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做豆干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嗣子荣华路正文 第八十四章 做豆干
    嗣子荣华路

    杜尘澜摇了摇头,他不明白,择优而取,才能给杜氏带来更大的利益。杜高鹤为何一定要执着于他的出身,不管他是否是杜氏血脉,他的名字都已经记在了杜氏的族谱上,难道还能有二心不成?

    古代宗族观念如此强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撇不开杜氏,更无法摆脱杜氏,为何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

    然而杜尘澜想不通的原因,却并非杜高鹤纠结所在。他没有原主的记忆,自然更理不清这其中因由。

    杜尘澜不慌不忙地赶去私塾,若不是下学后要去吴师兄家,他今儿都不想去私塾。反正去了也不过是练练大字,鞠柏鸣已经彻底不管他了。

    “学生见过夫子!”杜尘澜站在书舍门前,向站在前头正口若悬河的鞠柏鸣行了礼。

    鞠柏鸣好半晌才瞥了一眼杜尘澜,板着脸训道:“除非大病不起,进学岂可三心二意?咱们读书人最重要的便是学习,要分清主次,进来吧!”

    “夫子教训得是,学生定铭刻于心!”杜尘澜立即郑重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十分乖巧。

    哪一日鞠柏鸣不借题发挥来找茬,他都觉得奇怪。

    “嗯!”鞠柏鸣脸色稍缓,此子奸猾得很,不过好歹还装得了谦逊。

    一日的进学时光依旧在磨墨和抄写中度过,杜尘澜不但完成了鞠柏鸣布置的任务,还完成了剩下的祖训。

    反正这些同窗不但不与他交谈,走路都要绕开他,就怕被人认为与他交好,他倒也乐得自在。私下里偷偷抄祖训,也不会被打扰。

    金乌西沉,晚霞映射千里。今日鞠柏鸣在无意间撇过他的大字之后,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布置课业。杜尘澜无奈一笑,估计是要改变策略了。或许从今日起,他回去之后也能有时间看书了。

    匆匆收拾了书箱,杜尘澜刚出私塾,便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吴秋香。

    “吴师兄!”杜尘澜小跑几步,脸上满是笑意。

    “你方师兄今日府上有来客,就先回去了。”吴秋香脸上也扬起了笑意,目光一转,忽然看见了跟在杜尘澜身后出来的闵楚华。

    闵楚华阴沉着脸,握紧了手中附庸风雅的折扇。他不甘地瞥了眼杜尘澜,又看了一眼吴秋香,冷哼一声,率先往自家的马车走去。

    杜尘澜自然也注意到了,他今儿散学之后,又被鞠柏鸣寻了由头训斥了几句,出私塾便晚了。闵楚华这会儿还没走,只怕是想寻他麻烦,特意等在私塾的。

    “你可要小心着些,我看他是盯上你了。此人霸道惯了,你上次这般下他面子,他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吴秋香看着闵楚华上了马车,便转身朝着杜尘澜叮嘱道。

    杜尘澜点了点头,“只要我还在私塾一日,便不可避免碰到此人。只有终日做贼的,哪有终日防贼的?防是防不住的。不过师兄别担心,我身边有洗月,他有把子力气,打架应是不惧的。”

    杜尘澜也是为了宽慰吴秋香,洗月只有一个人,若是闵楚华纠结了一帮护卫,他们哪里打得过?不过他好歹脑海中解锁了些招式,即便在力气上不能取胜,但用些巧劲儿,脱险还是大有希望的。

    “咱们马车上聊!”杜尘澜请吴秋香上了马车,今儿是必定要将豆干做出来的,他已经等不及要赚银子了。

    “今儿出门前,我娘就已经将黄豆给泡上了。你之前说了比例,咱们这会儿回去,他们只怕连豆子都磨好了!”吴秋香兴致勃勃,说起此事,满脸都是笑意。

    “就是辛苦伯父伯母了,等咱们回去将豆浆煮上,便开始做豆干!”杜尘澜也是笑意盈盈,压低了声音回道。

    “对了,师兄!不知做豆腐用的盐卤可寻到了吗?”杜尘澜突然想起盐卤一事,这可是做豆干最关键的物事,若是没有,那便做不成了。

    “自然寻到了,不是多难的事儿!即便没有,我爹也会做!你总是这般客气,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也是为了自家!”吴秋香摆了摆手,杜尘澜越客气,他就越觉得他们家占了杜尘澜便宜。

    两人怀揣着激动的心情回了吴家,等到了吴家院门口,杜尘澜便能让车夫将马车赶至街口,让其在街口等他。

    他做豆干的事自然不能叫府里知道的,不然老爷子又要旧事重提。

    杜尘澜看着吴母将煮好的豆浆用白色的粗麻布过滤,使豆浆和豆渣分离。他上前仔细看了看,这粗麻布织造得有些粗糙,并不细密,用来过滤是正好。

    “接下来是不是要放盐卤了?”吴父帮着吴母将一大桶豆浆抬了过去,一连串忙活下来,两人都有些累了。

    “可以放了,把卤水慢慢倒进去,还得不断地搅拌。放一点卤水就搅拌一会儿,直到放完。”杜尘澜绞尽脑汁,努力回忆做豆干的步骤,就怕自己有什么步骤给漏了。

    “哎!”吴母抽空应了一声,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豆浆,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娘,您可悠着点儿,买黄豆花了不少钱呢!”吴秋香有些紧张,他紧紧盯着老娘的动作,就怕出现什么闪失。

    吴父一掌拍在吴秋香的后脑勺上,“少说话,免得你娘分心!”

    吴秋香一抹后脑勺,委屈地撇了撇嘴,到底是没再开口了。

    杜尘澜抿嘴一笑,突然觉得这一幕的温馨有些熟悉。曾几何时,他似乎也经常经历这样的温馨时刻。

    甩了甩头,他不由想起了钱氏。他与钱氏,或许这辈子也不会有这样的相处模式吧?钱氏那刀子嘴豆腐心,常常是别扭的。

    “这一步非常重要,很考验耐心。伯母做事细致,定能成功的!”杜尘澜见吴母已经开始收尾,桶中也出现了细小的块状,这才开始鼓励道。

    “那是,其他的活计我或许做不成,不过这样简单的活儿我可不怵!”吴母听了杜尘澜的夸赞,笑得尤其开怀。

    杜尘澜倒是挺喜欢吴母的性子,浑身透着一股爽利劲儿,做事又十分细致。

    ——3——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嗣子荣华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嗣子荣华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嗣子荣华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