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百万9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配想开了(快穿)正文 五百万9
    于波常常接送于寒舟上班下班。

    热恋期的男孩子,热情得很,只要没出差、加班,都会积极主动地接送于寒舟。

    而且,每次开的车都不重样,就像开屏的雄孔雀,炫耀自己的羽毛。

    唐爸见了,总要撇嘴:“败家子!”

    “好的,我知道了爸爸,我以后都不会再买车了。”于寒舟说道。

    唐爸一听,顿时急了:“诗诗啊,爸爸没说你,你买你的。爸爸是说他,买那么多车,有什么用?老于家就是不会教孩子……”

    于寒舟觉得有意思,她玩味地看着他:“那如果他每次都开同一辆车来,是不是显得寒酸?”

    “那当然!”唐爸立刻道。

    反正就是怎么都不对。他热情,唐爸觉得他不怀好意,急不可待要拱他家的白菜。他不热情,唐爸又觉得他怠慢自己家的白菜。

    于寒舟对这种老父亲的焦虑,很没有办法,便不管他了。

    她工作很忙,谈恋爱都是挤时间出来,还要烦恼这些小事的话,日子还过不过了?

    这个周六,于寒舟又被于波接走约会了,唐爸一个人在家,心里不是滋味儿,给于总打电话道:“你们公司没事做吗?看你儿子闲的!不务正业!天天黏黏糊糊!年纪轻轻的做点什么不好,非得谈恋爱?”

    电话那头,于总颇觉得冤枉。叫他摸着良心说,他儿子够勤勉了,兢兢业业上班、出差,加班跟吃饭喝水一样,还要怎么样?

    孩子长大了,不就是要谈恋爱吗?谈恋爱有什么罪过?

    但他也知道,唐爸就是家里的白菜被拱了,心里不舒服。想到这里,于总就有些得意,他家的不是白菜,是猪!

    “哎,我每天都打他骂他,可是没有用啊!”于总叹气道,“谁让唐总的女儿那么优秀?我儿子追不到她,做什么都没心思!”

    于总对于寒舟的印象很不错,是个很沉稳有事业心的小姑娘,能力好,长得也漂亮,就算他给儿子挑,也挑不出更好的了。现在儿子自己找到这么好的女朋友,他当然要推一把。

    明里暗里把唐爸一顿哄,然后说道:“唐总今天有时间吗,一起出来打个球?我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跟唐总谈。”

    唐爸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就说道:“好,去哪里?”

    两人约了打高尔夫。

    “我们公司想开拓一个新的业务方向,想跟唐总取取经。”于总说道。

    两家公司从前没什么合作,但是于总说的这个,不仅是取经,而且是可以促成两家合作的,还是一个赚钱的项目。

    唐爸不会跟钱过不去,哪怕他看于总不顺眼,但还是认真考虑了。

    “好,那就先这样,你派人到我们公司驻场,回头我叫诗诗安排下去。”唐爸说道,见缝插针地炫女儿,“诗诗现在里里外外一把好手,公司上上下下谁不服她?”

    于总便笑道:“真该叫我家小波好好跟她学学。我以为我家小波就够优秀了,没想到跟诗诗一比,差远了。”

    唐爸哼了一声,打出一球。

    回到家,唐爸把这件事跟于寒舟说了,于寒舟点点头:“我知道了。”

    不到一周,于氏集团的人就来了,坐进于寒舟给安排的办公位上。

    唐爸是过了半个月才发现,于氏集团派来的人里,领头的居然是于波!

    当即大怒!

    “老于,你卑鄙!”他给于总打电话,“你早说是你儿子来,我绝不会答应你!”

    于总惊讶道:“这是为什么?唐总对我儿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工作很认真的。”

    唐爸心说,是很认真!认真拱他家白菜!

    他气冲冲地挂了电话,立刻安排于寒舟出差。反正不能叫他们天天在一起,不然等他们情浓之后,就要结婚了,女儿就要搬出去住了,他去哪里天天看女儿?

    于寒舟好气又无奈,回到家一边收拾行李箱,一边说道:“说得好像这样我就能天天在家,你就能看到我似的。”

    她都被他赶去出差了,他去哪里看她?

    唐爸悚然一惊,又骂起来:“卑鄙老于!害我赶女儿出门!”

    他心酸的不行,看着自家水灵灵的大白菜,一点也不想她被人拱。

    于寒舟便道:“老唐啊,你有点信心好吗?只有没信心的种菜人,才怕看不好自己家的白菜,被猪拱了。你怎么不想想,你设下陷阱,把猪放倒,拖进咱们家来呢?”

    唐爸鄙夷道:“我要猪干嘛?不稀罕!”他就稀罕他家水灵灵的白菜。

    于寒舟实在没办法了,收拾了行李箱,出差了。

    作为学习小组的领头人,于波不能出差,跟她依依不舍地道别。

    于寒舟咬了咬他肉肉的唇瓣,说道:“等我回来。”

    上了飞机。

    不久后,身边坐了一人。身形高大健硕,五官深邃英俊,对她微微点头:“出差?”

    于寒舟没想到会在飞机上遇见牧容烨,还买了挨着的票。

    明明说过以后都不再见面的。

    “是。”她点点头,便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牧容烨却又道:“是因为xx的项目吗?”

    于寒舟立刻扭过头来,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这个项目本来是我们公司的。”牧容烨说道,“我这里有详细的资料,你把邮箱给我,我发给你。”

    于寒舟的心情顿时跟吃了那什么一样。

    她脸上的表情有点恶心:“你想干什么?”

    他的项目,他不要了,让给她,还给她资料?

    真是牧容烨式的宠爱!只可惜,她不是他的女朋友。

    于寒舟现在也明白过来了,他跟她同一趟航班,只怕也不是巧合。由此,心里更腻味了:“我以为上次的话说得很清楚了。”

    牧容烨见她一点就通,心里有点高兴,低沉的声音说道:“是,你说过了,可是我不接受。”

    她上次说过那样的话后,他心里极受震动,久久不消。他不论在哪里,只要闲下来,就会想起她。

    只要想起她,就仿佛有一根绳子拴住自己的心,将他往她的方向扯。

    他喜欢她。从前不明白的时候就算了,现在明白过来,他没办法不去追求她。

    “我对你的喜欢,不比任何人少。”他深情地看着她,眼底闪着柔情和希冀,“诗诗,你从前喜欢我的,你现在喜欢别人,只是和我赌气,我知道的。我不强迫你,我等你气消。”

    于寒舟:“……”

    如果不是飞机起飞了,她一定起身就走。

    “诗诗?你叫我诗诗?”她冷笑一声,别开头,看向窗外,“爱你的诗诗,死了。”

    这里没有爱过他的那个女孩。

    她爱他的时候,他因为“一时好奇”“新鲜感”注视着别的女孩,对她说出那样过分的话,丝毫不在意多年情分。

    她后来的行差就错……全是因为想不开。这天地如此广阔,有哪个人值得她将自己逼成那样?

    牧容烨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生人勿进,他抿了抿唇,眼底划过黯然,没有再开口。

    但他不会放弃的。

    于寒舟出差回来后,没有对唐爸说这个项目的来由。合同既然已经签订,不论它是怎么来的,他们认真履行合同就是。

    不同于当初拒绝于波的冒然相赠,于寒舟没有拒绝牧容烨的“宠爱”。

    有本事他将整个牧氏都“宠爱”给她。

    这次回来后,她光明正大地带着于波到家里吃饭,向唐爸说道:“爸爸,这是我男朋友。”

    唐爸很不想承认,但是女儿如此坚定,他不想认也得认了,笑着说道:“是小波啊?我和你爸爸还是朋友呢。来,来,别客气,里边坐。”

    于波是个聪明的男孩,他装作不知道唐爸的不喜,常常拎了于总珍藏的茶叶、好酒等送给唐爸,在家里时既勤快又自然。时间久了,唐爸也觉得这个小伙子傻是傻了点,可他是个好孩子,慢慢也把他当自己人看了。

    牧容烨不停示好,送花,送车,送合同,还来唐家探望,想重新拉近跟唐家的关系,像小时候一样融入进来。

    唐爸一开始觉得他很不错,又高又帅还是个大总裁,难得的是对自己女儿一片痴心,为此还嫌弃过于波。但是随着牧容烨来得次数多了,唐爸渐渐觉得,牧容烨也没那么好。

    他不会勤快又自然地叫他叔叔,给他挂衣服,拿拖鞋,泡茶。他总是在沙发上坐得笔挺,英俊的脸上挂着一丝不苟的笑容,看起来完美无暇。然而,让人没办法亲近。

    唐爸看着穿着一身休闲装,踩着跟女儿同款情侣拖鞋的于波,他和女儿陷在沙发里,舒舒服服地坐着。一会儿女儿给他捏捏腿,一会儿他给女儿捏捏肩,两个人看起来自然又亲密,笑起来的弧度都那么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有了夫妻相。

    再看牧容烨,他一声叹息,放下茶杯道:“小牧,你以后不要来了。”

    他从前不明白,为什么牧容烨更优秀,但女儿选择了于波。但现在,他明白了。

    牧容烨怔怔地看着唐爸,不明白为什么唐爸忽然叫他走?明明上一刻,他还很和蔼地跟他说话?

    他很努力地想要融入进来,他甚至忍着于波在面前跟她亲近,他忍得那么难,但是为了不让她反感,为了不让唐爸对他印象不好,他都忍了。

    “小牧,你是个好孩子。”唐爸看着他这样,也很不忍,叹了口气道:“以后工作上的事,都去公司谈吧。其他时候,不要来了。”

    牧容烨来唐家,五次里面有三次是打着谈工作的名义,另外两次是得了好东西孝敬唐爸。

    他明白了唐爸的意思,即便心痛得快要裂开,面上也微微发白,但还是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叔叔再见。”

    他看向于寒舟,她没有看他,伏在沙发背上,举高手机,正笑着挣扎:“我没有!我什么也没有拍!”

    于波明明可以一手抢过来,但却伸高了手,一次次从手机上擦过:“你就是拍了!让我看看!”

    牧容烨吸了口气,转头走了出去。

    来到明亮的光线下,他没忍住,回过了头。唐爸坐在沙发上喝茶,看杂志。于寒舟和于波在另外一张沙发上,闹成一团。

    他从没有那么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已经是一家人了。

    他转过头,站在明亮温暖的阳光下,忽然觉得冷。

    于寒舟在二十八岁那年结了婚。

    新郎是于波。

    她是被催婚的。原本她觉得,谈恋爱就挺好,为什么非要结婚呢?但唐爸想抱外孙了,天天叨叨她,于寒舟受不了了,只好结婚了。

    结婚后当然要搬出去。只不过,等她生了孩子,又搬回了唐家。

    唐爸天天跑去看外孙女,不论刮风下雨,不论加班多晚,都要去看一眼外孙女再回家。他不说辛苦,只在看到外孙女后露出一张满足的笑脸,让于寒舟还能说什么?为了不让老父亲天天跑来跑去,她跟于波商量了下,搬回唐家住。

    只不过,周末小两口自己回家,或者去于家看望于总夫妇。

    对两人搬回唐家的事,于总夫妇都没话说,谁让他们没有唐总会演呢?再说,夫妻两个感情很好,没有儿子儿媳和小孩子缠着,不知道多高兴。

    三十岁那年,于寒舟进了董事会。这几年中,公司的发展越来越好,原剧情中的那些坎坷都避过了。唐爸没有早早白了头发,没有整宿整宿睡不着觉,他追求着自己的梦想,每天宠宠外孙女,偶尔上上班,整个人看起来甚至年轻了很多。

    于寒舟和小于总的感情也不错,两人还商量要不要再生个孩子。但于寒舟工作挺忙的,想了想还是算了,把精力和关爱放在大宝身上。

    于寒舟后来又见过牧容烨,在同一座城市,两人又都是高层,想不见面挺难的。但她见了他,只是点点头,最多叫一声“牧总”,后来牧容烨见了她,也只点点头,叫一声“唐总”。

    他们再也没有说过别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胖胖的二更君献上~客官们尽情食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配想开了(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配想开了(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配想开了(快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