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章爱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84章爱你
    夏茉睡了一个多小时才清醒,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一睁开眼看到的便是梦幻般的白纱幔,重重叠叠,被风吹的微微荡漾,卷起层层涟漪。

    她揉了揉眼睛还有点没醒神,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房里没有开灯,却有昏黄的光线,像是烛光,因为墙上有光在摇曳,整个房间散发着淡淡的玫瑰花芬香。

    她随即从床上坐了起来,见自已衣服还穿的好好的不由松了口气,再抬眼,她微微惊怔住。

    房间很大,地板上摆放着一个超大桃心,里面全是妖艳的玫瑰花,边上是绕着桃心点亮的蜡烛,中间还排成出一个iloveyou的字样。

    夏茉眼眸不由瞪大,脑子里努力回忆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想半天也没想出来,只记的她好像看到了盛启琛,心想那应该是他把她带到这里来的。

    一想到他,再看地板上那三个英文字,她鼻头便有点发酸。

    恰在这时,房门从外被人推进。

    夏茉心口一滞,便见盛启琛推着餐车进来,餐车上是一个心形淡粉色的双层蛋糕,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一步一步缓缓朝她走来。

    夏茉视线渐渐变的模糊,原来……他一直都记的。

    盛启琛上身深咖的圆领毛衣配着黑色休闲裤,头发像是刚修剪过,额前碎发削短了不少,没做造型,不像平时打理的一丝不句,随意散落在额头上,刚好遮挡在浓眉上面,看着像个帅气的大男孩。

    夏茉直愣着看着,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盛启琛朝她浅浅的笑了笑,跟着唱起生日歌,男人声音磁性低哑,音色特别的好听,唱完中文他又唱了两遍英文歌,刚刚好把蛋糕推到床边,跟着他很自然的坐到她身边,倾身在她嘴角亲了一下,又道了一声“生日快乐!”

    夏茉眼泪瞬间涌了出来,侧头看着他。

    烛光下,男人的容廓深邃又立体,好看的唇角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那双浅色的眸子凝视着她,眼底是浓浓的深情,像一潭旋涡似要把她吸进入。

    夏茉觉得自己快溺死在他柔情的眼波里,没再迟疑,她抬起双手便抱住他的脖子,哽咽道“谢谢!”

    盛启琛回抱住她,把她紧紧的锁进怀里,脸贴在她耳畔,声音低哑,问“谢我什么?”

    夏茉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说道“谢谢你来找我……谢谢你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我面前!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傻瓜。”盛启琛摸着她的头,“你生日,我当然记得?”

    他这么一说,夏茉一下又哭出声。

    “乖,不哭了。”盛启琛轻轻拍着她的背,低声说“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跟你置气,更不该在你难受的时候没有陪在你身边,还让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都是我不好。”

    “我也有不对,”夏茉下巴蹭着他的颈脖,低泣道“我不该隐瞒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盛启琛听这话,不由把她抱紧了几分,嘴角遏制不住弯了弯,“那以后,我们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瞒着对方,好不好?”

    “好。”夏茉哽着声应道。

    盛启琛侧过头,在她脸上重重了亲了一下,哄道“不哭了,嗯,我们吹蜡烛。”

    夏茉这才松开他的脖子,突然又有点羞涩,侧过身,不好意思看他,说“你这一套,是从老爷子那学的吧?”

    盛启琛伸手给她捋了捋头发,低笑“算是有高人指点吧,喜欢吗?”

    夏茉抿着唇,抹了把眼角的泪,转头嗔了他一眼,“马马虎虎拉。”

    “口是心非,我知道你喜欢。”男人很是自信,笑道“快许个愿,吹蜡烛。”

    夏茉挪到床边,双眸含着泪花,朝他盈盈笑了一下,双手合十,在心里许下就让我跟身旁这个男人,相爱一辈子吧!

    跟着她睁开眼,一口气吹灭蜡烛。

    盛启琛见她吹完蜡烛,手指在她鼻尖上轻点了点,笑“寿星,祝你身体健健康康的,跟我一起慢慢变老。”

    夏茉被这话酸到了,却又忍不住想笑,问“没有别的生日礼物吗?”

    盛启琛凤目眨了眨,指了指地上那些,说“这些不是吗?”

    “果然没有浪漫细胞。”夏茉故作鄙夷。

    她话刚落,下巴就被扣起来,男人薄唇随即压了下来。

    吻,热烈而凶猛,连她喘气的机会都不给。

    盛启琛尝着久违的味道,有点欲罢不能。

    吻了好久这才放开她。

    某女被亲的媚眼如丝,憨态尽显。

    盛启琛看着她迷醉的眼神,颇为满意,低头又在她唇间亲了亲,问道“这个礼物,怎么样?”

    夏茉恍神,不屑的瞥开眼,刚好看到地板那三个英文字,她用余光斜睨身边的男人,指着地上说“那三个字,你是不是得用嘴说一下。”

    盛启琛挠了挠后脑勺,跟个青涩的少年似的也有点不好意思,“那个……你知道就行,不用明说吧。”

    “没诚意。”某女嘟囔。

    盛启琛看着她嘟起的嘴,轻吁了口气,他微微坐正,双手捧起她的脸,让她与他对视着,他目光赤诚直直的望进她眼底,轻声说“老婆,我爱你。”

    夏茉像是被他眼底的热诚烫到一样,眼泪瞬间又崩了出来。

    “不是,你怎么又哭了?”盛启琛皱眉。

    某女吸了吸鼻子,便扑进他怀里。

    盛启琛只好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到他腿上,窝在他怀里。

    夏茉趴在他颈窝哭了会,便静静的靠在他怀里,吸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才感觉他真的就在她身边。

    男人轻轻晃着她,像似在哄一个发困的小孩一样,一手轻拍着她的背。

    两人相拥着似乎都特别享受这份宁静。

    过了好一会,盛启琛低问她,“要不要吃点蛋糕?”

    “不想动。”夏茉在他怀里蹭了蹭,跟着问道“你送那女的……送哪里去了,怎么那么晚才过来,我还以为你跟着她跑了呢。”

    盛启琛摸着她头,低笑“你吃醋了?”

    “不管哪个女的,看到自己老公对一个陌生异性那么好,都会生气的。”夏茉抬头瞪他,“昨天你帮着把人送回酒店就很可以了,干吗今天还要带着她,是因为她长的好看吗?”某女语气满满的醋味。

    “她让我带她一程的时候,我本来是要拒绝的,但她说,她有办法让我跟你马上和好。她说这话的时候我挺惊讶的,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我跟你的关系,甚至还知道你跟我正闹别扭。”盛启琛拿下巴磕了磕怀里的人,“你猜猜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哼,不想猜。”夏茉撅着嘴嗔道。

    “她说她在碧峰峡上就看出来了,说你看我的眼神很不一样,还说我背她下山时对你很不放心,她就断定我们关系不一般。我当时觉得这女孩好厉害,然后她说她的主修是心理学,所以比较爱观察人。”盛启琛脸上缄了笑,在夏茉眼睛上亲了一下,“所以我才答应的,因为我想尽快跟你和好,不然你以为,我也喜欢看你天天跟陌生的异性一起游玩吗。”

    夏茉伸手便捏住他的脸颊“所以你是故意让我吃醋的?”

    “疼,”盛启琛咧了一下嘴,“我没那么无聊。”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夏茉手上又扭了他一下。

    盛启琛忙按住她那只手,“我只是带她一程又没跟她干吗。不过她出的主意还是挺管用的,昨天晚上就是她给我出的主意,让我晚点回,然后让我去敲你的房门,说你心里有我,就一定会让我住下,……我才知道原来你是真的一直在担心我。”盛启琛低下头,蹭着她的额头,“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想让你生气的。”

    “所以今天晚上你也是故意晚回来的。”夏茉声音不由高了几分。

    “晚上是因为要准备这些。”盛启琛抬起头看着她,“你知不知道,这些玫瑰有多难买,我几乎找遍了整个新都桥才找到一家花店。”

    “你活该,”夏茉憋着笑,抬眸睨他一眼,“没那个浪漫细胞,还要学别人浪漫。”

    盛启琛扣起她的下颌,在她唇间重重的嘬了一下,“你敢说你不喜欢吗?”

    夏茉看着男人清俊的脸,乌黑的眼眸渐渐蓄满柔情,泛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跟着她双手慢慢抚上他的脸轻轻的搓着,低不可闻说“我很喜欢。”

    男人嘴角扬起,随即低下头,再次吻住她。

    ……

    两个分开一个多月的人可以说一点就燃,可就在夏茉有点难以自持的时候,盛启琛突然停了下来,那双勾人的丹凤眼布满欲,火,他却生生的忍住,静止不动。

    “嗯,”夏茉搂着他的脖子,眼底全是难忍的娇媚,“怎么了?”

    盛启琛双手撑在她两边,理智跟欲念激烈的斗争着,额头都冒出一层密汗,粗重的气息跟着胸膛一起一落。

    夏茉有点难受的弓起身,又问道“怎么了?”

    盛启琛深吸了口气,侧身倒在一旁,随即把身边的人捞搂进怀里,低声道“不行,你还没有到时间。”

    夏茉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什么时间?”

    “你术后还没到两个月。”盛启琛紧紧的抱着她,“我刚想起,我们得忍一忍,嗯。”

    夏茉趴在他怀里,微喘着气息,刚刚那股难忍慢慢冷却了下来,虽然身体还有点空虚,但男人对她的郑重也让她很暖心,她把自己紧紧的贴向他。

    在那一刻夏茉觉得她的身心都跟他融在一起。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