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到底是谁?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嗣子荣华路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到底是谁?
    “在下仰慕杜大人已久,今日得见,乃是三生有幸!”男子略带沙哑的声音,像是刮过杜尘澜的肺腑。

    杜尘澜此刻心中正在翻江倒海,他愣了片刻,望向对方带笑的眼眸,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心中的疑问。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杜尘澜拢在袖中的手微微颤抖,不可能有如此相像之人,不可能再有。

    “杜大人?”曲容翰疑惑地喊了一声。

    杜尘澜闻声立刻回过神来,“哦!先生过誉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曲容翰一眼,发现曲容翰正用疑惑的眼神看他,他不禁有些迷茫。

    “请坐!这茶是我在山中采摘的野茶,不是名贵之物,但只需饮上一口,便觉唇齿留香,过后回味中带着几分甘甜,绝无一丝苦涩!”

    易云先生给杜尘澜热了茶碗,只是简单的细白瓷,不是名贵的茶具。

    杜尘澜看着易云先生慢条斯理地做着斟茶的动作,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为什么?为什么易云先生和曲容翰如此平静?

    “杜大人请用!”易云先生虽只着了料子普通的灰色长袍,但举手投足之间,尽是清雅绝尘,颇有几分魏晋风流之士的姿态。

    杜尘澜见着对方将茶碗递到了自己面前,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接了过来。

    “杜大人小心烫!”易云先生笑得十分和煦,瞧着性子不错,没有半点文人的孤傲。

    杜尘澜回过神来,不得不将心底的疑惑暂时压下。不管目前的情况是多么诡异,他都不能乱了方寸。

    他微微一笑,“多谢!”

    接着,将茶碗凑到了嘴边,先闻了闻,而后轻轻抿了一口。一股甘甜涌入喉中,竟让杜尘澜觉得神清气爽起来。

    他微微一怔,今日的感觉为何总是这般奇怪?

    “果然是好茶!”杜尘澜将茶碗中的茶饮尽之后,才将茶碗放回桌上。

    “杜大人若是喜欢,我这里还有一包,给杜大人带回去尝尝!”易云先生姿态风流,然而这声音却像是锯子锯铜铁般,刺耳地让人难受。

    杜尘澜敏锐地察觉到,这位的喉咙怕是受过伤,损了原先的声道。

    “那便多谢!”杜尘澜连忙拱手,以示感谢。

    “不知易云先生是哪里人士?”杜尘澜觉得与其等对方解惑,倒不如主动出击。

    “津南省岭兰府人士!”易云先生笑着回道。

    杜尘澜顿时心中一震,将才易云先生似乎顿了顿,硬生生改为了现在的津南省。

    他仔细回忆着刚才易云先生的话,觉得自己应该没听错,他顿时望向易云先生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不错!易云先生便是岭兰府人士,在江南一带十分有名,乃是南地的大儒。不过先生喜欢游学,这不?前不久才来了咱们京城。”曲容翰见气氛有些怪异,不禁插嘴了两句,缓和一下气氛。

    “津南省?津南省是个人杰地灵的宝地,学子多如过江之鲫,文风盛行,先生能在众学子中脱颖而出,想必定有大才。”杜尘澜一脸的赞叹,语气也比之前热情了不少。

    “大人可是谬赞了,江南确实文风盛行,有才之士多不胜数,我在江南也不过无名之璞罢了!此番来京城,承蒙曲府照顾,感激不尽!”说着,易云先生便朝着曲容翰拱了拱手。

    “先生这是做什么?您是家父好友,晚辈不过是略尽地主之谊。您这般,让晚辈着实汗颜。”曲容翰立刻摆了摆手,说道。

    杜尘澜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互相谦让,不禁拿起手边的茶碗轻轻喝了一口。

    “此事咱们暂且不提!”易云先生笑着摇了摇头,接着看向了默不作声的杜尘澜。

    “之前曾听过杜大人的名号,便想请曲二公子引荐一番。此番冒昧将杜大人请来,还请杜大人见谅!”

    “本官向来喜欢以文会友,崇尚高雅之士,必不会错过此次赴约。”杜尘澜将茶碗放下,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他看着对方与自己酷似的脸颊,直直望进了对方的眼底。

    对方的眼中带着笑意,还带着一些莫名的情绪。杜尘澜分辨不出,他第一次读不出对方眼中的情绪。像是一潭死水,又似乎带着几分希冀。

    最重要的是,他看着眼前这张与自己有六七分相似的脸,心中一直不能平静。正因为如此,他此刻脑海中有些凝固。

    “大人可会弹琴?”易云先生突然站起身,朝着琴室走去。

    杜尘澜跟着起身,“略懂皮毛!”

    “这架琴名为扶珠,扶珠室的由来,便是因为它。”易云先生摸着七弦琴身,眼中闪过一丝怀念。

    杜尘澜走进琴室,将目光放在了古琴上。琴身应该楠木所制,楠木外上了一层鹿角霜和生漆调和而成的鹿角灰。许是有了些年头,琴面能看得出岁月的沉淀。

    蚕丝拧成的琴弦,让杜尘澜有波动的欲望。他顿时觉得奇怪,难道是自己许久不曾弹琴了?

    读书人,在书院中习得君子六艺,杜尘澜从不曾马虎过。

    “扶珠?”杜尘澜轻声呢喃道。

    “这架古琴是前朝一位将军夫人之物,此女名为扶珠。前朝文风鼎盛时期,也出了几名才女,扶珠便是其中一位。她的夫君乃是一名骁勇善战的将军,却不想在她生辰当日,战死沙场。从那日起,扶珠便披上盔甲,替夫从军,为的是报仇雪恨。这架古琴是将军赠与扶珠之物,扶珠追随夫君战死之前,一直将古琴带在身边。”

    杜尘澜抽了抽嘴角,这样动人的故事,被对方以平铺直述,毫无感情的语气叙述出来,很难让人感受到扶珠与夫君之间矢志不渝的爱情。尤其对方还是个破锣嗓子,就更难让人感动了。

    “扶珠原来也是一位奇女子,他们没有后人吗?”曲容翰也来到了琴室,他其实也不知这扶珠室名字的由来。

    这架古琴,从扶风楼建造之初,就在此地。

    “自然是有的!”易云先生抚摸着琴身,情绪比之前低落了不少。

    “扶珠虽不是什么古代名器,但却有它的独到之处。顾大人,不若弹奏一曲?”易云先生突然岔开话题,收回了手,朝着杜尘澜问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网址: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嗣子荣华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嗣子荣华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嗣子荣华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