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章动心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64章动心
    夏茉久久没有回应,整个人像似傻掉了一样。

    盛启琛抱着她, 心脏缩了又缩, 紧张的跟个愣头青似的。

    两人就那么站在那, 一前一后,一高一矮,重叠在一起,时间似乎都静止了。

    过了好一会,夏茉才出声:“那个……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

    “那你原谅我。”盛启琛有点无赖。

    夏茉啧了一声, 侧过头瞪他:“你别拿着喜欢我的借口就可以对我肆意妄为, 那你那样就不叫喜欢而是叫欺凌霸占。”

    “那要不你打我两下, 出出气。”男人低声下气的, 一脸讨好样。

    夏茉转回头,“反正我现在有阴影,以后不想……跟你一块睡。”

    呃!

    ……

    这天晚上, 夏茉还真的就跟盛启琛分房了, 一是她心很乱,她怎么也没想到盛启琛会对她有那么深的感情, 所以她得让自己冷静一下,想想以后怎么跟他相处。二是, 怕跟他一起睡, 他不老实, 毕竟身体抱恙不宜过激运动。

    盛启琛虽然很不愿意, 但也不敢再强迫她, 何况她也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可是真的分了房,他又有点不安,怕她以后以此为借口就不回来跟他一块睡了,所以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夜里,夏茉在次卧,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本想给楚菲打个电话,可一想她最近的心情似乎不大适合听她跟盛启琛之间的事,再看群里的另外两位姐妹好像也不宜跟她们说,于是她把电话打给了尹旋。

    大半夜的,夏茉以为会被骂,不想那头尹旋的声音还很清醒,问她大晚上的不睡觉给她打电话干吗,夏茉问她在不在家说有事想跟她聊聊。

    尹旋一听她那语气就知道,这姐妹是把她当知心姐姐了,便笑道:“要是睡不着,过来陪我一块吃宵夜吧。”

    夏茉一听这话,立马挂了电话,套上外衣就出去。

    从次卧里出来,她特意趴到主卧门口听了一会,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她想人应该是睡了,于是她蹑着脚往大门口去。

    她刚打开门,盛启琛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你要去哪?”

    夏茉吓的差点背过气去。

    转头,就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站在客厅中间。

    “你能不能别这么吓人,总有一天我会被你吓死的。”夏茉拍着胸口骂道,随后抬手,打开墙上的感应开关,客厅灯一下就亮了起来,就见盛启琛穿着睡袍两手插着兜,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夏茉走到他面前,“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这干吗?”

    “那你能否先告诉我,大半夜你要去哪?”盛启琛嘴角勾着笑问。

    夏茉指了一下对面,说:“尹旋邀我过去,一块吃个夜宵。”话落,她斜睨他,“你赶紧回房睡去。”

    “白天睡太长时间了,晚上睡不着。”盛启琛歪着头看她,“要是能喝杯酒就好。”

    “你想死是不是。”夏茉瞪他,“快回房间睡觉去。”

    盛启琛双眸悠悠的看着她,从他表白后,这女人一直都不敢跟他对视,这会倒是敢了,而且眼睛还瞪那么大,忍不住他又想逗一逗她。

    “你要是亲我一下……我就去睡。”某男很是无耻的提出要求。

    夏茉“啧”了一声,满眼嫌弃的横了他一眼,嗔道:“不管你了,爱睡不睡,我吃宵夜去了。”话落,她转身便往外走。

    “大半夜的别吃太多。”男人悠悠的叮嘱道。

    夏茉头没回甩上门。

    ……

    尹旋刚从工室回来,忙的晚饭都没吃,回到家饿的实在是难受,便给自己下了碗泡面。

    等夏茉过来一看她吃的是泡面,简直无语了。

    “诶姐姐,没这么骗人的,这泡面也能称的上宵夜吗。”夏茉趴在中岛台上很是鄙夷的看着对面吃的倍香的女人。

    尹旋掀眼皮,漫不经心的瞥她一眼,“我让你来陪我吃,又没让你吃。”

    夏茉被呛的没话说。

    “你找我,难道不是来诉说情感的吗?”尹旋朝她挑眉,那眼神像是能看透她的心。

    夏茉双手撑着腮帮,垂下眼眸,轻咬着唇,看着中岛台上的花皱,一幅少女怀春的羞答答的样子。

    尹旋看她那模样,拿脚踢了她一下,“赶紧说。”

    “你知不知道,我跟我老公其实是闪婚的。”夏茉双眼闪亮的看着尹旋。

    尹旋睨她,“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上次我不是有跟你说过吗,我跟那位暗恋了两年的男生表白时被他给搅黄了,其实不只那一次。后来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他搅黄了我所有的桃花,害的我在大学时都没能跟人谈一场恋爱,当时我真的是恨死他了,杀了他的心都有,那会我同学室友都说他有可能是喜欢我,所以才会那么做,但我觉得那绝对不是。”夏茉说到这,顿了一下,看向尹旋,“后来大学毕业,我真的是很高兴可以摆脱这个人。可我虽然摆脱了他,却怎么也找不到男朋友,一进入社会上了班,天天忙的跟陀螺似的,根本就没时间找,后来我爸妈也为我这事特别着急,特别是我妈,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对相,还给我在一家婚恋网站注册了会员。就去年一年我都不知道相了多少回亲,却没有一个成功的,每一次失败我就会想到他,每想一次,我都忍不住磨牙,要不是他说不定我一毕业就结婚了。”

    尹旋听这故事挺有趣的,便问:“那后来你们俩又怎么再遇上的?”

    说到这事,夏茉有点兴奋,“你肯定想不到,他竟然成了我的相亲对象。”

    “哇,你们俩可真够有缘的。”尹旋不由唏嘘。

    “当时我觉得是孽缘,他在我心里就是瘟神,能躲多远我就躲多远,可偏偏我们就是超有缘。我接了一个项目,到那又跟他碰上,还撞到了他的车。”夏茉现在想想自己跟盛启琛的缘份真的是很神奇。

    “那后来呢?”

    夏茉又把她是怎么被林兰激怒的,还有盛启琛当时是怎么想跟她协议结婚的,都跟尹旋说了一遍。

    尹旋听完微蹙眉头,“所以说,你当初冲动嫁给他,真的是为了报复他。”

    “是这样的。”夏茉点头。

    尹旋低笑,“那你报复了吗?”

    夏茉挠了挠头,撅起嘴,要笑不笑的样子,“我报复了呀,正使劲的花他的钱。”

    “一天花多少钱?”尹旋眼底满是笑意。

    “昨晚我就刷了他将近五十多万,加上再你那边订的单子,估计有一百多万。”夏茉说的自己好像下手有多狠一样。

    尹旋被她那可爱的表情逗乐了,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一天能赚多少钱?”

    这个问题夏茉还真的不知道。

    “以他能拿一颗价值四亿的钻戒给你戴,那身价估计也是几百亿,你说你一天花他一百万,以他现有的资力算,你得花到什么时候?”尹旋觉得这姐妹太可爱了。

    夏茉嘟着嘴,“我说是那么说,可毕究那是别人的钱,我那敢真的往死里花。”她终于说了心里话。

    尹旋双手环胸,看着她,“那你今天这又是为什么睡不着?”

    夏茉垂下头,嘴角弯着,一副羞于启齿的样子。

    尹旋眼眸微眯,笑问道:“他跟你表白了?”

    夏茉蓦地抬眸,惊愕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你春心荡漾全写在脸上,这有什么难猜的吗。”尹旋揶揄。

    夏茉伸手拍了她一下,“我哪有。”跟着缩回手,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感觉好烫。

    “他这一表白,你心就乱了,所以你睡不着,大半夜的跑到我这来,找知心姐姐诉说来了。”尹旋继续取笑她。

    夏茉被说的脸更加红。

    尹旋看着她,轻摇了摇头,说:“不管当初你们俩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结的这个婚,可现在你们俩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夫妻,他又跟你表白了,你吗……看的出来也动心了,那还有什么可想的。”

    “我就是……有点不甘心。”夏茉小声喃喃。

    “你有什么不甘的,”尹旋挑眉,“你还是可以继续‘报复’他呀?”

    夏茉眨了眨眼,“对哦。”

    “小傻妞。”

    夏茉又唉了一声,“我原本没想跟他过的,想着败败他的钱就跟他离了。”

    “说的酸一点,你们两这叫命中注定。”尹旋笑道。

    夏茉嗔她一眼,又嘟嘴:“你说我要不要吊他一段时间,不然就这么答应了他,有点太便宜他了。”

    尹旋端起碗,走到水槽那边去,一边说道:“这个吗,你自己看着办,小虐怡情也挺好的,再者太轻意得到的心,男人也未必会惜珍。”

    夏茉拍手叫道:“你这话说的太对了,我决定了,还是先不跟他表态,就说看他表现吧。”

    尹旋侧目斜睨着她,“我就怕你那颗小心脏,受不住你家那位禁欲先生的温柔。”

    夏茉一听这话,脸不由又红了,“也……还好了,反正我会尽量延迟被他攻下。”

    尹旋好笑的看着她,“原来,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可爱。”

    “哼,我的优点还多着呢,以后再慢慢给你展现,”夏茉朝她摆了摆手,“现在我要回去睡觉了。”

    “哼,用完知心姐姐就这么走了,以后再来我可要收费。”尹旋笑怼。

    夏茉朝她隔空嘬了一下,“么么哒,回头再谢你。”说完头不回便走了。

    尹旋看着她的背影,轻摇头。

    ……

    夏茉从对门回来,一进大门就见盛启琛还在客厅看电视,她眉头不由就拧了起来,“喂,都几点了,你这个病号还不睡。”

    盛启琛瘫靠在沙发上,翘着二朗腿,侧目朝她笑:“发现一部不错的电影,要不要一块看。”

    夏茉走过去,拿起摇控器便把电视给关掉,回眸朝他盈盈一笑,紧跟着变脸,恶声道:“睡、觉。”

    盛启琛还是瘫在那没动,那双凤目直勾勾的看着她。

    “没听到是不是,那你在这坐着吧。”说完,她拿着摇控器便往卧室那头去。

    盛启琛看着她婀娜的背影,低笑了一声,从茶几下面又拿出一个摇控器,家里电视是可以上网看无线影视也可以看直播,夏茉刚刚拿走的那个是播直播的摇控器。

    夏茉进了次卧,便贴在门后听,可半天也没听到男人走过来的脚步声,隐隐的她好像又听到电视的声音,这给她气的。

    拉开房门,她又冲了出去,走到客厅,见盛启琛还是刚刚那个姿势,双手交叉枕在脑后,跟大爷似的晃着脚,一副很欠抽的样子。

    “盛启琛,我限你两秒钟之内把电视关了,不然我就给老爷子打电话,说你……”

    “老爷子这么晚早就睡了,而且睡前林管家肯会把他的手机关掉的。”盛启琛语慢条斯理的打断她,还朝她眨了眨眼,“所以你是打不通的。”

    夏茉真的要被这狗男人气死。

    盛启琛见她脸色变了,见风使舵,说:“我一个人……真的睡不着,在这看会电视说不定就睡着了。”

    “那你在卧室不能看呀,非得在这看。”夏茉真的恨不能拿个什么把他敲晕。

    男人一本正经的说道:“在卧室我会忍不住一直想你。”

    呃!

    这什么土味情话呀?

    可是某女还是被撩到了。

    夏茉拿着摇控器,点了点他,“你听不听话,在这睡万一着凉了,你想病上加病呀。”

    “那你跟我一块睡。”男人浅色的眸子,纯洁无害的看着她,“我绝对不做别的。”

    男人的话能信,母猪都能上树。

    夏茉定定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你继续看。”这次她头也不回,进了次卧。

    盛启琛有点傻眼了,一下从沙发上坐正了起来,听着那一声不小的甩门声,他眉头微拢,跟着唉叹了口气,“得,奸计没得成。”

    不一会,他关了电视,慢悠悠的回了卧室。

    夏茉虽然生气关着门,但人一直站在门后,听到他的脚步进了对面房间,她才放心上床睡觉。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