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章 番外九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94章 番外九
    自从那天夏茉带着龚月珊去了一次公园,之后的小半个月里,她们吃完晚饭都会去公园转一圈,去了难免要走到广场那边,每每走到那一片,龚月珊的脚步就会放慢,夏茉看的出来她其实挺爱跳舞的,可似乎又放不下身段去跟那些大爷大妈一起跳。

    于是夏茉开始鼓励她,之前那位跳探戈的领舞阿姨有邀请过她,还说要是她愿意加入的话,她就把领舞的位置让给她,还说小区老年团每年都有比赛,说她要是愿意加入,那今年他们肯定能得第一。当时龚月珊是婉拒,可据夏茉这段时间的观察她其实是有点动心的,所以她就给龚月珊做心里舒导,说这跳舞挺好的,一能让人身心愉悦,二又能认识同道中人多一些朋友,三也有个精神寄托,这样她也就不会觉得的每天没事干对她身心都好。

    龚月珊一开始端着,可后面她发现那些跳探戈的老人,一个个身份也都不简单,有知识份子也有国家干部,全都是退休后在家无事干才加入这个团队的,跟其中几位大姐聊了聊以后,她突然就豁达了。

    龚月珊想通之后,心境变了不少,整个人也开朗了许多,除了每天去公园跳跳舞,偶尔也跟着夏茉一起去商场转转,有一次还跟着夏茉一块去瑜珈馆练了练。

    龚月珊对这位没什么心眼偶尔还会犯傻的儿媳妇,改观了不少,感觉自己多了一个女儿。他们结婚那会龚月珊是有点看不上这夏茉的,只是这一个多月相处,她才发现这儿媳妇比那些名门千金要好千倍,不做作不矫情不奢靡,对她又敬重。这要是换了个人,见她这么不受儿子待见,估计早被冷眼相对了。

    龚月珊知道自己对儿子的愧疚恐怕这辈子也无法弥补,但她必须得努力一下,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私的只为自己而活。她这辈子已经够任性了,她不能再任性了,现在难得儿子还肯让她住在家里,她应该好好珍惜,不能再给他添堵,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还愿意叫她一声妈,到时他们生了孩子,那她就是孩子的奶奶,还能跟着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那之后,盛启琛跟夏茉一个上班一个上课的时候,龚月珊便跟阿姨一起去买菜,回来再一块做饭,虽然盛启琛没有天天回来吃晚饭,但一星期至少也有两天在家吃,看到他吃着她亲手做的菜,那种心慰感,让她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几年前。

    ……

    转眼到了初秋。

    夏茉的ca考试近在眼前,她有点紧张,以前上学一考试她也会紧张,好在从初中到大学她没有发挥失常。

    龚月珊知道夏茉要备考,让她专心习复不用管她。

    夏茉虽然怕考试,但对学习从来不马虎,她忙着复习的时候,盛启琛那头也同样很忙,不过夏茉考试那天,他还是抽空亲自送她过去,还在车里等着她考完试。

    夏茉考完试出来时,见他的车还停在外面有点意外,跑过去往里看了一眼,见他靠在椅背上像是睡着了,她上了车,侧过身便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盛启琛缓缓闭开眼,见她眉眼含笑,他眯着眼,抬手轻捏住她的下巴,“笑的这么媚,看来考的不错。”

    “那必须的。”夏茉洋洋得意,挽起他的手撒娇“中午我要吃大餐。”

    盛启琛调整椅背坐正了起来,问“想吃什么?”

    “我想想,”夏茉眼珠子转了转,“去国贸那家,就你第一次说要请我吃饭的那家法国餐厅。”

    “没问题。”盛启琛倾身过去把安全带给她扣上,又在她嘴角轻啄了一下。

    夏茉眼波流转,心情无比的愉悦,“你今天怎么有空。”

    “你这么努力,我怎么着也得鼓励一下。”盛启琛拉过她的手,亲了一下,“所以今早推掉所有事,就陪你。”

    夏茉报以一笑。

    车子上路后,她又翻起久账来,“你知不知道你那次点完单跑掉,我有多恨你。”

    “为什么?”盛启琛轻笑“是因为那天我搅了你跟那男的相亲吗?”

    “那个自然也恨,但比起你点完单就跑掉那个就不算什么。”夏茉想想当时她那割肉一般的心疼,看着盛启琛的眼神也变的幽怨起来,“你知不知道那一顿对我来说有多贵,刷卡时差点没把我刷吐血。”

    “有那么夸张吗。”

    夏茉侧目横他一眼,“一点都不夸张,我可是工薪阶层,吃顿饭就刷了我一个月的工资,我能不肉疼吗。”

    盛启琛低笑出声,“我也不是故意的。”

    夏茉磨着牙“反正这事我能记一辈子。”

    盛启琛伸手拉过她的手,故意说歪“是不是有关我的事,你都能记一辈子。”

    “切,”夏茉抽回手,“好好开车。”

    ……

    到国贸,两人进餐厅的时候,在大门口碰到一对夫妇抱着一个小孩,那孩子白白胖胖的嘴里糯糯的喊着妈妈,特别可爱特别的萌。

    夏茉看着那小孩,莫名就有点触感,如果上次她不是宫外孕的话,到现在应该也快要生了。

    盛启琛见她定定的站在那,看着那个小朋友,轻拉了一下她。

    夏茉这才恍神,跟着他走到后面靠窗的位置坐下。

    “怎么了?”盛启琛低问,“刚刚不是还挺高兴的吗,怎么又不高兴了呢?”

    夏茉轻叹了口气,抬眸望向对面的男人,问“你喜欢小孩吗?”

    “不是很喜欢,现在的小孩感觉很闹腾。”盛启琛翻着单菜,又笑,“不过要是我们的孩子,那应该是不一样的。”

    夏茉撅了一下嘴,“那你上次跟爷爷约定……一年后要小孩,是认真的吗?”

    盛启琛抬眸看她一眼,“当然是认真的。”

    “生孩子是你一个人就能生的吗,”夏茉洋装生气的样子,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菜单,“都不问一下我的意见。”

    盛启琛直视着她,薄唇轻启,“那个……我看你最近气色也不错,要不我们把这事提上日程?”

    “你自己生去。”夏茉横了他一眼,招来服务员点菜。

    ……

    吃完午餐,盛启琛送夏茉回碧水花园。

    回去的路上,夏茉说“考完试了,我要开始找工作了。”

    盛启琛又继续之前那个话题,说“其实我觉得……你可以把孩子一块生了,到时再找也不迟。”

    “你以为生孩子那么容易想生就能生呀,何况我这情况。”夏茉突然间很躁,语气也有点冲。

    盛启琛感觉她有点敏感,柔声说“我也不是说马上要,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先准备。”

    夏茉看着车窗外不说话,她心里其实有点害怕或者说对生娃这事有点心里阴影,很怕重蹈覆辙,再次受创。

    盛启琛见她对这事颇有抵触,便不再说,转移了话题,说“我看我妈最近状态不错,要不让她搬去别墅那头住吧。”

    “那你自己跟你妈说去。”夏茉没好气。

    “要不……还是让她在家多住一段时间,最近我比较忙,她在的话至少你还有个说话的人。”

    夏茉转头嗔了他一眼“你随便。”明明就是不舍的让她搬走,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盛启琛又说道“十一,我们去国外玩,顺便把结婚照补上,还有我们的蜜月。”

    “你有那个时间吗。”夏茉头没抬看着手机。

    “高峰期过去了,我当然也有时间了。”他手在方向盘上轻敲了两下,“这两天你琢磨一下,到时我们玩个十天二十天的应该没问题。”

    “真的要出去玩?”夏茉有点不确信。

    盛启琛侧头看她,“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那我一会到家就查。”夏茉心情一下又飞扬了起来。

    ……

    盛启琛把人送到楼下,看着夏茉进了大门,随即拿出手机,给一个他好久没打过电话的人,拨了过去,铃声响了两声,那头便接了起来,他先开了口“慕医生,是我,盛启琛。”

    “盛先生,你是呀。”那头传过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盛启琛目光望着大门那头,“对,有件事想跟你咨询一下。”

    “你又犯病了?”那头问。

    盛启琛“不是我,是我太太的问题。”

    “哦,她怎么了?”

    盛启琛便把夏茉孕外宫的事,还有她现在一听到要孩子时绪情就会变的有点激动,跟那边简洁的说了一下。

    那头慕医生听完,隔了一会,说道“让她多跟小朋友玩玩,激发她的童真,或许就能赶走她心底的恐惧,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多数人遇到这样的事,心里上或多或少都会有点阴影。”

    盛启琛“好的,谢谢慕医生。”

    夏茉一进家门,便叫唤起来“小虎。”

    小虎是她给那只加菲猫取的名字,因为它的皮毛斑纹跟老虎太相似了,所以她就给她取名为小虎。她给猫咪取这个名的时候还被盛启琛鄙视了一翻,说她取名太没有创意了,说以后孩子的名字绝对不能让她来取。

    这几个月小虎被夏茉养的胖嘟嘟的,皮毛光泽发亮,超级可爱,连一向怕猫的龚月珊对它也不怕了,闲暇时也会逗一逗它。

    小虎一听到她的声音,从客厅那边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看了她一眼,又转过头,扭着大胖屁股往回走。

    “别走呀,”夏茉换好鞋,冲上前一把把它捞了起来,嘴里啧啧道“越来越沉了,看来得给你减肥了。”

    “回来了,”龚月珊端着一盘红提子从厨房过来。

    夏茉抬头朝她笑了一下,“嗯。”

    龚月珊走到她身边,语气亲和,“考的怎么样?”

    “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夏茉抱着小虎坐到沙发上,笑说“启琛说十一要带我出去玩,小虎要不我抱回去给我妈看吧。”

    “那倒是不用,我现在也不怕它了。”龚月珊坐到她边上,“你们要去哪里玩?”

    夏茉撸着怀里的小虎“他说出国转转,具体的去哪我们倒是还没有定,不过他让我选。”

    “你们最近都太忙了,是该出去放松一下。”龚月珊看着她,又笑道“我去过不少地方,倒是可以给你一点建议。”

    “那太好了,我想去海边。”夏茉抬头与她对视一笑,

    龚月珊“希腊的爱琴海不错,值的去看看。”

    夏茉“我一会上网查一下。”

    十月金秋,是丰收的季节。

    盛启琛带夏茉去了趟法国又转去希腊看爱琴海,还在那边补拍了婚纱照,随后两人又辗转去了丹麦,在那呆了将近十天,这回算是把蜜月给补上了。

    回国那天已是十月底了,帝都天都转凉了。

    出去玩的这段时间,盛启琛每到一个地方有意无意便会带着夏茉去一些游乐场所,玩一些小朋友玩的游戏,除了游玩,他暗地里还让人按排了一些节目。

    夏茉也不傻,盛启琛那么明显的按排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这男人是明显想生娃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去玩的太开心,还是某个男人引导的特别到位,她竟然也有点想生了,特别是他们到丹麦后,每天傍晚他都会带着她去附近的公园散步,那个公园百份七十都是草坪,一到傍晚有好多爸爸妈妈带着小朋友过来散步,草坪上铺上垫子,好多学爬的小baby咦咦呀呀的在那爬,她每每看到就有点走不动,因为外国的小baby真的太精致太可爱了,那一瞬她就忍不住会想,她跟盛启琛会生出什么样的小baby呢?以盛启琛那强大的基因,肯定也不会差,不知不觉就有了一丝期盼。

    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两人坐在上床按摩,夏茉摸着怀里的小虎,心里突然变的很柔软,说“老公,要不我们也开始准备吧。”

    盛启琛听这话,放下手里的杂志,侧目看她,有点不明确她说的是不是他想的,便问“准备什么?”

    夏茉斜目勾着他,“你说准备什么,你最近一直想的那事呗。”

    盛启琛眉梢挑起来,俯过身便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