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兜风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35章 兜风
    夏茉回到公司, 是下午四点整,离严睿给她打的那个电话已过去了两个小时多。

    她刚在工位坐下,刘雅丽就挨了过来, 俯到她耳边说“刚刚严总大发雷霆问你人去哪里了, 怎么还没回来?”

    夏茉往严睿办公室那头看了眼, 问“那他现在在办公室吗?”

    “刚刚王总把他叫过去了。”刘雅丽拍着胸口, “我从来没见他发那么大的火, 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

    “我今天有做错什么吗?”夏茉侧头问刘雅丽。

    刘雅丽看着她,抿嘴笑了一下, “你当然有错,错就在于找了个太帅的老公, 把我们严总给激怒了。”

    “你瞎胡说什么呢。”夏茉横她。

    刘雅丽又挨到她耳边, “中午我们回来,在这聊你那位突然冒出来的高富帅, 刚好他听到了, 他脸色就变的很难看,不一会出来就问你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刘雅丽低笑了一声,“我觉得吧, 严老大有可能喜欢你。”

    夏茉拧眉, 想起那天严睿感冒让她帮他买药, 在他家他当时开玩笑……呃, 应该不会是真的吧?

    “发什么愣呢。”刘雅丽又撞了她一下。

    夏茉恍神。

    “诶, 你给我老实交待, 你是怎么钓到你那位老公的……”刘雅丽话还没说完就见严睿走过来, 连忙退回到自己工位,屏神凝气,吓的不敢出声。

    夏茉见严睿一脸冷凝,也有点怕怕的,忙从工位上起身,问道“严总,您找我?”

    严睿走到夏茉位工前,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满脸煞气“工作时间你干吗去了?不想干就给我走人。”话落,他转身便往他办公室去。

    夏茉咬着唇低头坐下,眼眶通红。

    “天哪,严老大这是怎么了?”刘雅丽滑过来,轻拍了拍夏茉的肩,表示安慰。

    “啧啧啧,真的好丢脸,要是我,我就立马走人。”对面,王凯利笑盈盈的说道,一脸幸灾乐祸。

    夏茉盯着自己的电脑,身体微微发颤,双手紧紧攥着拳头。

    “你可别上她的道,她这是在激你。”刘雅丽低声安抚,“你别想太多,严老大那是一时气话,他怎么可能舍得让你走。”

    夏茉转头朝她勉强笑了笑,“我没事,你赶紧把云南那个项目报告写好。”

    刘雅丽又拍了一下她的肩,这才回到她工位。

    夏茉对着电脑发了会呆,随后像是下定决心,伸手握住鼠标,在电脑上新建一个文档,备注名为“辞职报告”之后她又点开文档,双手快速敲打起来。

    这份工作夏茉老早就想职,但一直犹豫不决,毕竟这里是她呆了五年的地方。虽然她在这个公司人缘不是特别好,但也有那么几个要好的同事,她们总在她最低谷的时候给她打气,鼓励她,让她一次又次打消辞职的念头,可现在……公司给予她的信念已在她心里悄然坍塌,让她觉得再呆下去没什么意思。

    其实那天她跟顾辽东怼完,她就想辞了。

    而刚刚严睿的责骂,最后一丝留恋也给抹灭了。

    ……

    不一会,夏茉便把辞职信打好,她以结婚为由辞的职,看了两遍觉的没什么问题,她便发给严睿,随后提起包就走人。

    刘雅丽转头时,她已经走的没人影了。

    从公司出来,夏茉心情很是失落,开着车在环路上漫无目地转了好几圈,包里的手机响了又响她就跟没听到似的任它响着,直到天黑她才下环路。

    车子到家楼下,她又不想上楼坐在车里发呆。

    虽说这份工作她老早就想辞,现在真的辞,她就跟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心里没着没落的。

    这时她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侧头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包,等铃声安静下来她才伸手去拿包,等她从包里掏出手机,呃,严睿打了十来个电话,刘雅丽也打了好几个。

    再看微信,也全是他们俩的留言。

    严睿你可真行,让你走人还真就走了。

    严睿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听我的话呢?

    严睿敢辞职不敢接电话嗯?

    严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住在哪?

    ……

    刘雅丽夏茉,你人呢?

    刘雅丽严大老这回真火了,爆跳如雷。

    刘雅丽刚刚严老大把我叫进办公室,说你给他发了辞职信,你怎么搞的还真辞职呀,你要把我们扔下不管了呀?哭脸jg

    夏茉看完很是烦躁的搓了搓头,拿着包便下了车,也不上楼,往小区外走。

    夜幕降临天寒地冻的,冷风嗖嗖的刮在脸上跟针扎一样。

    夏茉拉紧衣襟,双手插在棉服兜里,沿着街边溜达,心很躁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双脚冻的厉害,正想找个地方坐坐,包里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盛启琛打的,她手被冻的很僵,滑过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畔,闷闷的“喂”了一声,紧跟着打了个喷嚏。

    那头盛启琛问“你在哪呢?”因为他听到好多杂音。

    “你有事没事呀?”夏茉有点不耐烦。

    盛启琛听她那烦躁的语气,眉头微蹙了一下,问“吃饭了没?杨旭他们叫我带你一起过去跟他们吃个饭。”

    夏茉此时又冷又饿,要是平时她肯定不会去,可这会她挺想找个热闹的地方排泄一下心头的烦闷,便回道“我在东三环边上。”

    盛启琛“你把定位发我,我过去接你。”

    ……

    二十分钟后,盛启琛在三环辅路边找到夏茉,见她缩着脖子站在那原地踏步,显然是被冻着了。

    夏茉一上车就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盛启琛侧目看她一眼,问“你怎么跑这来了?”

    夏茉缩着双肩搓着被冻僵的手,转目瞥了他一眼,没好气说“我出来散步不可以吗。”

    大冷天的她一个人出来散步,鬼信?

    盛启琛见她鼻尖被冻的红红的,眼睛也有点红,像是哭过,便没在多问,只是默默把暖气给她调大点,便滑动车向前开。

    夏茉身体缓和过来后,便望着窗外发呆,盛启琛侧目看了她好几次她都没发觉。

    不久车子到了蓝色港湾,在一家川系火锅店前停下。

    盛启琛停好车,侧目见夏茉还在发愣,说了声,“到了。”

    “哦,”夏茉这才回神,见车子停在一家火锅店前,问道“是吃火锅吗?”

    “嗯,”盛启琛拔了钥匙,示意她下车。

    夏茉突然转过头问他“我脸色是不是有点不好。”

    盛启琛很认真的打量着她,悠悠说道“嗯,一脸菜色。”

    夏茉横了他一眼,撇开眼,“那我不下去了。”

    “反正你那张脸再有精气神,也不会给我好脸色,这个“菜色”挺好的。”盛启琛揶揄了她一句。

    “切,”夏茉在心里逼逼那是因为你不配拥有我的好脸色。

    “走吧。”盛启琛推开车门,先下了车。

    夏茉深心想一会她一定要吃到他的脸色也变成菜色为止。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火锅店,夏茉感觉这家火锅店有点不一样,装饰古香古色的,服务员穿的也是大马卦,看着有点意思。

    盛启琛带着她上二楼包间。

    刚上二楼,夏茉说她想去一下洗手间,盛启琛给她指了个方向,又把包间号告诉她,让她回来直接到包间找他。

    夏茉找到洗手间,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真的是一脸菜色。

    “这男人真是个乌鸦嘴。”低骂了一句,她从包包里拿出化妆包上了点妆,补了点口红。

    女人只要唇红,整个人便能精神不少。

    从洗手间出来,夏茉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又是严睿打过来的,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她深吸了口气接起来,手机放到耳边,那头却半晌没有说话。

    “喂,是严总吗?”夏茉问道。

    “嗯,是我。”严睿的声音有点哑。

    夏茉听到他的声音突然有点愧疚“那个……我下午手机一直是静音状态,所以……”

    “为什么要辞职,是因为我那句气话吗?如果是的话我向你道歉。”严睿未等夏茉说完便打断她。

    “严总您别这么说,我辞职跟您没关系。”夏茉边说边往前走,“这个想法我其实好早就有,我家里人也一直希望我能换份工作,所以这次……我就下定决心。”

    严睿“我们能见面谈谈吗?”

    “我现在跟我……老公在外面,有点不方便,明天吧,反正我工作上也得交接。”夏茉颇有点歉意的说道。

    那边沉默良久,才回“那等你明天来公司再说。”

    夏茉捏着电话,想再说点什么却找不到半句说辞,只能道了句“那我先挂了。”

    那头迟迟没回应。

    夏茉深吸了口气,放下手机先挂断,杵在原地她又想起刘雅丽下午跟她说的那句话,她苦涩的笑了笑,心想就算是真的,那也不可能了。

    “爸爸,我要吃冰糖葫芦。”小孩奶声奶生的糯米声。

    “好,一会咱就去买。”男子洪厚的声音。

    夏茉听到那男子的声音,不由抬头望了过去,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从前面包间里跑出来,后面跟着一男一女,很明显是孩子的父母。

    男人的身型夏茉感觉在哪见过,特别是他刚刚说话的声音她好像也听过。

    她站在原地看着那一家三口拐进走廊,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想起她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可是一时她又无法确定,毕竟没有看到他的脸。

    “夏茉,你傻站在那干吗?”

    盛启琛半天不见夏茉过来,便寻了出来就见她呆站在走廊边上发愣。

    夏茉恍神,转头见盛启琛在后面,这才发现她走反了,她撩了撩额头的刘海说“刚接了个电话没有注意方向。”

    盛启琛也不点破她,双手插着兜,凤目悠悠看着她,想看看她会不会脸红。

    这人在高中时就出了名的路痴。

    夏茉走到他跟前,见他很是鄙夷的看着她,不满的扬起下巴,“看什么看呀?”她朝他做了个挖眼睛的动作。

    盛启琛轻哼了一声,“果然脸皮很厚,说谎脸都不红。”话落,他侧身推开包间的门。

    夏茉在他身后比一个拳头,不想门已被他推开,她那个动作便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她连忙把拳头变成轻拍的动作,若无其事的拍了拍盛启琛后背的衣服,像似是在为他拍灰尘。

    盛启琛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一进包间见他那个兄弟直盯着他身后的人笑,便回头看了一眼,见夏茉摸着鼻子,像个被老师逮到做小动作的学生,不用想他也知道她刚刚肯定在他背后搞什么小动作。

    杨旭看着夏茉那假动作做的颇为自然,憋着笑,走上前招呼,“嫂子来了。”

    夏茉见包间里有四个男的,除了杨旭她都没见过,长的倒是一个比一个帅气,还真的是物以类聚。她便开始装淑女,一脸腼腆的样子站在盛启琛身边,朝杨旭笑了笑,“中午谢谢你,帮我买了单。”

    “给嫂子买单那是应该的,不用谢。”杨旭一脸豪气。

    盛启琛睨了眼杨旭,“怎么没听你说呢?”

    “给嫂子买个单的事,我还得向你报汇吗?”杨旭这话说的好像中午的事他一点也没跟盛启琛透露似的。

    盛启琛给了杨旭一个嫌弃的眼神,拉着夏茉走到圆桌旁,帮她拉开椅子,先让她坐下。

    夏茉有点不自在的坐下。

    坐在对面的那几个男人,都笑呵呵的看着夏茉。

    “琛哥,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绅士体贴?”坐夏茉对面,穿黑色夹克的男人开口调侃。

    “狄朋,你可真无知,”杨旭指着那人,“你不想想这得对谁。”

    盛启琛撇了他们一眼,一手轻搭在夏茉身后椅背上,正色道“正式介绍一下,这我媳妇儿夏茉,我们婚礼定在腊月二十六,你们要是有空就来,没空就算了。”

    “我去,你这什么速度呀?”

    “不是,什么叫做没空就算了?”

    “那什么……你必须罚酒,最落后的一个,竟然跑到我们前头去了。”

    “对呀,我们这都还没结呢,你倒是抢先了。”

    ……

    夏茉垂着头,有点羞涩又有点尴尬,后悔死了,她就不应该跟他出来见朋友。

    “行了你们,别把我嫂子吓到。”杨旭拍了拍桌子,又笑道“琛哥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我算是明白了,越是这种闷不哼声的人,真要做起事来总能让人大跌眼镜。”

    盛启琛对他们的调侃不疼不痒,坐到夏茉身边,把点菜的平板递给她,“想吃什么自己点。”

    “这有了媳妇还真的是不一样,懂的照顾人了。”

    “琛哥你这个样子真的有点贱贱……”

    夹克男话还没说完,盛启琛拿起桌上的筷子便砸过去,“就你话最多。”

    那人侧身躲开,笑意不减,拿起盛启琛砸过去的筷子,给他砸了回去,怼道“你就是闷骚,还不承认。”

    盛启琛伸手准确无误接住筷子,放回桌上,转目扫了眼夏茉,见她抿着嘴,有点不自在的样子,便没再跟狄朋闹。

    “诶,你都不介绍一下我们吗。”有人抗议。

    盛启琛有点无奈,伸手在夏茉手背上轻敲了一下,“给你介绍一下他们几个。”

    夏茉抬眸朝他点了点头,她是真没想到,盛启琛会有这么闹腾的朋友,跟他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既然也能成朋友?

    “杨旭你认识了我就不介绍了。”盛启琛指了一下坐他们斜对面最靠左的那位,介绍道“他叫方志远,中间那位舌躁的叫狄朋。”被点名叫舌躁的人很是不服气的敲了一下碗筷,盛启琛无视他的抗议,又指了一下左边那位,“林新,他们几个都是我发小也是高中同学。”

    高中同学?

    夏茉疑惑的看着他。

    盛启琛又补了一句,“我还没转学之前的。”

    “哦,”夏茉朝他们浅浅的笑了笑,“你们好。”

    狄朋突然猛地敲了一下桌子,颇为激动的叫道,“你叫夏茉,那你该不会就是他那位前桌吧。”

    夏茉微诧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狄朋笑的很夸张,说“我们那会可是经常听他提到你。”

    “我去,”杨旭在盛启琛身后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琛哥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一直暗恋人家,所以这么多年才没交女朋友。”

    “我看很有可能。”林新跟着打趣。

    盛启琛甩开杨旭的手,不悦的扫了他们几个一眼,“还吃不吃了。”

    方志远笑着推了推狄朋,“别闹了,点菜,我快饿死了。”

    “得,不说了点菜。”林新把另一台平板推给狄朋,“你来点。”

    夏茉暗暗松了口气,开始点她爱吃的菜。

    ……

    吃火锅最能让不熟的人熟稔起来。

    夏茉一开始有点拘谨,后面也就放开,跟几个能说会逗的男人一块吃饭她感觉还挺好玩,特别是听他们挤兑盛启琛,她忍不住就想笑,看来以后她得跟他们多多接触,打入敌人内部,才好摧毁敌人。

    火锅吃的差不多的时间,几个男人便开始喝酒。

    夏茉没想到盛启琛那么能喝,他那几个同学老拿她为由头动不动就要敬她,全被他挡了下来,四个人对他一个人,他面不改色一口一杯,把那位舌躁的狄朋都给喝趴下去。

    喝到后面夏茉看着都有点害怕,让他少喝点。

    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劝,某男喝的更加欢快,来者不拒,好像那喝的不是酒是水一样。

    吃到十点多大家才散。

    从火锅店出来,狄朋跟方志远醉的连路都走不稳,由林新跟杨旭扶着。盛启琛给他们叫了代驾让他们先回去。

    夏茉见盛启琛跟没事的人一样,连脸都没有红很是佩服,要是她喝那么多不知道要醉几天几夜。

    其实盛启琛今晚喝的不算特别多,而且喝的都是啤酒,对他而言还真的就跟喝白开水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在不会喝酒的夏茉眼里,那真是海量。

    盛启琛喝了酒自然是不能开车的,他把车钥匙递给夏茉,便先上了副驾驶座。

    “我开?”夏茉看着眼前那辆“世爵”拿着车钥匙的手不由抖了抖,“那个……要不,我们也叫代驾吧。”

    “你又没喝酒。”盛启琛催促“快点。”

    夏茉磨磨蹭蹭上了车,紧张又有点小激动,望着身旁的男人,“一会路上万一要是出什么状况你可别怪我。”

    盛启琛靠在椅背上,面色微露疲倦,说“万一有什么问题,就当是我自找的,行了吧。”

    有了这句话,夏茉心情就变的很欢快起来,把包往后座一扔,关好车门,插上车钥匙,摸了摸方向盘,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再看着仪表盘,太酷了,竟然还有自动驾驶功能,她不由暗暗唏嘘,不愧是豪车。

    车子上路后,夏茉开的有点畏缩,不敢开太快。

    其实她感觉自己开的不是车,而是金疙瘩,下意思就变的小心翼翼,生怕车受损。

    盛启琛见她开的跟蜗牛一样,很是无奈“你还能开的再慢一点吗?”

    夏茉握着方向盘,“我是为了爱护你的车。”

    “谢谢你的爱护,但是不需要,麻烦你开快一点。”盛启琛很是鄙夷她。

    某女被鄙夷之后,一怒之前便开的飞快。

    晚上十点多街上车流较少,一路畅通。

    豪车强有力的引擎在街上呼啸。

    “世爵”飞驰在环路上,夏茉的身心也跟着飞扬起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不快不知不觉已被她抛之脑后,只剩下手里方向盘给予的快感。夏茉总算明白那些开豪车的人为什么总爱飙车,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诶,我们能不能在环路上多转一圈,兜兜风。”夏茉问边上的男人。

    盛启琛侧目看她,“开上瘾了?”

    “不是,我就是想兜一圈,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夏茉又买惨。

    盛启琛只看到她一脸兴奋,可没看到她哪有心情不好。

    “那就兜一圈。”盛启琛又叮嘱了一句,“不能超过六十迈。”

    “啊?”夏茉撅嘴,“五环上可以开到80迈的。”

    “兜不兜了?”男人语气无形含着威慑。

    “知道了。”夏茉把着方向盘,鼓着腮帮以表不满,随后她降下一点车窗,夜间冷凛的寒风随即钻进车内,她一点也不觉冷,反而觉的很清爽。

    盛启琛“把车窗关上,这么吹很容易感冒。”

    “没事,这样透气。”夏茉不以为然。

    盛启琛心想,明天她要是不感冒他姓倒着写。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