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章魔鬼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72章魔鬼
    夜里十点多,正是酒吧街开始热闹的时候。

    陈瑶坐在喧闹的酒吧里,一杯接着一杯,试图想把自己灌酒,可惜她酒量从小就练的很好,想要把自己灌醉似乎有点难。

    喝了大半瓶威士忌后,她头才有一点点晕,借着那股劲,她掏出手机,给盛启琛打了过去。

    虽然她才回来几天,不过对盛启琛最近的行程她很清楚,秘书说他最近一直都住在酒庄酒店那边,没有回家,而且每天脸色都不好,可想而知他跟家里那位关系不怎么样,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机会,她一定要试一下。

    那头,盛启琛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看着电脑发呆,看到陈瑶打过来的电话,他伸手便直接按掉,可不一会手机又响起,他蹙着眉头有点不耐接了起来,“什么事?”

    “启琛,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一下,我在酒吧……”陈瑶带着酒醉的声音,低低的哀求,边上还夹染着男人调笑的声音“小姐,陪我们喝一杯怎么样。”

    “走开。”陈瑶骂道。

    虽说盛启琛不喜欢陈瑶,可她不管怎么说跟随在他身后多年,算不上妹妹亲但也是他的一名得力助手,何况两家也算是世交,这种情况他不能不管。

    盛启琛听着话筒里她微喘的气息,还有她身边男人的骚扰声,拧着眉头问道“你在哪,把位置发给我。”

    “好……我马上发给你。”陈瑶挂了电话,朝旁边的男人笑了笑,“谢谢,我男朋友说马上过来接我。

    那男的朝她挑了一下眉头,“那一会他来,还需不需要我帮你继续演。”

    “不用了,谢谢。”话落,她拿起她的酒给那男的倒上一杯,“请你喝杯酒。”

    那人侧靠在吧台边,目光上下瞟了她一眼,说“你长的这么好看,你男朋友竟然舍得跟你生气,这种不懂得疼女人的男人,不要也罢。”

    陈瑶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笑意张扬,说道“可惜我就喜欢他那样的。”话落,她轻勾了勾眼,很是邪媚,一点也不像她平时温婉柔软的样子。

    盛启琛到酒吧,就见陈瑶趴在吧台上,边上站着一男的,一只手玩弄着她的头发,颇为轻挑着样子。

    他疾步上前便把男人推开,喝道“你干什么呢?”

    “你他妈谁呀,你管我在干什么?”那男的很是嚣张,伸手还要去拉陈瑶。

    陈瑶趴在吧台下的脸,荡着一丝笑意,心想他心里多少还是在意她的吧?不然不会这么生气。

    盛启琛压抑了一星期的火,在这一刻算是找到了发泄口,挥起拳头便重重的给了那男人一拳。

    说来也巧了,酒吧角落里,叶安欣跟两位朋友也在这家酒吧里玩,听到有人打架几个人探出头去看。

    等叶安欣看清打架的人其中一个是盛启琛时,她有点兴奋,随即便站了起来,想上前去帮他,快走到吧台时她又突然顿住脚步,因为她看到盛启琛把那男的打趴了,转身抱起吧台上的女人,而那个女的并不是夏茉。

    叶安欣眉头微挑,拿起手机偷拍了一张。

    盛启琛抱着人,从她面前走过时,她叫了他一声,“盛启琛,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盛启琛瞥了她一眼,像没认出她是谁一样,连脚步都没有停,直接走出酒吧。

    叶安欣朝她那两位朋友打了个手式,便追了出去。

    盛启琛把人抱出酒吧,走到路旁便把人放下来,单手搀住陈瑶的手,用力晃了她一下,“陈瑶,你醒醒。”

    陈瑶缓缓张开眼睛,像是醉了一样,往他怀里扑。

    盛启琛没办法,只能扶住她的腰,从兜里掏出手机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把车开过来。

    陈瑶一听盛启琛给司机打电话,低泣道“启琛,我爱你,从十八岁那年我就爱你,你能不能好好的看看我,我不比那个女人差。”

    盛启琛放下手机,便把人拉开,目光锐力的直盯着她“能不装吗,一瓶威士忌就能把你喝醉?你有多大的酒量我还知道吗?”

    陈瑶被戳破,便也就不装了,双手环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便想吻他。

    追随过来的叶安欣,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拿着手机连拍了好几张,从她那个角度拍上去,两个站在那好像就在亲吻。

    盛启琛在陈瑶嘴贴上来的前一瞬,便把她推开,低吼道“陈瑶够了,别让自己变的这么难堪。”

    “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陈瑶低泣,“我到底哪里不好了,我跟在你身后那么多年,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的好呢。”

    盛启琛面无表情。

    恰在这时,司机把车停在他们身旁。

    盛启琛上前拉开车门便把陈瑶塞进去,让司机把她送回陈家。

    陈瑶想闹都没有机会。

    看着车子远去,盛启琛很是烦躁的喘了口气,一转头便见身后站着一个人,他眉头不由蹙起。

    叶安欣慢慢走到盛启琛身边,轻笑“哇,喜欢你的女人可真不少。”

    盛启琛没搭理她,从兜里拿烟盒,点了一根。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你为什么会喜欢夏茉。”叶安欣颇为贪婪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论外貌论气质,她可没有刚刚那女的好,为什么你会选她呢?”

    盛启琛吸了口烟,侧目看她一眼,夹出烟,勾着嘴说道“因为她憨实,不像你们这么能装。”

    “她憨实,”叶安欣讥笑了一声,“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你结婚。”

    盛启琛看着她,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她是为了报复你,她之前还在群里说,想让你爱上她,然后再把你甩了。”叶安欣往他跟前挨近了一步,“你觉得她还实在吗?”

    虽说这些“目的”盛启琛早就知道,但是现在从另一个人嘴里说出,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他抬起夹烟的手,又吸了口,笑的邪魅,“作为夏茉的闺蜜,你觉得你跟我说这些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叶安欣一脸愤然,“你不觉得她这样对你很可耻吗,她怎么可以那样对你呢,还以败你的钱为荣,我这是在为你不值。”

    “嗯,多谢你的关心,我还就犯贱,特别的喜欢她的报复,倒是你,麻烦你以后离她远一点,我为她有你这样的朋友感到恶心。”盛启琛吐了一口烟,抬步便走。

    叶安欣站在那看着他的背影咬了咬牙,喊道“那你知不知她给你戴绿帽了,她现在天天跟她的暗恋在一起,两人不知道有多亲密多快活,你知道吗?”

    盛启琛定住脚,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变的阴鸷冷煞。

    叶安欣对上那双眼,心里不由发怵,但她强装镇定,拿起手机,翻到她那天拍到的照片,朝盛启琛晃了晃,“你不信,你看一下这照片。”

    盛启琛走回到她面前,瞥了眼手机里的照片,照片里两人并排站,像是在一家餐馆里,虽然挨的有点近,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只是他还是被他们脸上的笑容刺痛了眼。

    盛启琛猛地抬手捏住叶安欣的下颌,眼底笑意勾人,声音磁性低沉,双眸却像利剑“知道你这种人跟她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叶安欣下巴被他捏着,感觉全身都软了,双眸直愣的看着他,说不出半句话。

    “不知羞耻,自以为是,她的好你这种人这辈子都不会懂。”话落他甩开她的下颌,转身阔步而去。

    叶安欣心在还猛烈的跳着,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她的贪念像只鬼魔,不断的膨胀,占据了她所有的理智。

    她拿出手机,便把刚刚拍到的那几张照片发到“姐妹精英”群里,还at夏茉说刚刚在酒吧里,看到盛启琛跟人打架,还是为了一个女的。

    群里,陈小小又是第一个蹦出来我的妈呀,看这照片,这是外面有人了吗?

    楚菲问你从哪拍的?

    叶安欣三里屯这边,两人可亲密了。

    陈小小呃,盛启琛怎么会是这种人呢?

    ……

    群里炸了锅,但夏茉一直没出来。

    楚菲有点担心她,便给她打了手机,铃声响了很久那头才接起来。

    夏茉下午回来之后,就一直呆在卧室里发呆,阿姨过来问了她两次晚上想吃什么,她直接让她不用做,因为她什么也不想吃。

    她坐在贵妃榻那边,看着窗外,想着她跟盛启琛结婚以来的点点滴滴,他对她可以说好的有点过份,想着他那次的表白,她还以为,她的幸福真的来了,还以为这男人毁了她所有的桃花,要用他自己赎罪来爱她一辈子,所以前段时间她真的觉得自己被泡在蜜罐里,幸福的什么都忘了,却怎么也没想到,原来男人的心,能变的这么快。

    盛启琛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真的好想接起来,好好问问他,可她还是没那个勇气,所以她选择掐掉,最后实在受不了他便把手机关了。

    过于伤心跟疲惫,她靠在榻上不知不觉便睡着了,等她醒来外面天早黑了,要看时间时才发现手机一直关着,开机一看已是晚上十一点多。

    她点开微信想找楚菲聊一聊,便见姐妹群里示显着99条未读信息,点开看了一眼,却怎么也没想到,盛启琛外面有人的事她们全知道了。

    当夏茉看到叶安欣发的那几张照片时,原本的不确定,像是终于被判了死刑一样,让她有点绝望。

    胸口那颗心,像是被人捅了刀,还拧了两把,痛的她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楚菲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缓了好一会才接起来,带着哭腔“喂”了一声。

    “夏茉,你没事吧?楚菲语气很是担扰。

    夏茉“……我没事。”

    虽隔着电话,但楚菲还是听出她声音有点哑,她说“几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你别多想,回头好好问问他,我感觉他不是那种人。”

    “菲菲,是真的,我下午亲眼看到过。”夏茉吸了口气,“还有,他跟我说最近很忙,一周都没有回家,今天我就去酒庄那边找他,然后就看到,他跟那女的在办公室一起吃饭……两人很亲密。”

    “那女的你之前认识吗?”楚菲问。

    “我不认识,但我大概知道她是谁了。”夏茉苦笑,“我只是想不明白,他有那么多选择,当初为什么要找我结婚,还跟我表白……说的好像有多爱我一样,这才多久……男人太可怕了。”

    “我觉得吧,这次你还是问清楚点。”楚菲劝道,“或许是你们之前有什么误会?”

    “我不知道,之前好好的,就那天突然说要跟我去补个蜜月,我没答应,他第二天就去了酒庄。”夏茉止不住还是哽咽了起来,“早知道会这样,我真不该那么轻意喜欢上他。”

    楚菲在那头叹了口气,“有时候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不管怎么说你们是合法的夫妻,跟情侣是不一样的,你可以把几张照片直接发给他,看他怎么说。”

    夏茉捂着嘴,“嗯,我知道了。”

    盛启琛从那家酒吧走后,去了另一家酒吧,进了店他直接点了两瓶人头马,一个人坐在包间里,他连杯子也没用直接拿瓶嘟。

    后面觉得一个人喝酒太憋闷,他给杨旭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陪他。

    杨旭到的时候,盛启琛已经喝了一瓶人头马,见他喝的有点猛,很明显就是心情不好,问他怎么了,盛启琛也不说,就让他陪着喝。两人在酒吧喝到一点多,杨旭实在看不下他灌酒找醉的样子,便把他架出酒吧。

    问他回哪里,盛启琛说回碧水花园。

    ……

    半夜里,夏茉站在厨房喝水,突听大门电子锁有声响,放下杯子走出去看,便见杨旭搀扶着盛启琛从外面进来。

    “嫂子,琛哥喝多了,快来帮我一下。”

    夏茉把水杯往旁边柜子一放,上前帮忙,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冲鼻的酒味,她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男人胃才刚调养好点,又喝这么多,是跟那女的玩嗨了吗?

    可他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夏茉手刚扶上去,盛启琛整个人便倚到她身上,沉的她差点没跪下去。

    杨旭忙给他架了回来,问夏茉“把他放哪呢?”

    夏茉很自然的往卧室指,“帮我把他扶到卧室吧。“

    “你们俩是不是吵架了?”杨旭看了她一眼,“从来没见他这么喝酒。”

    “没有,”夏茉侧头看了眼男人,见他面色发青,一点也不似那些喝多的人面色潮红,眉头不由拧的更深,“他喝了多少?”

    “两瓶人头马,一瓶红酒。”杨旭啧了一声,“要不是我拦着他还要喝呢。”

    两人把人扶到床上,男人一个侧身便抱着夏茉的胳膊,呢喃,“我还要喝。”

    杨旭笑了一声,“你看都醉成什么样了。”

    夏茉很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嫂子您说这话就客气了,都是兄弟。”杨旭甩了甩额着头发,“那我先走了。”

    “谢谢!”夏茉想把人送出去,胳膊却被男人死死的拽住。

    “你照顾他吧,不用管我。”杨旭朝夏茉笑了笑,“回头让他请我吃饭。”

    “好。”夏茉尬笑。

    看着杨旭出了房间,夏茉猛的用力,把胳膊抽了回来。

    男人整个人便趴在了床沿,头垂在床边。

    夏茉看着他,恨不能端盆凉水给他泼醒,可看着他紧蹙的眉头,还是狠不下心,双手把人往里推了点,拉上被子给他盖上。

    她转身要走时,手突然又被他拉住。

    “你别走……别走。”男人呢喃着跟个无助的小孩。

    夏茉听着,胸口憋的慌,她不知道他这是不是把她当成了那个女的,所以才会这么舍不得。

    盛启琛其实没有完全醉,还是有点意识的,他知道自己回了家,身边的人就是夏茉,只是他浑身无力,想好好的抱抱她却连手都抬不起来。

    夏茉看着那只拽着她衣服手,咬了咬牙便把他甩开,随后她头也没回出了房间。

    盛启琛撑开眼皮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他不由的叫了一声,“夏茉……你别走。”

    可惜夏茉已经甩上了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