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完、番外完结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进击的生活流(快穿) 217完、番外完结
    217、番外完结

    “办、办婚礼谁”幸福来得太快,卫戈一下反应不及。

    “你说是谁”青川看着前方,手却悄悄伸出去,小指头勾着小指头。

    卫戈强忍着侧身狠狠抱一下他的冲动,两人默默待在角落,手臂贴着手臂,用袖子掩盖着勾连着的手指。

    何家人开始打扫院子,客人们都请进了屋子,只有几个孩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孩子们嘴里吃着脆脆的花生糖,手里、荷包里都塞得满满的,在玩新郎新娘的游戏。

    “卫叔叔,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一个孩子指着卫戈叫起来。

    卫戈微微侧开脸,低咳了一声,“太热了。对,太热了。”

    卫戈这一天都没法忘记那个词,连晚上去小蝶夫家吃酒都神不守舍的。

    晚上回到家,他伸手抓住青川的手腕,青川正脱外套,一只手腕被抓住,回头看他,“怎么了”

    “你白天说的话是认真的吗”虽然他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似乎不再需要那种捆绑性质的仪式,但是婚礼想着青川郑重地承诺一生一世,卫戈光是想一想都觉得心跳在狂飙、身体在发烧。

    其实卫戈一直是很期待什么时候有个仪式的,但是青川是那种比较自由的,不喜欢被人捆绑的类型。所以卫戈就算是偶尔想起这件事,也都没有说出口过。

    青川把滑落一边的外套拉起,他伸出两只手捧住卫戈的脸,脸上是微微笑着的,烛光模糊温柔了他的眼睛,“我说,我们成亲吧因为,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卫戈心脏跳得厉害,几乎要跳出了胸膛,“要、要准备什么我知道最近港口有准备远航的帆船,或许可以带一些”

    “都不需要。”青川得手指点在卫戈的唇上,让他停住了声音和翻涌的激动之情,“什么都不需要,有两位新郎就够了。只是现在还不行,还得等两年。”

    卫戈特别失望,“为什么”

    “我还未成年啊,过两年满十八周岁了就可以。”

    卫戈才想到这个问题,“好,都听你的。”

    两个男人要成亲,对大多数人而言,最难过的是自己这一关。

    是不是已经做好了面对未来的流言蜚语的准备是不是可以抗住来自亲人和朋友的压力是不是确定了以后不会因为子嗣问题闹矛盾是不是无论何种情况都不会放弃是不是

    太多了,也太难了。

    青川是最强合金修筑的心脏,他对这一切都无所畏惧。孩子可以收养,找不到合适的那就不养了,他没有那种想要凭借生孩子让血脉流传万代的想法。亲人朋友的想法也不要紧,日子是自己在过,不是替别人过。

    “姑姑,等两年我考上举人,府里就举办婚礼吧,姑姑觉得,请帖发几份合适”青川突然问孙姑姑。

    孙姑姑本来正在整理账本,闻言抬起头,“您与卫少爷的么”

    青川点点头。

    “您养母可知道”

    “尚未告知。”

    “哦,那等爵爷考上举人再说吧。”孙姑姑说完再次低下头理账。

    “举人罢了,如探囊取物矣。”

    两年后,青川虚岁十九,他先是参加了本省学政巡回举行的科考,获得参加乡试的资格。然后那一年他参加了乡试,果然取中,成为举人。但次年春天的会试他便不准备去了,到了举人这里便好,于是回到乡间。

    之后,青川再一次出钱,在村里修了个学校技术学校。

    三郎在村里办的私塾收费并不高,但学生还是很少,不都是因为家贫上不起学,更多是认为读书这件事,性价比太低。上学的费用很高,但最后未必有产出,农民用这种角度去看待读书这件事,自然都觉得不合算。

    远的不说,就说大房的大郎何海生,读了十几年的书,家里用在他身上的钱不知道多少,但是现在如何呢他依旧是个童生,且除了读书别的都不会,下地也不会,没有兄弟帮衬可能得饿死。

    没错,现在何海生在青川的书局里干活。其实海生的数学天赋很不错,属于典型的理科生,语文上的咬文嚼字让他头大,数学上的各种运算却让他感觉像是回到家。

    外人不知道何海生的天赋点偏了,只知道他在青川的书局每个月能拿二两银子的工钱,就觉得是兄弟帮衬了。

    总之,在其他更多人看来,读书是性价比最低的出路,三郎这种点亮文科天赋的是少数,更多是学了十几年一事无成的。十几年啊,哪家有这么多钱去供养一个读书人十几年

    真有那么多钱,也不会在乎性价比这种事了。

    考虑到这些人的心态,青川就没有在村里办正常私塾。他另辟蹊径,办了一个技能职业学堂,邀请来的老师呢,都是已经年老赚不到多少钱的老师傅。

    一年十两银子的工资,加上最高百分之十的奖金,很少有老师傅可以抵挡住这种诱惑。

    青川请来三位老师傅,一位是木匠,一位是篾匠,还有一位是石匠,都是比较容易上手也比较容易谋生的职业。其他诸如烧陶师傅、烧砖师傅等等,他们手里拿着材料配比的秘方就能衣食无忧,也不会为十两银子把方子给出去。

    至于房子,他现修了一个,有大院子,方便他们实地教学。

    这个学校才成立,对外只招收三十名学生,要七岁以上十六岁以下的少年郎,每个老师带十个学生。学费全免,但是材料费自己给,饭菜不包。

    老师傅只负责教到可以出师工作挣钱的水平,想要再深入学习可以单独拜师学艺。正常出师的学生,出师后不需要给师傅孝敬,但是要尊重师傅。另外师傅也不能无故辱骂殴打学生,相互尊重。

    什么免费学手艺真的不要钱还不必去师傅家里当长工受累

    村里人一听到这件事就心动了,加上名额有限,青川还不限制报名者的户籍所在,一下就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去何二家里串门了,攀交情、说过往、论亲戚,什么招数都来,就为一个名额。

    “他婶,我们石头你可是看着长大的,他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您最清楚不过了。那是老实、勤快、肯干活,以后我就让他来您这儿干活,您看看,手脚勤快嘞。”

    这来的不是一个两个,个个都是乡亲,何二夫妇哪里敢应,没有两日就坚决闭门不出了。

    到报名那一日,足足来了百多号人,剔除往日风评就不好的混混,还有那些十分懒的孩子,以及一些年纪太小的和太大的,剩下还有将近七十人。

    青川瞧着他们眼里满是渴望和热切,回头和三位师傅商量了一下,每人年薪涨二两,一人带二十号左右学生。

    老师傅们一想,带十个是带,带二十个也是带,这些孩子看着也不像是不懂事的,便点点头。

    如此,剩下这七十来学生就全部入学了。

    同年,卫戈也凑了热闹,他办了一个女子技术学堂。

    女子学堂也有三位退休状态的女性老师傅。一个会织布做衣,还懂一点基础的绣花。一个是手受了重伤的厨娘,原是大户人家的厨娘,有一手让人称道的厨艺。还有一个是医女,专职幼儿和妇人之疾,是卫戈花了大价钱请来的。

    不过女子技术学堂和男子技术学堂还不一样,学生们三个课都得学,分三班轮流来,早上两门,下午一门。

    希望女儿学好各种本事,以后嫁个好人家的家长们都心动了。如今选媳妇不就是这些吗善女红,能织布做衣,有一手不错的厨活,能照顾好孩子,这就很好了。

    最后女子技术学堂同样招收了七十多号人。

    报名那一天特别热闹,妇人都拉着自己女儿,“姑娘,听婆婆们的话,这几个婆婆是有本事的女子,你要学到她们一半本事,咱家家徒四壁你也不愁嫁了。婆婆让你做啥你做啥,你要是不学好,回来我和你爹打断你的腿”

    她们又对几个老师傅说,“师傅,您不要心软,随便使唤,乡下孩子皮糙肉厚打两顿没事。这片地儿谁不知道您们是女子里的大丈夫,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孩子交给您,我们是一万个放心。如果有淘气的,您用扫帚抽,我们要有一句不好,那就是臭王八”

    几个老师傅何时见过这阵仗,都往后退去,把总负责人姜贝妮推出来。

    但姜贝妮也没遇过这个情况啊,她的心也悬。你说当时怎么就跟疯魔了一样被卫少爷给说动了呢什么半个娘,什么没有人看顾很可怜她现在才可怜。

    “所有学堂的姑娘,入了学,就得守规矩。要勤快、懂事。”姜贝妮大声地说,“不守规矩的我们不要。而且”她抛出一颗红枣,“要是学得好,到年底的时候,给最好的那几个学生发东西,发米粮,发肉”

    姜贝妮特别实在,大家就爱她的实在

    “这怎么好意思呢”一个姑娘的娘不好意思地说,“我们闺女两手空空过来,你们心善,已经不收学习费用,怎么还好意思拿你们的东西”

    按外面学徒工的规矩,拜师要送学费,学徒工在师父家就像是免费长工,还是任劳任怨那种,出了师要给师父免费做三年活,这样别人才愿意将吃饭的手艺传授给你。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知道,女孩子们不容易,嫁了人,手里拽着个能拿出手的技术,日子好过。咱们这,也是小光他两个年轻人想要回报咱们乡亲,才赔钱办起来。希望啊,咱们几个村出去的男孩子能有养家糊口的手艺,女孩子能嫁得好,他们都能过得好,让人夸有本事。”

    姜贝妮说得十分动容,“其实,你们能把孩子送来,就很好啦。刚开始说要办个女孩子的学堂,外头说的难听话我也不是没听到。不过你们放心,这里啊,都是女人,还有人看守院子,咱们不怕那些人犬吠。”

    这话说得,在场的女人都有些动容。可不是嘛,世道对女子不公平,咱们要是不抱成团,不是给人欺负得更狠了吗

    “她婶啊,你的心,我们懂了。以后要有一个说咱们学堂不好的,我拿唾沫喷死他。”

    “对我们拿话怼死他。”“我还要把他们的糗事都说出来,让大伙儿听听,看看是谁不好。”

    在场的女人们纷纷响应,远处男士在这种群情涌动的时候一个个缩成了鹌鹑,这会儿还是安静如木。

    青川说要和卫戈办婚礼,这事儿已经和何二夫妇说过了,所以卫戈才好意思开口说半个娘。不但何二已经知道了,连老屋里的亲戚们和姜家也都知道了。

    都这么多年了,两个人不离不弃,傻子都看明白了。就是没想到这两人还想着光明正大成个亲。要不是因为一个有权,一个有钱,上头也没有正经的父母压着,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们。

    但既然这两人有钱有权,还不受压制,除了默认,还能如何

    这不,何老汉七十岁生辰,请了青川,就把卫戈一块儿请了。

    又是两日,到了何老汉七十大寿的时候。

    何二一家都打扮得格外齐整,姜贝妮没给自己做新衣,她和何二穿得都是去年的衣服,却浆洗得很干净。三郎和三郎媳妇则都是穿着新衣,玉姐儿一身浅红色,玉姐儿的弟弟被青川抱在怀里,他们身边还站着一个一直微笑地看着青川的卫戈。

    在一块儿都多少年了还没看腻么

    三郎夫妻两个的感情就很好,还相互写信呢。但是和青川这两人比起来吧,还是脸皮不够厚,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眉来眼去情意绵绵。

    他们一大家子往老屋走,路上的村民纷纷的和他们打招呼,把何二夫妇夸了又夸,说他两个日子幸福,人也年轻,看起来比以前还嫩。

    两人都只当客气话,没有当真,却不知村民说得真心实意。

    姜贝妮把头发盘成一个弧形发髻,戴着一根带红玛瑙珠子的银簪和何二送的牛角簪,耳朵上挂着花形银坠子,手上还戴着虾须银镯子,脸蛋饱满肤色亮堂。因为两三年没怎么下地干活,连手伸出来都比同龄妇人白几个度。

    她抱着小孙子在路上走,一路遇上的那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妇人简直比她老了十多岁。

    等他们一家八口走后,几个坐田埂上闲聊的女人立刻如鸭子一样的议论起来。

    “小爵爷和那个卫少爷是真的了你瞧,上何老汉那边吃酒都是一道去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事。”

    “这还能不真听说过些时候都要办亲事了。欸你说,他两谁娶谁嫁啊”

    “肯定是小爵爷娶啊,卫少爷不是个外族人么,也就是有点钱,还能让咱们一个爵爷嫁了”

    “人家那是有一点钱你没听说吗那县城里一条街都给他买下了。”

    “谁娶都行啊,人家也不愁吃不愁穿。也就是他两个都不想要姑娘,否则啊,不知道多少人上赶着做妾给生孩子呢。别人家的孩子都跟鸡仔一样不值钱,要是他们两的孩子,那可值老钱咯。”

    “羡慕你家不是有个漂亮外甥女么,怎么不”

    “呸呸,这话可不好乱说。上次不是有个人想把女儿送小爵爷么,结果连门口都没进去就被丢出来,转头那卫少爷就把他工作那酒楼买下来,把他辞退了你说这有钱人吃个醋怎么也这么厉害”

    后头老娘客的闲谈青川等人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老屋。

    农村的祝寿酒一般摆在傍晚,这样就不会耽误工作时间。但是客人若是上午就到了,中午也会年糕汤圆之类的可以饱腹的东西。

    何二一家是来的比较晚的,他们到的时候院子里的大圆桌已经摆上,几个妯娌和她们儿媳妇都在忙着洗菜,何大和何四则是招呼客人。何二和姜贝妮就过去帮忙了。

    老爷子做寿的钱是三个儿子出的,女儿一般需要做件新衣做寿礼。农村人只在整岁做寿,从六十岁开始,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因此一辈子也就那么两三次,少有做子女的在这上面吝啬。孙辈的自己带着寿礼过来就行,讲究些还可以加一包红纸包着的铜钱,家里经济不允许就按规矩备寿礼。

    何老汉三个儿子过得都还不错,因此拿来做寿宴的食材也是非常丰盛,一整只的羊,半扇猪,五只鸡,三只野兔今天客人不少,除了本家人,还有亲戚朋友。

    因为人员比较多,所以东借西凑了五张大圆桌,每张桌子可以挤下十几号人。桌子一长列排开,在村里算是有规模的了,因此还吸引了好些刻意路过的村民。

    这种规模恰恰说明了家族的庞大和子孙的孝顺,没有哪个上了岁数的老人不盼望着这样的寿宴的。

    何老汉所在主屋是最大的一间屋子,大门敞开着,进门就看到了一桌子的瓜果零食,几个孩子在里面,一边拼命往嘴巴里塞东西一边欢声叫喊着。何老汉夫妇两听着孩子们的童言童语,笑得很开心,大概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这样的场景吧。

    “三郎和小光来啦进来坐吧。”何老汉看到他们过来,很客气地招呼了一声,让他们坐到一边长凳上去。

    房间两边都有长凳,坐着几个孩子,何老汉抱着一个虎头虎脑很精神的小孩儿,那是何海生的大儿子,也是第一个重孙子,老两口的心头肉。

    三郎媳妇拿上他们的寿礼一顶黑色锦缎的帽子,米粉蒸的八角形的寿糕,还有一包六十个铜钱的红纸包。按村里的传统,孙辈要准备的寿礼就是一个寿糕和一个身上用的小物件,鞋子、腰带、帽子什么的。

    青川这边送的也是一样,一件缎面的外套,同样的寿糕,和两百个铜钱。比别人略好一些,但也没有超过太多。

    他们坐了没一会儿,其他客人陆陆续续也到了,何小蝶也带着夫婿和孩子来了。除了那么三四个,基本上一个早上客人就聚集齐了。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一个个都是笑容灿烂。也是,正是农闲的时候,早点来还能蹭一顿中饭呢。

    等中午吃了东西,除了做酒席的厨师得准备傍晚的盛宴,其他人就各自散开,找人闲聊。

    姜贝妮和几个妯娌、外嫁的小姑子坐在一起,她怀里抱着小孙子,坐在角落闲聊着。青川三郎几个被准备走科举路线的亲戚拉走了,三郎媳妇也有年轻媳妇群。

    “二嫂,那事儿是真的我听说咱们小光要和那个外族人成亲”小姑子靠近了姜贝妮,一副震惊到了失色的表情。

    何大媳妇轻嗤了一声,“真的,假的,和田家没什么关系吧”何大媳妇和小姑子有矛盾,婆婆人脾气还算不错,加上是继室也不会那么管长子的事,但是这个小姑子就很烦了。

    小姑子嫁的人家姓田,是普通农户。她和姜贝妮的关系也不咋地,然而青川成为爵爷回来的时候,她却挺厚脸皮的来找姜贝妮说亲事,想要亲上加亲。可惜,姜贝妮说自己管不了这事,她便又把女儿送来住,可惜在这儿住了两个月也没见着青川的面儿。

    一开始,这小姑子疑心姜贝妮是准备把青川留给自己女儿,说了一通难听话,被她亲娘撵回去了。后来青川和卫戈成双入对,她又来了,真以为自己是亲姑姑了

    哪怕亲姑姑,这还有亲娘呢,有她什么事结果没有几句话,又被她亲娘撵回去了。之后想要安排人进青川的工坊和卫戈的商铺,两人一概不搭理,甚至连姑姑都不喊,完全当是陌生人。

    这会儿小姑子居然又提起这件事,脸皮怎么那么厚

    姜贝妮本来对卫戈也就是如此,但是这会儿小姑子一说,她突然觉得找卫戈也挺好的,至少没有这种糟心娘家。

    “是啊,这不是请帖都发出去了么怎么小姑子你没收到么哎哟”姜贝妮假意拍自己的脑门,“瞧我这记性,小光说啊,低调一些,自家人来就行了。”

    被剔除出自家人的小姑子脸色一变,刚要说话,那边何大媳妇截了话茬。

    “说起来,那请帖上的字还是用金粉描的呢。我得个乖乖,光是这请帖上的金子就得多少啊上头的字啊,真是特别好看。听说卫少爷要请县城酒楼的大厨来做餐山珍海味管够呢,那我可有口福了。”何大媳妇就跟看不到小姑子一样,和姜贝妮讨论婚礼的事儿了。

    几个妯娌你一言我一语,没一会儿就把小姑子气走了,看她离开的方向,应该是向她老娘抱怨去了。哦,那就没事了。果然,也就是一会儿,小姑子又被她亲娘嫌弃碍事儿了,差点没把人气哭。

    “过一个月小光的大婚,大家都记得早点儿过来。”姜贝妮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觉得很难为情,两个男人成亲,前所未有之事。但这么些日子适应下来,她已经能十分自然的去邀请别人了。

    “一定一定,为这个我还专门做了一身新衣服呢,还能不专门穿出去让你们瞧瞧”何大媳妇笑着应道。

    何四媳妇也腼腆地点点头,“欸。”

    到了选定的吉日,天公作美,是个大晴天,也不是十分冷,也不是十分热,太阳下风都是暖和的。亲友就在这暖风的吹拂下到了宋府,孙姑姑难得穿得十分喜庆,一袭枣红色的袍子,带着金玉首饰,丫鬟小厮也都打扮得十分齐整,很有派头。

    青川两人邀请的人不太多,除了何家和姜家就没别人了。两个男人成亲,多少人看不惯啊那些人就算邀请他们白吃白喝一顿,回头人家该阴阳怪气的还是会阴阳怪气,没什么必要。

    因为是不分尊卑的同性婚礼,往前也找不到前例可以照着学,最后就保留了最关键的拜堂,其他都简化修改过。

    所以他们的婚礼和男女婚礼不一样,两人一个走左边的小道一个走右边的小道,在堂屋那边汇集,敬天地、父母,再互敬,入洞房,大致就是这个流程。

    一开始青川是准备让何二夫妻两个坐上面,他不太在乎血缘的事,但何二夫妻却拒绝了,所以父母位上就是两个牌位。

    大礼之后是吃酒,两位新人要招待客人。但因为只有自家亲戚,说是吃酒,倒更像是找个借口一群人聚个会,吃吃喝喝热闹热闹。

    至于最后的闹洞房就算有人想闹,那也是绝对闹不起来的。

    亲友来的不算晚,两个新人更早,都已经穿戴整齐。他们穿的是一个类型的衣服,红色刺绣的锦袍,挂着二三腰饰,头发全部扎在头顶,束以玉冠,剑眉修目,十分风流。

    往日两人都不太注意穿着,如今正正经经打扮起来,竟不似人间男子。大家恍惚明白了,为何有人称俊美男女为玉人,这二人真如美玉雕琢一般,眼波流转,简直要把人的魂儿都勾走了,浑身散发着让人无法直视的魅力。

    别说年轻男女,就算是上了年纪的人,都忍不住脸红起来。

    “都说女孩子成亲那天都特别美,看来男人也一样啊,和平日全不一样,特别特别好看。”姜贝妮憋了半天憋出好看两字。

    “好看不好看,得看人吧”何二回忆了一下何家其他男人结婚时候的样子,虽然比平日要干净一些,但也没比平日好看多少。

    正说着话,一个丫鬟过来,说请他们去堂屋观礼,原来快到吉时。何二等人就去了堂屋,中间留出一条路,他们按着亲缘的顺序一个个站好。

    这婚礼本就不合世俗礼仪,所以也不按照世俗礼仪来,幸好有丫鬟小厮引着宾客,不然他们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等宾客站定,鼓乐奏起,众人就看到青川从左边来,卫戈从右边来,一样的打扮,差不多的高矮,眉目含情。明明是不一样的脸,居然看出几分相似来。

    两人行至中间位置,一秒不差的同时停住脚步,相视一笑,接着便是并肩而行,一直到大堂之中。

    亲友分作两边,左边是孙姑姑在主持,右边是猫妖前辈化身的管家在主持,礼赞者大声道“新人见礼,一拜天地。”

    两人齐齐转身朝外一拜。

    “二拜高堂。”

    两人又对着空无一人的牌位一拜。

    “新人对拜。”

    青川和卫戈面对着面,眼前的人,每一缕头发都是他们所熟悉的,但今天仿佛格外的不一样,连青川这样极少情绪波动的人,都忍不住生出许许多多的柔情来。

    他想起刚被系统坑来的时候,卫戈还不是卫戈,到了第二个世界,他却收养了他,之后又有许多事情青川不太信任婚姻,婚姻像是一种毫无威慑力的捆绑和束缚,它既阻止不了爱情的破灭,也保护不了任何人的利益。

    所以他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为了谁心甘情愿披上这一层情感的枷锁。

    如他和系统说的,若不能确定自己非这个人不可,他绝不会走入婚姻。未来的时间那么长,多情且善变的他真的可以守住一份承诺吗若是注定未来一日要分离,开始何必在一起

    在感情上,他是个悲观主义者。

    就算之后答应了和卫戈交往,也一直有一只脚在外面,一旦让他觉得不适,转身就会离开。他就是这般任性又自我,从不肯为谁停留,直到现在

    因为是你,我愿意一试。

    青川直视卫戈的双眼,双手相合,缓缓下拜。

    “礼成”

    伴随着礼赞者最后一句,卫戈的眼睛慢慢弯成了月牙儿,那笑意感染到了青川,和他内心深处涌动的某种温暖情感交汇在一起。

    青川也傻傻笑起来,他从来没有笑得这么傻气过,既不帅气,也不酷炫。

    啊,一对幸福的傻子。

    本章共7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7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647377658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进击的生活流(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进击的生活流(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进击的生活流(快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