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钻戒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31章钻戒
    回到家,林兰跟夏国栋便开始打电话,通知亲朋好友,那个高兴劲,恨不能全世界都知道他们要嫁女儿了。

    夏茉受不了林兰那个高兴劲,回自己房间去。

    她躺在床就听自己老妈在客厅跟人夸耀盛启琛,说他有多好多好,那声音大的那怕隔着一道门,她都听的清清楚楚。

    此时夏茉一点也听不得盛启琛的好。

    越想她越来气,又从床上坐了起来,心想他不是要办婚礼吗,那好,那就大办,她必须让他出大血,让他长点记性。

    想到这夏茉拿起手机便给盛启琛打了过去。

    那头倒是接的很快。

    “喂,有事?”盛启琛的声色愉悦轻快。

    夏茉深吸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同意他们要办婚礼,那我就要提几个要求。”

    盛启琛:“你说。”

    “我要西式的庄园婚礼。”夏茉说道。

    那头盛启琛低低“哦”了一声,又问:“大冬天的,你真的要在庄园里办婚礼?”

    夏茉:“我喜欢!”

    “好,你继续。”男人憋着笑意。

    “还有,得拍婚纱照。”夏茉说这话时阴邪的笑了一下,听说男人都很怕拍婚纱照,像盛启琛这种人,拍照对他来说肯定也是一种折磨吧。

    “好。”那头没有半点意见。

    夏茉咬了咬唇,又说:“还有一样不能少。”

    盛启琛语气很有耐心:“说你。”

    “钻戒,大小你自己看着办。”夏茉一板一眼的说道。

    那头,盛启琛靠在沙发上,嘴角往上扬,手里夹着高脚杯悠闲的晃着,说:“那就明天去买,到时我派人过去接你。”

    夏茉眉头纠了纠,思量了会回道:“好,明天就明天。”话落她便挂了。

    看着手机,夏茉回想着刚刚盛启琛的语气,似乎没有半点不耐或是不高兴。

    这厮的反应还真是让她捉摸不透。

    某女磨了磨牙,自言嘀咕:“这王八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不会憋着什么坏吧?”

    坐在床上发了会呆,夏茉又拿起手机,在“精英姐妹群里”喊了一声:【你们有谁知道,钻戒那个牌子最贵?】

    她这一问,陈小小跟楚菲同时回复,问的还都一样:【你要干吗?】

    夏茉原本是不打算跟她们说的,可现在她要办婚礼不得不说了:【我要结婚了。】当然她那个假结婚的想法没法跟她们说。

    陈小小:【惊愕脸jg】

    楚菲:【惊愕脸jg】

    叶安欣:【你跟谁结呀?】

    夏茉一咬牙齿:【盛启琛】

    陈小小:【我去!】

    楚菲:【我去!】

    叶安欣:【我去!】

    楚菲:【妈呀,你个乖乖。】

    陈小小:【真的假的……我有点不信?】

    叶安欣:【这要是真的,那就是本年度最爆炸的新闻。】

    夏茉:【哭笑脸一排jg】

    夏茉:【婚礼定在腊月二十六,到时你们都给我当伴娘,衣服全套送。】

    楚菲:【先让我消化一下,这太劲爆了,我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陈小小:【……我的心脏也有点受不了】

    叶安欣:【其实我倒不是很惊奇。】

    夏茉:【你们惊奇完,快告诉我答案。】

    夏茉刚敲完,楚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明明那么坚决说她跟盛启琛绝对不可能,这才多久呀,既然就要跟他结婚,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夏茉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跟楚菲解释,问她晚上有没有空,一块出来吃个饭,她再跟她细说。

    几个闺蜜里,夏茉跟楚菲关系最好,而且她跟盛启琛的事她自己一个人憋的也有点难受。

    晚上两人在一家烤肉店碰面。

    楚菲一见到她,就问:“到底怎么回事?”

    夏茉便把她为什么会跟盛启琛结婚的事从头到尾都跟她交待了。

    楚菲听完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啧啧道:“你行呀夏茉,你可真行。”

    夏茉心想:她不想行,现在也得行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楚菲看着她轻摇头,来了句:“不过你跟他结婚,占便宜的人应该你。”

    夏茉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服气。

    第二天,十点不到盛启琛就派人过去接夏茉。

    夏茉从楼道里出来,就看一男的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的很正式,长相五官端正偏清秀,站在那辆阿斯顿马丁边上,一见到她出来便迎了过来,笑问道:“您是夏小姐吧?”

    夏茉轻点了点头。

    “我是盛总的助理徐克,您叫我小徐就行。”徐克笑了笑又说:“盛总他今天比较忙,让我来接您过去。”

    夏茉笑问:“大周末的他忙什么呢?”

    徐克满脸认真的回道:“有两个贵宾从法国过来,所以他走不开。”

    夏茉心里其实觉得盛启琛不来更好,到时她就可以随便选,朝徐克笑了笑:“那麻烦你了。”

    “您客气了。”徐克侧过身便帮她拉开后车座。

    夏茉极少受这样的待遇,颇有点不自在又朝他笑了笑,钻进车里。

    徐克上车后,便往国贸方向开。

    昨晚临睡前,夏茉在网上搜了搜,几个大牌网上也有一些报价看的她直吐舌头。

    车子上了环路后,夏茉问道:“那个……这是要去那个商场?”

    徐克从后视眼跟她对视了一眼,说道:“去国贸。”顿了一下他又说:“盛总说那边牌子多一些。”

    “哦,那就去国贸。”夏茉听他称盛启琛为盛总,便试探着道:“对了,刚刚你说你是盛启琛他的助理,他不是品酒师吗,怎么还会有助理呢?”

    徐克听这话眉头微拢,抿着嘴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回道:“盛总是比较权威的品酒师,跟普通的品酒师不一样,所以配有助理。”

    “哦,”夏茉又来了八卦心,“那像他这种的一年有多少年薪?”

    徐克看着前方,一本正经的回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公司年薪都是保密的,不过以盛总的资历应该在一到两百万之间吧。”

    “品酒师工资那么高?”夏茉很是惊讶。

    徐克从后视镜偷瞄了眼夏茉,抿嘴轻笑,心想还真被盛总算准了。

    ……

    到了国贸,徐克引着夏茉直接去了卡地亚专柜。

    一进柜台,徐克跟服务员低语了两句,那位服务员侧目看了看夏茉,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没有多少敬意,等她目光扫到夏茉手腕上那只翡翠,神色立马就变了,随后便引着他们往面里贵宾室去。

    今儿夏茉出来时也没有特意打扮,穿的很平常,她本来只想去普通商场看看的,没想到要来这边,更没想到徐克会把她引到这家大牌专柜来。

    在贵宾室坐下后,便有人拿戒圈号过来给她式号码,随后便有两名穿着店员制服的美女,一人端着一个绸绒托盘过来。

    夏茉一看托盘里的戒指,不由暗吸了口气,太漂亮了,一颗比一颗大,闪的她有点眼花。

    “小姐您都可以试一下。”店员站立在一旁,带着纯白的手套,笑脸盈盈的看着她。

    夏茉装镇定,拿起里面一枚桃心状钻戒,不算最大颗的但也不是最小颗的,她套进无名指,不得不说真的是好看。

    都说女人对钻戒子没有抵抗力,夏茉这回算是体验到了。

    “这款是我们这季刚刚推出来的新款,全球一共就三个,名叫心心相印,所以形状是心形的,偶意爱人之间美好的思念所寄托的相思。”一旁店员声音很是甜美,不疾不慢笑着介绍道。

    夏茉听完突然就不喜欢了,他跟盛启琛怎么可能会有相思之情呢,更不可能心心相印。

    脱掉那枚戒指,夏茉直接问道:“这里面那个最贵?”

    店员指了一下里面最大颗的那颗裸钻,笑道:“是这个‘永恒之心’不管是净度还是切工都是顶级的,三百八十万。”

    夏茉伸过的去手微微抖了一下,但还是拿了起来,套在手上时她的手还有点颤。

    三百八十万,既便不买她也要过一下瘾。

    “小姐您的手指纤细又白,戴这种多切面的裸钻反而更好看。”店员在一旁吹捧。

    夏茉五指并拢,举起来看了看,真的是超好看,耀眼夺目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璀璨,又简单大方。

    只是这价位也很是耀眼。

    看了看,夏茉又默默的摘了下来,拿起拖盘里最小的一颗,中间一颗钻边上绕着一圈小碎钻,像太阳花的形状。

    “嗯,这款好多人比较喜欢,秀气精致,您戴着也很好的。”店员舌灿莲花。

    “这个多少钱?”夏茉问。

    店员:“这个六十八万八,相对比较便宜。”

    六十八万八还便宜,夏茉在心里逼逼。

    徐克这时俯到她耳边低语了一句,“盛总说了,挑您喜欢的不要管价位。”

    不用管价格,这话口气是不是大了点?

    夏茉眉头微挑了一下,看了看那颗三百多万的大钻,又看了看手里戴的这个,心里天人交战。

    忽然她想到了一个问题,现在她跟盛启琛已是合法夫妻,那婚后财产是共有的,要是买了那个三百多万的,万一盛启琛负担不起,那她岂不是得跟他一块承担,虽然他看着似乎很有钱,可万一没她想的那么有钱,那她其不是把自己给坑了。

    得!

    还是先等摸清他的家底后再造他的钱吧,免的把自己给坑了。

    想到这,夏茉抬起手右左看了一眼说:“这个挺好看的,就要这个吧。”

    “好的。”店员笑着回应,但眼里的神色还是颇有点失望。

    徐克在一旁又说道:“盛总也让您给他挑一个。”

    夏茉颇有不爽的扯了一下嘴角,“我又不知道他戴多大的。”

    “我知道,他早上跟我说了。”徐克笑着。

    店员一听这话,立马说道:“男款的,我们这都有跟这几款配套的。”

    不一会,另外一名店员又端过来一个拖盘,里面放的全是男款婚戒。

    夏茉往托盘里扫了一眼,挑了一枚最简单的,上面只镶了一颗小的不能再小的钻,跟素圈没什么区别。

    徐克在一旁看着眉角不由抽了抽,他们盛总的一枚袖扣估计都要比这个婚戒贵。

    买完戒指回到家。

    夏茉坐在房间书桌前,双手托着腮帮看着桌子上那两个戒指盒,双眼一眨不眨,内心活动却很丰富。

    两个盒子里的戒指加起来总价八十八万八,数字还真不是一般的吉利。

    夏茉想象着八十八万多摆在桌上得多大一堆,以她现在的工资来算,她得六年不吃不喝才能攒这么多,六年的工资买这么两枚不能吃的戴着还隔手的东西,她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夏茉很是烦躁的揉着头发,八十八万呀那可不是八万八,不过再想想盛启琛的年薪有一两百万,这八十八万似乎也不算过份吧?

    就算过份了那也是他自找,谁让他说什么不用管价格,她没拿那个三百多万的算是对他手下留情了,再说了,说大话的人就得替自己的言行买单。

    某女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那颗不安的心才渐渐平复下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