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0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系统之名器养成 分节阅读_40
    的取笑,那没心没肺的样子,让郁修墨觉得自己醋了这么久,胡思乱想了这么多都是白费的一样,nv生根本没将表哥放在心上,沮丧的将脸埋到她的x部,“我被她骗了那么久,是不是很像个傻子,你会不会有一天嫌弃我不如别人而不要我”

    如果男生没有边说边不停的把他的脸使劲的往她的rug0u里蹭,她一定会好心安慰几句的,而现在看看远处故作镇定的低头g活的园艺,她只想在他的狗脸上扇几巴掌,说实话,她已经忍了好久了

    大约快6点的时候,宁可随着郁修墨进了饭厅,看着大家都已经围着餐桌坐好了,就只差他们俩了,男生先带着她跟还是第一次见面的姑姑和姑父打过招呼后,就坐在了二哥的旁边,而宁可则悲催的坐在了谢雨霏和男生中间,旁边投注过来的怨毒的目光让她的心里很烦躁,但和男生换个位置她也不愿意,一方面怕做得太明显给他姑姑那边留下不好的印象,另一方面也不想让男生再和她有过多的纠缠。

    真当她怕了她吗宁可毫不胆怯的回瞪过去,却正好看到林家表哥刚换到她的旁边坐下,猝不及防的对上他了然的笑脸,感觉就像做坏事被家长当场抓包,宁可羞得赶紧移开了视线。

    而郁修墨刚好捕捉到了两人的互动,本来对表哥贴心的举动抱有感激之意的,现在看来真是觉得分外的碍眼。

    郁母无视一脸苦大仇深的谢雨霏,笑着对林湛说“你这哥哥做的挺到位的,刚才雨霏那孩子跑过来时,脸se苍白难看,我和你妈都吓了一大跳,肯定是从小墨他们那儿受了气,所以分开一点坐挺好的,不然雨霏那孩子脾气又倔,可能真要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舅母你这次是想错了,我可不是为了雨霏吃得香才这么做的,我是怕可可被雨霏欺负了,也不知怎么了,我今天第一次看到可可就特别的喜欢她,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是名花有主了,而且还是我那难得开窍的表弟,我都有种冲动想把她娶回家当祖宗供着了。”

    本应该是玩笑话却被他说的一本正经,在场的其他人脸se陡变,但看着他一副坦荡荡的样子,好似完全不知道他自己说了什么惊人的话语,郁家的长辈们又微微放下心,这种流里流气的话一向都是修杰的专属,林湛肯定是被他带坏了。而只有最了解自家儿子的林妈和林父心中打突,儿子这是认真的吧。

    林湛先环顾了一下众人的脸se后才慢悠悠的开了口,“我是在说笑啦,只是想看看小墨变脸而已,果然很有趣,看我的眼神像恨不得吃了我似的,难得一见啊”

    宁可被林湛的这一深水炸弹雷得不轻,而在经受长辈们的视线扫描时更是手足无措,等听到林湛的最后一句解释后心神才堪堪归位,这位也太恶趣味了吧,刚才都没看出来呢

    林湛看着身旁的nv生像刚摆脱了一个大麻烦似的,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微微眯了眯眼,心里一时间是五味俱全,看来他是不得不放弃了,下了决定之后心里有点难受但更多的是释然,感觉到某人的敌视,回望过去,视线掠过nv生正对上表弟黑成煤球的脸,不由的弯起了嘴角,得不到但凑凑热闹也是可以的

    随着众人脸se各异的不知在心里想些什么,饭厅一时诡异的沉默下来,最后还是nv佣上菜真正开饭了,气氛才慢慢热络起来,宁可觉得吃顿家宴都可以吃出像坐过山车的惊险感也真是绝了

    眼见天慢慢的黑下来,宁可才发觉自己换洗的衣服还没着落,来的时候那么匆忙根本没准备这些,而郁家又没有与她同龄的nv孩,怎么可能会有她可以穿的衣服,连谢雨霏也只是过来玩玩从来不留宿的,所以她现在是想将就一下都没得穿

    瞅了瞅还在神游中的罪魁祸首,宁可愤愤的拉低他的身t凑近一阵耳语,郁修墨好笑的看了一要抓狂的nv生,“没事,待会儿叫人买了送过来就可以了。”

    看着nv生回自己的院子后,郁修墨叫来nv管家,“徐妈,麻烦你让人替可可置办几套连衣裙,裙子不要深se的,最好是浅蓝se和浅绿se,裙摆的长度一定要能遮住膝盖。还有,也为她买几套夏季k装,注意一定不要紧身的,宽松休闲一点的就很好,至于鞋就照着搭配几双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所有的衣服不要太透也不要太露,肩膀和背是绝对不能露的,一点点都不行。”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小心眼和独占yu加以掩饰,这坦荡的模样让徐妈顿时觉得她从小看到大的少爷真的是陌生的可怕。

    男生其实也不想nv生穿凉鞋的,一想到她粉neng珠光的脚趾、jg致x感的脚踝全都要露在外面,而且还有情敌在一旁窥视,就觉得心情很不爽,但他又不能防的太过分,所以只顾着郁闷的他没有看到徐妈诧异的神se,但就算看到了他也很难为此改变什么,本能不可逆

    接着又把nv生的内衣尺寸全说了一遍,并叮嘱贴身衣料要尽可能柔暖不伤皮肤,就这样絮絮叨叨的说了二十多分钟。

    徐妈看着一向沉默寡语的小少爷突然变身n爸,将宁可小姐的喜好说的清清楚楚,就连一些私密的信息也是了如指掌,而且几乎将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到了,不由的感叹郁家的男人不轻易动情,但一旦用了情那必定是深到极致。像今天这种事情其实十几年前老爷也做过,但是发生了那么多事后,如今两人也只是像上流圈子里的其他模范夫妻一样了,甚至更不如,毕竟当年都闹到要离婚的地步,怎么可能简简单单的就毫无芥蒂,正因为老爷和夫人的悲剧,所以她是衷心的希望这一对能有个好结果。

    “小少爷,这些衣服可能一时半会儿置办不全,而且天se已经这么晚了,我先让人去弄一套,让宁可小姐今晚将就穿着,剩下的保证明天大清早就会有人给您全部送过去,您看这样行吗”

    徐妈的话倒是提醒了郁修墨,他沉思了一会儿笑着道“不,今晚就不用送衣服过来了,她还有些应急的,慢慢来,多点时间准备肯定更加周全一些,事情也就办的更稳妥些。”

    徐妈愣了一下,她和丈夫打理郁家这么多年,即使丈夫主外她主内,但很多事情都是相互g0u通过的,至少她就从丈夫口中得知宁可小姐一群人到的时候是没带任何包包的,而郁家虽然很大,但她作为管家也是最清楚的,根本没有宁可小姐这个年龄段的nv孩衣物,刚准备开口询问的,但看到小少爷泛着春se的脸,她好像有点明白了,沉默的点了点头后就赶紧退下了。

    现在她还要忙着去提醒nv佣不用整理小少爷那栋楼的客房,如果不小心误了少爷的大事就不好了,已经是亲密如斯应该就完全不需要所谓的避嫌了吧,但这种事情还是要请教一下夫人才妥当吧

    而郁母在刚帮徐妈拿定主意后,抬头就看到了皱着眉走进卧室的郁父,“怎么能将小墨和可可安排进一间房,又不是没有多余的客房,这样做不是显得我们这做长辈的也跟着胡闹了吗”

    刚说完这话,郁父就看到ai人面无表情的回道“其实我今天就很想问了,你是不是对可可那孩子不满意,或者说你还是想让雨霏嫁给小墨”

    历史真是惊人的相似,曾经在她的婚姻里也出现过这样一个军官遗孤,那个被郁家收养的nv人也是疯狂的ai上了景堂,那时她和景堂处于热恋中,马上就要遵循两家长辈的意思订婚了,她其实是不想看到那个哭闹不休的nv人的,想把她赶得远远的,可是看到男人夹在她们之间左右为难,日渐憔悴,所以她心软了,不仅拦住了家中父母的责难,也拒绝了郁nn的撑腰,留住了那个nv人,只是将她赶出了郁宅。

    原本以为随着他们的结婚她会慢慢si心的。

    可是没想到她会在她30岁再一次怀孕的时候,给了他们的婚姻致命一击,隔了十年的时间郁家又要有一个小生命诞生,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中却忽视了暗中隐藏的一条毒蛇,所以将将怀胎九月的她有一天在推开卧室的门时看到的就是自己的丈夫与另一个nv人在属于他们的床上翻滚,凌乱的衣服丢了一地,两人就在她的眼前ch11u00的做着最原始的运动,真的很恶心。

    然后她早产生下了小墨,等出院后也再没看到过那个nv人,可是那又怎么样,发生的事情是如何也不能从她的心里抹去的。

    现在回想起来,郁母仍然感觉自己的胃里一阵翻腾,她没有可可果断强y,相似的情景她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所以她的婚姻已经是支离破碎了,可事关儿子的幸福她是绝不会退让的。

    “你知道的,因为当年那件事我不喜欢雨霏,所以即使她的爸爸是在出任务时因为救你而丧命的,我还是拒绝收留她而最后是婧依郁修墨的姑姑出面解决了这件事,可以说如果不是她小时候救过小墨一次,我根本就不会让她有和小墨在一起的可能,但是在小墨已经有了ai的人之后她依然纠缠不休,那吃相就有点难看了,就像你的那个青梅一样。”

    郁父没想到自己的几句话让妻子反应这么大,十六年前的事是他们彼此都不愿提及的,当年他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被药物控制犯了大错,她没离开他就已经让他庆幸不已了,可是当日她决绝的模样仿佛还历历在目,虽然最后为了孩子留在了郁家,但他还是如履薄冰,尤其在孩子都大了,他更是每夜都是噩梦缠身,总觉得她终会离他而去,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敢去触碰十六年前的任何事,可是看来她可能从来都没忘却过,那她应该是打算就这样将就着和他过一辈子了吧。

    郁父一时心里苦涩不已,努力的扬起一个笑脸将妻子抱起来放在床上,凝视着那一双毫无波澜的眼睛,道“你别多想,我对可可挺满意的,只是随口问一句而已,既然你觉得这样安排合适那就听你的,反正她迟早是要进我们郁家的门的,睡在一起也没什么。看你这么喜欢她,我想今后有她陪着你,你一定会更加开心一点吧。”

    郁母神se微动,抿了抿唇没说什么,而郁父也不失望,只是俯身凑近妻子细neng的脖颈嘬吻,微喘着道“因为小墨的事,你狠心的让我守了半个多月的空房,现在可以补偿补偿我吗我已经三个月都没抱过你了。”

    郁母听到丈夫哀怨的话,脸se有点微红,都已经是四十大几的人了,还总说这种老不羞的话,但还是伸出双臂g住丈夫的脖子,点了点头。

    “把灯关了吧,我不喜欢。”在两人即将要赤身0t的时候,郁母非常煞风景的要求道。

    而将脸部全埋在妻子丰满的x部着迷的t1an弄的郁父,身t顿时僵y了一下,但也只是晃神了一下下,就听从的关了灯,他其实早该习惯了,自从十六年前被妻子看到那不堪的一幕后,整整三年她都没让他碰过她一丝一毫,而现在已经算好了,虽然看不到她美妙的身t,看不到她动情的模样,但是至少能触碰到她,能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疼ai,能听到她ga0cha0时喊他的名字,这就够了。

    在黑暗里,郁父在ai人身上起起伏伏,借着依稀的月光,痴痴的看着ai人的脸,狂乱的喊着她的小名,“阿舒,你那里绞得好紧夹得我好舒服我快爽si了”

    郁父那边火热的夜间运动已经开始了,而郁修墨这边鲜neng美味的r汁也慢慢的要摆上桌了。

    当宁可知道她要和男生睡一间房时,一时怔住了,管家这样安排肯定是经过郁家当家人的默许的,反应过来之后很是感叹了一番郁家人前卫开放的思想,不过她也没矫情做作的拒绝,这事想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但是当男生告知由于天se已晚,这儿离市区又太远了,所以她暂时只能先穿他的衣服应应急时,不由的有点怀疑这一切该不会是男生蓄谋已久的吧。

    郁修墨还不知道自己的y谋已经快暴露了,他满心欢喜的蹲下身在衣柜下面的储物ch0u屉里翻找着适合nv生穿的衣服,挑挑拣拣终于选定了一件宽松的白se背心和一条黑se的子弹k。

    宁可面se微囧的接过那条g净的男式内k,随口问了一句“是新的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系统之名器养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系统之名器养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系统之名器养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