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和前夫的星期六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
    这语气太过缱绻, 叫钟渝听得心跳都漏了半拍。

    上一次他用同样的语气问同样的话,还是在两人刚结婚的时候,夫妻两玩小情趣,季殊弄疼了她, 她生气了不理他,他就是这样无奈地伏在她身上,柔声问她“怎么又生气了?”

    那似乎也是唯一一次。

    钟渝很少生他的气, 一来他这样的人,也没什么地方会惹她生气,二来季殊一般很少会顾及到别人的情绪,很多时候他不是看不出来,只是懒得搭理。他们感情破裂冷战那段时间,钟渝每天都在发脾气找他茬,季殊都视若无睹,她闹过分了, 他最多也只是冷冷一瞥。

    钟渝特别记得有一次,他去参加什么晚宴, 需要带家眷,他带上了她。宴会上, 有个女人不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以为只是一个女伴, 趁着她去洗手间的时候, 各种勾搭季殊, 黏着他和他说话, 最后还把口红蹭到他西装上了。

    回去之后钟渝大动肝火,把他那套西装丢下了楼,让阿姨拿去烧了,还把同款的也一并扔下去。

    阿姨站在客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惴惴不安的望着他们两个人,还开口劝了钟渝几句。

    季殊就坐在沙发里,面沉如水,声音冷冰冰的“让她闹。”

    “让她闹。”

    “怎么又生气了?”

    记忆里冷漠的声音,和此刻的低语重合在一起,让钟渝有些恍惚。

    “我没有啊。”钟渝嘴硬说。

    “没有为什么不接电话?”季殊问。

    “我怎么没接了?现在不是接了吗?”钟渝反驳。

    钟渝知道他说的不接电话的意思不是这个,而是指她接了电话没说话,直接递给初初了,但她暂时不想面对这个问题。

    季殊也没跟她多纠结于这个细节,很快就撇开了话题,说“晚上有个饭局,可能很晚才能回去了。”

    钟渝哦了一声,“意思是让我现在就回家是吗?”

    季殊显然没料到她会这样解读这句话,皱着眉停顿了几秒,才冷冷说了一句“随你”,然后就比她更快地挂了电话。

    把这口气撒回去了的钟渝,顿时心情大好。

    她抱着初初回家了,好几天没见到外婆,初初还怪想的,到家之后就一直黏着她,梁温月要去打麻将她也要跟着。

    “你别带她去打麻将。”钟渝抱着电脑说,“有人抽烟乌七八糟的。”

    “知道知道。”梁温月帮初初穿鞋,“我就带她去遛遛弯。”

    初初被带走之后,钟渝觉得世界都清净了。

    她抓紧时间码字,想赶在月底之前完成发布。

    之后几天,她几乎都没出门,就是有时候初初太吵了,她才会抱着笔记本到小区楼下的咖啡厅坐一下午。

    她那天照例去咖啡厅码字,晚上梁温月打电话让她回去吃饭的时候,她收拾电脑起来买单,却被服务员告知已经有人帮她结过账了。

    “是什么人?”钟渝问,“男的女的?”

    “一位靠窗坐的客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服务员说,“高高瘦瘦的。”

    “好,谢谢啊。”

    回去之后钟渝也一直在琢磨是谁给她买的单,一直到过了两天,她再去咖啡厅的时候,刚好碰到许致秦来买咖啡。

    她还想装作没看到,对方就先过来跟她打招呼了。

    钟渝只好也冲他笑笑,“好巧,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你都搬走了。”

    “没有。”许致秦神态自然地跟她说着话,仿佛两人就是普通朋友,“只是这段时间都比较忙。”

    “忙还来咖啡厅啊?”

    “我经常过来买咖啡,因为上夜班有时候会犯困。”

    “这样。”钟渝说,“我都没见过你。”

    她说完这句话就突然想到,那天帮她结账的人,说不定是他?

    果然他下一句就是“是你敲键盘太认真了,没留意到我进来。”

    “那天是你帮我买单吗?”钟渝问。

    对方笑笑,“你说呢?”

    先前两人虽然没有在谈恋爱,但暧昧期他去相亲并且陪女孩子逛街被她发现了是事实。

    在钟渝这虽说达不到渣男的标准,但她已经打定主意要远离他了。

    所以再见面,对方还若无其事地给她买单和她搭话,钟渝其实还蛮膈应的。

    “谢谢你啊,多少钱,我转给你吧。”

    “怎么转?”许致秦笑着说,“你不是都把我删了吗?”

    大意了,钟渝心想,原来他在这等着自己呢。

    “可以直接收款码。”钟渝说。

    “那倒不必了。”他说,“难不成我现在都不配请你喝一杯咖啡了吗?”

    钟渝哑口。

    大概是看出她的态度不冷不热,所以许致秦买好了自己的咖啡就走了,并没有多耽搁。

    但之后几天,钟渝老是能碰见他。

    去咖啡厅能碰见他来买咖啡,去菜市场买菜也能碰见他,晚上带初初去旁边的小公园散个步也能碰见。

    钟渝不太想给他好脸色看,但对方一直和和气气的,也不像要胡搅蛮缠的样子,伸手不打笑脸人,钟渝也只能客气地应付着。

    星期五晚上钟渝送初初过去,本来她不想过去的,但是上礼拜季殊说过她,让她不要让初初一个人坐车,所以她只能跟着过来。

    她打算送到人就走的,结果车开进去的时候,她坐在车里看到季殊穿着米色衬衣白色休闲裤站在庭院拿水管浇草,身形修长笔挺,夕阳的余辉中,完美的侧脸仿若天神般俊美。

    钟渝一下子就被击中了,然后鬼使神差地因为垂涎对方美色而决定留了下来。

    初初看到爸爸就挣扎着要下车,司机只好先在庭院停了车,钟渝刚打开车门她就一溜烟跑过去了。

    季殊看到她飞奔过来,眼疾手快地关了水阀,一把捞起她让她远离湿哒哒的草坪,手指屈起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这是是谁家的小公主来了?”

    初初被他逗得咯咯笑。

    草坪太湿,季殊不让她在外面玩太久,没一会就抱进来了。

    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阿姨给他们切了果盘,都是初初喜欢吃的,季殊在旁边陪她吃。

    钟渝坐在一旁玩手机,没一会手机就提示电量不足了,她懒得动,就使唤初初“初初宝贝儿,帮妈妈拿一下充电器。”

    初初吃着水果,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然后乖乖走过去拿起充电器给她。

    “真乖,妈妈亲一个。”

    初初又献上脸颊。

    季殊在旁边看了她好几眼,意味不言而喻。

    那个白色的充电器就在她手边,她起个身就能拿的距离,她非要让初初走大老远帮她拿。

    但生孩子不就是拿来使唤的么?钟渝假装没看到他的视线,又神色自若地充上电继续玩手机,玩了一会又叫了初初一声。

    初初啊了一声抬头看她。

    “帮妈妈拿一下抱枕。”

    那个抱枕很大很重,初初搬得吃力,还差点被绊倒,季殊终于看不过去,伸手帮初初拿了递给她。

    初初看了季殊一眼。

    意识到爸爸可以帮忙之后,钟渝再叫她,她就不动了,而是推了推季殊,示意他去帮妈妈拿。

    季殊可以拒绝钟渝,却无法拒绝初初,他认命地把果盘放到钟渝面前的桌子上,无不讥讽地问“要喂么?”

    钟渝笑眯眯地,“劳驾。”

    季殊“……”

    初初跟季殊玩了一会又觉得无聊了,便巴巴地跑过来要爬到妈妈身上看她玩手机,钟渝很嫌弃她,把她往季殊身边赶,“去你爸那。”

    初初被季殊拉过去了之后,又趴在他身上捧着他的耳朵跟他说悄悄话,季殊眼底都是笑意,钟渝有点吃醋,问“你们两说什么呢?”

    初初连忙捂住季殊的嘴不让他说话。

    季殊顺势亲了一下她的掌心,也凑到她耳边跟她说了句什么。

    钟渝酸得不行,不想再看这对父女互动了,就到厨房和阿姨唠嗑帮阿姨看火。正聊着,季殊突然抱着初初过来了,就站在厨房门口,朝她递过来她的手机,“电话。”

    她刚刚随手放茶几上充电了,钟渝伸手去接,发现来电显示是许医生。

    看到来电的瞬间,她先是下意识看了季殊一眼,对方脸上没什么表情,手机递给她之后就转身回客厅了。

    妈的,这个人给她打电话干什么!还那么会挑时间!

    钟渝接了电话,才喂了一声,那边男人就笑着说“钟渝?吃饭了吗?”

    “还没。”钟渝不冷不淡的说,“什么事?”

    “没有,就是上次我碰到你妈妈,她说你给她买了一个泡脚盆,我想给我妈也买一个,不知道你买的是哪款?”

    “淘宝上随便买的,你淘宝搜泡脚盆有一大堆。”

    “我搜了,但是好多都评价一般,我不知道选哪个了。”许致秦说,“你能给我个链接吗?”

    钟渝看了一眼客厅,稍微压低了音量,“许医生,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一个买泡脚盆都能纠结那么久的人呢?”

    他在那边笑了一声,似乎很愉悦,“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人啊。”

    “那为什么要来问我?”

    许致秦在那边停了半秒,才柔声回答“不关泡脚盆的事,我就是想跟你说会儿话。”

    钟渝“……”

    老实说,她以前确实还挺吃他这一套的,不然也不会跟他暧昧这么久,许致秦撩人的时候,总是能让人觉得很真诚,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只觉得油腻。

    以前她真的可能是,单身太久了,路边随便一条流浪狗跟着她,她都觉得人家是喜欢她吧。

    “许医生,你是有女朋友的吧?”钟渝提醒他。

    “那不是我的女朋友。”许致秦解释说。

    “哦,我忘了,许医生只喜欢钓鱼,从不会把钓到的鱼带回家的。”钟渝无不讥讽地说。

    许致秦在电话那头沉默片刻,而后低声开口“钟渝,我自问当初与你相处的时候,并没有哪一点对不起你。”

    “我……”

    钟渝刚开口,又被他的下一句话打断了,“是你自己先没有处理好你的上一段关系的,不是吗?”

    “哪一段关系?”钟渝反问他。

    “你和你前夫的关系。”许致秦轻声说,“你看他的眼神,傻子都能看出来,那可不是看前夫的眼神。你喜欢他,钟渝。”

    钟渝不知怎地有些气急败坏,刚要开口反驳,余光又瞄到季殊拿着空果盘进了厨房交给阿姨清洗,她又生生打住话头,莫名有些心虚地挂了电话。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和前夫的星期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和前夫的星期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和前夫的星期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