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了温柔了风月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表哥待我多冷峻正文 了温柔了风月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宣铧帝给阮青令跟临薇赐婚的消息传到了临薇耳中。

    公主府里, 听得侍女低声禀告这一事, 临薇俯身立着, 丽眉深凝,沉默许久。

    而隔壁的轩木阁中,祝渚拢袖望着长空, 眉间隐约苦涩。大临的阮大人,他也有所听闻那是位风华绝代、谋略过人的朝臣。比起他这一默默无闻、流离失所之辈, 才是公主的良配。

    只可惜, 晋安的三月还未来,不能与公主同看桃花。到那时公主应该嫁入安国侯府了吧。

    “我不会嫁给阮大人的。”

    临薇却忽然定声道:“去安国侯府, 我要亲自与他说。”

    “”

    祝渚一恍,怔然地望着她拂袖从自己身前走过。

    察觉他的目光,临薇脚步一顿, 又回过首来,神色清然, 笑道:“听着, 在府中等我回来。”

    “公主。”

    祝渚却唤住了她, 低声道:“阮大人乃良配,公主为何不嫁”

    临薇拧了拧眉,反问道:“你想让我嫁给他吗”

    祝渚一哑, 良久才缓声道:“公主之事,我无权妄议只愿公主能得一良人,白首不分离。阮大人沉稳内敛,官居高位, 于公主再好不过。”

    “你骗人。”

    临薇低低地哼了一声,别扭地侧开目光:“因为你都不叫我阿薇了。”

    祝渚:“”

    “大骗子,臭小偷。”

    “对不起。”

    对于祝渚的愧疚赔罪,临薇无奈地叹了一声,摊手道:“没关系,谁让你好看呢,我可以原谅你。”

    祝渚失笑:“你啊。”

    “总之,等我回来。”

    “一生都会等你。”

    安国侯府中,阮青令还未退朝归来。临薇先寻到了若若,在庭院花阁中,与她连声诉苦,说起宣铧帝赐婚之事。

    “阮大人千好万好,可不是我心上人,情意一事,怎能强求呢”

    若若闻言也讶异道:“圣上赐婚,兄长没有推拒吗”

    据她所知,阮青令应当也对临薇无意啊,为何会应下赐婚一事呢。

    临薇却被她绕了进去,眉间一皱,深觉不对。忽地,她一惊然,扬声道:“阮大人不会暗恋我吧”

    若若:“听你的语气,好像也不是很难过。”

    “”

    身着朝服,正好回到府中的阮青令:“”

    “见过三公主。”

    他叹息一声,无奈打断若若与临薇的谈话。

    这一声却吓得临薇与若若抱作一团,连连后退:“大大大哥哥”

    “阮大大大大人”

    阮青令朝若若无奈一笑,温和道:“怕什么”

    因为刚才还在偷偷谈论你啊若若心虚地笑了笑,眼眸弯弯,轻声:“没、没有。”

    “阮大人”

    临薇却想起前来的目的,挺身而出,深深俯身恳切道:“父皇赐婚一事想必你也听说了我想,请阮大人前去劝说父皇,让他收回成命比起我,父皇更愿意听阮大人的话”

    阮青令听得,沉默不语,并未作答。只是轻轻移开目光,晦暗而温柔地望了望若若。

    他眸色悠悠,令若若恍然:“”

    长叹一声,阮青令俯身笑道:“此事,恕微臣难以从命。毕竟微臣有求于圣上,不敢再推却圣上令旨。”

    “不是吧。”

    临薇哀叹一声,难以置信地退了退。

    若若却望着阮青令温雅的容色,陷入沉默只中。忽地,也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一阵冲动,使得她朝前两步,凝声问阮青令道:“你求圣上什么了”

    阮青令不曾想她忽然质问,神色一顿:“我”

    “你从来不为自己,那如今是为谁而求”

    察觉不对,若若定定地望着阮青令,蹙眉道:“近来,圣上对瑾王府与安国侯府的事越发纵容了是你吗”

    不想只一个眼神便被她看破,阮青令不由得苦笑一声,低声道:“不好吗”

    若若不语,袖中的手紧紧攥起。

    花阁陷入沉默之中,临薇似乎也察觉这兄妹二人神色不对,连忙噤若寒蝉,识相地作壁上观。

    “有什么好的。”

    良久,若若终于晦涩地开了口,垂下目光,眉间深深敛起,隐忍道:“为了我,要牺牲掉你的余生有什么好的”

    阮青令一顿,望着她玉眸中蕴起的雾色,久不回神:“”

    “我只是你妹妹,在你漫长的一生中,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不能陪你到死。”

    若若抬眸,深深地望着阮青令:“不要为了我就答应娶公主,我不喜欢。”

    “是吗。”

    阮青令却忽然笑了笑,犹豫几分,终究还是抬袖拭了拭若若如珠玉坠落的泪,无奈道:“不喜欢便不喜欢,哭什么像个孩子一样。”

    若若抿唇:“”

    阮青令似叹非叹,为难道:“哥哥只是”

    “你说什么”

    长廊外,却忽然传来女子尖锐的呼叫声。三人皆是一愣,回眸望去,见阮青令的母亲,若若的婶婶,二夫人苏氏面色苍白,瞪着惊惶的眼眸。

    阮青令回了神,连忙上前行礼道:“母亲。”

    苏氏却一把掐住了他的手腕,颤声道:“你们方才说,你要娶宫中的公主”

    她又松开手,踉跄一步,掐过若若的手:“你来说,你是个好孩子,不会骗人。”

    “二婶婶”

    若若被她掐得一疼,心想方才阮青令如何面不改色的,又作答道:“圣上说,要给大哥哥与临薇赐婚。”

    苏氏恍然,望了望愣愣的临薇,又望了望沉眸不语的阮青令,竟忽地晕了过去。失去意识前,她还紧紧攥着阮青令的衣摆:“你不能”

    阮青令皱眉,沉声:“母亲”

    若若也是一惊,道:“快将二婶婶送到榻上再唤个大夫来。”

    临薇也是怔然不已,不想这位二夫人说着说着便昏了过去,连忙道:“我回宫中去请御医”

    安国侯府中顿时纷乱起来。

    夜里,二夫人苏氏还未醒来,只是喃喃说着梦话。阮青令本想守在榻前,却被愁眉紧锁的二老爷阮连绪唤了出去。

    阮连绪哀叹道:“若她醒着,也不会想你守在榻前。”

    阮青令眉间黯然,默默退了出去。

    长廊外,阮青瑜见他神色怔忡,连忙安慰道:“娘亲素来有体虚之症,此次或许只是犯了旧病,哥哥不要忧虑过度了”

    “嗯。”

    阮青令神思恍惚地应了一声,却只拢袖望着无边夜色,心中暗想:当真只是旧疾复发那为何要紧攥着他,反复地说着不能

    不能什么

    阮青令敛眸,忽沉了沉:不能娶三公主吗

    而朔雪院中,也有人忧思重重,难以入眠。

    轩窗下,若若伏在案前,心事重重地望着夜穹中的一轮孤月,心中还想着阮青令与临薇一事。

    于她而言,不论是为了阮青令,还是为了临薇,这赐婚一事,都是万万不好的。

    可她人微言轻,如何才能令宣铧帝收回成命呢

    “”

    若若伏在案前,将脑袋埋在云袖中,深深叹了一口气。

    忧虑时,冷风拂面,月色之下,谢淮忽然无声降临,出现在她的小轩窗前,容色淡淡,垂眸望来。

    若若眼中顿时浮起星辉:“表哥。”

    “”

    近日瑾王已去了南边温养身子,许神医随行而去,只留下许知温一人。而宣铧帝似乎也不再提起将若若嫁到皇子府一事,谢淮闲暇之余,便常常避开安国侯的耳目,来看若若。

    不想今日,若若却一把扑了上来,雾眼蒙蒙道:“怎么办啊。”

    谢淮挑了挑眉,淡淡道:“又闯祸了”

    若若点点头,又摇摇头。

    谢淮敛眸,冷哼道:“说人话。”

    若若:“青令哥哥为了我要同意圣上赐婚去娶临薇二婶婶听闻此事晕了过去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临薇你也知道的她喜欢的是那个小贼祝渚怎么办”

    “”

    谢淮默默听得这长长的苦叹,良久,却幽幽地哦了一声,斜视若若,冷声道:“阮青令为何要为你去迁就”

    若若:“”

    这是关键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沧澜 11瓶;赤兔麦城送忠魂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表哥待我多冷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表哥待我多冷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表哥待我多冷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