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章 番外七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92章 番外七
    夏茉在客厅边看电视边吃水果,等着盛启琛,一个多小时过去也不见盛启琛出来,便先回卧室洗澡去。

    等她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盛启琛还是没有过来,她看了眼时间,见都快十点多了,她边擦着头边往外走,到书房门口,她没敲门,握住门把直接推进去,叫了一声“老公……”

    盛启琛站在窗边,望着窗外发愣,听到声响,他转过头来,微拧的眉头这才舒展开。

    夏茉见他面色有点不对,走过去,“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盛启琛长臂一捞便把她圈进怀里,紧抱着她,声音有点低哑“她出事了。”

    “啊?谁呀?”

    盛启琛隔了好一会才回道“我妈。”

    夏茉随即抬头看他,“出什么事了?”

    “她老公破产了,想不开……载着她一起自杀。”

    “啊!”夏茉吓的一下从他怀里退出,惊愕问道“那她……”

    “目前昏迷中,还没脱离危险期。”盛启琛又把她拉回怀里,语气有点像小孩一样无助,问“我该怎么办?”

    夏茉还没见他这样无措过,她抬起双手环抱住他,轻拍着他的背,安抚道“你现在别多想,先去洗个澡,然后让徐助理定机票,明天就过去,我陪你一起过去。”

    盛启琛把头埋在她颈间,深吸着她身上的味道,“有你在身边真好。”

    龚月珊昏迷了四天才醒过来,而她的第二任丈夫在昏迷的第二天就没了心跳,这双重打击对龚月珊来说很沉重,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男人,会带着她一起寻死,而这个决定他甚至都没有问一下她,那怕问一下,她现在活着也就不会那么痛苦。

    夏茉跟盛启琛一起过去后在医院里陪着龚月珊,而盛启琛帮着处理龚月珊丈夫的后事。

    这两人结婚后没再要小孩,但男方之前离婚有一女儿,不过随了母亲,所以双方都没什么亲人,盛启琛不得不接手那一摊子事。

    夏茉在医院陪了一周,见龚月珊天天坐在床上发呆,几乎一天也不说一句话,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医院说她要是在这下样去,很有可能会郁抑,希望他们能尽快让病人从悲痛的情绪里解脱出来。

    后面盛启琛跟夏茉商量了一下,决定带龚月珊回国。

    ……

    回国的飞机上,夏茉偷偷问盛启琛,“你准备怎么按排她。”

    盛启琛轻叹了口气说“先让她去别墅那边住。”

    夏茉听着,往过道那头看了一眼,龚月珊面无表情,愣愣的看着窗外,完全没有往日贵夫人的风彩,面色憔悴像是一下老了十几岁,看着让人有点纠心。

    也是,嫁了两次,两任丈夫都是死于车祸,任谁估计都会郁抑。

    夏茉看着她,心想不管怎么说她可是盛启琛的亲妈,这男人虽然表面对这妈不怎么待见,可那天晚上他的无助焦急……她可是都看在眼里,他这个妈对他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她转回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说“她现在这个样子,身边要是没人陪是不行的,你放心让她一个人住那边呀。”

    盛启琛翻着手机看邮件,没抬头,说“那边会有阿姨照顾她的。”

    “阿姨照顾她吃住那肯定没有问题,可她现在这个样子,需要的是有人陪。”夏茉抿了抿唇,说“要不,先让她跟我们住一段时间,反正我现在也没工作,可以陪陪她。”

    盛启琛侧目看她。

    夏茉挽住他胳膊,压低声音“让她跟我们一块住吧,等她状态好点了再让她过去住。”

    “你是认真的?”盛启琛蹙眉,“她可不好伺候。”

    “没事,我又不是没见识过她的脾气,何况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夏茉朝他挑了挑眉,“放心吧。”

    盛启琛长叹了口气,抬起手臂揽过她的肩,低语“谢谢老婆。”

    夏茉报以甜甜一笑。

    ……

    飞机在清晨六点多在国际机场降落。

    三人从航站楼出来,要上车的时候,龚月珊终于开了口,问“你们要按排我去哪住?”

    “你跟我们回家住。”盛启琛回的很简洁。

    龚月珊微诧,她没想到一向视她如仇人的儿子会让她去他家里住,转眸她看向夏茉,“你们真的愿意……让我过去跟你们一块住?”

    “嗯,”夏茉忙点头。

    龚月珊拎着包的手,不由捏紧了几分,嘴角微不可察的扯了一下,眼眶明显泛红,但很快她转头上了副驾驶座。

    夏茉跟盛启琛对视了一眼,压低声音问“她刚刚那个表情,是乐意还是不乐意?”

    “她有的选吗。”盛启琛面无表情,跟着上了车。

    夏茉在他背后做了个鬼脸。

    ……

    回到碧水花园,夏茉本来是想让龚月珊住在他们斜对面那间次卧,没想到盛启琛直接把龚月珊的行李推到餐厅后面那间客房,离他们卧室很远。

    龚月珊一进客房眉头就拧了一下,问道“没有别的房间了吗?”

    “没有了。”盛启琛对龚月珊的态度又变的有点冷淡。

    龚月珊“这房间连个衣柜都没有,我衣服要放在哪里?”

    “只是临时让你住在这,又不是让你常期住在这,用不着衣柜。”某男冷着脸,说完就先走了出去。

    夏茉站在一旁尬笑,说“……回头我在网上给你收个简易的。”

    龚月珊淡淡的瞥了夏茉一眼,“你出去吧,我累了。”

    “那个……阿姨准备了早餐,要不吃一点再休息。”夏茉弱弱的问道。

    “不用,出去帮我把门带上。”

    “哦。”

    夏茉抿了抿嘴退出客房,带上门的那一瞬,她不由轻吐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决定太冲动了,很欠考虑,她明显是在给自己找罪受呀。

    盛启琛坐在餐桌旁,看夏茉耷拉着肩走过来,他轻笑了一声,“后悔了吧?”

    夏茉侧目睨了他一眼,“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两个字。”

    “行了,快过来吃早餐。”盛启琛转头朝阿姨吩咐“给太太盛碗粥。”

    夏茉走到他对面坐下,撑着下巴,蔫蔫的看着他。

    盛启琛把阿姨刚刚热好的牛奶,推到她面前,说“吃完早餐我就得去公司,晚上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我不在家你不用太迁就她,我们能收留她已经仁至义尽了,可别让自己受委屈了。”

    “你晚上要住在那边呀?”夏茉撅起小嘴。

    盛启琛“我走了这么多天,公司一大堆事呢,又到葡萄采摘季,好多事呢。”

    “好吧,”夏茉端起牛奶轻抿了一口,“你忙你的,不用担心我,我不信我搞不定她。”

    阿姨把盛好的粥端放到她面前,问道“太太,那中午是不是得准备两个人的饭?”

    “嗯,”夏茉朝她点了点头。

    阿姨退开,夏茉又问盛启琛,“你知不知道你妈喜欢吃什么?”

    “不知道。”盛启琛又说“不过她应该很喜欢花钱。”

    夏茉眉头挑起,想着她之前那个刷卡的女王气势,想来也是。

    ……

    吃完早餐,盛启琛去了公司,夏茉回卧室睡觉,倒时差。

    她睡的糊糊迷迷的时候,感觉床边有人在走动,她撑开眼就见床边站着一个人,吓的她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等看清是龚月珊,她捂着胸口坐了起来,“阿姨,你怎么在这呢?”

    龚月珊站在床尾,定定的看着她,却不说话。

    “你是睡不着吗?”夏茉打了个哈欠,“要是睡不着,你可以看会电视。”

    “为什么不让我住在你们斜对面。”龚月珊突然问道。

    夏茉挠了挠头,“这个……可能是因为之前有人住过,所以觉得给你住不好。”

    “哦,”龚月珊轻点了点头,又问“让我跟着你们一起住,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

    夏茉想了想,说道“是我们俩商量后决定的,什么了?”

    “没事了,你睡吧。”龚月琛转身出去。

    夏茉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随后跳下门,走到门口把门反锁了,可再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

    连着一周,夏茉除了上课都在家里陪着……或者说是看着龚月珊,而龚月珊除了回来那天说了几句话,这一周几乎都没再开过口,吃饭的时候也是默不作声,吃完饭便回了她房间,几乎都不跟别人交流,夏茉每天早上想陪她出去走走,她都说不想出去,说去商场shog她也摇头。

    一连十来天这样,夏茉有点束手无策,便找楚菲聊了聊,问她有没有什么办法,楚菲让她带着龚月珊跳跳广场舞,说那个对老年人健身也健心,夏茉说她人都不想走出家门一步,她怎么带她去跳,楚菲说要不给她买只宠物,让她心灵有寄托,说不定慢慢的人就会好起来。

    夏茉觉得的这个主意不错。

    可这事她跟盛启琛一商量,他很是反对,说他不喜欢家里有小动物,特别是闻不得猫狗身上那股味,也受不了满地是它们的毛,更不用说屎之类的。

    夏茉知道他这人有点洁癖,可是喜欢养小宠物的人也有好多是洁癖的,可人家也照样养。

    盛启琛听夏茉那意思欲欲越试,想着她也是为了龚月珊好,最后勉强答应了。

    养宠物这事夏茉也没养过,便问了问尹旋,问她一般老太太都喜欢养什么宠物,尹旋说她也不清楚,不过大多也就是猫呀狗的。

    隔天,夏茉便去宠物店转了转。

    这一转不得了,原本不怎么喜欢宠物的人,被那些小宠物萌的不行。最后她看上了一只纯种红虎皮花斑的加非猫,跟她看过的那部电影里的加非猫超像,老板说这种花斑的特别少见,而且又是纯种的,说他也是费了老大劲才从美国那边抱回来的,当然价格也是比较高的,说它的照片一在网上挂出去,已有很多人在问。

    夏茉撸了会猫,是越看越喜欢,便一拍板买了下来,随后在老板的推荐下,又买了一堆猫用品。

    回家的路上,她便忍不住先拍了几张照片发给盛启琛看,还让他给猫取个名字,可惜那头一直没回她信息。

    到家,她跟献宝一样,把那只可爱萌萌达的小加非猫抱到龚月珊房间。不想,龚月珊一看到猫便尖叫了起来,随即躲的老远,大喊“快把它抱走。”

    呃!

    “猫不会咬人的,”夏茉抚着猫,试图安抚她,“你看,它很乖巧的,而且这毛抚起来真的很舒服,你不试一下吗。”

    “你是听不懂晋通话吗,我让你抱走。”龚月珊歇斯底里吼道。

    夏茉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