连年都不回来过。

    韩司一家也一样没回来,原本是热热闹闹的一个大年,但是家里却冷清地不行。

    宋晓玉那一年她都哭了。

    过去跟韩国丽哭,说她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让这么两个搅家精进门来!

    张江特别嫌弃,抱了孙子直接过来他二舅哥这边,大过年的也不嫌晦气!

    韩父韩母的晚年要说好也好,要说不好也不好。

    好是有保姆照顾,每个月还有一笔二房给的一笔零花钱,可以说是很叫人羡慕的一件事。

    但要说不好,那就是家里没个安生。

    宋晓玉婆婆的谱没摆上,那可没少骂儿媳妇,左邻右舍的,差不多都知道她家那点子事儿。

    韩父在后来还是有想要过来跟二房吃的,韩母是不愿意来的,但韩父想来。

    只是陈柔没答应,韩国斌也表示那边有保姆,住那边就挺好的,而且一直在那边住,过来这边住不是叫老三脸上无关么?

    韩母活到八十岁,韩父比她活得长了点,活到八十八,倒算是活得比较久的。

    二老都走了之后,保姆自然就撤了。

    韩司媳妇跟韩博媳妇那一年一起回来过年,彼此都是约好的,要不然都不想回来。

    这一回来才知道,原来保姆不是家里请的,是二房那边请过来照顾的。

    韩司媳妇跟韩博媳妇都一起做饭,手艺一般,被吃惯了保姆做的宋晓玉给嫌弃了一顿。

    韩司媳妇也就罢了,韩博媳妇在娘家时候连洗菜都没洗过,嫁过来后要干这要干那,跟韩博生活一起的时候,都是韩博干的这些事。

    回家之前答应韩博的,也愿意听他的洗手做羹,切菜时候还差点没切到手,最后还被嫌弃。

    韩司媳妇直接甩了筷子。

    脾气大到不行,宋晓玉可也是恼怒了。

    以至于回房就跟韩博吵了一架,叫韩博在家里也是成天拉着一张脸,初二时候就俩口子就走了。

    韩司俩口子也开车回娘家乡里去做客了。

    韩国林过来他二哥家里,他二哥家里一大家子,这一年除了韩舟这个大明星没回家过年外,其他人都回来了。

    十分热闹,家里小孙子孙女也跑来跑去,看得韩国林心里很不是滋味。

    晚饭也没有回家去吃,就留他二哥这边一块吃了。

    才大年初二呢,家里就剩下宋晓玉一个人了,宋晓玉自己吃饭吃得没滋没味。

    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还想让她去跟两个儿媳妇低头吗,那是不可能的事!

    她要强了一辈子,连公婆晚年都得看她脸色过日子,到头来还得被两个儿媳妇压一头?想什么呢!

    韩国林跟宋晓玉都在县城里过,两个儿子极少回来,但日子就那么过着。

    陈柔跟韩国斌的晚年就自在多了。

    韩国斌后来喜欢上了旅游,陈柔其实更喜欢安定的生活,她就喜欢扎根在县城里这样衣食无忧,上一世末世的生活虽然是上一世了,可她思想却根深蒂固。

    但是韩国斌喜欢,陈柔也就跟着一起了。

    陪着他把中国都给游了一遍,又跟着他一块出国去见识其他国家的风土人情。

    时不时也会去京市的四合院那边住上一阵,那边不出租了,要去之前就会让钟点工提前去打扫。

    过得特别轻松自在。

    孙子孙女们都会在他们爷奶的社交账号上看到爷奶分享的照片,越活越年轻说的就是他们爷爷奶奶。

    尤其是爷爷,还学了照相的技术,照出来的照片特别好看。

    有一次他们还听大伯家的大哥说,外国友人想搭上他们优雅美丽的奶奶,叫爷爷板着一张脸给赶跑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六十年代巧媳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六十年代巧媳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六十年代巧媳妇》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