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第 74 章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正文 第74章 第 74 章
    此时,距离云烟真正接触西塔藩猜想,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十二月二十四日到一月二十三日。

    整整一个月。

    第二天一大早,云烟、纬哥和林林一起坐上了返回海省的飞机。

    方妈妈本来要给三个孩子买头等舱。

    云烟说这是国家集训队给大家买的,都是经济舱,无一例外。

    年关的机票、火车票不好抢,张老师和一众老师们给大家抢到这些票也不容易。

    上次云烟飞过来倒是家里买的头等舱,所以就没有报销。

    这回跟大家一起,云烟也就没必要搞特殊。

    至于她真的验证出了西塔藩猜想的事情。

    张老师一再的告诫她,除了亲人和非常信任的人外,暂时不要说。

    主要是是这件事八字还没一撇,就连云烟都不知道自己验证的到底对或不对。

    得等到大牛们盖过章后,才能下定论。

    要不然现在把牛吹的满天飞,若是过完年,得到消息说‘推导错了,请再接再厉’。

    那丢人就丢大发了。

    张老师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后,觉得每一脚都跟踩在棉花上一样。

    轻飘飘的。

    更别提云烟,当场楞是呆了三十分多分钟才回过神来。

    为此,张老师还开导了云烟许久。

    跟她说如果这次推导过程有误,那也不要气馁,爱迪生发明电灯都经历了九十九次错误呢。

    云烟听着,面上一派认真。

    心想,人家叫爱迪生啊!

    一万个她都比不上的。

    不过,说实在的。

    云烟也挺佛系,之前没推导出来的时候,她都是把西塔藩猜想当作训练自己逻辑思维能力的方法。

    根本没想过出名的事情。

    换句话说,本就没有多少期待,所以真要被打回来,她也不会特别失望。

    继续努力就是了。

    科学本就是一个不断犯错和纠错的过程。

    =

    下了飞机后,三个人的家长都在机场候着了。

    方铮穿着牛仔裤,深灰色高领毛衣,站在那儿就很吸引人的目光。

    云烟的打扮也不赖,棒球衣,紧腿裤。

    姣好的腿型没有任何死角,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不,自惭形愧。

    尤其在兄妹会和的时候。

    方铮一手接过云烟的行李,跟她往停车场走。

    周围人憋不住了!

    窃窃私语:“我靠,他们不是明星吧?”

    “这么能打的颜值,我就不信我没听过。”

    “……我觉得那个女生有点眼熟。”

    旁边有人在手机、微博里搜了一圈,在最近新出的男团女团中没找到他们。

    听到小伙伴这么说,赶紧问道:“眼熟?女生是谁?”

    “真的眼熟,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要你有何用。”

    “至少我还觉得眼熟呢,肯定是我这个两个月见到过的。等等我,我去找一下。”

    ——还真被他们找出来了一张照片。

    就是陈凌拿了金奖的照片。

    “看,这不就是刚刚那个女生,我就说眼熟。”

    同伴抢了他的手机,端详了大半天。

    心都凉了,“原来你也就只能眼熟一下。”

    个人信息什么都没有,一看就不是明星或者网红。

    不过,现在路人的颜值都这么能打了吗?!

    =

    云烟回家的第二天,就是除夕。

    方家过年比较传统,方妈妈给云烟准备了红色的格子围巾。

    云烟乖巧的围着。

    方妈妈说:“给爷爷奶奶拜年带点虹色,喜庆。”

    说着,她问,“要不要扎这个红色的小花朵发圈?”

    云烟:“妈,我今天不扎头发。”

    方妈妈有些遗憾。

    过了会儿,

    方铮那边,直接传出来了争辩声音。

    “红腰带?我又不是本命年。”

    说到这里,方铮想起来自己本命年被母上变着法哄他穿红底裤的事情。

    当时年纪小不懂事,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

    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一把辛酸泪。

    方妈妈说:“就是给爷爷奶奶拜个年的功夫,一会儿你回来换不就行了。”

    方铮死都不肯。

    方妈妈悲催的想,孩子大了,不好骗了。

    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你把衣服的袖子挽两折,露出内衬的红格子。”

    方铮咬着牙:“妈,你早都想好了对策,为什么还让我系红腰带?”

    方妈妈心说,这不是好久没见你跳脚了么?

    但她嘴上说的是:“我刚想起来啊。你去给爷爷奶奶摆个年,然后带云烟出去玩。”

    方铮从卧室出来,看到云烟也出来了。

    他说:“每到过年,咱妈就来了打扮的性质,过完年就好。”

    云烟很能理解:“毕竟喜庆嘛。”

    拜完年,云烟拿到手两个红包。

    她正在考里面是一百还是两百的时候,听到方铮说:“咱们家过年方式比较传统,爷爷奶奶每年也不出什么新花样,就是给压岁钱。”

    云烟点头,她挺喜欢压岁钱的。

    方铮唇角扬起,说:“拆开红封,看看你今年多少钱。一般情况下,爷爷奶奶每个人给八万八,图个吉……吉……?”

    云烟拆开后,入目是一张金色的银行卡。

    后面写了额度。

    八十八万。

    方铮自圆其说,“可能因为今年成年,所以发了个大红包。”

    然后他拆开自己的,雷打不动的八万八。

    领了十多年的红包,还是八万八。

    两个红包都是,八万八。

    方铮:“……”他大概就是充话费送的吧。

    云烟暂时没拆另外一个,她把另一个放在房间里,然后叫方铮。

    “哥,我们出去玩吧,我请客。”

    方铮倒不是嫉妒妹妹,就是感觉心好像有点痛。

    但还得强颜欢笑:“行,你请客。”

    方铮没多少大男子主义,钱在他这里,也仅仅是一个数字。

    他不觉得被妹妹请客有什么不好的。

    再说,他们往常的零花钱都不比这个少,一个季度衣服都不止几十万。

    没必要为了请客的钱斤斤计较。

    方铮直接叫了程里、吴宿和严瀛几个人出来。

    “咱们去哪儿玩啊?铮哥。”

    大冬天,吴宿还穿着露脚踝的裤子,看上去就很冷。

    就算南方比不得北方,冷气都是魔法伤害,但吴宿这样也算真的勇士。

    程里提议道:“我爸上半年新开了个会所,电玩、唱歌、看电影、美食全都有,咱们去玩玩?”

    几个人都没意见。

    每年他们都是往销金窟里一坐,一顿饭就能花好几万。

    今年是得换个地方。

    主要是往年他们去的那些会所多多少少有点成年人才能了解的事情。

    就算他们几个单纯去玩游戏、唱歌、吃饭,但也不好现在让云烟接触这些。

    程里肯定知道方铮的想法,才说出这个提议。

    毕竟是程家开的,就算有些许隐讳的交易。

    里面的经理们也会注意着避开他们。

    方铮直接敲定:“好,就去你那儿。”

    严瀛开的车,他比方铮和云烟的生日还要早,成年礼物就是一辆跑车。

    但这回人多,就开了辆商务车。

    在车上,云烟接到了远墨的电话。

    “喂,哥。”

    云烟此话一出,原本跟程里、吴宿围着打游戏的方铮视线仿佛划为实质,直直的看过来。

    云烟察觉到后,跟方铮对视,给他笑了一下。

    大眼睛里满满都是无辜,看眼神,思绪肯定还沉浸在跟电话那头人的聊天中。

    程里为了挽回方铮,说:“哥,你是打野啊,你别挂机。”

    “靠,铮哥,你别送人头啊。”

    吴宿感觉自己都要出一身冷汗。

    他铮哥这一脸被背叛了的表情,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吴宿只希望云烟接下来能注意到方铮,不要让妹控持续吃醋。

    可云烟声音是那么的甜。

    “真的吗?!太好了!”

    “我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结果!”

    “谢谢你,哥!”

    在前面开车的严瀛都听到方铮那‘啪啪啪’敲屏幕的声音。

    感觉他怕不是想直接把屏幕戳个洞。

    如果他有这个力气的话。

    看着云烟挂断电话,方铮问:“谁啊,叫人家……”

    不等他说完。

    云烟激动的抓着方铮的手腕:“哥!我之前的推导过程是正确的!可以发论文了!”

    在车里,大家都脱去了外套。

    方铮能感觉到云烟手心里出了汗,妹妹人小,抓着他手腕的手却很用力。

    方铮刚刚的酸气陡然消失不见。

    然后,在程里震惊的目光中,方铮语气特别特别柔和。

    “我就知道,我们家囡囡是最厉害的。”

    程里:“……?”你他妈这也太会夸了吧。

    吴宿:“……”你他妈还有点校霸人设吗?

    严瀛松了口气,一场危机解除。

    撒花。

    下车时侯,被冷风一吹。

    方铮脑子清醒了一点。

    他想起刚刚被自己忽略掉的事情。

    “对了,囡囡。”

    “嗯?”云烟发出一声鼻音。

    少女穿着紧身的运动风毛衣,腿上是一条牛仔阔腿裤。

    厚实的羽绒服被她抱在怀里挡风。

    风把她的头发往后吹,露出白玉一般的耳垂。

    方铮问:“刚刚在车里,你叫谁哥呢?”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是校草亲妹妹[穿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