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早餐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43章早餐
    盛启琛像似能看透夏茉的心思一样, 又一本正经的说道“既然我们是本着认真负责任的态度结这个婚,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拿出认真的态度, 你说呢?”

    男人口才好的让她无以反驳。

    夏茉愣愣的看着他, 冷嘲“你懂的可真多。”

    盛启琛眉头微挑,“娶了你,那自然是要对你负责,同样也是对我自己负责,结婚这么麻烦的事我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什么意思?

    夏茉感觉自己把自己坑惨了。

    “把衣服给我, 你去洗吧。”男人上前把她手上的衣服接了过去,又一件件挂回去。

    看着男人浴袍微敞的领口, 某女眼珠不自然的转了转,“那个…能不能让我再适应几天, 突然间……我真的不习惯的。”

    “人的习惯, 不都是从不习惯到习惯吗。”某男毫不退让。

    “你说的……有道理, ”某女以退为进, “可是咱们俩这不是特殊情况吗, 我觉得还是先分床适应几天比较好, 不然我怕每天早上起来, 都会把你踹下床的。”

    盛启琛侧目看她一眼, 可以呀,学会软硬兼施威胁他了。

    他莞尔一笑, “那这样吧, 我给你一星期的时间适应, 你睡主卧, 我去次卧睡,这样总可以了吧。”

    一星期……有总比没有强。

    某女一副得成的样子,杏目弯弯的笑了一下,余光又偷瞄一眼男人的胸肌,说“一星期虽然短了点,但我想应该能避免很多尴尬的事发生。”

    盛启琛眼底笑意一闪而过。他一开始的强硬,等的就是她开口说软话,然后再适当的给她点“甜头”吃,果然这女人就妥协了。

    男人的“阴谋”夏茉并没有发觉,还以为这七天是她自己靠智商得来的,笑嘻嘻的拿着她的换洗衣服去洗澡。

    ……

    夏茉洗完澡出来,见盛启琛拿着一本书很悠闲靠在床头翻阅,眉头立马竖了起来“你怎么还在这?”

    盛启琛放下书,看了她一眼,女人穿着一身卡通纯棉的睡衣,双手叉着腰,站在那,杏圆瞪,哪还有她平时的文静样,有点像悍妇。

    盛启琛语气慢悠悠的“我做会按摩,一会就出去。”

    夏茉这时才听到床上有轰轰的低鸣声,男人上身微微浮动着,像似有人在给他捏腰捶背。

    “这床还有按摩的功能?”夏茉觉得有点新奇,走过去左右看了看。

    “嗯,”盛启琛见她一脸欲欲越试的样子,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你要不要试试?”

    按摩床夏茉听说过,但从来没见过,自然也没试过。

    夏茉本来想矜持一下,但那点矜持心还是抵不过心里的好奇,绕过床尾便跑到另一边去,随即上了床,然后学他的样子,坐正靠在床头。

    盛启琛拿起一旁的摇控器,按了两下。

    夏茉身后靠垫突然动了起来,她的腰身往下陷了几分,像是被一双手掐住了腰,随后后背低低的轰鸣声响起,靠垫里像似另有一双手,在她后背按压、捏着,那感觉就跟坐在按摩椅上一样,很是舒适。

    盛启琛侧目瞥了她一眼,“怎么样?”

    “还不错,”某女嘴角微翘,问“这个只能半身的吗?”

    盛启琛“你要想做全身的就躺下去。”

    “那我还是先体验一下半身的吧。”夏茉很是享受的闭上眼。

    盛启琛见她挺放松的,嘴角弯了弯,问道“蜜月取消了,那这几天你准备干吗?”

    刚刚在浴室里泡澡的时候,夏茉心里就盘算着这事。前几年她都是忙到年三十才放假,现在辞职了,那她要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年后再出去玩一趟,然后再找工作。

    她轻咳了一声说“你们酒庄年底应该很忙,你上你的班,不用管我,反正我请了婚假,我就在家睡懒觉。”然后计划一下,怎么样以最快的速度败光他的钱,哈哈哈……想想就觉得好刺激。

    某女把心里想的全表露在脸上,笑的那叫一个欢快。

    盛启琛见她笑的一脸鸡贼,很不屑的瞥开眼。

    ……

    这个新婚之夜,两人各睡一间,相安无事度过。

    次日夏茉起的有点晚,快十点才醒,昨晚她睡的挺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下午睡的太久,还是因为床太大,她既然有点不习惯。

    醒来后,她坐在宽大的床上,看着满室奢华,怔怔发了好一会愣,才想起她跟盛启琛结婚了,从今往后,她就要跟这个男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她的“复仇”之路算是正式开启了。

    洗漱完,夏茉穿着她那身有点土味的纯棉睡衣,踢踏着棉拖鞋从卧室里出来,嘴里哼着好汉歌,唱的还挺带劲的

    路见不平一声吼哇

    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风风火火闯九州哇

    嘿嘿嘿嘿呦嘿嘿嘿嘿嘿嘿呦嘿嘿

    ……

    歌声在她踏进客厅那一步,嘎然而止。

    龚月珊一身端庄优雅的穿着,端坐在客厅大沙发上,见夏茉一头短发乱糟糟的,还有那身带着卡通的睡衣,眉头便皱了起来。

    “阿姨……那个妈,您什么时候来的?”夏茉有点语无伦次,站在原地整个人都有点慌,余光四处搜寻盛启琛的身影,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人。

    “启琛一早就去公司了。”龚月珊面无表情,那双凤目清冷的盯着夏茉,“他还给你做了早餐。”

    早餐?

    那个王八蛋会给她做早餐,不会是想毒死她吧?

    “今天是你们新婚第一天,他给你做早餐是应该的。”龚月珊又说道“以后还请你多照顾着他点,他工作比较忙,管的事也多,在家就别让他累着。”

    夏茉脸上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哦,我知道。”在心里她翻了无数个白眼,她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的,照顾到他不能自理为止。

    龚月珊又瞥了一眼她那身睡衣,问道“你今天没什么事吧,一会陪我出去逛逛。”

    呃!不去,可不可以?

    “我明天早上就要回旧金山,我想多了解你一点。”龚月珊起身,“我去楼下车里等你,你把早餐吃了再下来。”

    “哦,”夏茉看着美貌婆婆优雅的走出去,捂着心口深吸了好几口气,“一大早的就这样吓人,好吗?”

    她哭丧着脸走到厨房,见保温锅里,有荷包蛋还有紫米粥、火腿、小包子很是丰富,看的她都有点傻眼了。

    “这真是盛王八做的?我怎么那么不相信呢?”她自言自语,随后揭开玻璃盖,伸手便捏起荷包蛋塞进嘴里,“嗯,好吃。”

    于是,某个女人连桌餐都没有用,直接站在灶台边便把早餐给吃完了,十五分钟不到把保温锅里的东西扫光光。

    ……

    龚月珊在车里等了大半小时,才见夏茉下来,看到她的穿着,她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

    夏茉穿的跟平时没什么两样,毛衣、棉服、牛仔裤,其实看着也还好,只是随性休闲了一点,但对于事事都要求精细的龚月珊来说,就显的有点粗糙。

    夏茉背着一个小包从大门口出来,就见一辆劳斯来斯停大门边,她有点不确定看着那辆车,直到车窗降下,她看到龚月珊才走过去。

    上车后,龚月珊斜睨了她一眼,目光颇为嫌弃,示意司机开车,一边问她“你平时都这么穿吗?”

    “嗯,”夏茉被问的有点莫名奇妙,她不这么穿还要怎么穿。

    龚月珊转目望向前方,又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夏茉双手紧攥着包,“我在一家审计事务所公司上班,是名审计员。”辞职的事自然是不能说的。

    “你跟启琛是怎么认识?”龚月珊又问道。

    夏茉“我们是高中同学。”

    ……

    从“碧水花园”出来,龚月珊问了一路,好像对夏茉跟盛启琛突然结婚有很多疑惑跟不满。

    夏茉正襟危坐,她整个人精神都高度的紧崩着,生怕说错什么,感觉后背冷汗都冒出来了。

    车子快到国贸的时候,夏茉包里手机唱起了歌,她拿出来一看,见是盛启琛打过来的,她有种抓到了救命稻草的感觉,刚要接起来,却听一旁的龚月珊说道“不要告诉启琛我跟你在一起。”

    呃!

    夏茉欲哭无泪,深吸了口气接起电话,“喂。”语气压抑着不爽。

    “起来了。”那头盛启琛声音轻快,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夏茉听着心里更加郁闷,压低声音“你有事没事?”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吗。”盛启琛坐在办公室里,侧目瞥了一眼徐克,示意他出去。

    夏茉强压下暴吼的冲动,侧目见龚月珊正盯着她,想骂人的话又咽了回去,说“谢谢你做的早餐。”

    盛启琛从沙发上起身,走到窗边,望着外面的景色,感觉电话那头的人有点怪异,“你吃了?”

    “嗯。”夏茉瞥了眼身边的女人,心不甘情不愿又加了一句“很好吃。”

    男人听着嘴角上挑,说“那晚饭你做给我吃。”

    夏茉差点就暴粗,但当着婆婆的面不得不装出温柔的样子,羞涩的问道“那你晚上想吃什么?”

    盛启琛听着她带嗲的声音,眸子不由眯起,问道“你在哪里?跟谁在一起?”

    “我在外面,跟朋友逛街。”夏茉又偷偷的瞟了龚月珊一眼,“先不跟你多说了,回头再说吧。”话落她便挂了电话。

    盛启琛听着手机里嘟嘟的盲,眉头拧了拧。

    随即便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她是不是过来找你了?

    等半天那头也没回。

    夏茉挂了电话便把手机塞回包里,虽然听到了微信声,但她就跟没听到一样。

    龚月珊侧目看着夏茉,虽说这个儿媳妇有诸多她不喜欢的地方,但儿子喜欢她,那她就得接受她。轻叹了口气,她从包里拿出名片盒,从里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夏茉,说“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以后要是碰到解决不了的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突然的亲近,让夏茉有点受宠若惊。

    龚月珊命令道“拿着。”

    夏茉怯怯的接过,见名片上印着“龚月珊总设计师”下面便是她的联系方式,名片设计的很简单,但用的纸却很不一般,很有质感。

    “启琛父亲去逝的早,因此他从小性格就有点狐癖,一般人很难走进他心底,他能为你做早餐,可见他很爱你。”龚月珊语气有点忧伤,“你也很幸运。”

    这是老妈在妒嫉儿媳妇吗?

    龚月珊突然伸手拉住夏茉的手,直视着她的眼,问道“你一定也很爱他吧?”

    夏茉心发颤,心虚的不敢与她对视,垂下头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点了点头。

    龚月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很浅的笑了一下,“那我就放心了。”

    她这话,让夏茉生产了一丁点愧疚。

    ……

    龚月珊带着夏茉在国贸逛了一天,给她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换了新的,另外还买了好几套衣服,还有包包、手饰、鞋子。让夏茉惊愕的是这位“仙女婆婆”买东西连价都不看也不问只管刷卡,购物的气势十足的女王范。

    中途俩人在咖啡屋休息的时候,夏茉在心里偷偷的加了一下婆婆给她买的那些东西,把她吓坏了,既然高达上百万。

    拎着那些袋子的时候,她手都有点发颤,而那位正主还要继续买。

    龚月珊刷卡的时候不忘教育夏茉,说她现在是盛启琛的太太,以后穿戴一定要注意,可不能太随意给盛启琛丢脸。

    夏茉虚心点着头。

    ……

    从国贸出来的时候,司机跟夏茉两只手满满的全是战利品,累的直喘气。

    再看龚月珊跟皇太后似的,气定神闲,很优雅的踏着高跟鞋。

    上车后,龚月珊让夏茉给盛启琛打电话,说晚上一起吃个饭。

    夏茉这才得空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眼,看到盛启琛给她发了十几条微信还打了好几个电话,她既然都没有听到,还有“精英姐妹群”有未读信息99 条。

    一时她也没空去爬楼,先扫了眼盛启琛的信息,从三点开始他就问她人在哪里,然后便给她打电话,电话打不通又给她发信息,问她是不是跟龚月珊在一起?

    夏茉拿着手机犹豫着是给他发信息呢还是打电话呢,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正是盛启琛打过来的。

    她愣了一秒之久,才接起来弱弱的“喂”了一声。

    “你手机是摆设吗?”盛启琛声音不大,但口气阴冷。

    夏茉瞥了眼龚月珊,觉得自己好无辜,说“我在商场里,没听到手机响。”主要是她两只手都被袋子占满了,根本就腾不出手来看手机。

    “她是不是跟你在一起?”盛启琛的语气越发的不耐。

    夏茉低低的嗯了一声,“那个……妈说,晚上想一块吃个饭。”

    “我没空,要吃你自己跟她吃去。”话落那头便挂掉电话。

    夏茉拿着手机愣了有三秒才放下来。

    “他怎么说?”龚月珊一脸期待的问道。

    夏茉侧目看她一眼,“他说……他那边有点忙,可能来不了。”

    “他应该是不愿意,”龚月珊苦涩的笑了笑,“算了,他不来那就我们俩吃。”

    龚月珊脸上落寞的神情让夏茉看着有点不忍,她真没想到盛启琛对他妈妈怨恨这么深。不过想想他那时候刚失去父亲,妈妈那么快就改嫁,换成是她估计也无法接受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