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第 3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和前夫的星期六正文 第3章 第 3 章
    “烧已经退了,只是吃多了吐的。”季殊家的家庭医生赶来给初初看过之后说,“以后吃完饭不要让小孩子情绪太激动,哭成这样是我也要吐的。”

    “知道了,谢谢医生,麻烦你了。”钟渝挺过意不去的,家庭医生虽然也住在附近,但是过来也要一会。刚刚季殊打电话的时候说的是“十分钟内赶到我家”,所以家庭医生出现的时候穿的还是拖鞋。

    “没事没事。”医生摆摆手,“倒是你,脸色有点难看,你是不是也生病了?”

    “有点点发烧。”钟渝说,“已经吃过药了。”

    “好。”医生收拾了药箱,“那季先生,我就先回去了。”

    “恩。”季殊在哄初初,头也不回地说。

    医生走了,初初躲在爸爸后面,还不住地拿眼镜瞟妈妈,生怕妈妈走了。

    钟渝只动了动脚,她就马上又要哭出来了。

    “我的姑奶奶,我只是去搞一下衣服。”钟渝指了指自己身上刚刚她吐出来的东西,虽然已经擦过了,但还是有点让她不适。

    初初还是一副她要是敢出门就立刻哭出来的模样。

    季殊便淡淡道“用我的浴室。”

    这样她就不需要出门了,初初很高兴,“对!用爸爸的浴室!”还很赞赏的看了她爸爸一眼。

    这一眼也看得季殊很受用。

    钟渝一看那对父女互动就不舒服,又想起刚刚他攻击自己的话,一时有点气不过来,她望了他的衣帽间一眼,说“我想换一件衣服。”

    季殊头也不回,“你的衣服你全拿走了。”

    “所以想跟你借一件衣服。”

    季殊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很意外她会开这个口,但也不过一瞬,他就点了点头。

    钟渝进了衣帽间,顺手把磨砂玻璃的推拉门掩上。

    以前这个衣帽间是他们两共用的,钟渝衣服很多,季殊的也不少,本来他一个人用是绰绰有余的,多了个她,就显得有些拥挤。所以后来他重新改造了,把这个衣帽间改大了不少,还给她专门腾了一块柜子放包包。

    离婚之后她把自己的东西全搬走了,搬走的那天,她才发现自己原来占用了季殊那么多地方——有三分之二的空间都是她的东西,她一收拾走,整个衣帽间都空了。

    现在这个衣帽间也依旧有些空,季殊的衣物还是放在他原来放的地方。她原来放东西的地方,有些被他拿来放了一两件衣服,有些干脆就还是空着的。

    都已经离婚两年多了,钟渝还能在他房间发现自己生活过的痕迹,这点让她有点触动。

    钟渝从他那堆衬衫里找出他最喜欢的那件换了,然后到浴室把脏衣服搓了一下,本来想带回家的,出门之前看到脚边的脏衣篓,她顿了顿,然后把手上的衣服丢了进去。

    就盖在他之前换下的衣服上。

    季殊稍微有点洁癖,即便是脏衣服,也不喜欢两个人的放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嫌弃她还是怎么的。结婚第二天他就在浴室放了一个新的脏衣篓,一开始钟渝没意识到,仍然把脏衣服放在他的那个脏衣篓里,直到她后来发现他有在默默把她的衣服从那个篮子里捡出来放到另外一个里,然后还洗了洗手。

    钟渝有点报复过后的轻微快意。

    她施施然走出衣帽间,出去那一刻,季殊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从她腿上快速的扫了一眼。

    她今天穿的一件牛仔短裤,季殊的衬衣很宽大,套在外面几乎就看不到裤子了,一眼望过去仿佛内里没有穿。

    钟渝捕捉到他这个目光,立刻做作地揪紧衬衣下摆,用看登徒子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季殊……

    她就是这么睚眦必报。

    “初初。”钟渝唤她,小家伙有些犯困了,她白天闹得再厉害,困了也还是会下意识地找妈妈。

    初初朝她伸手,她过去将她抱起,低声哄她睡觉。

    她打算先把她哄睡了再悄悄走,知道她的意图,季殊也没有开口,只是仍旧站在一旁看她哄小孩。

    初初趴在她肩头,被柔软的手掌一下一下抚摸着,渐渐就放松了,没两分钟,她那只塞在嘴里的手指耷拉了下来。

    手掉下来的瞬间,初初惊了一下,张开眼就看到爸爸,又意识到自己还在妈妈怀里,便又慢慢闭上了眼睛。

    季殊心里柔软得不成样子。

    他从小就被按照季家继承人的样子培养着,不能有喜欢的东西,不能有弱点。他爸爸觉得,人一旦有了兴趣爱好,就会玩物丧志或者瞻前顾后。他渐渐也就养成了对什么都是只有三分上心,因为这个性格,这么多年来,也确实在商场上顺风顺水。

    没想到他会突然有一个软绵绵的女儿,这么可爱,这么粘他,他心甘情愿让她变成自己的弱点,甚至觉得可以为她付出一切。

    季殊走过去摸了摸那个小脸蛋,又玩了一下她珠子一样的手指腹。

    察觉到他靠近,钟渝也没动,直到男人身上特有的寡淡香气传来,她才意识到他靠得有多近。

    她能感觉到男人温热的气息似有若无地落在她颈间。

    钟渝想远离他,但是她不用回头也知道他正目不转睛地在看着初初,现在移动,一来是怕他以为自己小心眼不让他碰初初,二来她也怕再吵醒初初。

    又过了一会,钟渝实在是撑不住了,苦着脸回头小声说“手麻了,我要回去了。”

    季殊嗯了一声,“我让司机送你。”

    钟渝也没拒绝。

    这么晚了,这里肯定是打不到车的。

    季殊送她们出门,车开走的时候钟渝往外看了一眼,他还没进门去,长身玉立地插兜站在那望着车开走。

    钟渝收回目光。

    到家的时候初初醒了一小会,但是很乖地没有闹,钟渝喂她吃了点东西,又哄着她洗了澡。刚把她放到床上要去洗澡的时候,初初又忽然毫无预兆的哭了起来,一直叫妈妈。

    “怎么啦?”钟渝很无奈地抱起她,“妈妈要洗澡呢,初初自己待一会好不好?”

    她不愿意,死死的扒着钟渝的脖子不放手。

    钟渝只好把她放到学步车里推她到浴室门口,然后开着门匆匆忙忙洗了个澡。

    最后抱着她躺到床上的时候,钟渝累的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因此哄初初睡觉的时候,她也不小心睡着了,直到后半夜她忽然惊醒过来。

    今天还没更新!

    钟渝帮初初盖好被子,爬到飘窗上开了电脑,进网站之后果不其然有一堆粉丝在底下催更了。

    钟渝没敢开小差,打开文档立刻就奋笔疾书。

    大概是因为今天和季殊待了一整天,夜晚钟渝格外有灵感,码字时速飚到了四千,一下子就写完了一章。

    她写完之后又回头看了一遍,整理剧情修改错别字,然后对这一章的情节格外满意。

    虽然她讨厌季殊,但也真的不得不承认,季殊是她的缪斯,是她的灵感源泉。

    她写的小说,一直以来都不知不觉地充满了季殊的影子,有时候是对人冷冰冰的他,有时候是深夜温柔待她的他,有时候是面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他。纵然主角性格千变万化,但都能从其中窥见一点季殊接人待物行为处事的习惯。

    也幸好季殊他本人从来不看小说,更不会看她的,所以她才不会担心被发现。

    一本小说,主角出色了,才能让读者印象深刻,当一个人物刻画得好了,故事情节似乎也就信手拈来了。

    她不是天赋异禀的作者,一开始也纯粹只是爱好,但是她勤奋,三个月写一本,即便是哺乳期带孩子那么累,她都会见缝插针的码字。长此以往,渐渐的也就摸到了一点门路,也因此写起来越发顺手。

    她现在写的这本,是她这两年来数据最好,也是她本人最喜欢的一本,她绝对不能断更。

    钟渝把稿子复制到网页发布了,一刷新,立刻就有几十条评论,都是一直在等她更新的死忠粉。

    钟渝正要敲键盘回复,就听到旁边床上的初初小小声的叫了她一声,“妈妈。”

    “嗯?”更新完的她轻松了很多,“吵醒初初了吗?”

    初初爬下床来到窗边,被钟渝一捞就上去了,她迷迷糊糊地,被钟渝放在肚皮上,立刻又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睡之前还在念叨“明天去……爸爸。”

    第二天钟渝还没睡醒,初初就在床上爬来爬去玩自己的了。

    她也只能起床,一边煮早餐一边给她冲奶粉。

    期间初初一直亦步亦趋地跟着她,最后喝奶的时候也一只手抓着她的衣袖拧来拧去。

    “两只手抓着奶瓶喝哦。”钟渝戳戳她的脸颊。

    她只好依依不舍地松开她的衣服,隔了一会,又拿开奶瓶,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妈妈,我想爸爸。”

    “爸爸今天要上班没有空哦。”钟渝说,“妈妈带你去动物园玩好不好?”

    钟渝很少带初初出去玩的,一个人带小孩太累了,初初走不了几步路又不爱坐手推车,常常都得她抱着。

    但今天她摇了摇头,坚定地说“爸爸不上班。”

    连动物园都诱惑不了她。

    “那带你去爷爷奶奶家玩好不好?”钟渝继续努力,“你好久没见爷爷奶奶了哦。”

    初初咬着奶瓶犹豫了一下,还是要爸爸。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和前夫的星期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和前夫的星期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和前夫的星期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