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耿直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27章耿直
    盛启琛脱下西装,里面就一件白衬衣,他松了袖扣,又把两边袖子挽起,露出精壮的手臂,随后往沙发上一坐,仰靠在座背上,揉了揉眉心,似乎很累的样子。

    夏茉转过头便见男人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倦容微显。

    她移步走到他身边,不自在的两手交握着,说道:“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

    盛启琛双眸蓦地睁开,“你说什么?”男人语气无波无澜,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夏茉有点烦躁的挠了挠头,“咱们这婚结的有点……”

    “你后悔了?”盛启琛坐正了起来,微翘的眼尾不悦上挑,目光冷凝,“你在怕什么?”

    夏茉也不清楚自己在怕什么,按理他这么有钱她应该高兴才是,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对她都是有利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我也不知道。”夏茉皱了皱眉头。

    盛启琛看她那个样子,邪魅的勾了勾唇角,说道:“白纸黑字你自己写的,现在后悔晚了。”

    夏茉懊恼的看着他,咬了咬唇,负气道:“我这可是给你机会后悔,你要是不领情,到时你可别怪我……我不懂的持家只会败家。”

    盛启琛本来是崩着脸的,一听这话笑出声。

    “我……我这人特别能花钱,工作五年一点积蓄也没有,你也看到了,你那个修理费我都没钱赔,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不想坑你。”夏茉又说道。

    “谢谢你为我着想,”盛启琛挑眉,眼底狡黠之色一闪而过,“我既然娶了你,那就有养你的义务,持家这种活也没想过你能做,所以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吧。”

    呃!

    “哪这话你说的。”夏茉故意装出一副败家样,“以后你可别说我只会花钱不会赚钱。”

    盛启琛眼眸变的幽深,别有意味的说道:“你当好盛太太就行。”

    这称呼让夏茉心一颤,连跟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转头岔开的话题,问道:“这房子有几居?”

    “你自己不会看。”盛启琛说完又仰靠回去,闭上眼睛。

    夏茉白了他一眼,转头左右看了看,客厅两边有走廊,北边像是厨房跟餐厅。她便往南边走,走到第一间房门口,她停下来,轻轻推开门看了一眼,是一间书房很宽敞,装修的倒是很现代简约,桌上还放着两个很大的电脑屏幕。

    拉上书房的门,她又推开斜对面的门,灯在她推开门的那一瞬亮起,看到里的运动器材,她不由啧啧了两声,这是把健身房的器材都搬回家了。

    等夏茉推开第三个房间,她杏目不由一亮,她想这应该就是主卧,房间超大,极尽奢华,特别是那张欧式大床,看着就让人喜欢的不行,乳白色尾踏,淡灰色纯羊毛地毯,古铜色复古水晶吊灯,贵妃榻,落地窗……

    夏茉缓缓走了进去,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有点像踩在云团里很是舒适,她一步一步慢慢的往里走,很是新奇的看着,连吊顶的一个犄角她都扫了一眼。

    再看卧室两边各有一个推开门,她先打开了右边那个门,入目便是一个超大的圆形浴缸,还有敞亮宽大的洗脸台,黑色花纹琉璃石,衬着一室白色砖墙,尽显尊贵。

    夏茉站在门口呆呆的看了好一会,算是见识了什么叫有钱人。

    须臾她才转身,往另一边去。

    等她推开另一扇门,杏目不由挑起,这是一间衣帽间,女人最喜欢的地方,内设简直精细到难以想象,环墙立柜,分上中下三层,每层大小不一样,衣帽间中间是一排立柜,专为饰品、手表设计。

    ……

    从卧室出来,夏茉刚刚那点犹豫、彷徨已是忘的光光,恨不能即刻搬到这边来住。

    紧随的她又打开主卧斜对面那间房,也就是健身房隔壁那间。

    如夏茉所料是间次卧,房间虽然没有主卧那么大,但比她现在住的那个房间至少要大两倍,而且装饰一点也不低主卧,也带有浴室只是没有衣帽间。

    参观完房间,她又迫不及到跑到客厅另一头去看。

    虽说夏茉不怎么会做饭,但看到现代化高大上的一体厨柜,感觉以后自己能爱上做饭。再看对面那套餐桌,漂亮极了。

    让夏茉意想不到的是,餐厅边上还有一间客房跟影室间。

    转悠了一圈,夏茉嘴角不知不觉向前扬,开始有点窃喜,这里毋庸置疑就是豪宅,要是天天住在这种地方,让她做牛做马她都乐意呀。

    回到客厅,盛启琛还靠在那,闭着眼睛像似睡着了。

    夏茉走到他身边,见他仰靠在沙发上,俩手瘫在身侧,一只大长腿搭在前面矮几上,很随意很放松。

    她站在一旁便静静的打量着他,男人剑眉很浓,直入斜鬓,眼睑狭长,鼻梁很挺,唇型诱人,脖子修长,光这颜值要是进军演艺界,绝对能大红。

    有颜又有钱,这么多年竟然还单着,该不会身体有什么毛病吧?

    夏茉单手环胸,一手摸着下巴,目光不由往男人下面瞥了一眼,视线略过两腿之间,她又不敢细看,跳回到他脸上,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俩怎么就弄一块来了呢?

    即便他急需找一个女人,以他的条件,请个演员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答应真的娶她?而且像他们这种家境的人不是都要求门当户对的吗?何况他明明知道她很讨厌他的,两年后跟他离了的话,那他绝对是要赔大发的,他这么聪明的人不可能没想到这些吧。

    越想,夏茉脑子越乱,理不出头绪。

    不过她跟盛启琛结婚这事本身就很荒谬,没有什么道理可寻,只要她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就可以。

    靠在沙发的人缓缓睁开眼睛,就见夏茉站在他边上,那双杏目像研究一件物品一样看着他,眼里还透着一股小鸡贼。

    “参观完了,现在是想好好的‘参观’我吗?”盛启琛还仰靠着没有起来,浅色的眸子幽幽的看着她,透着一股痞气。

    “你有什么可‘参观’的,”夏茉往边上退开半步,避开他的目光说道:“房子很不错,我就怕我到时住不习惯。”因为太好了。

    盛启琛定定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其实你别把我想的太有钱,这房子是我爷爷的,车也是公司,都不是我的,我也只是个打工的,只不过收入比你稍微强点。”

    盛启琛看出夏茉刚刚在退缩跟犹豫,都是因为看了这房子才产生的,像似被他的财力吓到了,那他就当个没钱人好了,免的她多心,以后再让她慢慢接受。

    夏茉听完很是狐疑,问道:“那你爷爷是干什么的?”

    “就一个卖酒的,早年机会好,赚了点钱。”盛启琛说的很平淡。

    “哦,原来是这样呀。”夏茉笑了笑,“客房不错,以后我就睡那屋。”

    盛启琛掀了掀眼皮,不置可否。

    “那屋要是能有个衣柜就更好。”夏茉又低低的说道。

    盛启琛没接她的话,起身,问:“那你现在要回哪?”

    夏茉见盛启琛很累的样子,本想说她自己回去,可一想到她跟他在一起的目的话到嘴边又变了,“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家吧。”

    盛启琛拿起外套,没再跟她多废话:“那走吧。”

    ……

    回到家,夏茉心里还是有点小波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未来的生活很可期呀!

    次日,夏茉刚到酒庄就接到严睿的电话,问她酒庄的人有没有为难她,夏茉说除了一些表格不再给她们核对,别的倒是也没什么,让他放心,有事的话她们肯定是要跟他说的。

    之后两天夏茉跟孙莹都在酒庄忙活,把一些还没有收集的资料全部收集齐,这样她们下周就可以不用到这边来办公,那样一来也好拖延时间。

    孙莹一听夏茉说下周不用过来,高兴坏了,说虽然酒庄这边住的好,吃的也好,可实在是太冷清了,晚上连个去的地方都没有,呆久了就很没意思。

    周五下午,夏茉跟孙莹正准备收拾东西走人时,财务部林经理突然找过来,说是有事跟夏茉说,两人便去了另一个会议室。

    坐在会议室里,林经理一脸为难样,吱吱呜呜半天才说:“夏主管,你们今天就要回去了吗?”

    “嗯,这事我昨天就跟你们王总说了。”夏茉说道。

    “哦,这样呀,”林经理啧了一声,欲言又止的样子。

    夏茉看他那个样子很是难受,说道:“林经理你有什么事,直说。”

    林经理搓了搓腿,皱着稀疏的眉头,说:“还是那个报告的事,你们到底能不能按我们给的那个数据来做?”

    夏茉一听这事,面色冷淡了下来。

    “我们陆总希望最晚这个月底能拿到。”林经理混沌的眼眸直盯着夏茉看,说:“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林经理,有件事我有点不明白,如果你们一早想让我们做以你们为准的数据,你干吗又给我们提供了所以账本跟合同还有流水账目?”夏茉问道。

    林经理一只手搓着腿,“当时吧,我们没有领会陆总的意思,以为……唉,我这个也不好跟你说。现在陆总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你们不能以我们的数据来做,那我们就只能另请人。”

    夏茉讥笑了一声,“反正你们跟我们也是有合同,你如果按合同付款,我们也没什么意见。”

    “那怎么可能呢,你们报告没出我们肯定是不会给你们付款的。”林经理也不装,面色变的凶悍起来。

    夏茉站了起来,淡淡的笑了一下,“既然林经理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没必要再聊下去,具体怎么操作我也得回去跟领导汇报一下,这也关乎我们公司信誉的问题,我也作不了这个主。”夏茉这次没有冲动,话说的比较委婉也不难听。

    “好,那我就等你的消息。”林经理绷着脸。

    夏茉跟孙莹收拾完行李,便从酒庄回公司。

    刚好刘雅丽他们也从云南回来了,有好多数据都要跟夏茉这边对接,所以两人直接回了公司。

    夏茉跟孙莹刚到公司都还没来得及跟刘雅丽他们说上一句话,顾总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让夏茉去他办公室一趟。

    夏茉不用想也知道,找她是为了何事。

    她放下包,便往顾辽军的办公室去,刚走到他办公室门口,跟王凯利狭路相蓬。

    王凯利手里抱着几个文件夹,蹬着高跟鞋,掷地有声,走到她面前,笑道:“顾总正在气头上,祝你好运。”

    夏茉横了她一眼,错开她,便推门进去。

    顾辽军一看到夏茉,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骂她死脑筋,做事不懂的灵活,说对方只是自查,他们想要什么样的数据那就给他们做什么样的数据,又不是第三方委托的,何况他们的数据不是虚夸利润,而是把利润缩小,这个完全不是什么大问题,怎么就不能答应对方了?

    夏茉被骂的很不服气,攥紧拳头,她反驳了一句,说:“难道除了第三方委托,我们就可以胡乱做假吗,那我们天天挂在嘴边的职业守操又算什么?”

    顾辽军指着她,被气的说不也话,大吼道:“你这个……愚木疙瘩,给我出去。”

    这一声吼,几乎全公司的人都能听到了。

    夏茉红着眼,转身就走。

    一出顾辽军的办公室,就见几个同事围在门口看戏,王凯利也没走,倚在一旁工位上一脸幸灾乐祸的笑着。

    夏茉从她身边走过时,她假模假样的说道:“你也真是的,明知道顾总在气头上你还顶嘴,活该你被骂。”

    夏茉没理她,转身便往洗手间去,擦肩而过的同事都用异样的眼神看她,她脊背挺的更加直。

    她又没有错,她光明磊落,她才不怕别人笑话。

    可进了洗手间,夏茉眼泪还是没崩住夺眶而出,贴在墙角她捂着嘴越想越委屈,不由抽泣起来。

    夏茉这人吧,平时看她软绵绵跟一只毫无攻击力的小绵羊似的,好像很好拿捏似的,但其实不然,她这人有自己的原则跟底线,有时还特别一根筋,谁要是触及她的底线,她不管是谁都敢顶撞,也不会顾及别人的脸面,这是她的性格使然。

    她这人也不懂的阿谀奉承,只会埋头苦干,因此跟几个领导的关系除了严睿都很一般,她不像王凯利八面玲珑,会说话会讨好人,会玩手段,所以升职比王凯利慢,但她心里荡坦坦不亏心。

    刘雅丽找到洗手间时,夏茉已经抹干了眼泪,还洗了把脸,若无其事的站在洗手台前照镜子,捋着刘海。

    “你没事吧?”刘雅丽走到她身边,颇为担心的看着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顾总怎么发那么大的脾气?”

    “没什么。”夏茉甩了甩手,便往外走。

    刘雅丽看着她的背影,拧了拧眉头,这那像没事的样子。

    夏茉刚从洗手间出来,孙莹便跑了过来,哭丧的脸说:“顾总让我们把酒庄的资料都接交给王凯利他们组,说这个项目以后就由他们来做,让我们不用管了。”

    “那有这样的,你们辛辛苦苦查完账,数据都整理的差不多,哦,说转给他们就转给他们,有这么占便宜的吗?”刘雅丽在夏茉身后,愤愤不平。

    “转给他们就转给他们,我不稀罕。”夏茉嘴上这么说,可面色变的冷煞,走回到工位,她拿上包就往外走。

    刘雅丽见她这样子,有点担心,她对夏茉的性格还是了解的,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做事很耿直,脾气要是倔起来那真的是比牛还要犟。

    “诶,你去哪里?”刘雅丽在她身后叫了一声。

    夏茉脚下生风,头没回,“回家。”

    孙莹没见过夏茉这么飒,吓的都不敢吭声。

    刘雅丽见夏茉出了办公室,忙掏出手机给严睿打过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