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出嫁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40章 出嫁
    腊月二十六号这天, 天虽冷但阳光明媚, 晴空万里无云, 是个好天。

    今天也是夏茉大喜的日子, 不过新娘子却有点蔫。

    夏茉一脸无精打采, 没有半点新娘子该有的喜庆样, 坐在镜子前,任有化妆师折腾。

    按理她立马就脱离老妈的唠叨是件高兴的事,可她心里突然很是没底, 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觉,关键是自从她跟盛启琛领了证后,她这位母上大人性情变好了很多, 不像以前,一见到她就叨叨,所以这段时间她过的很清静很滋润也很舒坦,然而现在她要嫁人了,要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 还要跟可恶的男人一起生活, 她就有点舍不得家。

    楚菲她们几个过来时, 就见她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样子, 耷拉着一张脸坐在床边。

    “新娘子,你这是结婚不是要上断头台, 能不能麻烦你高兴一点。”楚菲打趣她。

    夏茉瓮着声音, “高兴不起来。”

    “快让我看看你的婚纱。”陈小小笑着嚷嚷, “穿上这么贵的婚纱你怎么还高兴不起来了呢。”

    “哇, 这婚纱真的太漂亮了。”叶安欣凑到夏茉身边,“你快站起来让我们看看。”

    夏茉很是不情愿的站了起来,“看吧。”

    “我去,这全手工的吧,这花纹还有这小珠花,妈呀全是真的珍珠,还这么大颗。”叶安欣看着夏茉的婚纱连连惊叹。

    楚菲也挨近看了一眼,“哇,这应该是南洋的珍珠吧,这么大。”

    “我看看。”陈小小也凑了过来。

    楚菲断言“我敢肯定这婚纱绝对是七位数。”

    “妈呀,那盛启琛得多有钱。”陈小小啧啧。

    叶安欣突然一把抓起夏茉的手腕,“天哪,这是不是也是盛启琛给你买的,以前没见你戴过。”

    “我去,”这回连楚菲都不淡定了,她一把拉过夏茉的手腕,抬起来左右看了看,“你这个手镯比我们总裁夫人手上那个还要绿。”

    “你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物质了。”夏茉抽回手,按住镯子不让他们看,这镯子她本来想摘掉,可试了好几次怎么也摘不掉,今天穿婚纱她没法遮住就爆露在外面了。

    “不是你跟我们还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怕我们抢你的呀。”楚菲嗔了她一眼,又拉起她的手,认真的打量那个翡翠镯子,再次惊叹“夏茉你绝对是嫁入豪门了,这翡翠这么通透绝对价值连城。”

    “就一个玉镯子就豪门了?”夏茉不信,“我去过他们家,虽然也挺好的,但离豪门应该还有点远。”

    “一件婚纱就给你花了三百万,你还要怎么豪。”陈小小愤愤不平,“我们家阿彬,要是能给我买个一千多块的包包我都高兴死了。”

    “所以说吗,女人工作再好不如嫁的好。”叶安欣在一旁笑道。

    夏茉扫了她们两一眼,“我发现你们这个思想,真的是越来越俗了。”

    “不知道是谁之前说的,钱比男人可靠。”叶安欣反驳。

    这时,林兰在门口喊道“那个婚车快到了,你们快准备一下。”

    “好的阿姨。”楚菲回了一声,转回头笑道“看你妈多高兴,还有你那几个大姨,刚刚在楼下给人发糖,见人就说你今儿要出嫁了,你是不是也该笑一笑了。”

    夏茉觉得好丢脸。

    “一会新郎官来我们狠敲他一笔,不然我们就不放新娘子出去。”陈小小提议。

    “这个我赞成。”叶安欣立马附和。

    楚菲也跟着笑“这个可以有。”

    “你们能不能给我长点脸呀。”夏茉很无语,“想要什么,回头我给你们买,行不,别干掉脸子的事。”

    “有钱人,果然就是硬气。”楚菲啧啧笑。

    夏茉“我哪里有钱了。”

    楚菲又指了指她手腕上的那个玉镯,“回头你找个人问问,说不定它够你吃一辈子。”

    叶安欣跟陈小小听着都瞪大了眼。

    “小茉,婚车来了。”外面夏茉的大姨含笑喊道。

    ……

    盛启琛跟夏茉的婚礼在“顶盛”举办。

    红毯从“顶盛”外院大门一直铺到里面会所门口,门口边上立着新郎跟新娘的巨幅婚纱海报,那张婚纱照照的特别好,两个人眼里都荡着笑意凝视着对方,从照片上看,要说这两个人不相爱,绝对没人信。

    院子里,两边树上都挂满了贴着喜字的红灯笼,整个院子看着喜庆又隆重。

    ……

    婚车上。

    夏茉侧目望着车窗外,脑子里回放着,刚刚盛启琛要抱她下楼时,身旁围着她最亲的亲人跟亲戚,他们朝她笑着说一些利吉祝福的话,当时她看到林兰同志边笑边哭,还有夏国栋同志也红了眼,两人互搀着手看着她被盛启琛抱下楼,那不舍又欣慰的矛盾眼神,让她纠心。

    盛启琛跟司机交待完事,转头就见夏茉望着窗外默默流泪,被吓一跳。

    “怎么了?”他很自然的拉起她的手,有点慌乱,他还从来没见过她哭。

    夏茉眼里含着泪,侧目横了他一眼,抽回手,抹掉眼角的泪,说“没事。”

    盛启琛看着她微红的眼眶,问道“是不是……舍不得了叔叔阿姨。”一时盛启琛还是没改过口来。

    “又不是嫁去外地,有什么舍不得的。”某女嘴硬。

    盛启琛听她这么说,轻笑“那你哭什么?”

    夏茉狠瞪了他一眼,撇开眼不理他。

    盛启琛看她气恼的样子,眼里笑意有点无奈,轻声问道“你妈说你最近一直都在家里,是提前请了婚假?”

    夏茉回头很是嫌弃的横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话这么多。”

    盛启琛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嫌弃话多,本来是想跟她说说话转移一下她注意力,这女人倒好,一点也不领情。

    他轻不可闻叹了口气,转眸瞥向窗外。

    “对了,那个什么蜜月……你取消了没有?”夏茉突然问道。

    “取消了。”

    “还有,我搬过去的那些东西,你是让人放在次卧那边吗?”夏茉自己不知不觉话又多了起来。

    “嗯。”某男决定惜字如金。

    夏茉又叨叨,“那个,一会酒席上你可别让你那帮朋友灌我酒,还有我那几个姐妹,我们都不怎么会喝酒。”

    “好。”

    夏茉靠在后座上,感觉胸口舒畅了点,侧目睨了盛启琛一眼,好奇的问道“你们家亲戚多吗?”

    “不多。”盛启琛看着她,深吸了口。

    某女突然抗议道“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

    刚刚嫌他话多,现在又嫌他话少。

    女人,你能再不讲理一点吗?

    盛启琛转眸望向前方,也送她一句“不觉得你话太多了吗?”

    某女翻了个白眼,转头瞥向窗外,心想果然是个记仇的男人。

    ……

    临近年关,很多公司提前放假,街上车流少了很多,畅通无阻。

    婚车快到“顶盛”时,夏茉转眸偷看眼身边的男人,见他望着窗外发呆,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茉黑眼珠转悠了一圈,轻咳了一声,说道“那个……婚礼环节,怎么安排的?”

    “我给你那个单子,你没看吗?”盛启琛转过头,眉峰冷利直盯着她。

    夏茉被盯的心里直发虚,避开他的视线,“我这几天忙着打包东西,忘了看。”

    估计再也找不出这么不关心自己婚礼的新娘子了。

    盛启琛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又转眸瞥向窗外,胸口郁气更盛。

    夏茉见他脸色冷的有点吓人,暗暗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她真的是嘴欠,问他这个干什么呢?

    “婚礼环节单你都没看,可见你对这个婚礼是一点也不关心,说明你也不期待。”盛启琛有点自嘲似的笑了一声,“应该听你的,不办,这么大操大办的也讨不到你的好,害的老爷子还天天跟着操心,我真是替他不值。”

    这话说的让夏茉有点无颜以对,很是有罪恶感。

    ……

    不一会,婚车到了“顶盛”院门前,随后缓缓的驶进大门,夏茉远远的便看到会所大门口黑压压的前站着一堆人,还有那幅巨大的海报板。

    上次临时拍的那几组照片,夏茉也没放在心上,也都没看。

    随着车子越开越近,照片上的两个人也越看越清晰。

    夏茉真的没想到,婚纱照拍这么好,看着两人还挺般配的,虽然她颜值没有盛启琛的高,但胜在她笑起来好看。

    看着巨幅上那两个对视人,夏茉心里有点微妙的变化,因为海报上的两人,实在太像相爱的人了。

    她突然就冒出一个念头来,如果有一天盛启琛要是爱上她,那她该怎么办?

    恰在这时,盛启琛叫了她一声,“到了。”

    夏茉被吓的一颤,转头看了他一眼,又瞥开眼,都不敢跟他对视,心想自己在想什么呢,他怎么可能爱上她呢?

    盛启琛看她那个样子,眉头微不可察拧了一下,他有那么吓人吗?

    婚车在大门口红毯上停下来后,后面跟着的车队整齐排在婚车后停下。

    很快有人拉开婚车的后座门。

    夏茉不由紧张起来。

    盛启琛先下的车,随后站在车门边,伸手扶夏茉下去。

    夏茉一下车,两边彩炮齐放,几声闷响,天空飘下五彩缤纷的彩带。

    周围的人都哄叫了起来,很是喜庆热闹。

    ……

    “顶盛”的宴席大厅有几分古罗马的韵味,复古的水晶灯低调奢华,壁画壮观秀丽,婚礼台金碧辉煌,鲜花铺路,金柱围绕,布置的庄严又不失浪漫,精致又细腻。

    一看这个婚礼就是精心策划过的,大到布景,小到酒席的餐具,无一不是精挑细选的,再看那些鲜花,在这寒冬腊月都找不到一朵蔫的,朵朵娇艳欲滴。

    到场的宾客都是两家人的亲朋好友,除了主桌,男方跟女方的亲戚分别安排在左右两边,尽量让熟悉的亲朋坐在一桌。

    整个婚礼有条不紊进行着。

    ……

    夏茉跟盛启琛下车后,就被带到二楼一间休息室去,随后盛启琛把夏茉交给三位伴娘照看,下楼去接迎宾客。

    楚菲见夏茉眼角两边妆有点浑开,让化妆师再给她补补。她们三人趁夏茉补妆的时候去婚宴大厅转了转。

    这一转,可把三人羡慕坏了。

    楚菲看着宴席厅里的布置,不由唏嘘“我去,这是国王要娶皇后的排场呀!”

    “妈呀,我都没见过这么奢华的婚礼,”陈小小瞪着小眼睛,啧啧了两声,指着道“那是什么花呀?怎么那么好看!”

    “那一圈好像是蓝色妖姬,那得多少钱?”叶安欣难以置信的摇着头,“夏茉这是真的嫁进豪门了。”

    “她应该是掉进金矿里了。”楚菲摸着下巴,侧目看着礼台两旁那两幅巨照,两边都是凤冠霞帔照,一幅是两人盈盈对视红衫相映的样子,一幅是俩人侧头相拜的俏皮样,“这照片拍的真好。”

    陈小小往那两幅巨照瞧了瞧,“你们看照片里那俩人,像有仇的人吗,那小眼神……明显就有鬼,夏茉还跟我们嘴硬。”

    叶安欣有点小嫉妒“真没想到盛启琛这么有钱。”

    陈小小笑“夏茉这算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你会不会说话呀,”楚菲嗔了陈小小一眼,“人家这叫欢喜冤家。”

    ……

    夏茉坐在休息室里,心里七上八下的,有点没着没落的,半天也不见楚菲她们回来,便拿手机在群里吼了一声你们人呢?

    她低着头发信息的时候,休息室的门从外被人推了进来。

    夏茉听到推门声还以为是楚菲她们回来了,头没转过去便先骂道

    “你们三终于知道回来了。”待她转过身,见门口站着两位贵夫人,其中一位她认识正是陆清秋,另一位……一身暗红色绸缎刺锈旗袍,身段凸凹有致,气质温婉高贵,那双上挑的丹凤眼跟盛启琛十分相似,站在那,美的像一幅美人图。

    夏茉有点看傻了眼。

    陆清秋看到新娘子是夏茉,很是惊讶,眉头拧了一下,瞪着夏茉喝道“怎么会是你。”

    夏茉被她一喝,恍神不自然的笑了一下,“嗯,挺巧的。”心想这位陆总怎么也来了呢?

    龚月珊看了看夏茉又转眸看陆清秋,“你们之前认识?”

    陆清秋满是嫌恶的指了一下夏茉,“嫂子,我被这女的坑惨了,真没想到启琛娶的人是她,这老爷子也真是的,什么人都不查一下就让他娶了。”

    龚月珊“怎么回事?”

    “回头我再跟你。”陆清秋挽住龚月珊的胳膊,转头看向夏茉,气势凌人,说“这是启琛的妈妈,也就是你婆婆。”

    呃!

    夏茉还真是被吓一跳,忙站了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张了张嘴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那个……阿姨您好。”

    “阿姨?”陆清秋冷哼了一声,“我都跟你介绍完了,你还叫阿姨,你也太不懂事了吧。”

    “她懂不懂事,由我说的算。”盛启琛清冷磁性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冒了出来。

    夏茉一看到盛启琛不由松了口气,紧跟着又很是疑惑的看着陆清秋跟龚月珊,刚刚陆清秋叫她嫂子,而这位嫂子又是盛启琛的老妈,这是什么关系?

    龚月珊双手微微颤了一下,缓缓的转过身,看到多年未见的儿子,她眼眶一下就红了,低呼“启琛。”

    盛启琛面无表情,很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在这?”

    “你结婚……我怎么能不回来呢。”龚月珊有点哽咽,“为什么都不通知我?要不是姑姑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

    “你那么忙我不想打扰你。”盛启琛态度很淡冷,语气疏离。

    “启琛,你这就不对了,她可是你妈又不是别人。”陆清秋端起长辈的架势,“你结婚这么大的事,你妈就是再忙肯定也要回来的。”

    盛启琛斜睨陆清秋,笑意不达眼底,“姑姑您操的心还真多。您要有这闲心,还是想想怎么补上那些漏洞吧。”

    夏茉听着三人对话,总算是理清了他们的关系,她还真是没想到,原来盛启琛便是小艾嘴里的那个盛总,那酒庄董事长就是老爷子,而他就是那位孙子,这男人之前还跟她玩兜圈圈,藏的还真是深。

    陆清秋眼眸缩了缩,挽起龚月珊的手,“嫂子,我们先去看老爷子吧。”

    龚月珊凝视着盛启琛没动,眼底千言万语最后化成一声轻叹,她转眸朝陆清秋轻点了一下头,“等一下。”随后,她走到夏茉面前,从手包里拿出一个小锦盒塞到夏茉手里,说道“来的匆忙,也不知道给你带点什么,就给你拿了件老物件。”

    夏茉有点不知所措,手里的盒子像烫手山芋一样,“那个……不用的。”

    “拿着。”龚月珊朝她淡淡的笑了一下,“以后启琛就拜托你照顾了。”

    夏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转眸望向盛启琛,发送求救信号。

    盛启琛微垂着眉眼,半点也没接受到。

    龚月珊轻拍了拍夏茉的手,“回头我们再聊。”随后她走到盛启琛面前,声音低柔“那我先去看老爷子。”

    盛启琛连看都没看她,转身便进了休息室。

    龚月珊见他那般冷情,眼底满是苦涩,随后跟着陆清秋去看老爷子。

    夏茉杵在原地,看着陆清秋跟龚月珊拐过走廊,这才回头看盛启琛。

    刚刚盛启琛对龚月珊的态度她全看在眼里。

    夏茉走到他面前,轻哼了一声“原来你就是酒庄董事长的那个孙子呀?”孙子两个字她咬的比较重,别有意味。

    盛启琛眉头微拢,哪有听不出她骂人的意思,“我有提示过你。”

    夏茉定定的看着他,又问“所以我同事过去接替我的工作,是你让人把他们给撵回去的?”

    “嗯,”盛启琛语气漫不经心。

    原来是他帮她出的气。

    夏茉抿嘴要笑不笑的嗔了他一眼,跟着把绵盒递给他,“这东西……怎么办?”

    “不喜欢就扔了。”盛启琛靠在沙发上,有几分烦躁的捏了捏眉心。

    夏茉坐到他身边,试探着问道“你……恨她?”

    盛启琛侧目看她,“以后她要是单独找你,你别理她。”

    “她怎么可能找我。”夏茉捏着手里的锦盒,“这个要不我还是还给她吧?”

    “打开看看,喜欢你就留着,不喜欢就扔了。”盛启琛话落,便起身,“你准备一下时间应该快到了,我出去看看。”

    “哦。”

    盛启琛刚要出去,夏茉突然叫住他“诶,你去跟我爸妈说一声,要不一会看到你妈他们俩会懵逼的。”

    “知道了。”盛启琛疾步往外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