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章 第 108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正文 第108章 第 108 章
    童秋其实还蛮不好意思的,因为她家里情况虽然也算不错。

    虽然比起班里的大部分同学来说,就显得不值一提。

    再加上她现在年纪不大,出门一趟爸妈给一千块的零花钱已经不算少。

    可惜在这个商场里,只够买一条裙子。

    更别提,她今天确实太激动,拉着云烟和陈凌试了不少小裙子。

    童秋看着导购手里的袋子,很明显是自己刚刚纠结的零一条裙子。

    她摇摇头,自己语气也很不好意思,“没事,我今天确实试了不少,给你添麻烦了。”

    “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导购没想到她们如此好说话,更是真心实意的道歉。

    “态度方面是我的错,真的很抱歉。”

    童秋笑了笑,语气里没有丝毫介怀,“所以赔礼是不需要的。”

    这一条裙子一千左右,导购的工资也没有特别多,童秋不可能收下人家的礼物。

    导购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云烟一眼。

    刚刚收银的柜姐给她看了自己屏幕上的刷卡记录,那个分明就是培训时领班提到过的卡!

    还说过拿这张卡的人要么是老板,要么就是老板的家人。

    简称本商场的太子爷们。

    所以……

    就算现在童秋不追究,导购还是得看云烟的意思。

    然而云烟根本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告状的人。

    这种事情能私底下解决最好。

    就在云烟给导购小姐姐微笑点头的时候,一群人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其实主要是那群人里面站在最中间的那个男人,穿着白衬衣,没打领带。

    黑色西裤,眉目都仿佛都被墨色浸染了。

    站在人群中别提多显眼了。

    云烟一眼就瞧见了他。

    她本想打招呼,可又觉得墨哥身边那么多人,贸然上去一定会打扰到他。

    所以,云烟只是收回了目光。

    可就在这时,远墨也看到了她。

    远墨跟身边人交流几句,自己直接往云烟这边走来。

    “过来玩?”

    云烟先打了声招呼,然后点头,说,“嗯,跟同学出来买衣服,一会儿去吃饭。”

    旁边的童秋第一回看到自己的男神穿正装,还距离自己这么近!

    真的整个人都要拔不上气儿来了!

    于是,云烟就听到一声细若蝇文的,“远老师,你好。”

    远墨听到这声‘老师’,面上的表情差点绷不住。

    但他还是只能回应,“你好。”

    导购感觉自己真的要完了。

    这、这、这位可是y-itc的负责人,同时也是商场的大老板之一。

    居然跟这群姑娘们认识?

    所以她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导购想,这个工作还是自己费了好大劲儿才进来的。

    结果现在工作一个月还没有,可能就要面临炒鱿鱼……

    一时间,心都凉了。

    还不等云烟解释,远墨看到这里的场景,仿佛就洞悉了一切。

    然后目光落在导购身上。

    导购磕磕绊绊的解释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远墨声音淡淡的,“按照管理条例接受处罚,有异议吗?”

    导购一瞬间瞪大了双眼,仿佛没听清远墨的话。

    但她身体的反应速度很快,“没有、绝对没有!”

    管理条例处罚,最多就是扣分。

    只要这个月其他时间表现良好,工资都不会扣!

    原来,大老板居然一点也不盛气凌人,大老板的家属们也都特别特别好说话。

    远墨又看向了挽着云烟胳膊的童秋,道,“这件衣服,就当是商场送你的赔礼。”

    本着‘远墨老师说什么都是对的’的童秋,同样没有异议,接受了这件衣服。

    远墨也就是抽空过来跟云烟打声招呼。

    处理这件事都是附带的。

    他看着云烟身边的同学,没有提议晚上请云烟吃饭的事情。

    而是从衬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张卡。

    递给云烟,“这是商场新开业的第一张卡,恭喜囡囡拿到io第一名。”

    云烟接过来,看着后面熟悉的‘云烟’两个字,眉眼里都是笑意。

    “谢谢墨哥,墨哥的字一如既往的好看。”

    =

    导购回去后,脸上的表情还没从震撼中缓和过来。

    收银的柜姐以为她被炒鱿鱼了。

    忙安慰她,“没事,除了这个商场,你还可以去其他地方应聘。”

    但好像本市的大部分高端商场,都有方家的投资。

    柜姐丧气,“什么人嘛,就是因为你多嘴了几句,她们就解雇你。真是一群小姐脾气的人,不知道我们的辛苦。”

    导购对着她摇摇头,“我没被炒鱿鱼,只是按照规定扣分处罚……”

    还不等柜姐惊讶,导购继续说,“真的,我发现这世界上越厉害的人,就越不会仗势欺人,更不会表现得瞧不起谁。我之前的态度真的有很大问题,我以后绝对改正。”

    不管是最开始原谅她的小姑娘们,还是后来说按照规章制度处置的大老板。

    全都没有揪着她的错误不放。

    更不是像她以前工作那样‘见人下饭’,反而对谁都一视同仁。

    直到快下班的时候。

    导购还在发自内心的感概,“真的,人家不止厉害在社会地位和家世上,人品更是没得挑。”

    柜姐听这话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咱们快点去吃饭吧。”

    “我真的好羡慕她们的生活啊,这得多好的教育才能做到这一步啊。”

    柜姐:“……”我也羡慕啊。

    =

    晚上回去的时候,云烟把卡还给哥哥。

    方铮挑了挑眉,“我暂时用不到,你拿着吧。等爸回来,把你的卡给你,你再还我。”

    云烟想着自己兜里的另外一张卡,还有那笔走龙蛇的‘云烟’两个字。

    感觉自己好像又要面临一次大型修罗场。

    关键是她现在还想不到解决方法。

    云烟又还了两次,见这张卡实在还不回去后。

    她脸上的笑容逐渐趋于……苦涩。

    然后强装一脸淡定的拿着两张卡往楼上走。

    她想,自家哥哥是真的对墨哥有意见,很大意见。

    从过年时候两人的相处就看出来了。

    所以,墨哥办卡这件事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哥哥说。

    一时间,云烟觉得自己好艰难。

    可很快,云烟就没有时间去艰难了。

    因为作为io决赛满分的她,被李老师一通电话叫道学校,给一中新选拔上来的竞赛苗子们辅导功课。

    有工资的那种。

    同时出现在学校里的人还有陆林。

    虽然陆林最后没进入国家队,但他也是o比赛的全国第五十九名,辅导新生绝对是足够的。

    “听说今年的助教是方云烟和陆林,竞赛成绩和在校成绩双担的大牛啊。”

    “卧槽,真的吗?”

    “我刚刚上楼时侯看到方云烟大佬了,应该没差了。”

    “嗷,我们去看看!”

    男生刚说完这一句,老李就出现在了窗户外,“看什么呢,一会儿人就来了,你们先做题。”

    “真的是两位大佬吗?”

    老李应声,“是啊。”

    “啊!神仙一般的老李,人家爱死你了。”

    此话一出,整个教室都寂静下来。

    李老师目光震惊的看着说这句话的男生,半晌都没缓过神来。

    云烟和陆林去教室的时候,老李正在给他往死里布置作业。

    “整天瞎说一些有的没的,有时间在网上看段子,不知道写作业,今天就给你多布置一些作业,写!”

    =

    虽说云烟去当助教,但其实并不需要她天天打卡上班。

    云烟和陆林除了第一天都去了之外,后来就开始轮班。

    所以一个人每周只需要去两到三天就行。

    剩下的时间,云烟把自己的简历整理好。

    顺手翻译成英文的,发到大佬导师的邮箱里。

    第二天中午,云烟从学校回来,发现自己收到了‘已查阅’的回执。

    心当下就悬了起来。

    她赶紧把自己之前看到过这位大佬发表过的论文,又打开来继续看。

    其实大佬倒是很少发论文,他的主要成就都在专利方面。

    论文只是让大家可以更好的了解他想做的东西。

    云烟之所以没去看人家的专利。

    一是看了也接触不到核心知识,第二点就是她对电子电器方面的知识还知之甚少。

    总之,就是自己现在学习的内容太单一了,也不知道大佬愿不愿意收下自己。

    在邮件被查阅后,云烟难得心浮气躁。

    看了几眼英文论文,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进去。

    她现在好焦急,很想知道结果,可又担心自己被老师拒绝。

    无奈之下,云烟找到陆林当自己的‘吐黑泥’对象。

    陆林听完云烟的说法后。

    震惊了片刻,反问她,“所以,你这是在跟我这么一个读本科一两年内暂时只能学通识课程的学渣,讨论你忧愁自己不确定能不能被大牛老师收为弟子的烦恼?”

    陆林的话很长,云烟却还是第一时间就理解了意思。

    她说,“林林啊,我这不是担心读本科之后,就没现在这段时间履历光鲜了么?”

    毕竟很多时候,大牛导师不看你以前做出了什么成果。

    看重的是近一年内、甚至近半年内你研究了什么。

    云烟想,两年之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就算是她,能发论文、拿到io第一名,也是时间赶得巧。

    毕竟论文讲究时效性,如果有人早在她之前解决出了西塔藩猜想,那所有的荣誉都是别人的。

    更别提io考试,只有高中生才能参加,而且还在每年七月。

    正好距离自己发论文不到半年时间。

    正是这么多的时间的赶巧,才有了云烟现在在各高校老师心目中的地位。

    给他们一种‘方云烟这个孩子,会创造出无限惊喜’的感觉。

    如果错过了现在这段黄金时间,假如明年五六月份,云烟手上还是只有这两个荣誉。

    她那会儿再去申请……

    指不定清华大学都不会给云烟开出‘不论高考成绩多少,都能进清华’的优渥条件了。

    伤仲永的例子古往今来一直都不少。

    所以,时效性,真的是科研领域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

    这也是钱贤教授一个劲儿叮嘱云烟要去做的事情。

    因为,等西塔藩猜想、io第一名的热度消散之后。

    再反过来看这一点,那些大牛老师们会觉得……不值一提。

    毕竟大家都在研究很深奥的科学内容,这两点着实入不了大牛导师的眼。

    陆林不了解这一点,其实云烟本来也不太懂这些。

    要不是钱贤教授一个劲儿催她,她指不定也想拖下去。

    可再拖下去,奖杯、荣誉都不热乎了。

    陆林听了云烟说的话,‘啊’了一声,“你这话让我想起了我妈经尝提在嘴边的一件事。”

    云烟焦虑的心都不知该怎么跳,她跟陆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什么事?”

    “就是我们邻居家的阿姨,我妈跟人家从小就是一个班的,她老是说这个阿姨学得有多好多好,九几年那会儿考大学都考进了清华呢。”

    云烟感慨,“那时是真的厉害啊。”

    那会儿还不是成绩出来之后填志愿,全都是盲填的。

    敢报考清华,那得成绩好到多么逆天的地步啊,还得有充足的自信。

    陆林继续说,“可不是,我妈说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阿姨家里在全村摆酒席,流水席面摆了三天。”

    云烟没说话,听着陆林叙述,“那会儿可真的是风光,全村的骄傲,金凤凰啊。可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大家生活都是一个样,甚至丈夫都都在一个公司里,一样的职位。”

    陆林的声音仿佛在讲故事,“我妈经常就感慨,这人啊,好像风光时间过去,大家也都一个样。”

    然后,就在云烟听这段话听得要睡着得时候,陆林话锋一转。

    声音突然变得十分正常。

    “我以前觉得我妈那就是日常忧虑,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感觉不止是科研领域,生活中‘时效性’也是同样重要啊。”

    云烟睡意一下子消散,对陆林的发散思维表示十分佩服。

    不过,听陆林这么一说,她心里的紧张和焦虑倒是缓和了不少。

    云烟总结,“是啊,只是因为我们都是芸芸众生中渺小的一份子,根本察觉不到这一点。”

    科研领域之所以看重这个,也是因为科学家们考虑的比普通人多得多。

    陆林‘嗯’了一下,“好吧,我现在能体会到你的焦虑了,等等,我去找一点有用的消息给你看。”

    云烟本来没对林林抱什么期望。

    哪知道过了大半个小时,林林还真的给她发了一条链接过来。

    “这是你看中那位大牛上一个学生做访谈的视频,你看看,说不定会提炼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陆林同学就像一个宝藏,“你先看,我再给你继续找。”

    “林林,感谢你。”

    “爸爸,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客气。”

    云烟:“……”

    她点开这个链接,赫然发现这位陆林口中的‘上一位学生’,正是最近科研领域声名鹊起的新贵。

    计星文。

    以前云烟之所以没有怎么了解过这位,主要还是因为他不怎么发论文。

    更不在乎评职称。

    可就是这样,他几个月出手一个高端的微电子设备,这个速度也让人望尘莫及。

    云烟还记得之前看到过某乎上面有人提问‘计星文都没有论文,为什么还能有这么大名气?’

    过了大概几秒钟,计星文自己真身上来回复了。

    “发一篇论文耗费的精力和时间,够我做出半个全新专利。”

    够狂,够傲。

    偏生没什么人敢反驳。

    云烟从来没想过,这位居然就是那位老先生的学生。

    不过现在看来,两位做学问的态度也都是一样的。

    ——论文是什么?能吃吗?既然不能吃为什么要发,还浪费时间。

    可云烟眼前,视频中的计星文大佬,穿着一身浅灰色西装,带着无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

    像是从六七十年代走出来的学者。

    一点也看不出来狂傲的样子。

    云烟下意识地瞅了一眼时间,某乎上的回答是三年前的了。

    这个视频是今年的采访。

    大佬已经收敛了自己的锋芒。

    云烟一边看着视频、一边心越来越凉。

    她现在的这些在自己看来很闪耀、很漂亮的荣誉,在真正的大佬看来,可能的确不值一提。

    尤其视频上,主持人问计星文,“听说您在大三的时候,普林斯顿就给您投出了橄榄枝,您最后为什么没去,而是选择在本校直博呢?”

    计星文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因为我的老师同年在耶鲁任职期满归来,问我要不要当他的学生。”

    主持人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我们都知道,老先生已经多年不收弟子了,您是老先生回来以来的第一个弟子,同时也是唯一一个。”

    云烟心彻底凉了,她感觉自己焦虑到头发都要掉了。

    她趴在床上想,还不如做一条咸鱼呢。

    每天都那么拼命,还是比不过人家有天赋的选手啊。

    她根本就入不了老先生的眼。

    云烟不知道,事实跟她预料的完全不一样。

    清华大学某个十分机密的工程实验室里面。

    一位颇有些眼熟的老者盯着云烟的简历看了许久。

    计星文做完手头上零件的打磨,走过来,“师父,怎么了?”

    老者指着方云烟简历中填写的‘过往研究情况’那一栏。

    语气很是疑惑的问,“她还研究过闭路计算啊,怎么不把这个写上去?”

    如果云烟在这里,大概会认出来,这就是那天在‘十大青年’颁奖典礼上,最后一个问她问题的老者。

    还不等计星文说话,老者就差眼睛冒星星了,说道,“你看,她明明对闭路计算很是了解,在简历中却只口不提。证明她觉得这不值一提。”

    随后,在计星文震撼的目光中,老者斩钉截铁的说,“她肯定还了解很多东西,绝对是位宝藏学生!”

    计星文看了眼方云烟的年纪。

    然后怜悯地看着自家师父。

    他觉得,十八岁,还在读高中,可能一点都不了解闭路计算的地位吧……

    所以才没写上去,自家师父完全理解错了。

    不过计星文也不打算戳破,他觉得师父收进来一个小师妹也挺好的。

    看着这履历,虽然有些不着边,但也还算光鲜。至少证明她智商是在线的。

    回来教一教各方素质肯定也就能上去了。

    就在计星文准备回去继续做实验的时候,他看到师父滑动电脑屏幕,露出了方云烟贴着照片那一栏。

    那张脸,真的太熟悉了。

    计星文顺口附和起师父的话,“绝对是宝藏学生,快点收进门来。”

    老者:“???”

    计星文看着旁边的介绍,说道,“原来,她叫方云烟。”

    等到计星文出了实验室,他打开自己的手机,里面存了一张照片。

    当时facebook为了力挺y-itc举办的活动。

    这张女孩子认真、好奇的眼神,配着带有y-itc标志的自主扫描仪器,当时让y-itc公司的名声达到顶峰。

    计星文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很经验,没忍住动动手指点了保存。

    因为,扫描仪的设计图是他亲手画的。

    前面这几套送给省队的设备更是用他亲手打磨出来的材料做的。

    不过,他当时并不觉得这个网络上不知名的小姑娘会跟自己还有任何其他交集。

    哪想到缘分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自家师父这么中意小姑娘,收进门是肯定的事情。

    计星文第一次期待起小师妹的到来。

    而尚不知道这一切的方云烟瘫倒在床上一个小时后,拖着没精打采的身体爬起来。

    决定去楼下找点水果吃。

    她一边走一边给陆林发消息,“是不是我的目标订的太高了?我要不给计星文先生发邮件,做他的学生?”

    陆林:“……计星文先生是大佬没错,但他今年才二十五岁啊。”

    “年龄不是问题,学问这方面,达为先。”云烟认真反驳。

    陆林看着自己面前好不容易从已经不怎么开站的人人网上挖出来的重磅消息。

    忍着唇角的抽搐,截图后一一发给云烟。

    “看看吧,其实,当年老先生回国第一件事是跟计院的侯教授抢远墨大佬,没抢到后选了计星文大佬。”

    云烟刚拿起一颗圣女果,看到这个‘墨神将会花落谁家’的标题,感觉这都不像是在抢学生。

    更像是在抢……夫婿。

    云烟捂脸,感觉自己被陆林带的,脑洞发散思维有点大了。

    陆林又说,“我在想,如果墨神当年同意了,你是不是现在就想着拜墨神为师?”

    云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啊!

    从云烟的省略号中,陆林敏锐又精准的读出了她的想法。

    “woooo,你们未婚夫妻,喜欢玩这种调调?”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