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章 第 42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和前夫的星期六正文 第42章 第 42 章
    楚导演确实很飒, 进了包厢菜都不点直接让上酒。

    这阵势说实话钟渝有点被吓到了,上酒的时候她在旁边悄悄问季殊“这些都要喝完?”

    楚导的助理开了酒,要一人倒一杯, 先给季殊倒了, 又给楚导倒,然后绕过来要帮钟渝倒。

    钟渝其实自己都已经端起杯子去接了,季殊在旁边却伸手把她的杯子拿开了,“她喝不了酒。”

    那助理嘿地笑了一下,从善如流地从桌上另外拿起一个杯子, “怎么就喝不了了, 季总的助理怎么能说喝不了,喝了就喝得了了。”

    “她真的不行,酒精过敏。”季殊面不改色地说,“我陪楚导喝就行。”

    钟渝诧异地看向他。

    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撒谎,还是为了她。

    “今天是喝不了了。”楚导在旁边放下手机无奈地说,“一会我女朋友要来查岗, 这酒都撤了撤了吧。”

    她跟季殊都还没反应过来,楚导的助理就马上叫了服务员过来,把桌上的酒全都拿走了。

    几乎是酒刚撤走,包厢门就被敲了敲,然后服务员带了个女生进来。

    人一进来, 钟渝和季殊都怔了一下。

    “我一进这门我就闻到味了。”女生横眉冷眼地瞪了楚导一眼, “又喝酒了是吧?”

    楚导马上从座位上起身, “我的姑奶奶, 今天是真的冤枉我了,一口没沾,不信你过来闻闻看。”

    女生呸了一声,很自然地走到他身边坐下,“有什么吃的吗?我刚下班过来的,饿死了。”

    “有有有。”楚导一边帮她拆餐具,一边又笑呵呵地跟季殊介绍,“小殊,这是莫乔。”又跟女生说“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青年才俊,季总。”

    “啊,我认识啊。”莫乔吃了一口桌上的菜,笑着看了季殊一眼,“我忘了跟你说了,我跟季总从小一块长大的。”

    她说完,视线还若有似无地在钟渝身上滑了过去。

    是个熟人,这个女生就是上次她去签售前送初初去餐厅给他时,遇到的看起来和季殊关系不错的女生。

    “你们认识?”那个楚导是真的意外,“从小就认识了?”

    季殊恩了一声,“小时候我们是邻居。”

    钟渝注意到,季殊情绪不太对。

    从女生进门开始,他的脸就冷了,看到他们两个互动时,他的不悦简直溢于言表。

    中途楚导出去接电话,季殊让钟渝出去加菜,楚导的助理马上站起来,“我去就行我去就行。”

    助理一出去,季殊马上皱着眉问对面的女生“你怎么回事?”

    莫乔慢悠悠地吃着她碗里楚导给她夹的菜,头也不抬地说“什么怎么回事?”

    “女朋友?嗯?”

    “我不能谈恋爱了?”

    “他有老婆你不知道?”

    “他们准备离婚了。”莫乔淡淡地说。

    季殊被气笑了,“准备?你出国读那么多年书,就学到这些?”

    莫乔把筷子往桌上一摔,“季殊,你未免也管得太宽了吧?”

    钟渝在旁边不知所措,也有些意外和心惊,她没见过季殊对哪个女生这么在意过,而且他们的对话内容,她怎么听都觉得有东西。

    莫乔话音刚落,包厢门又打开了,楚导笑呵呵地回来了。

    莫乔若无其事地重新捡起筷子吃菜,吃了一会又放下,拿着自己的包起身,“我吃饱了,先回去了。”

    楚导慌忙跟着站起来,“哎,这就走了吗?我让司机送你。”

    “不用了。”莫乔大步流星地往外走,那楚导给季殊打了个眼色,也跟在后头追出去了。

    包厢静了下来,钟渝眼观鼻鼻观心地吃着自己面前的菜,没敢多说话。

    手机响了一声,是苏钰给她发的语音,说航班延误,她现在才接到叶声尧,先带他去吃东西了。

    钟渝十分遗憾,如果不是季殊临时换人,现在跟叶声尧共进晚餐的人应该是她。

    “你们去吃什么啊?”钟渝发语音问苏钰。

    “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呢,你有什么推荐的吗?”苏钰在那边问。

    “叶声尧喜欢吃鱼,你可以带他去吃酸菜鱼,或者去吃刺身,不过他坐那么久飞机肯定很累了,还是吃点热的比较好。”

    “知道了。”苏钰说,“你们那边散了吗?”

    “还没。”

    “恩,你照顾好季总。”

    钟渝听到这句话回头看了季殊一眼,对方正在喝汤,热气浮到他脸上,也化不开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他心情极度不好。

    钟渝根本不敢惹他,锁了手机屏幕又捧着碗乖乖吃菜了。

    吃了几口,她看到季殊举筷去夹山药,那个山药特别滑,根本夹不住。他夹了两下没夹回来,似乎有些不悦,干脆就收回手放下了筷子不打算再吃。

    钟渝觉得有点好笑,便拿勺子舀了两块放到他碗里。

    季殊看着碗里的山药,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说“你吃你的。”

    钟渝想劝他,但是因为搞不清楚状况,也没敢随意开口。

    他这气从早上堵到现在,终于在莫乔身上发了出来,其实挺过意不去的,莫乔就这德行,他以前从来不管,今天这样说她,她肯定很生气。

    偏偏旁边这个□□根源还美滋滋地捧着碗喝汤,时不时瞄一眼手机,等苏钰发照片过来。

    五分钟之后楚导又折回来,特别不好意思地跟季殊说“小女生就是爱闹脾气,哎这饭也没好好吃,一会我们再找个地方坐坐。”

    钟渝拿筷子的手一顿。

    这个坐坐的意思,是还要喝吗?

    但是季殊也没有开口拒绝。

    出了餐厅,楚导又硬要季殊跟他过去坐坐,季殊不好拒绝,钟渝看他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司机跟着楚导的车走,一路开到一个金碧辉煌的会所门前停下。

    “你先送她回去。”季殊跟司机说,“晚点再过来接我。”

    “季殊。”他要下车的时候钟渝叫住了他,她想让他少喝点,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立场,话到了嘴边,又改口变成“季总,您明天早上还有个会。”

    他恩了一声,头也不回地下车了。

    回去的路上钟渝收到苏钰的信息,她拍了她和叶声尧在吃鱼的照片过来,钟渝对着叶声尧的绝美照片叹了口气。

    司机一直从后视镜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钟渝看了一眼路,发现不是回她家的路。

    “杨叔,不是回我家吗?”她问。

    杨叔在前面啊了一声,“但是先生说的是送您回去,没说送您回家,我以为……”

    “回去和回家,这两个有区别吗?”钟渝费解。

    “我平时都这么区分的。”司机在前面谨慎地回答。

    “那您能送我回家吗?”钟渝问。

    “这……”司机迟疑了一下,“我怕先生在那边等我,要不我先送您回去,一会我回头接了先生回来再送您?”

    “那没事,我一会自己回去就行。”钟渝说,“反正我车还在他家。”

    司机又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一直到红绿灯停车的时候,他才在前面斟酌着开口“平时先生也很少会去这种场合的,几乎不去,他也不怎么喝酒。”

    “我知道,应酬嘛,很正常。”钟渝说。

    何况他看起来心情不好,想喝点酒也是情有可原。

    车开到了家门口,钟渝推开门要下车,司机又突然叫住她,“钟小姐,能不能麻烦您先不要回去,在这等一下。”

    “怎么了?”钟渝问。

    “因为季先生喝了酒,我不知道他会不会醉,如果他醉了的话,我把他接回来之后,可能需要您帮忙照顾一下。”他说完怕钟渝拒绝,连忙又补充“先生喝了酒是不让别人碰的,我和家里的阿姨都会被他轰出来。上一次他喝多了,在浴室睡了一晚上,重感冒了半个月才好。”

    钟渝笑了一下,“真的假的?以前没发现他有这种毛病啊。”

    “是和您离婚之后才这样的。”司机谨慎又小心地说。

    钟渝愣了一下,他们结婚之后,季殊每次喝多了都是她照顾,确实从不假手他人。

    钟渝自嘲一笑,“难不成还要说这毛病是我惯出来的么?”

    司机没敢再搭话。

    “行吧,我在家等你们。”钟渝说。

    司机一听她答应了,立刻松了口气。

    钟渝在家也没等多久,季殊就回来了。

    而且他是自己一个人走进来的,没有司机扶着,钟渝以为他没醉,收了手机就走过去说“季总,您没喝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季殊没什么反应,等她要换鞋的时候,他却忽然抓住她的手腕,低声说“别走。”

    钟渝回头看他,这才发现他目光是有些溃散的。

    “季殊?”钟渝拿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你喝醉了?”

    季殊不悦地皱眉,“我没醉。”

    “那就是醉了。”钟渝反手捉住他,“来吧,上楼上去,我帮你洗脸换衣服。”

    季殊站着没动,钟渝扯了他一下,“快点,我还要回家呢。”

    他又不知道闹哪门子脾气,忽然大力挣脱了她,手往身后一背躲着她,脸也往旁边撇不看她。

    “季殊?”

    他不理人。

    “好啦乖,上去洗脸睡觉啦。”钟渝耐下性子哄他,跟哄小孩儿似的,“不难受吗,喝那么多,走。”她一边说一边去摸他的手,每每一碰到,他就会触电似的甩开,不让她拉。

    “我要是扛得动你,我早就把你扛上楼了。”钟渝说,“还是你也不想我碰你啊?要不我找阿姨来?”

    季殊更生气地甩开了她。

    “好好好,不找阿姨,那我让司机来?”钟渝是瞧着他的脸色说话的,一看他脸色又沉了下去,连忙改口“不要司机不要司机。”

    她发现季殊喝醉之后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情绪几乎全写在了脸上,还是蛮好读懂的。

    “那你要谁?”钟渝循循善诱地问。

    季殊没吭声。

    她紧盯着他的脸,小声问“找你喜欢的人来好不好?”

    他这才神色微动,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偏过头来看她。

    “嗯?”钟渝继续问“你喜欢谁?”

    季殊又没反应了。

    “千琦?”

    “……”

    “姜瑾瑜?”

    “……”

    她又念了几个女人的名字,他都没反应。

    “还是今天晚上的那个?”钟渝发现自己居然连她的名字都不敢说,可见她问出这个问题,也并不是真的想要答案。

    她自己也挺害怕的,万一真的是她猜测的那样,她要怎么办?

    结果也不知道他听完这句话想到了什么,忽然收紧了手,捏得她手腕生疼,随后不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就抓着她利落地往楼上去了。

    钟渝心乱如麻,脑海中万千思绪在翻腾,一直到被人带进房间,扔到床上才回过神来。

    “季殊……”

    她才刚吐出一个音节,就被俯身上来的人堵住了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和前夫的星期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和前夫的星期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和前夫的星期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