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心虚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30章心虚
    夏茉到商场便直奔四楼大牌专柜去。

    以前她只逛大众牌子,而且买的基本都是打折货,毕竟收入有限,而且她的消费观念也比较保守,买的衣服最贵的也就两千封顶,这还是冬季外套之类的服衣,要是夏天单衣的话也就两三百块,她比较喜欢大众品牌,衣服不贵质量也不错,穿的也很舒服而且又便宜。

    在几个大牌专柜里转了转,夏茉还是悻悻的出来了,实在太贵了,既便她兜里揣着的盛启琛的信用卡,但她自己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花别人的钱她还是有点心虚。

    最后她还是去了三楼,在一家中档次的女装柜台,买了一套相对来说有点职业平时也能穿的套装,款式设计有点潮,不像普通套装那么死板老气,穿起来整个看着干练还有几分时尚感,款式设计的比较新颖,最主要的是价格,刚好是她要想的那个价,比她平时买的衣服要贵两倍,但跟四楼的大牌比起那又便宜很多,这价位,她刷盛启琛卡时心里负担就小了很多。

    后面她又买了一件大衣,纯羊毛的六千多,还有一双短靴,连套装一共刷了盛启琛将近小两万块,她觉得这已经是下狠手了,因为她长这么大就没买过这么贵的衣服,也没有一次消费上万的记录,今天算是全破了。

    所以从商场出来时,她很开心。

    ……

    另一边。

    盛启琛正载着林兰跟夏国栋去“顶盛”的路上,今天他开的是一辆黑色奥迪比较低调。

    车子刚从夏茉他们家出来不久,他手机就响了一声不一会又响了两声,但他没看直到车子在红绿灯路口停下,他才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三条刷卡消费通知信息,一看尾号,是他给夏茉的那张信用卡,他眉头微微挑了一下,再看额度一共还不到两万,他嘴角很浅的弯起一个弧度。

    ……

    夏茉按盛启琛发给她的地址导航,开了将近半小时才到,看到‘顶盛”的大门,她微微有点惊诧,像一座别院,大门口两边种着好多青竹,正门口还摆放着两尊石狮,有点像那种私人会所。

    夏茉要进停车场时被保安拦了下来,问她是不是姓夏,弄的她很是错愕,但还是点了点头,保安这才让她进去。

    等她把车开进停车场,放眼望去两边停放的全是豪车,她的小qq就跟异类一样,好像到了一个她不该来的地方。

    夏茉没好意思往前开,找了个比较偏的位置停下,心想,还好她去商场换了一身,要不然穿着那身起球的毛衣来这种地方,那真的会出大洋相。

    锁好车,她拎着包往里走,一边欣赏四周的景色,院里的一石一木似乎都精心设计过,每一处都显的别具一格。

    夏茉走了好一会才看到正门,同时也看到站在大门旁抽烟的盛启琛。

    男人抽烟的姿态慵懒闲暇,透着一股男性独有的性感,让人赏心悦目。

    望着那道身影,夏茉心里有点小感慨,她真的没想到有一天她跟盛启琛会有所交集,更没想到他们还会成为夫妻,想想就觉得匪夷所思。

    盛启琛从夏茉看过的那一瞬,也看到了她,见她一身米白色套装,外面搭着一件咖色羊毛大衣,系着腰带,显的身材比例很好,整个人很精神,还有点飒气。

    他掐灭烟,拍了拍身上的烟灰,迎了过去。

    夏茉手里晃着包,见他走过来,扬起下巴问道:“看到我的消费记录了没有?”她表面问的很理直气壮,其实心里挺虚的。

    盛启琛双手插兜,点了点头,“看到了。”

    “以后你可千万别惹我不痛快,不然我就刷暴你的卡。”夏茉梗着脖子威胁。

    盛启琛看着她,薄唇轻抿,要笑不笑的样子,“听着好像挺吓人的。”

    “你知道后果就行。”夏茉有点小得意。

    盛启琛低低笑了一声,左右上下打量着她。

    “你这么看着我干吗。”夏茉被他那么盯着浑身别扭,往边上退开两步,不悦的瞪着他,

    盛启琛有点吊而郎当,笑道:“你刷我的卡,我看你两眼还不可以了?”

    “走开,”夏茉双手环在胸前,瞪着他。

    盛启琛又上下瞟了她一眼,“真够low的。”

    夏茉气死,挺胸,“我哪儿low了,不懂的欣赏就不要乱说话。”

    “米白色配咖啡色外套,也就你的审美才会这么穿。”盛启琛满是鄙夷。

    夏茉咬了咬牙,强忍住爆打他的冲动,安抚自己,一定是因为她刷了他的卡,他才故意这样打击报复她的。

    “咱们本来三观就不合,审美又怎么可能一样呢。”夏茉斜了他一眼,“再说了我又不是穿给你看的。”

    盛启琛看她吹鼻子瞪眼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浓,“要是觉得我的话让你很生气的话,卡随便刷。”话落他便抬步往里走。

    夏茉朝他后背很不屑的皱了皱鼻子,跟在他身后阴侧侧的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随便’刷。”

    盛启琛走在前面,眉梢眼角全是笑意。

    进了门,夏茉脚步不由放慢了下来,因为大堂实在是太漂亮,倒不是有多么的金碧辉煌,而是里面墙上的画,还有厅堂摆放的艺术品。

    夏茉从未见过那么大幅的壁画,几乎占满了一面墙气势磅礴,画里不管是人物还是飞鸟都画的栩栩如生。

    某女光抬头看画就没注意前面的路,盛启琛什么时候停下脚步她自然也没注意到。

    盛启琛看着她撞过来也不提醒。

    “啊,”夏茉捂着头低叫了一声,抬头见撞到的肉墙是盛启琛,她原本有点歉意的面色,瞬间就变了脸,“你站着不动干吗。”

    “会不会好好走路,”盛启琛居高临下,一脸严肃教育她。

    夏茉蠕了蠕嘴,忍下气,但杏目还是不服的瞪着他。

    包间里,夏国栋夫妇跟盛泽恺正聊着他们礼婚的事。

    夏茉跟盛启琛一进包间就听到老爷子说:“你们礼金要是不收,那礼婚就全由我们来办。”

    夏茉一听这话,便扯了一下盛启琛的袖子,朝他直摇头,压低声音说:“我不要办婚礼。”

    盛启琛毫无表情看了她一眼,抽回自己的袖子,先走了过去,“夏茉来了。”

    “小茉来了。”老爷子笑呵呵的朝夏茉招手,示意她到他身边去坐,一边朝盛启琛吩咐,“你让人上菜吧,我们边吃边聊。”

    “好,”盛启琛转身又出去。

    林兰看着自己闺女又看了看老爷子,眼底嘴角全是笑,看来老爷子是真喜欢她。

    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夏茉,说:“我正跟你爸爸妈妈商量你们俩的婚事,你有没有什么要求?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西式的还是中式的?”

    林兰跟夏国栋对视了眼,都看着夏茉。

    林兰此时心里很是感慨,她怎么也没想到闺女能有这么大的福气。

    刚刚他们进包间时,看到老爷子一身正装坐在那,不怒而威高高在上,身后还站着一位穿的比他们还要气派的管家,当时林兰很是担心被人家看不起,毕竟像这种地方他们都见识过,可见两家的经济水平差距有多大。

    可没想到老爷子一见到他们,便主动起身迎了过来,随后一听说夏茉还没到,又让孙子去门口等着,让林兰觉得自家闺女很是受重视。

    后面他们谈到两孩子的婚事,老爷子姿态也放的很低,说他这孙子话比较少也不怎么会讨好人,说他之前还怕他找不着媳妇儿呢,没想到原来是心里一直有人,说看到夏茉后他也很是喜欢,很高兴能跟他们成为亲家,让他们有什么条件跟想法尽管说。

    老爷子这一翻话,一下就把夏国栋跟林兰给收服了。

    人家明明可以高姿态,但人家不屑摆那个谱,这诚意比什么都重要。

    林兰原本心里那点担心也就随风消散,她豪爽的性格也就显露出来,她拍着腿笑道:“虽然我们家这条件跟您这没法比,但女儿也是我们捧着长大的,嫁到您家或许是她高攀了,但她肯定不是因为你孙子有钱才嫁的,所以我们这当父母的也没有什么要求,再说了我这是嫁女儿可不是卖女儿。”

    老爷子笑着点头,“这个我自然知道,但这嫁娶的礼我们可不能少了。”

    夏国栋跟林兰齐齐摆手,林兰又抢先开口,“那天我就跟启琛说了,这聘礼我们一分都不要,只要他以后对我闺女好,比什么都强。”

    老爷子阅人无数,林兰的话是真心还是假意他一眼便能看透,心想这亲家倒是实在人,这样的亲家要比那些商业联姻强百倍,虽然他们在事业上帮衬不到盛启琛,但肯定能给他带来温暖,而他孙子缺的就是家的温暖,这是多少金钱也买不来的。

    老爷见他们态度那么坚定,便笑道:“这礼金你们不收,那这婚礼就全由我们来办。”

    他们聊到这的时候,刚好夏茉跟盛启琛进来。

    夏茉以前倒是经常幻想自己穿婚纱的样子,那时她对自己的另一伴有很多憧憬,可现在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办,她跟大盛启琛的婚事说白了跟协议结婚没什么区别,无非是相互利用,这样的婚姻要是能隐婚那就更好,她才不会傻的广而告之。

    她笑了笑说,“我比较喜欢旅行结婚,办婚礼太麻烦了。”

    “那不行。”林兰跟老爷子几乎异口同声。

    ……

    盛启琛再进来时,见夏茉耷拉着眉头,嘴角的笑意显的很勉强,不过她爸妈跟老爷子似乎高兴的有点嘴合不拢。

    老爷子一见他进来,忙招手,说道:“我昨天让人看了一下日子,说腊月二十六是个好日子,刚刚我跟亲家也都商量了一下,他们说没有问题,那你们婚礼就定在这天吧,你看行吗?”

    “可以,”盛启琛走到他身边,淡笑:“这样时间也足够。”

    老爷子眉开眼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们先入席吧。”盛启琛搀起老爷子,“菜马上就来。”

    “好好好,那我们先入席。”

    老爷子笑着招呼林兰跟夏国栋,又让盛启琛跟夏茉坐一块去。夏茉有点心不在焉,入席后便盯着面前的餐具发呆。

    十四人的大圆桌,他们五个人坐显的有点空,但服务员送过来的菜,不一会便把大圆桌子摆满了。

    “这菜点的也太多了,”林兰看着一桌子的菜,朝盛启琛皱眉,“赶紧让他们别再上了。”

    “没事的,这里的菜量不大,一会您跟叔叔多吃点。”盛启琛又笑着问夏国栋,“叔叔你是喝红的还是喝白的?”

    “来点红酒就行。”夏国栋笑道。

    盛启琛起身,亲自给岳父岳母倒上酒。

    “给我也来点。”老爷子把他的杯子挪了过去。

    盛启琛看着他皱了一下眉头,“你还是以茶代酒吧。”

    “没事,今天高兴必须喝点。”老爷子看着身边的亲家,“他们这婚一结咱们也就都踏实了,以后就等着抱孙子。”

    “可不是吗。”夏国栋陪着笑。

    老爷子目光一转,见夏茉微垂着眉,似乎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便问道:“小茉,你怎么了?”

    夏茉被点到名忙抬起头来,佯装没事的样子,笑道:“我没事。”

    “我还以为你不高兴呢?”老爷子笑着,“其实你想旅行结婚跟办婚礼不冲突,到时你们办完婚礼再去旅行不也是一样吗。”

    盛启琛听着默不做声,拿起老爷子的红酒杯给他倒了小半杯。

    林兰瞥了自己女儿一眼,说:“您别管她,这种事他们必须得听我们的。”

    老爷子笑了笑,又说道:“主要你爸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也就这么一个孙子,你们俩结婚要是不办婚礼,那我们都会觉得遗憾,这事只能让你们将就一下我们几个老人了,就算是圆一下我们的心愿。”

    老爷子话都说到这份了,夏茉那还能说什么,她看了一眼盛启琛见他都不吭声,心里很是搓火,便把球踢给盛启琛,说:“一开始是他说要旅行结婚的,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

    盛启琛听这话,悠悠的瞥了她一眼,走到她身边坐下。

    “启琛,你也不想办婚礼吗?”林兰直性子,开口便问。

    盛启琛朝林兰莞尔一笑,“我听你们的,你们说办那就办。”

    “还是启琛懂事。”林兰看着女婿,真的是越看越喜欢。

    夏茉侧头笑盈盈的看着盛启琛,眼底浓烟滚滚,恨不能烧死他。

    盛启琛情意绵绵与她对视了一眼,还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对她眼底的火焰视若无睹,柔声说:“旅行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音刚落,脚面便被人踩了一脚,疼的他嘴角不由抽了抽。

    夏茉踩了一脚,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也笑道:“那就办。”

    他都不怕,那她怕什么。

    老爷子见他们俩都同意了很是高兴,举起杯来,声音很是哄亮的说道:“来,亲家,我们干一杯,祝两孩子以后幸福美满。”

    “好好好,来。”

    夏国栋跟林兰同时举杯。

    一顿饭便把两人的婚礼事宜都给敲定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