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上门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21章上门
    盛启琛朝孙莹轻点了点头, 便走到夏茉身后, 拍了一下她的肩, “时间到了。”

    孙莹见他认识夏茉, 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脑洞飞速运转了起来, 各种版本在她脑海里演绎着。

    夏茉转头见是盛启琛, 微蹙眉, 转目往对面看了一眼,见孙莹正看着她,眼里闪着浓浓的八卦光,她脑仁就有点疼。

    “还要多久。”盛启琛问。

    “十分钟。”夏茉转回头继续搞打, “你先下楼等我。”

    盛启琛扫了眼她的电脑, 语气微有点不悦:“那麻烦你准时一点。”话落他便往外走。

    孙莹看着盛启琛出去后,很是激动的拍了拍桌, “夏茉姐,你认识他?你们怎么认识的?快跟我说说。”

    夏茉目光犀利, 睨她一眼,“你表格做好了没有?”

    孙莹咧了一下嘴,很是挫败的低下头继续做表,不一会又忍不住抬头问道:“我们第一天来的时候,我说我看到一个特别帅的人就是他。”

    夏茉没理她。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能不能介绍我跟他认识一下?”孙莹嘟着嘴, 撒娇卖萌, “夏茉姐, 可不可以呀?”

    夏茉还是没搭理她, 埋头敲着电脑。

    孙莹朝她吐了吐舌头,低头继续做她的表。

    ……

    盛启琛从会议室出来,刚好跟王鹏碰上。

    王鹏见他是从审计人员那个会议室里出来的,面色变了变,不过很快便恢复正常,迎上前笑问:“盛总,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能在这里吗?”盛启琛面无表情,走到他面前,“审计工作进度怎么样?”

    “进展挺顺利的,年前出报告应该没有问题。”王鹏又满是关心的问道:“董事长最近身体怎么样?”

    盛启琛悠悠的看着他,“最近恢复的很不错,估计年后就能回公司。”

    王鹏表现出一脸欣喜:“那太好了。”

    盛启琛很淡的笑了一下,问道:“上次你跟我说,你请的是业内最有权威的一家审计事务所,那是不是可以说,他们的审计绝对不会有假?”

    “那肯定的。”王鹏有点不自在的笑道。

    “那我怎么听说,公司财务这块有很大的问题。”盛启琛直视着他,“王总,我想提醒你一下,这酒庄姓盛可不是姓林,你们蒙得了一时,也蒙不到年后。”

    “盛总……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王鹏额头冷汗都要冒出来,“审计那能随便做假。”

    “不会最好。”盛启琛冷笑了一声,“不过我还是要提醒王总一句,一朝臣子一朝臣,你自己好好斟酌一下,到时可别把自己的位置给折腾没了,我这个人可是一点也不念旧。”盛启琛淡漠的瞥了他一眼,错开他便往电梯口去。

    王鹏看着盛启琛的背影,眉心收成川字,不知不觉他手心都出汗了。这位少爷他可听说过他不少事,高中时就差点打死人,性情暴虐,做事狠绝,连盛泽恺对他都没办法,不然陆清秋也就不会那么忌惮他。

    看来他还真得好好斟酌一下,可不能站错队了。

    夏茉从楼里出来,就见盛启琛靠在车边抽烟。

    她走过去,看了一眼车头,早上她都忘了看,见被她车撞的那个地方已经修的完好无损,便问道:“你不是说这车是公司的吗,怎么还天天让你开。”

    “公司给我配的。”盛启琛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示意她上车。

    夏茉站着没动,“你一个品酒师,公司能给你配这么好的车?”她才不信。

    盛启琛说道:“品酒师,相当于古董鉴定师,在公司里职位不低于一个部门经理,可别小看这个职位。”

    “是吗。”夏茉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不信,走到他跟前,她又问道:“你跟那位陆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亲戚。”盛启琛这次没再吊她,回的很简洁。

    果然如她所料。

    夏茉对陆清秋的印象很不好,连看着盛启琛的眼神也变的不屑,“所以,你现在是在为她做事?”

    盛启琛见她看他的眼神满是敌意,有点无奈,“我们在不走的话,到市区就有点晚了。”

    “我开我自己的车。”夏茉转身便往她的车走去。

    “你这样子,我很难配合你。”盛启琛声音微冷,在她身后说道:“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能不能放下以前的成见,不然以后我们怎么磨合。”

    夏茉顿步,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回到他车边,没上副驾驶座,而是拉开了后座车门。

    盛启琛见她上了后座,甩上副驾驶的门,走到驾驶座那边去。

    车子从酒庄出来,盛启琛从后视镜瞥了眼后座的人,见她低着头看手机,他收回目光专注开车。

    半小时后,车子才开到南城。

    夏茉突然开口问:“我看你们酒店的法人是盛泽恺,那陆总跟他是什么关系?”

    “算是他女儿吧。”盛启琛低低应了一声。

    夏茉微蹙眉头,“什么叫算是吧?”

    “因为不是亲生的,“盛启琛又说道,“这家酒庄真正的继承人是他孙子,她只是临时代管的。”

    “啊?”夏茉诧异,“那她没有继承权吗?”

    “最早创办这家酒庄的是董事长的儿子,他儿子十几年前因一场意外车祸去逝,所以继承者是孙子,不过当年他孙子还没成年,就由他代管。”盛启琛淡淡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夏茉又好奇的问道:“我听你们公司的人说,你们董事长的孙子很厉害,特别有经商头脑。”

    盛启琛听着嘴角弯了弯,“还行吧。”

    “听说你们公司办公室都是他设计的,还有那栋酒店。”夏茉有点好奇:“他是学设计的吗?”

    “听说大学学的是信息工程专业的,后来到国外又进修了酒店管理,还有建筑设计跟室内计设。”盛启琛给了点小暗示,心想就看她有没有发现了。

    “学的还真多。”夏茉唏嘘。

    盛启琛听着,眉梢微挑。

    车子进了市区,盛启琛在一家商场门口停了下来。

    夏茉左右看了看,问:“你停在这干吗?”

    “去你家我总不能两手空着去吧。”盛启琛解开安全带,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下车吧。”

    夏茉还真没想这么多。

    进了商场,盛启琛走在前面,夏茉走在他后面,俩之间隔着两步之远。

    夏茉偷偷的瞄着前面的男人,比广告牌上的男模特还要出挑,不管是走路的姿态,还是颜值还是气质都是个极品,而且好像还挺有钱的,跟这样的人结婚既便是有名无实,吃亏的人好像也是他。

    “你爸妈有什么喜好?”盛启琛定住脚步,转头问她。

    夏茉差点没刹住脚撞上,身体往后仰了一下,佯装没事的样子往边上看了看,说:“我也不清楚,你随便买点补品就可以。”其实夏茉觉得什么都不买也没关系,只要他出现在他们家,那两位就能高兴死不可,当然这话她不能说,那得多掉面子。

    盛启琛蹙眉,送礼这种事他是真的不在行,虽然他后备箱装了一箱上好的红酒,但总觉得礼轻了点。

    在商场里逛了一圈,最后还是买了几盒补品。

    往夏茉家开的时候,盛启琛问夏茉:“我们是不是得通一下气,不然一会你爸妈一问我三不知。”

    “通什么气?”夏茉语气很是无所谓,反正他们证都领了,二老就算有什么不满也来不及了。

    盛启琛:“你爸妈是干什么的?”

    夏茉看着窗外,懒懒的说道:“我妈家庭主妇,我爸是一名外科医生。”夏茉转回头,反问他:“那你爸妈呢?”

    盛启琛望着前方,好一会才回道:“我现在只有一个爷爷。”

    “你爸妈都不在了?”夏茉被惊着。

    盛启琛轻“嗯”了一声。

    夏茉看着他的后脑勺,惊讶的说不出话。

    那这王八蛋跟他爷爷一定特别亲,不然也不可能为了完成他的心愿,就这么随便娶一个人,何况那个人还是她。

    看来这王八蛋还挺有孝心的。

    不过这种孝,会不会太愚孝了点?

    为了完成老人的愿望就拿自己一身的幸福来换,也太傻了吧。

    夏茉发愣时,车子进了她家小区,不一会便在她家楼下停下。

    从车里下来,夏茉突然有点紧张,怕一会林兰当着盛启琛的面发彪,那她就太没面子了。

    反观盛启琛,一派悠闲没有半分紧张的样子。

    夏茉看了看盛启琛,一身正装,气质清贵优雅,长相俊逸,身材挺拔,老话怎么说来着,万里挑一,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人。

    她突然就硬气了起来,朝盛启琛挥了一下手,“跟我来。”

    夏茉家就住在二楼。

    俩人刚进楼道,就碰到一位邻居从楼上下来。

    “小茉回来了呀,”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牵着一条京巴,裹的严严实实的正要下楼遛狗。

    “王阿姨好。”夏茉很是礼貌的叫人。

    那位王阿姨见夏茉带着一男的,手里还拎着好多补品,笑问道:“这是你男朋友吧?”

    “嗯,”夏茉侧头给盛启琛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叫人。

    可盛启琛似乎没接收到她的信号,目光漠视的望着前方,夏茉只好收回目光朝那王阿姨笑了笑,“那我们先上去了。”

    “快回去吧,你妈见了肯定高兴坏了不可。”王阿姨眯着眼直打量盛启琛,边往下走边看。

    盛启琛侧身让人下去。

    夏茉带着人走到二楼,转眸便瞪了盛启琛一眼,“你怎么那么没眼力劲,刚刚让你叫人,干吗不叫?”

    盛启琛很是不解的看着她,“我又不认识她。”

    夏茉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从包里掏出钥匙,一边嘲讽道:“那你一会也别叫我爸妈,因为你也不认识他们。”

    “行,那我就不叫。”盛启琛回的利落。

    夏茉气的抬手便拍了他一下,威胁道:“下回你让我去见你爷爷时,我也不叫人。”

    盛启琛看了眼她刚刚拍打过的地方,嘴角不易察弯了弯,说道:“我发现你有时候,”他手指点了点夏茉的脑袋,“特别脑残。”

    “你才脑残,你们全家都脑残。”夏茉骂完,抬腿便想给他一脚,不想,门突然从里打开,吓她一跳。

    林兰一打开门,就见女儿张牙五爪的样子,再看她身旁一脸淡笑的男子,那长相,那笑容,那气质……简直就像电视里走出来的明星,太俊了。

    可下一瞬,林兰的面色变的清冷起来,她转眸朝夏茉冷笑了一声,“多少钱请回来的?”这种戏码电视上可没少演,她才不上当。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