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盘账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嗣子荣华路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盘账
    杜尘澜将手中的考卷拆开弥封,一共是三张卷子,第一张是帖经和墨义两大类掺杂在一起,占了一整整一张纸,第二张便是两道策问和一道时文。

    第三张则是策论一题,再加一道律法题。杜尘澜看了一眼律法题,不难!只要熟读律法之人便能应答,而律法则是晨鹭书院的一门学科。

    将内附的五张草稿纸放置一旁,杜尘澜先开始磨墨。帖经和墨义只要熟读四书五经、领会其意就成。杜尘澜都快对这些书籍倒背如流了,这些自然难不倒他。

    杜尘澜小心翼翼地磨着墨,还将卷子都挪到了一旁,就怕被墨汁沾染上。

    手指按压住墨锭,感觉到捏着墨锭转圈时,接触砚台并没有一丝阻碍,十分顺畅。这墨锭是父亲托人从京城带来的,正宗的云墨。

    仔细观察了一番墨汁的浓淡,觉得差不多了,杜尘澜才有条不紊地看起了考题。

    这是他的习惯,他喜欢将所有考题都想先看一遍。随后将难易分列开来,再计算在每道题上应该怎么合理分配时间。

    有些学子一拿到手便开始做题,然而却在某一道题上浪费了太多时间,导致之后的考题来不及做,这都是常有的事儿。

    只有在做到将开题都过目一遍,心中有了大致思路,杜尘澜才会下笔。

    岁考并不在平时的监舍内,这间屋子极大,可容纳五十多人。但这屋子左右两面都是扇门,前头监考的讲书和监院坐在上首,比考生们高出不少。因此,想要作弊根本就不可能。

    温昌盛将所有考生的动作和神情尽收眼底,才刚开始考,前面的题目应该并不难,难的是后头的策论和时文。看着大家奋笔疾书,温昌盛眼中闪过欣慰之色。

    晨鹭书院的学子说是千挑万选也不为过,那些个下场科考的学子,可都是参差不齐,第一轮县试就有许多人上不了榜。

    温昌盛将目光划过杜尘澜,脸色为之一沉。世子爷说不必再拉拢杜尘澜,只将杜尘澜在书院之事事无巨细地告诉他。

    一看到杜尘澜,温昌盛便想起自己这两年来被对方当成了猴子一般戏耍,就觉得气愤难当。

    此子软硬不吃,且还总在他以为鱼儿要上钩之时,再一次快速逃开。一直这么若即若离,给了他快要成功的错觉。

    原本是他钓鱼,却不想反被鱼咬了钩溜了竿。等回来他回过味儿来,打算给对方一个痛击之时,却不想对方竟然搭上了世子爷。

    他终于彻底醒悟,杜尘澜这是看不上他,人家的眼光高着呢!这不就是攀了高枝儿了?可见手段厉害得很,是他小瞧了对方。

    只是如今看世子爷对杜尘澜如此看重,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算是便宜杜尘澜了。且他不但不能与之交恶,还得保持着对对方的亲近。

    世子爷说过,此子得罪不得,日后入了朝堂,不是自己能得罪得起的。

    撇过头,不想再看杜尘澜。他又将目光投向了正皱眉思索的杜海州。杜海州若是没有监生名额,明年也是要离开晨鹭书院的,毕竟五年到了。

    孔德政站在门外,看着坐在第二排的小小少年。从这里望过去,便能看见对方秀美莹润的侧脸。

    他不由得心思飘飞了出去,想起那身着枣红色斗篷,在雪地里给他捏雪团子的小小身影。血红的梅花,枣红色的斗篷,被素白冷清的积雪映衬着,天地间终于有了泼画点墨般的色彩。

    孔德政忍不住闭紧了双眼,那红色仿佛灼痛了他的双眼。他脚下有些踉跄,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杜尘澜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将前头的帖经和墨义都完成了,他算了算,还有约两个时辰的模样。

    他放下笔,等着考卷上的墨迹干透,再将其收起来。顺手将笔放下,他捏了捏手指和手臂,活动了一下手腕。

    他一动,上头正盯着考生的温昌盛和林讲书都看了过来。杜尘澜连忙收敛了一些,免得被人误认为是作弊。无法,第一年有人质疑他的成绩,他只能每次月考和季考都哞足了劲儿,来证明自己。

    晨鹭书院的规矩这些人怎可能不明白?不过看不惯他一个刚入书院的学生屡屡出风头而已。

    杜尘澜索性蝉联了十个月的月考和季考榜首,流言蜚语才渐渐少了。之后他便调了许多,即便偶尔考了第二,书院中的同窗也都认为是他谦虚,反正他的实力有目共睹。

    “老爷!最近一年内,府上竟然在外院支取了这么多银子?”

    本是年底了,闵氏看着大老爷正在盘算着账本,她也凑了上去瞧瞧。

    闵氏是商贾出身,再者闵氏好歹还是闵家的嫡女,陪嫁过来的嫁妆一直是她自己在打理,对账本她自然是熟悉的。

    只是拿过一本随意翻了一翻,只见外院账上的钱每个月都有大笔的支出。

    她再将另外几本账本拿了过来,快速翻阅了一遍。这些支出从一开始的几千两,到后头的万两,都是一笔笔惊人的数字。

    “这都是老爷子支取的?”闵氏看着下方的印章,这确实是公爹的私章没错。

    “嗯!你个妇道人家还管起外院的事儿了?外院一直是由我和父亲把持的,小心有人说你手伸得长。”

    杜淳钧的脸色也有些发沉,他说完后,便盯着手中的账本思忖了起来。

    外头生意的账簿虽说每次都要捧了来给父亲过目,但从生意账簿上的盈利很多都是走的外院公账。毕竟还未分家,得按照公中分配。

    “公爹平日里也用不着这么多银子,若是买卖上要用,那为何没有你的印章?”闵氏翻开账本,越看越心惊。

    她刚才这么一看,粗略算了算,这样不明的账目加起来能有近三万两。

    杜氏一年才赚多少银子?一年的纯利也不过才六七千两。而真正能流动的不过是其中一半,其他的都要投入到买卖中去。

    那三万两可是四五年的纯利了,今年的纯利不够,竟然还从外账划出银子,给了外院。

    闵氏顿时懵了,这么大一笔银子,上头竟然也没记个由头?

    若是有大笔银子的支出,杜氏规定,老爷子和杜淳钧二人的盖章才有效。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嗣子荣华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嗣子荣华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嗣子荣华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