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惊讶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65章惊讶
    连着两天, 夏茉从早到晚都晾着盛启琛, 除了提醒吃药, 连个眼神都不跟他交流, 可把盛启琛郁闷坏了。没办法到晚上睡觉的时候, 他只好耍无赖,说她要是还去次卧那边睡,那他就跟过去,说他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 晚上还是很需要人照顾的, 所以身边必须得有个人。

    夏茉看他那个得性, 觉得要是再不从了他,这男人估计什么招都能用上,也就没再坚持,说她可以回去睡但他不能碰她,说她到现在对他还有阴影,这话她倒不是篇的, 要不是因为他跟她表白了, 她绝对不会这么快跟他和好的。

    盛启琛当然是满口应下,说他现在有心也无力, 让她放心好了。

    于是周日这个晚上,两人躺床上,盖被子纯聊天。

    夏茉躺在床右边离盛启琛远远的, 中间像隔着一条楚河, 然后侧着身面对他, 说:“我找到工作了,明天就正式去上班。”

    盛启琛正拿着手机看邮件,听这话,侧头看了她一眼,“干吗那么着急找工作,你工作那么多年完全可以先休息一段时间。”

    “天天在家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夏茉虽然这么说,但对他刚才的话还是挺受用的。

    盛启琛放下手机,“我还想着忙完这阵子,去补个密月呢。”

    夏茉嗔了他一眼,说道:“这位同学,麻烦你搞清楚点,我现在同意睡在这,跟接不接受你这个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别老是自做多情。”说完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盛启琛浓眉微挑,眼底全是笑意,心想这蜜月他就不信还补不上。

    夏茉半天没听他哼声,便伸手关了头床灯,没好气的说道:“睡觉了。”

    盛启琛伸手越过“楚界”摸了摸她头,“你先睡,我看一下邮件。”

    某女被摸了两下头,立马从暴躁刺猬变成了乖顺的小绵羊,闭上眼微扬着嘴角,睡觉。

    半夜里,夏茉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被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里,很舒服,她不由往那个怀抱里钻了钻,闻到淡淡的熟悉的味道,像吸了迷药一般,又进了梦香。

    ……

    次日,夏茉被手机闹钟惊醒,因为今天要上班,所以她特意定了闹钟,怕第一天上班迟到。

    不想一睁眼就见自己趴在盛启琛身上,手跟脚都缠在他身上,睡姿实在是有点不雅,她翻了个身回到她那边去,伸手关了手机闹铃,转头,便对上男人狡黠的目光。

    看男人那么清澈的眸子,明显是早就醒了。

    盛启琛侧着头看她,“昨晚可是你自己翻过来的,我可没碰你。”

    夏茉心虚,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反正占便宜的也是你。”话落,她掀开被子下了床。

    盛启琛浅笑,也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你下午几点下班,我去接你。”

    夏茉伸了个懒腰,转头看他一眼,“你还是好好在家呆着吧。”

    “我感觉今天好多了。”顿了一下他又说:“明天就可以回公司上班。”

    “那你今天去医院复查了一下,医生说没事了,你在回公司上班。”夏茉说着进了卫生间。

    “行,我听你的。”男人这话说的特别大声,别有用意。

    夏茉站在洗脸台前,不由轻笑了一声。

    早上九点整,夏茉准时到华兴报道,接待她的是hr部门经理,姓汪,四十来岁的一位中年男士,跟她说今天他们公司新报道的含她在内有四个人,都是他们并购部的人员,刚好两男两女。

    夏茉见到他们的时候,人家都已经坐在会议室里,正在看员工手册。

    汪经理给他们相互介绍一下,那位女的年纪比夏茉稍大几岁,叫崔佳,看面相不像很好相处的人,脸有点方,看着有点严肃。两位男的,一个叫赵文超一个叫秦朗,看着都在三十左右,赵文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五官端正很斯文,秦朗长相很俊朗是那种阳光型的帅哥,不过个子不高。

    相互认识之后,汪经理又让他们再相互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因为以后他们要共处一个部门,有所了解比较好。

    夏茉便率先做了自我介绍,她很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毕业于那个学校,学的什么专业,原来在那家公司工作过,擅长于数字统计跟分析这一块。

    那三个人听完她毕业的学校跟之前就职过的公司,看她的眼神微有点惊诧。

    ……

    各自我介绍完后,汪经理让夏茉先跟他们一块看员工手册,说陆总在楼上跟高层开会,一会就下来。

    汪经理走后,几个人默默翻看着员工手册,夏茉发现这里的制度要比“金鼎”人性化很多,而且福利也相对比那边好,每年都有年假,病假什么的也不扣工资。

    “诶,夏茉。”对面秦朗轻敲了敲桌面叫她。

    夏茉抬眸望过去,“嗯?”

    “听说金鼎那边要做到主管的位置挺难的,你怎么还不干了呢?”秦朗笑问。

    他这么一问,崔佳跟赵文超都望向她。

    夏茉轻笑,“你们原来的工作不是也都挺好的吗,怎么也不干了?”

    “这么说你也是被挖过来的?”崔佳问道。

    夏茉轻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我刚好年前辞的职,年后听说他们这招人,才过来的。”

    “哦,”崔佳目光又在夏茉身上扫了一眼,落回她面前的手册上。

    赵文超说:“听说我们老大是国外挖回来的,之前专做并购的,说是很厉害。”

    “嗯,我听汪经理是这么介绍的。”秦朗又看夏茉,“你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我看汪经理对你有点不一样。”

    “有吗?”夏茉感觉对面这位好八卦。

    崔佳瞥了他们一眼,“着什么急,一会人来了不就都知道吗?”

    “诶,崔姐,你刚刚说你是学法律专业的,怎么跑过来做法务了?”秦朗又打探道。

    崔佳语气淡淡的说道:“这边给的钱多呗。”

    “我刚刚看员工手册上写的,在这做满两年就可以跟投,以前就听说在这行工作的人赚的特别多,所以我也是因为这个过来的。”秦朗一点也不避讳笑道。

    ……

    夏茉一边翻着手册,一边听他们聊这个行业的一些八卦。

    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人推了进来,发出一声轻响。

    夏茉听到声响,转头望过去,看到进来的人,她整个人都惊证住。

    陆翰一身深色西服,沉稳优雅的迈进会议室。

    夏茉看着他眼眸慢慢瞠大,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老大会是陆翰。

    陆翰看到夏茉倒是没多大惊讶,还对她眨了一下眼,差点没把夏茉吓死。

    会议室里瞬间禁了声,四个人都挺直脊背,看着陆翰。

    汪经理跟在陆翰身后,笑着介绍:“这位就是陆总,你们老大。”

    陆翰转头朝汪经理笑了一下,“汪经理谢谢您,我先跟他们开个小会,回头过去找您。”

    “好,那你们先开会。”汪经理转身出了会议室,顺便把门给他们带上。

    汪经理出去后,陆翰走到会议桌中间,扫了他们四人一眼,笑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陆,单名一个翰,陆翰。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团队,我就是你们的队长。你们的履历我都看了,全是行业内较为精干的人才,今天我们能聚在这里也是缘分,我希望以后我们这个部门,能通力合作,成为公司最为精锐的骨干。”

    这一翻话说的四个人都为之一振。

    陆翰又扫了他们一眼,“我们部门的职责跟工作内容,不知道你们清不清楚?”

    “我们面试的时候,听刘总说了一下,说是我们部门主要是统筹资金,再合理的为公司做投前分配,主要还是做收购这一块。”秦朗说道。

    “没错,这是我们部门的三大职能,说白了就是,收资金再分配金资,最后让这些钱再生钱。”陆翰背着手,绕着会议桌边走边说,“但这三大块要做细,做精准,可不容易,你们都知道我们这是投行,上面资金来源五花八门,有投资方,有基金投过来的,有招募来的,有贷款来的,有集资来的,我们上面可能有一千个或一万多个投资人,所以我们身上的职责跟责任很重。”

    四个人听着都齐齐点了点头。

    夏茉余光偷偷瞄向陆翰,听着他说的每一字,她心胸有点激荡,觉得这个人变化真大,以前在学校他就是一个成绩特优异的人,她那会一直以为他以后会成为一个科研人员,却没想到他会从事这个职业,不过这职业似乎也很适合他,只动脑不用怎么动嘴。

    陆翰又问道:“公司已经有一个特别完善的投资部,那你们知不知道,公司为什么还要再独立设我们这个部门?”

    赵文超回道:“是不是我们以后只做并购这一块,所以才独立分设这个部门。”

    “以前公司好像只做外投,并购这一块做的比较少。”崔佳附和了一句。

    陆翰笑了一下,“对,原本我们公司只做短期跟长期的外投,还有就是公司名下的几支基金,正常对外投资的比例最大也不会超过股权的百份之五十,只投但不参与管理。而我们这个部门,是去年公司高层提出改革的产物,”说到这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大家都知道,我们公司是投行业里比较大的一家,公司运作的资金量很大,而且还在不断上涨中,所以公司准备扩大横向业务,想挖揭一些有实力的公司长期控股或是直接并购。公司有专业的项目牵引团队,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考查审核再分析数据,以最小的筹码,换最大的利益,为我们投资人赚到最大的报酬。”

    经陆翰这么一说,大家对部门的职能理解的更加透彻。

    “陆总你讲的真好。”秦朗笑着拍马屁。

    陆翰朝他淡淡的笑了一下,“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了吗?”

    夏茉有点疑惑,问道:“我想问个问题。”

    “你说。”陆翰看着她。

    “我们部门书就我们五个人吗?”如果是的话,这个团队的活可也不轻松呀。

    陆翰笑道:“公司会给我们部门配一个行政秘书,一个后勤,还有一个司机。”

    “陆总,难道你没有个人助理?”赵文超问道。

    “我的助理……就是你们四个。”陆翰挑眉,“你们四个人各有所长,”他用下巴点了一下秦朗,“你是学统计学的,以后数据统计这一块就由你来负责,”跟着他又点了一下赵文超,“你之前是从事银行金融这一块的,那肯定对国际利率很清楚,还有贷款的门道肯定也清楚,以后金资转换这一块你来。”他又点了一下崔佳,“你原来在律所工作,以后审核合同以及拟文件类的事就由你负责。”话落,他望向夏茉,“夏茉你做了那么多年审计工作,以后着重协助我的工作,为我分析财务数据。”

    陆翰做事干净利落,半小时不到,便把部门的主要职能还有他们的工作分配完。

    从会议室出来。

    陆翰带着他们四个,去看他们部门独立的办公室。

    四个人看到那个大办室,心里都不由唏嘘,将近两百多平的地方,就摆了四张办公桌,还是那种u形状的,特别大,办公桌上配置的设备,清一色高标配,办公室环境那就更没的说,部门里还有一间独立的茶水间,一旁还有两台跑步机,放在落地窗前。

    而陆翰的办公室就在他们四人对面,一道玻璃墙隔开,透过玻璃墙他的办公室一览无余,极为现代化的办公室设计,简约又不失格调。

    那位行政秘书的办公桌就设在他办公室门旁。

    夏茉好早就知道,投行办公条件比一般公司都要好,还有对员工的穿着要求也比较高,一般以正装为主,因为他们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投资人。所以像他们这样的投行,特别注意公司形象,门面代表着这家公司的实力。

    陆翰让他们自己选坐位,夏茉便选后排离陆翰办公室最远的一个工位,秦朗选在她边上,崔佳坐到了夏茉前面,跟赵文超并排,刚好两女的一列,两男的一列,随后陆翰让行政秘书给他们派发一些办公用品,让他们先把各自的电脑设备都调设好,该安装的软件都先安上。

    ……

    上午很快就过去。

    夏茉从一开始的惊怔中,到后面见陆翰对她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注意或是什么特殊的对待,也就没再去多想,想来这就是一个巧合。

    中午,陆翰叫行政秘书点餐,他们又开了一个午餐小会,陆翰又跟他们提了几点要求,说他们已不是应届毕业生,所以他不会给大家太多的适应时间,希望他们自己调节,利用下午的时间把整个公司的运营模式再了解一下,还有公司的一些制度,明天开始他们必须进入工作状态。

    这一顿午餐吃出了紧张的气氛,又莫明让人有一种打了鸡血的冲劲。

    盛启琛早上去医院复查了一下,医生说没大碍了,但是近期还是要注意饮食,说他的胃本来就不好,以后最好少喝酒。

    从医院出来,他把复查的单子拍了照发给夏茉,又附上一条信息:【我复查完了,医生说我没事了。】潜意思:你看,我听你的话来复查了。

    可惜这信息发出去老半天,夏茉也没回他。

    回到家,他吃完阿姨给他做的午饭,靠在沙发上又给夏茉发了一条信息:【第一天上班,是不是很忙呀?】

    信息依然石沉大海。

    盛启琛这叫一个百抓挠心,想直接给她打个电话,又怕打扰到她工作,可一直收不到她的回信,他的神经就像被吊在那一样,动不动的就想看一下手机。

    这一下午他觉得时间过的异常的慢,等到五点多,他在家有点坐不住。

    其实他倒也不是没事做,刚参加完酒展,在那边签了好几个大单,可以说有一堆的事等着他去处理,每天法国那边发过来的邮件都一堆,可此时他一点处理邮件的心情都没有,整颗心都系在那个不回信息的女人身上。

    自从盛启琛看到夏茉跟陆翰再次相遇,他心头就崩着一根弦,总觉得这人会来跟他抢人,而陆翰对夏茉代表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这个人一但要是别有用心,那他就真的危险了,所以他变的有点敏感也有点过于紧张。

    或许这就是爱一个人的卑微。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