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章 第 175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正文 第175章 第 175 章
    计星文听到了云烟的话, 给她打气“云烟小师妹别怕, 大佬们又不会吃人。”

    顿了顿,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语气有些疑惑,“上次你自己去参加了art的会议,见到的大佬应该比今天的还多。所以啊, 完全不必慌。”

    远墨跟直男计星文的想法一样。

    再说了, 远墨比计星文更了解云烟, 在国际数学竞赛的颁奖台上、在学术交流大会的讲台上……云烟一直都是从容不迫的。

    或者说,云烟其实也紧张。

    但是她有一套自己的缓解紧张的法子,所以才不会表现的压力特别大。

    而这次……

    云烟直接说了自己压力很大。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的说话声也清楚地传进来。

    “我倒想先见识一下廖老的关门弟子,能被您挂在嘴边称赞,一定是顶顶聪明的。”

    说这句话的人是附属医院的一位副院长, 已经在神经外科当了多年医生了。

    之前也为远墨的母亲会诊过。

    在母亲过世后,远墨进入大学,偶然一次科研活动中远墨又跟这位大佬碰面了。

    当时,这位大佬还本着提点远墨的心思。

    现如今,六七年过去了, 远墨已经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不需要提点了。

    当然,两人的关系也一直还不错。

    他的声音陡然点醒了远墨, 远墨一下子理解到云烟为什么会紧张了。

    原来,云烟不是因为要讲解t而紧张。

    她紧张, 是因为要见到自己熟悉的学者们。

    这跟古话中‘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道理是一样的。

    说实在的, 要请云烟的室友们一起吃饭, 远墨心里也打鼓。

    他们俩的情绪是共通的。

    因为在乎对方,所以想要在对方熟人面前表现的更出色一点,才会有压力。

    远墨没有理会计星文刚刚的直男式劝说,而是对云烟小声说“不怕,我跟他们不熟。”

    话音还没落呢,外面那位副院长已经进来了,虽然只看到远墨的侧脸,但也一下就认出他来。

    “远墨,几个月不见,你小子又搞出大动静了。”

    语气颇为熟稔。

    感觉两个人就是那种忘年交一样。

    云烟投给远墨一个疑惑的眼神“……”不熟?

    远墨“……”

    不过这么一打岔,云烟的紧张感倒是淡了很多。

    大学霸的从容态度也渐渐恢复过来。

    这位副院长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想着跟远墨攀攀交情。

    毕竟远墨的能力和人脉他们也都看在眼里,多一个大佬朋友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一时间,都是来跟远墨和计星文打招呼的。

    反倒是云烟这边无人问津。

    刚开始进来的第一波人都看到了远墨低头给云烟说悄悄话的场景,他们哪儿还能不知道两人的关系?

    见云烟这边有点冷清后,副院长又说,“这位是你女朋友?长相一看就很福气,你们俩般配!”

    有人说“女朋友吗?那廖老的小徒弟呢?今儿的主要还是想多认识一位小天才。”

    远墨和计星文两个人的帅气是深蓝色的工装都遮掩不了的。

    在一群工科生中,可以说是极为出色的。

    而工科女生……

    根据大家多年的经验,长成云烟这样的工科生基本是不存在的。

    所以在副院长说云烟是远墨女朋友的时候,罕见的没有人反对。

    再说了,如果云烟不是远墨的女朋友,两位正主肯定会直接说明的。

    别人不了解,但远墨的性格他们都熟悉,这位一向是不怎么喜欢跟不熟悉的女生又牵扯。

    既然远墨没反对,女生也没出声说什么,那么岂不是就等于默认了男女朋友的身份!

    廖老刚刚跟走在后面的一位学者说话,进门后就听到那位问廖老的小徒弟呢。

    他走到云烟身边,给大家介绍,“这位就是云烟,我的小徒弟。今年清华新生。”

    副院长“……”

    其他人“……”

    云烟唇角弯着,露出一个大方得体的笑容。然后微微躬了躬身。

    “各位老师们老,我叫方云烟。”

    刚刚说要见见云烟的大佬们都沉默了。

    ——这不是远墨的女朋友么!

    安静了大概几秒钟,有人打破僵局。

    开口说道“我就说方云烟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小姑娘,你是不是认识art?”

    art生物学领域的大佬,只要研究过生物,基本上都看过art的论文。

    只不过近几年art主要研究冷门的生物材料去了。

    云烟杏眸微微瞪圆,说“嗯,认识,参观过几次他的实验室。您也认识他吗?”

    廖老对art这个名字也有点印象,这不就是那个当堂差点要抢他学生的人吗?

    那个认出了云烟的学者说“最近art发表了一篇会议论文,封面上的配图有你。”

    云烟“……”不巧,这个她还真的不知道。

    不过,七月份那会儿云烟确实去宾大参加了art的会议。

    还列出了相关算法。

    云烟想,如果他发表会议论文,自己的算法应该也被记录在内。

    云烟刚想到这一点,那位学者又说“我当时看到封面上的亚裔面孔,还以为你是j国人。后来看到介绍说你是华国人,又当你是助理。”

    云烟“……”

    其他人也暗暗为这位学者捏了一把汗,就算您自己在领域里的地位举足轻重,但这边还有一位廖老呢。

    当着廖老的面说人家的关门弟子……

    哎。

    哪知道这位学者后面一句话又补充“主要是生物学这边有点名气的青年我都眼熟,那还是我第一回见你,别怪我多想。直到我看了会议记录里面你写的算法,才知道这个小姑娘为什么能跟受到art邀请!”

    顿了顿,他又说,“当时就很想认识一下你,今儿可算得偿所愿了。”

    其他人“???”

    原本以为是个一根筋的学者,哪知道人家明贬暗褒,这话说得挺漂亮。

    廖老脸上也带了笑,说“来来来,云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生物实验室……”

    一阵寒暄后,原本只靠着廖老面子,才跟云烟交流、打算提点一下她的大佬们也大概清楚了云烟的实力。

    大家交流的学术内容也更加深入。

    在场的各位都是来自于生物和医学领域大佬,云烟得集中注意力听大佬们讲述,这对她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

    之后的t讲解,更是让各位了解到云烟惊人的数学分析能力。

    等到云烟讲完下来后,大佬们这回不是看在廖老面子上,而是真心实意的夸赞。

    “小姑娘真的厉害。”

    “看到咱们国家有你这么聪明的青年,我们这些老头子就放心了。”

    “唉,老许你怎么能抢我的话呢?我刚也想说这句。”

    那位副院长对算法不怎么在行,听也跟听天书一样。

    但这不妨碍他夸赞云烟“你跟远墨在一起以后相辅相成,两个人以后研究出更多高科技来!”

    计星文“……”单身狗没人权。

    紧接着,大家就开始讨论这项研究成果写成文献后是不是可以发表在《nature》或者《science》上。

    要知道,国内有些985院校,都没有一篇《nature》或者《science》的论文。

    这两个期刊代表了国际上最顶尖的科学。

    如果发一篇上去,那真的可以吹一辈子……不是,那真的是一辈子的荣誉。

    “《nature》或者《science》啊!现在居然说到了这俩,我感觉我飘了。”

    一位年逾五十的大佬如是说道。

    虽然一作二作乃至通讯作者都没有他们什么事儿,但他们的名字可以出现在文献最后面的被感谢人里!

    这已经是偌大的荣誉了。

    听到这句话,计星文也觉得自己飘了。

    他之前可是认定了这篇文章可以登上《nature》或者《science》的!

    能在二十七岁之前以共同一作发表一篇《nature》或者《science》,他真的圆满了。

    就算一直吃狗粮又何妨?!

    出实验室的时候,大家都脱下了工装。

    穿着连衣裙的云烟比刚刚穿着工装的时候少了一点逼人的学霸气息,更多了几分娇俏。

    跟白衬衣黑西裤的远墨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般配。

    庆功宴邀请人里面只有他们仨是年轻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计星文已经又稍微比云烟和远墨落后半步。

    正好听到后面有学者讨论“我总算知道当年咱们年轻的时候,‘业务能力’为什么不如他们仨了。”

    “哦?为什么呢?”

    “长相啊。看到他们仨,我才觉得外表好像跟头脑有时候是正相关联系的。”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