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流血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8章 流血
    车子驶出酒庄大门时夏茉也不敢叫停,直到车子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下,她才弱弱出声:“那个……你在前面那个路口放我下来就行。”气势与她那天在咖啡厅碰到盛启琛的样子,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下地下。

    盛启琛没说话,等红灯变绿,他依然往前开。

    夏茉见他过了路口也不停,有点急了,“盛启琛,麻烦你靠边停一下。”

    盛启琛就跟没听到她的话一样。

    “你听到没有……”夏茉还没说完,车子突然一个急转弯拐进另一条街,随后在一家药店门前停下。

    夏茉死死的扣着车门边的扶手,吓的心脏都要蹦出。

    盛启琛像是被她惊悚的表情取悦了,原本冷峻的脸荡起了一丝笑意,“下车吧。”

    夏茉感觉自己魂都快被他吓没了,侧头狠瞪了他一眼,解开安全带便推开车门下去。

    盛启琛也跟着下了车。

    “你不要跟着我,一会我自己打车回去。”夏茉话落,扭头便往那家药店跑。

    在药店里她故意停留了好一会,顺便买了两盒感冒药,这才出药店不想盛启琛还在。

    男人一派悠闲不惧寒风催残,靠在车门边抽烟。

    昏暗的路灯下,他的容廓有点模糊,倒影却被拉的很长,优美的像一副剪影。

    那一瞬,夏茉竟然在他身上看到一股浓墨的孤寂。

    可一想到他的可恶行为,她便在心里咒他孤注一生吧。

    夏茉心里碎碎念了一通,趁盛启琛垂头时,她闪进隔壁小商店。

    进了店铺,她发现里面还挺大的,原来是一家小超市。

    兜了两圈她才找到她要买的东西,小超市卖的品牌不多,不过有她常用的那个牌子,她刚要伸手去拿,一道阴影突然笼罩过来,她一抬眸便对上某男那双勾人的丹凤眼。

    盛启琛看着那只伸向女性用品的手,没有半点尴尬之色,道:“原来是你流血的日子到了,并不是生病。”

    夏茉脸瞬间爆红

    盛启琛见她脸突然红的跟煮熟的螃蟹一样,颇为愉悦的挑起眉头,“那你慢慢挑,我去车上等你。”

    夏茉好想拿那个砸他。

    这事让夏茉想起大一军训时发生的窘事。

    当时他们全校新生被拉到一个部队里封闭军训。

    那天,太阳特别毒辣,将近几百号人,排列成豆腐块整整齐齐的站在操练场上,顶着大太阳操练踢步。

    第一天跟教官们也都不熟,一个个严厉的吓人。

    她肚子不适也不敢请假,一直坚持着,直到她感觉下腹越来越疼,疼的她都有点直不起腰来,这才举手报告说她肚子疼。

    教官见她面色惨白的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晕倒,便让她先去阴凉地休息。

    她捂着肚子,走到操场边上遮阳伞下休息,刚坐下没一会她就感觉下面有东西涌出来,一时坐在那她动也不敢动一下,就怕一动流的更多,垂着头她无助的想哭。

    就在她坐在那祈祷时间能过的快一点时,有一位男生捂着鼻子过来,像是被晒的流鼻血了。

    她当时低着头,没有注意,等那男生在她对面坐下她才抬头,这一抬头就跟对面的人对上了眼,把她吓一跳,因为坐在她对面的人正是盛启琛。他微仰着头,鼻孔里还塞着纸巾样子有点狼狈,目光却依然高傲。

    她万万没想到盛启琛会跟她报同一所大学,盯着他,她足足看了有一分钟,连腹疼都忘了。

    盛启琛当时看到她也有点惊讶,不过没有她那么惊愕。

    虽然两人是高中同学,可说话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不熟。

    可这不熟的两人,对彼此又透着一股的怪异感,似乎早就看透了对方。

    自从她表白被盛启琛搅黄后,她每次见到盛启琛,就有种被人扒了衣服的羞耻感,所以她真的很讨厌面对他,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跟她考上同一所大学。

    恰在这时,操练结束全体解散,好多同学便往这边冲过来。

    她捂着肚子起身,想趁机逃走,可刚转身就听盛启琛在她身后叫道:“你也流血了?”

    她转头一看,便见她刚刚坐的那张白凳子上印着鲜红的血印,她只觉脑子嗡一声,脸瞬间火辣辣起来。

    这时有好几个男生跑了过来。

    而某个可恶的人,促狭的笑道:“忘了,你们女人都有那么几天会流血。”他这话一落,那几个男生目光都投向她,还有她身边的那张凳子。

    当时她真想一脚踢飞他。

    ……

    夏茉一想起大学时盛启琛对她做的那些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从小超市出来,她磨着牙,对之前撞车的事已无半点愧疚感,走到盛启琛车旁,拉开车门便上了车,甚至心里有点小变态的想着,最好这次也漏他一车,让他倒大霉。

    盛启琛见她这么主动上车,看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的眼神,他原以为她会不好意思。

    夏茉扣好安全带,见他还不开车,侧目横了他一眼,“好人不想做到底了吗?”

    盛启琛弯唇轻笑了一声,转眸望向前方,发动车,心想这女人性子倒是一点也没变,跟大学时还是一样,不过胆子倒是变大了不少,敢跟他对怼了。

    这几年盛启琛在国外,时常会怀念大学时逗夏茉的那些日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会怎么就那么喜欢逗夏茉,看着她无措、懊恼、生气、发怒的样子就觉得特别的好玩。

    刚出国那会,少了这么一个乐趣他当时还挺不适应的。

    现在人就坐在他身边,他却有种不真实感。

    他真的没想到一回国就能碰到她,更没想到,第一个相亲的人会是她。

    看来,他们还是挺有缘的。

    ……

    回去路上,夏茉搓着肚子一声也没哼,等车子到了酒店,她没有半分诚意道了声“谢谢”就想推门下车,不想车门被锁死。

    她很懊恼的瞪向盛启琛:“你锁车门干吗?”

    “你忘了,我们还有一起交通故事没有处理。”盛启琛语气慢条斯理,“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夏茉深吸了口气,“我不是说了吗,等你修好车把发|票给我,我再赔你。”

    盛启琛眉梢微挑,“刚才你这话,我录音了,现在你可以下车了。”他随即按了解锁。

    夏茉只觉一口气卡在胸口,深深的剜了男人一眼,刚要推门,“咔”车门又被锁上,夏茉彻底被惹毛了,低吼道:“你到底有完没有?”

    盛启琛见她杏目圆瞪,脸颊因气恼而绯红,又强制克制着自己发怒的样子,那表情真的是生动又可爱。

    “修好车我要怎么联系你?”他拿起手机点开微信名片扫码条,递到夏茉面前,“你加我。”语气完全没商量。

    呃!

    夏茉想拒绝却找不到借口,又深吸了口气,她从兜里掏出手机扫他,添加好友。

    盛启琛看到她的好友申请,满意的勾了勾唇,随手点了通过,又问:“你来酒庄这边干吗?”

    “这个我没有必要向你汇报吧。”夏茉把手机揣回兜里,没好气横他一眼,“我可以走了吗?”

    盛启琛与她对视了一眼,随后按下开门锁,反正她也跑不掉。

    夏茉推开车门便下了车,还手重重的甩上车门,头也不回的进了酒店。

    盛启琛看着她的背影,心情颇为愉悦的弯了弯唇。

    作者有话要说:  盛启琛:“来日方长。”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