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孽缘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正文 第3章 孽缘
    回到客厅。

    楚菲盘腿坐在沙发上,审视着夏茉,“说说你吧,今天相亲是不是又黄了?”

    夏茉走到她身边坐下,仰靠在沙发上,苦笑:“恰恰相反。”

    楚菲拧开饮料瓶盖,喝了一口,“那就是你对他没感觉?”

    夏茉望着天花板,摇着头:“你肯定猜不到今天跟我相亲的人是谁。”

    “什么人?”楚菲问。

    夏茉坐正起来,侧目对上她的眼,一字一顿:“盛、启、琛。”

    楚菲刚喝下去的饮料差点喷出来,呛的她猛咳了两声。

    “吓到了吧?”夏茉伸手给她拍了拍背。

    楚菲愕然:“怎么会是他?”

    “我也没想到会是他。”夏茉靠在沙发上,还是有点难以相信她今天跟盛启琛相了亲。

    楚菲看着她啧啧了两声:“天哪,你们这是什么缘分。”

    夏茉哀嚎:“孽缘!”

    楚菲笑出声,“他不是在国外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怎么知道。”夏茉翻白眼。

    “以他的条件,还用得着出来相亲吗?他会不会就是冲着你来的?”楚菲拿脚踢了夏茉一下,“反正我总觉得大学那会他就喜欢你,不然他干吗老那样逗你,只要你身边一有追求者出现,他就出来掺和。”

    “你想太多了,”夏茉打开饮料喝了一口,被冰的直皱眉,“打死我也不信他会喜欢我,他那是报复我。”

    楚菲不解:“你这话我不明白?”

    “你还记不记的我跟你说过,高中那会我见他跟几个男生打一个中年人的事?”夏茉又坐正了起来。

    “嗯,记的。”

    夏茉:“那人是我打的120,人送到医院时,医生说要是再晚到半小时就会因血流过多而亡。我当时一害怕就报了警。可这事后来也有点奇怪,警察找我做完笔录就再也没找过我。不久他就转学到我们学校。”

    楚菲蹙眉,“你的意思是,他知道是你报的警,所以上学那会故意作弄你。”

    夏茉点了点头。

    “这个逻辑不通呀,就算他知道那个人是你救的,也是你报的警,可你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有必要这样跟你纠缠不清吗?”楚菲又说:“就算他之前有报复你的动机,可他同样也没做什么伤害你的事呀?”

    “他害我到现在一次恋爱也没谈,这难道不是伤害吗?”夏茉一想起这事就火冒三丈,“他是想让我没人要,变成老处女。”

    “哈哈哈……”楚菲大笑起来。

    夏茉侧目瞪她,“你还笑。”

    “好好好,不笑。”楚菲轻咳了两声,“不过说真的,那会追你的那几个人真的不怎么样,被盛启琛吓一下就全跑了,那是真喜欢吗?”

    “诶,你现在帮谁说话呢。”夏茉抬腿便要踢她。

    楚菲躲开她的脚,笑道:“我觉得你还应该谢谢盛启琛,让你避免了被人甩的痛苦。”

    夏茉瞪她。

    “你别不爱听,”楚菲又喝了口饮料,“我真觉得盛启琛那会是在帮你考验他们,哪知道那几个人那么经不住考验,可见他们也就是想跟你玩玩而已,并不是真的喜欢你。”

    “没法聊了。”夏茉瞪了楚菲一眼,侧过身去。

    楚菲看她快要被她气死的样子,笑了起来,说:“那你如果想报仇的话,你就把他睡了。”

    “睡你个头。”夏茉转过来便给了她一掌。

    楚菲疼的直咧嘴:“你先听我说,下次他要是再约你见面,你就去,看看他到底想干吗?”

    “我才不要。”

    “你不要……估计你也摆脱不了他。”楚菲又正色道:“你说他都出国这么多年,一回来就知道你在那家婚介网站,说明他这几年一直都在关注你,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他没这么变态吧?”夏茉回想着盛启琛说的那些话瞬间汗毛都竖起来。

    楚菲又拿脚踢了踢夏茉:“你难到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楚菲斜睨着她:“大学那会追他的女生那么多,他却一个女朋友也没交过,唯一跟他有绯闻的人就只有你。”

    夏茉与楚菲对视了半晌,眯起眼,倏地猛拍一下腿:“他不会是个gay吧?”

    楚菲翻了个白眼,完全败给她,“夏茉同学,你的想象力能在丰富一点吗?”

    “我觉得很有可能,你想想那么多美女追他,他竟然也跟我一样一次恋爱都没谈,这显然不正常。”夏茉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不然他为什么要找她协议结婚,那肯定是被家里催得紧,所以他无奈之下出来找人跟他演戏,嗯,肯定是这样的。

    “我觉得他就是喜欢你。”楚菲再次肯定。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楚菲看着她,“女人的直觉。”

    “不可能。”夏茉再次否掉。

    楚菲朝她挤眉弄眼:“你跟他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夏茉很嫌弃的白了她一眼,“走开。”

    夏茉在楚菲那呆到下三点多才回家,她刚进门鞋还没来得及换,就见母上大人笑眯眯的迎过来。

    夏茉从年初开始就没见老妈对她这样笑过,这笑容让她发述。

    “妈,你别对我这么笑行不,看着挺吓人的。”夏茉缩了一下肩,颇为害怕的样子。

    林兰抬手便拍了她一下,“死丫头。”嘴上虽然骂着,可是脸上还是难掩喜色,说道:“刚刚刘经理给我来电话了,说今天跟你相亲的那人对你特别满意,问你下周哪天有时间,想给你们再安排一次。”

    夏茉弯腰慢吞吞的脱下长筒靴,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我没空。”

    林兰立马板起脸来:“没空你也得给我请假。”

    “妈,你不知道那个刘经理对我态度有多不好,赶紧让她把会费退了。”夏茉说完便进了客厅。

    林兰紧跟在她身后,“退什么退呀,人家一有优质的人选就立马给你安排,你不谢谢人家还跟人家乱发脾气,活该你一直单着的。”

    夏茉瘫在沙发上,很无语看着自己亲妈:“我是不是你亲闺女呀,胳膊老往外拐。”

    林兰更是没好气:“医院里捡的。”

    夏茉翻了个白眼:“果然不是亲生的。”

    林兰被气的笑出声来,嗔道:“是,早知道就该把你送孤儿院去,我就不用跟个老妈子一样伺候你,还要受你的气。”

    夏茉仰靠在沙发上,不哼声。

    林兰坐到她身边,苦口婆心:“刘经理说这男人条件特别好,不管是长相还是……”

    “我下周要出差哪有空。”夏茉打断她。

    林兰猛地站起来,喝道:“你怎么回事。”

    “妈,我是二十七岁不是三十七岁,你着什么急呀。”夏茉很无语的看着她。

    “我二十七岁那年你都四岁了,你以为二十七还年轻呀。”林兰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她,“你自己看看你身边的朋友还有那个是单着的,还有你这份工作,三天两头出差,不相亲你能找得着男朋友吗?”

    夏茉拿起摇控器开了电视,已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林兰又坐到夏茉身边,硬的不行她便用软的,柔声细语:“刚刚刘经理把那男的简历都发给我看了,这么优秀的人你去哪里找呀,人家还说对你很满意,而且这人跟你还是校友,可见你们挺有缘的。”

    夏茉侧目淡淡的瞥了自己亲妈一眼,问:“那人那么优秀,你觉得你女儿有什么魅力能吸引住他?”夏茉抬手撩起一缕头发,自嘲道:“还是说,他被你女儿这奇特的发型吸引住了?”

    林兰被问的一愣,心想也是,今天女儿出去时她可是没抱半点希望,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积极的想再跟她见面,而且还是个条件这么好的人。

    “这个不好说,说不定人家就喜欢你这款的。”林兰笑了笑,“再说了我女儿也不差呀。”

    夏茉:“呵呵哒!”

    林兰试探:“刘经理说这人长的也很帅,你难道就不动心?”

    “你女儿我有自知自明。”夏茉翘起二朗腿,又说道:“还有,这种人外表看着道貌岸然,说不定就是专门用那张脸来骗小姑娘的人渣。”

    林兰蹙眉,“这怎么可能。”

    夏茉:“怎么不可能,现在男人骗人的把戏多的是,再说了,像他条件那么好用得着出来相亲吗?这种人就是占着自己有点资本,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出来玩女人,说是相亲,交往一两个月后把人睡完就踢掉,他们会有好多借口,比如刚开始感觉不错,可是深入了解后才发现性格不合等种种理由,然后再继续相亲,继续骗人。”

    林兰听着脸色都变了,“他们网站可是大网站,应该不会出现这种败类吧?”

    “防不胜防,再说了婚介公司只负责牵线,他们也没法保证会员的人品。”夏茉垂下头,佯装颇为委屈的样子:“今天这人,人品真不行,第一次见面就……”她故意顿住,不往下说。

    “就怎么样?”林兰急了:“他对你做什么了?”

    夏茉抬眸与老妈对视片刻,又垂下眼睑:“反正这人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他长的那么帅,条件又那么好,我干吧要拒绝。”

    林兰狐疑的看着她,“刘经理说……人挺正派的,不像你说的那种人。”

    “人不可貌相,”夏茉猛地抬头,喝道:“你非得看到你女儿吃了大亏你才相信,是不是?”

    林兰被虎的一愣,又想她之前对相亲的态度都挺认真,这次会这么排斥这个人,那估计这人真的有问题。

    林兰虽然强势,但也不敢拿自己女儿的幸福开玩笑,她轻叹了口气:“那我就跟刘经理推了,就说你下周出差,估计要在外地呆一个月。”

    夏茉:“我下周本来就要出差,又不是骗她的。”

    “你怎么又出差。”林兰对她这份工作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让她辞了,可现在工作也不好找,而且她在那家公司好不容易从小兵卒爬到主管的位置,要是辞了也有点可惜。

    夏茉哀嚎了一声:“你又不是不知道,干我们这行的年末最忙了,这回估计还真得一个月才能回来。”

    林兰很无奈:“那我让刘经理过段时间再给你找个适合的。”

    “嗯,”夏茉应了一声,跟着转移话题,问:“我爸呢?”

    “去超市了,说晚上想吃饺子,家里又没醋,我让他去超市顺便再买点菜跟水果回来。”林兰起身,“你看电视吧,我去把肉拿出来解冻。”

    “哦,”夏茉往沙发上一倒,翘起二朗腿,问道:“准备包什么馅的?”

    “芹菜馅。”

    夏茉看着老妈进了厨房,轻吐了口气,算是逃过一劫。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闪婚容易离婚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闪婚容易离婚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闪婚容易离婚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