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意外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19章意外
    夏茉本来想等过年再带盛启琛回去见他们, 让他们有一个接受的过程, 然后再说领证的事, 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你听到没有, 你今天要是不把户口本给我拿回来,我明天就去你们单位找你们领导。”林兰又嚷道。

    “你不用那么麻烦, 我已经领完证了, 晚上我就把人带回去给你们看。”说完, 夏茉很硬气的挂掉电话。

    很快她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又是家里打的她直接掐掉。

    那头,林兰急的不行,打不通夏茉的手机她便给夏国栋打过去, 说夏茉拿了家里户口本跟人领证了, 晚上还要带人回来。夏国栋在那头听完,觉得夏茉那是虚张声势吓虎她的, 说夏茉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人,既便是雇人也不可能这么快, 让她别瞎想,等他晚上回家再说。

    但林兰总觉得夏茉不像在跟她使诈,闺女的性格她比谁都了解,看着性子软软的好像很好揉搓,好像什么都很听他们, 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 昨天晚上那一吼, 才是她真正的另一面。

    越想林兰越坐不住, 可一时也没办法,只能等着。

    ……

    再说夏茉这边。

    她在车里左思右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拿起手机给盛启琛发了条微信:【晚上有没有空?我妈发现我拿户口本了,所以你得跟我回去一趟。】

    盛启琛很快就回了过来:【好!】

    夏茉:【那我们五点半在酒庄主楼停车场见。】

    盛启琛:【行。】

    夏茉看着一个‘好’一个‘行’不由嘀咕了一句:“多打两个能死呀。”

    骂完她收起手机,正准备下车,看到一辆大红色跑车从她车前开过,随后停在她车位前面不远处。

    她刚要推门下车的手迟疑了一下,见从驾驶座里下来一位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像个司机,随后他拉开后座车门,手虚放在车门顶上,紧随着从车里下来一位中年女人,看着四十多岁的样子,风韵犹存,穿着……很霸气,黑色皮裙,紫色貂皮大衣,配着一个香奈尔手包,像个贵太太,又比贵太太多了几分职场厉色。

    随后俩人进了酒庄大楼。

    夏茉看着那女人的背影,发了会愣,感觉那女的长的有点眼熟。

    “啦啦……”她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一听到铃声她就有点烦躁,再看是孙莹打的,她才接了起来,低低的“喂”了一声。

    “夏茉姐,你到哪儿了?那个酒庄的总经理要见我们。”孙莹语气有点紧张,“说是要了解一下我们这段时间查的账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就在楼下,马上上来。”夏茉挂了电话,拎起电脑包便下车。

    ……

    夏茉刚从电梯里出来,就见孙莹站站在小会议室门口,朝这边东张西望,看到她便小跑了过来。

    “夏茉姐,小艾……”

    “回会议室说。”孙莹还没说完就被夏茉打断。

    等两人进了她们办公的那个小会议室,孙莹便说道:“刚刚小艾突然过来通知,说是他们总经理想了解一下我们的进度,让我们十分钟后去前面那个大会议。”

    “上周那个数据你跟财务那边核对完了没有?”夏茉边问边从电脑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

    孙莹皱着眉头:“没呢,我早上问那个孙会计,他说那些数据他没法给我们核对,我感觉他就是在推脱。”

    夏茉:“那去年的利润,总能核对出来吧。”

    “也没有,林经理说以他们给的那个年利润表为准,可这个跟他们去年的实际合同总额完全不符。”孙莹说道。

    “那你一早上在这边干什么?”夏茉声音不由大了几贝。

    “我……什么也没干。”孙莹一脸气恼。

    夏茉拉开椅子坐下,瞥了她一眼,吩咐道:“把他们近三年的财务报表跟我们做的对比一下,还有合同总额,员工工资,以及个税总额,还有应交应付款,把有差距的科目都列出来。”

    孙莹:“好的。”

    夏茉看了眼时间,又抬头盯着电脑,从文档里调出她上周写的一半报告,又在报告里快速加了几条。

    不一会,小艾过来敲门,让她们过去开会。

    俩人便跟着小艾过去。

    夏茉跟孙莹进会议,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有点诧异,显然她们俩是最早到的。

    小艾引着她们俩坐到右边靠主座的位置,笑道:“你们俩稍等一下,王总他们马上就来。”

    夏茉跟孙莹刚坐下,会议室大门又进来了三个人,走在前头的便是夏茉刚刚在楼下见到的那位穿着霸气的女士,跟在她后面的是那位王总跟财务部的林经理,夏茉跟孙莹都认识。

    夏茉看到那位“贵太太”倒是不惊讶,刚刚在楼下她就觉得这人应该是酒庄的人。

    “陆总,给您介绍一下,这两位就是‘金鼎’审计事务所的人。”王鹏笑着引介。

    夏茉跟孙莹忙起身。

    王鹏又笑着朝夏茉她们两介绍道:“小夏,这是我们陆总经理,今天特地过来,想找你们聊一聊。”

    夏茉心想难怪气场这么强大,原来是酒庄的总经理。

    夏茉笑的不卑不亢,说:“正好我们也要向总经理做一下询涵。”

    陆静秋瞥了眼夏茉跟孙莹,走到主位上坐下,面色严肃,问道:“两位工作几年了?怎么看着像刚毕业的。”那语气那神态明显是在怀疑她们的工作能力。

    “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孙莹抢着回道,又指了一下夏茉说:“这是我师父夏茉,她在这行已经干了五年,她审过的企业有两三百多家,大到五百强企业,小到链锁店,业务精湛经验丰富,在我们事务所是骨干人员,也是我们组的主管。”

    孙莹这一顿夸,弄的夏茉有点不好意思。

    “是吗?”陆静秋认真的打量起夏茉来,见她个不高,长的很文静,眉清目秀的,穿着中规中矩,看着倒是挺憨实的一个人,心想应该很好拿捏。

    夏茉迎着她的视线,说道:“现在从事审计这行都偏年轻化,至于能力问题请陆总放心,我们团队很专业。”

    “哦,”陆清秋淡淡的笑了一下,示意她们俩坐下,又转头朝王鹏吩咐道:“你忙你的去吧,我跟她们聊一聊。”

    “好,那我先忙去。”王鹏朝小艾使了个眼色,便往外走。

    王鹏跟小艾出去后,会议室里就剩下四个人,夏茉跟孙莹,还有那位林经理跟陆清秋。

    陆清秋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问道:“两位在这边审了两周,不知道我们公司在财务上有没有什么漏洞?”

    夏茉回道:“从林经理给我们提供的账本跟相关合同上来看,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我们查了近三年的账,发现好多账目与银行流水有点出入。我们统计了一下,数目不小。”

    陆清秋眉头微微蹙起来,看了眼林经理,又望向夏茉,“还有呢?”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核算的利润跟财务提供的年利润表不一至,这中间差额较比。”夏茉说道。

    林经理看了眼夏茉笑道:“那个应该是我们会计做账上有所不同,我们算的都是以实际到账为准,但你们核算的是以合同的完成度来计算,那这中间的利润肯定会有差别。”

    “但是按照现在的会计准则还有审计条款,必须要以合同的完成度计算。”夏茉点开文档从里调出一张表来,继续说道:“今年一月份,你们跟一家名叫“凯莱酒店”签了一份八十万的合同,合同条款上明确标注,货到款项一次付清。但你们账本里却只记入收到六十万款项,这个我感觉是有点说不通的,而且没有任何补充说明。”

    “还有,你们本部员工实际不到三百人,但是工资单上却有将近三百多人的名单,也没看到其他兼职人员的劳务合同,这不符……”

    陆清秋轻咳了一声,打断夏茉的话,说道:“那个夏小姐,我们这个只是内部审计,我觉得你应该以我们的做账方式来审,最后出个报告就可以,没必做的那么细弄的这么麻烦,我们审计的目的是想避免账里出现漏洞,并不是让你们来对账的。”

    夏茉听这话眉心微纠随即展开淡笑道:“贵公司既然请我们来审计又让我们帮忙清查近三年的账,我们自然是要细查的,虽然是内审,但若不细查怎么能发现财务上有没有漏洞。”

    停顿了一下夏茉又说道:“如果你们内审的目的,只是要一份以你们为标准的审计报告,那么也得把我们查出来的问题做一个解释,不然我们的报告也很不好写。如果贵公司只是单纯的想避免财务上出现漏洞,那贵公司完全没有必要请我们来,找一家专业做假账的人来,他们肯定能告诉你怎么避免财务上的漏洞。”

    夏茉最后两句说的有点讽刺。

    陆清秋听后面色很不好看,气氛变的有点紧张。

    林经理连忙打圆场,笑道:“夏主管你可能误解我们陆总的意思了,她意思是,你们可以忽略掉一些问题,灵活一点,以我们提供的数据为依据,把审计报告做出来就可以。”

    “林经理,我们是审计公司,所有出来的数据我们都是要负责任的,如果数据不实或是与实际相差太远,我们是没有办法编写报告的。”夏茉有点无语,明明是他们自己提出来要好好查的,现在查出问题来竟然还把问题推给她们,很显然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这些问题出在哪,可见这次审计不是内审这么简单。

    陆清秋轻笑了一声,说道:“两位年纪轻轻还这么敬业,真的是难得。”

    夏茉不明的瞥向她。

    “不过你们的社会经验还是有点不足呀。”陆清秋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你们要是觉得报告没法写,那我只好另请别人来写。”

    夏茉眉头微蹙,“陆总……”

    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推了进来,夏茉的话也嘎然而止,就见门口出现一道颀长的身影。

    盛启琛还是早上那身商务套装,优雅沉稳迈进会议室,瞬间成了大家的焦点。

    夏茉看到他一惊,不想那位陆总看到他,脸跟翻书一样,笑盈盈起身迎了过去,亲腻的叫道:“启琛你怎么来了?”

    呃!叫的还真是亲。

    夏茉眉头微蹙,再看盛启琛,笑的那叫一个人蓄无害。

    盛启琛淡扫了夏茉一眼,说道:“小艾说你来公司了,我过来看看。”

    陆清秋上前便挽住盛启琛的胳膊,“找我有事。”

    盛启琛笑着俯到她耳边低语了两句。

    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陆清秋随后便“咯咯”的笑了起来,还抬手拍了盛启琛一下,“油嘴滑舌。”

    看着这一幕,夏茉瞬间就被恶心到,富婆、养汉子这两个词在她脑海里即刻蹦出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