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挣扎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50章挣扎
    两人不知道吻了多久, 直到房门口有人敲门,应该是林管家让人给他们送开水上来, 盛启琛这才不得不放开夏茉。

    夏茉觉得羞死人了,垂着头, 抿着唇都不敢看男人。

    盛启琛看她娇羞的样子, 嘴角弯了弯, 又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声音低不可闻, “你先洗澡。”跟着走了出去, 顺手把浴室的门给她关上。

    夏茉拿起睡衣便捂住脸, 靠在墙上没动, 过了好一会,她才放下手, 皱着眉头一脸懊恼不已, 她怎么就让盛八王亲了呢?

    走到洗手台前, 她看见镜子里的女人, 杏目娇嗔含羞,媚眼如丝,面若桃花, 双唇……红肿。

    看到被吻的微肿的嘴,她不由抿了抿唇, 亲吻的感觉在她脑海里回放, 她竟然……一点都不讨厌盛启琛的吻, 而且还有点喜欢, 刚刚他们被敲门声打断的那一瞬,她竟然还有点小小的失落。

    她这是怎么了?

    一定是因为从来没有接过吻的原因,所以被他吻一下就有点晕头转向了。

    对,肯定是这样的,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他的吻呢?

    某女拍着心口,不断的说服自己。

    ……

    盛启琛从浴室出来,心跳频率从未有过的快,走到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拉开房门。

    “少爷,开水。”仆人态度很是恭敬,把电水壶双手递上去。

    盛启琛接过,“没事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那仆人看着他,有点受宠若惊,点了点头转身退走。

    盛启琛随后关上门,便定在门口,好一会他才转身把电水壶放到圆桌上,随后侧头往浴室那头瞥了一眼,嘴角遏制不住往上翘了翘。

    ……

    夏茉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恨不能晚上就睡在浴室里不出去了,洗完澡她又洗了头,又在那擦了半天头发才出去。

    浴室门打开的那一瞬,房间里的两个人,心都突突跳了一下。

    盛启琛坐在沙发那边,开着笔记本电脑,眼光虽盯着电脑,可df的文件一页也没有翻,看了大半个小时,脑子里全是刚刚的他亲吻夏茉的画面,根本静不下心来看文件。

    夏茉站在浴室门口,吁了口气,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大大方方的迈出去,扬着下巴却没敢看沙发那边的男人,说:“我洗好了,你要洗去洗吧。”

    女人一身丝质大红色睡袍,衬的她肤皮白皙如雪,格外艳丽,看的男人那双浅色的眸子变的幽深。

    夏茉连余光都不敢往男人那边看,走到床边,拿起自己的包,从里掏出手机,便坐在床上刷手机,似乎完全无视男人的存在,实则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边。

    盛启琛合上笔记本电脑,起身,走到衣柜旁,拿了套他的睡衣,侧目又看了眼坐在床上的人,说:“你先上床吧,别一会着凉了。”

    某女低着头没应他,好像没听到似的。

    男人深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浴室。

    夏茉一听到浴室的门关上,随即便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眼一床的玫瑰花瓣,她有点犯愁,这要怎么睡。

    她起身走到床头,拉起被子一角再坐到床上,再抬起双脚钻进被子里,靠在床头,她深吁了口气,心跳还是有点过快,整个人莫明的亢奋,拿着手机她根本也无心刷。

    转眸,她看见床头有开启的红酒跟酒杯。

    她觉得自己必须喝两口酒,压压那颗乱蹦的心脏,便拿起酒瓶倒了半杯,随后端起酒杯便喝了一大口。

    上等的红酒口味不烈也不呛,酒性比较淡,但后劲也是很足的。

    夏茉忍着那一丝苦涩味,把半杯全喝了,可心跳还是没有降下来,她又拿起酒瓶倒了一整杯,心想要不干脆把自己喝醉得了,不然一会盛王八出来,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喝醉了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有借口,或者她也可以装酒,然后把人给睡了。

    一想到这,夏茉整个人就有点躁,开始犹豫……要不要睡?

    群里那帮死女人一个个的都让她睡,好像不睡他,她就是个傻子很吃亏的样子。

    不过想想也是,她都嫁给他了,不管是名义上还是法律上,他们现在都是夫妻,睡他不也是应该的吗?

    某女边想边喝,不知不觉一整杯酒又没了。

    ……

    等盛启琛从浴室出来,就见她满脸通红靠在床头睡着了,手里还抱着酒杯。

    男人很是无奈的吐了口气,心想老爷子这精心布置算是白忙活了。

    走到床边坐下,把女人手里的杯子抽出,放回到床头柜上,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中间还湿着,他又起身进了浴室,再从里面出来,他手里多了一把电吹风,坐到床头,插上电,帮她吹头发。

    原本睡的挺沉的人,被那嗡嗡的轰鸣声吵的直皱眉头,拧着眉头想躲开那吵杂声,可那声音不管她怎么躲也躲不开,她有点烦躁的抬起手挥了一下,嘟喃:“吵死了。”

    盛启琛看她像个小孩似的皱着眉头,嘟着嘴,就忍不住想再亲亲她。

    身随心动。

    他低头便在女人唇上嘬了一下。

    某女下意识的蠕了蠕嘴。

    盛启琛嘴角微弯,眼底的柔情像是要滴出水来,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撩拔着她的头发,极其的温柔。

    次日,夏茉醒来,感觉哪有点不对劲,睁着眼愣了半晌才感觉哪里不对劲,便抬起头往腰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腰上挎着一只手,难怪她觉得腰上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沉。

    等等,这谁的手。

    她一转身,便看到盛启琛那张放大的俊脸,吓的差点惊叫出声。

    男人沉睡的样子像个小孩似的,面容恬静柔和,不似他清醒时冷峻吓人。

    夏茉看着那张俊逸的脸又缓缓躺了回去,开始使劲回想她昨晚是怎么睡着的,记忆只停留在她喝酒那会便断片了,显然是她自己把自己给灌醉了。

    随后她又想起在浴室里的那个吻,心又不可控的砰砰跳了起来,不由自主便盯着男人的双唇看。

    盛启琛的唇偏薄但唇形棱角分明,很好看。

    夏茉很纳闷,为什么男人跟女人双唇叠在一起会有那么大的吸力。明明她很讨厌这个狗男人的,可为什么拒绝不了他的吻呢?而且还有点那什么呢?

    就在她苦思眠时,身边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

    猝不及防,四目相撞。

    她偷窥被逮个正着。

    男人浅色的眸子像一潭碧绿的湖水幽深清冷。

    夏茉有那么一瞬感觉自己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知觉,吓的差点背过气去,瞪着眼睛紧抿着嘴跟僵尸一样,看着与她距离不过十厘米远的男人。

    “醒了,”盛启琛语气慵懒,随着又闭上了眼。

    夏茉下一瞬翻身而起,几乎是连滚带爬下了床,然后冲进浴室。等进了浴室,她又悔不已。

    心想她为什么要心虚?

    明明爬|床的人是他,又不是她?

    刚刚她就应该直接把人踹下地才是,她跑什么呢?

    ……

    在浴室里,夏茉那叫这一顿懊恼。

    床上的男人,看着女人落慌而逃的背影,弯了弯唇,其实他早就醒了,从她翻身那一刻就醒了,本以为会被踹下床,没想到……跑路的人会是她。

    他往边上挪了挪,那里刚刚还是某个女人睡过的,还留有余温。

    过了好一会,夏茉才从浴室里出来,气势汹汹走到床边,双手叉腰瞪着床上的人。

    “盛启琛,你个王八蛋给我起来,”夏茉一脸悍妇样,抬脚踢了踢床,喝道:“我昨晚不是让你睡沙发吗,你怎么跑床上来了,你失言了。”

    盛启琛缓缓睁开眼,懒洋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伸了个懒腰,目光悠悠的瞥了她一眼,“昨晚你抱着我,非说要睡我,我只好从了。”

    “你……胡说……”夏茉脸发红,手指着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骂了。

    盛启琛双手交叉环胸,神清气闲的看着她,“你不记得了?”

    夏茉一时被虎的半信半疑,“就算是真的,一个酒醉的人话怎么能当真。”

    “所以,我也没说你什么呀。”某男笑的一脸无害。

    “可你占了我便宜。”夏茉磨牙,这男人太可恶了。

    盛启琛双眸微眯,问道:“你说什么?我占你便宜?”

    “难道不是吗?”

    男人弯唇,笑的有点坏,慢条斯理的说:“你是我媳妇儿,就算占了便宜那不是应该的吗。”

    夏茉气煞,手指点了点他,“你行,一会下楼我就跟老爷子说,你欺负我。”

    嘿!

    这女人行呀,懂的将他。

    盛启琛嘴角噙着笑,掀开被子双脚下了床,坐到床延边,与她对视着,“那我就告诉爷爷,说你到现在都还没跟我圆房。”

    呃!

    夏茉咬唇,看着男人嘴角那丝得意的笑,气血上涌直冲脑门,猛地扑上前,吼道:“那我现在就把你睡了。”

    盛启琛还真没想到她敢直扑上来,没防备,被扑倒在床上,看着压在他身上的女人,一脸凶神恶煞想吃人的样子,他心头却变的一片软柔,抬手扣下她的后脑勺,便堵住她的嘴。

    夏茉嘴一被封住,气势一落千丈,瞪着双眸捶他,想起开却起不来。

    盛启琛一条腿,把人死死的勾住,仍他攻城掠地。

    慢慢的夏茉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他吸走了一样,使不出半点劲,圆瞪的杏也慢慢的瞌上。

    那种触电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根本就无法抗拒,不知不觉双手环抱住在他脖子上,本能的回应他。

    盛启琛得到她的回应,扣着她的头吻的更深,他真的爱死了亲她的感觉,恨不能把这二十九年的缺失,一次补齐了。

    两人身上都是极薄的真丝睡衣。

    难免身体会有一些摩擦。

    而那一点点的小碰撞,完全足满点燃他们内心深处的渴望。

    就在盛启琛双手想去摸索的时候,头床柜上的手机突响。

    在暧|昧喘气的卧室里,特别的刺耳突兀,也把两个沉浸在深吻里的人唤醒。

    夏茉觉得自己的脸丢到太平洋去,头趴在盛启琛肩上,都不敢抬起来,可恼的是她手机一直在响。

    盛启琛双手环在她脊背上,微喘的气息,问:“你接吗?”他是真的不想让她接。

    某女恼羞至极,侧头便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这一口用了力道,疼的盛启琛直皱眉。

    发泄完,夏茉双手一撑从他身上起来,翻身到床头,伸手去够她的手机,不想她刚拿起手机铃声却断了,她点开看了一眼来电,是一个陌生号,很有可能是骚扰电话。

    盛启琛躺在那没动,望着天花板,心潮还有点澎湃,胸腔一上一下起伏着。

    夏茉放下手机,便把脸埋在枕头上,拿脚踢身后的人,“没刷牙你就……你太讨厌了。”

    盛启琛轻笑了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她跟只鸵鸟似的把脸趴在枕头上,晃着脑袋,别提有多傻了,却又是那样的可爱。

    “那我去洗漱,一会再继续。”某男语气满含坏笑。

    “滚,”夏茉又拿脚踹他。

    “刚刚是谁大义凛然扑上来的,还抱着我的脖子,说要睡……”

    “滚……”某女又一声狮子吼,颇有几分林兰的真传。

    盛启琛憋着笑意,不再逗她,怕一会逗毛了,吃苦的人还是她,“我去洗漱了,你继续当鸵鸟。”

    听到男人进了浴室的声音,夏茉才从枕头上抬起脸来,随即便跳下床,跑到衣柜旁,随便拿了一套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换上。

    ……

    盛启琛洗漱完从浴室里出来,房间里哪还有夏茉的影子,他弯唇轻笑,心想这只呆鹅脸皮还真是薄。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