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何天魁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夏逆正文 第五十九章、何天魁
    峻善镇,天魁帮总舵,何园。

    夜色已经渐渐深了,但何园的人们都还没睡觉。

    因为何老爷子还没睡。

    何园的规矩历来如此,老爷子没睡,所有人都不能睡。老爷子起了,所有人都要起。

    想睡觉的,不想起的,怎么办?

    可以,搬出去就是。

    但是搬出去了,以后就别回来!

    自从何天魁何老爷子打断了搬出去之后还想再回来的二儿子一条腿,就再也没人敢挑战这个规矩。

    几十年来,何园的规矩一直如此,从未改变。

    正厅里,须发皆白却依旧威武堂堂的何老爷子喝了参茶,看了半个时辰的书,显出了几分困倦之意。但他并没有要去睡觉的意思,而是随口问:“外面那个,怎么样了?”

    伺候在旁边的管家立刻回答:“小人这就去查。”

    “不用查了。”何老爷子淡淡地说,“人家都来找咱们麻烦了,还有什么可查的?”

    管家立刻点头“是”,就下去了。

    何老爷子叹了口气,说:“我真的是老了,老了,就容易心软,就优柔寡断……放在我年轻的时候,早就没有什么孙家了。”

    “您现在宽厚仁慈,是大家的福气啊。”一个徒弟陪着笑说。

    何老爷子不屑地笑了笑:“宽厚仁慈?那都是没用的人安慰自己的假话!我就是老了,心软了,没年轻时候杀伐果断了……唉!要是让当年的老朋友们知道,我现在竟然这个样子,他们一定会笑得从棺材里面跳出来。”

    “他们为什么要从棺材里面跳出来?”他的女儿何伶俐问。

    何老爷子的眼神有些迷离,陷入了回忆。过了好一会儿,他说:“我想起来了,他们没棺材可跳。他们都被我烧成了灰,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装在一个坛子里,埋在了河底。成本比棺材可高多了。”

    “那不是挺好的嘛。”一个徒弟笑了,“您当年也挺厚道的啊,起码没让他们骨肉分离。”

    “厚道什么的谈不上,我当时也就是不愿意让他们骨肉分离罢了。一家人聚在一起是缘分,总要全了这段缘分才行。一家人嘛,一个也不能少。”

    何老爷子说着,又陷入了回忆,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低声唱起戏文来。

    “想当初,我跃马中原,搅动三江踢五岳。到如今,枯坐兰台,一只酒壶重如山……”

    这是一首很著名的杂曲《英雄叹》,唱的是帝甲子晚年时候夜宿兰台苑,梦见昔日的种种功业,然后一觉醒来,却是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于是他不胜凄凉,哀叹了一曲英雄迟暮。

    这曲戏文也是文坛巨匠文超公一生最后的作品,他将这曲戏文送到书坊的时候,就感叹人生苦短,自己要去追求理想,去看看九州之外的风景,从此杳无音讯。

    多少年来,九州大地那些年迈的英雄豪杰们,都喜欢唱这曲戏文,有些人甚至唱着唱着,不用喝酒就醉了,醉得不省人事者有之,醉得嚎啕大哭者有之,醉得拔刀杀人者……自然也有之。

    何老爷子的情况算是比较好的,他只是唱戏,从来没把自己唱醉过。

    他就坐在那里,右手打着拍子,轻轻地唱着,唱得荒腔走板,还有些五音不全。沙哑衰老的嗓音里面,透出难以掩饰的悲凉。

    就像是一只年迈的狮子,无精打采地趴在动物园的笼子里面,对外面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片刻之后,管家来了。

    “老爷,处理了。”他低声禀报。

    何老爷子这才从回忆中惊醒,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处理了就好。以后这种小事不要问我,你们自己处理——我老了,也没几年可过了,你们要自己把这个家撑起来。”

    “父亲,您还年轻着呢!至少还能再过三十年!”何伶俐急忙说。

    何老爷子慈祥地笑了:“三十年?我也想要再过三十年啊!能三百年三千年更好。只是……这种事情终究是无法可想的,帝甲子尚且会老会死,何况为父?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最清楚,三十年?我怕是连三年都没有了……”

    说着,他叹了口气:“你比你六哥好多了,他只知道给我惹麻烦!你六个哥哥,四个都死于非命……江湖不是那么好闯的啊!”

    “六哥他也很小心的。”何伶俐说,“就像这次,他不也是等凌天赐死了,又观察了一阵,确认姓凌的没留下什么底牌,才动手的嘛。”

    何老爷子冷哼一声:“小心个屁!他就不知道‘既然做了,就要干净’的道理吗!不把孙家完全弄干净也就算了,竟然还被逃走了一个!要不是镇上班头机灵,在他敲登闻鼓之前就抹了他的脖子,天晓得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还能惹什么乱子啊,镇丞还敢找您的麻烦不成?”

    “不得不防啊!”何老爷子叹道,“我老了,时日无多。过去那些被我压着的猫猫狗狗就抬起头来,想要看一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偏偏簪花盟那群人放不下一半的白道身份,坚持要讲规矩……”

    他摇摇头:“要是咱们的计划能成,那这峻善镇还是咱们何家的天下。要是不能成……你们几个就舍了房屋田地,分了浮财,带着钱财远走他乡。别留在益州了,去……去扬州吧,那里最繁华最安定,朝廷的力量也不强,最适合过安稳日子。”

    就在他絮絮叨叨说话的时候,突然摆在大厅迎面案台上的三枚玉如意之中,有一枚猛地发出一声闷响,折断成了两半。

    刹那间,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这三枚玉如意是由术者施过法术的,里面藏着何家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一根头发。一旦他们人死了,玉如意就会断裂报警。

    现在断掉的这柄玉如意,对应的是何家的老六,化名韩穹的何健壮。

    何老爷子霍然站起来,惊呼一声:“小六!”

    他一个箭步冲到屋外,不见作势,身体已经飞了起来,飞过两重院墙,落在何园练武场旁边的望楼上,朝着北边看去。

    北边一片静悄悄,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他摇摇头,再次跃起,整个人似乎变成了一只大鸟,在夜空中爬升、滑翔,每当落地的时候,只是脚轻轻一点,就又冲天而起。

    当子孙门人赶到练武场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不见踪迹。

    何老爷子的速度极快,东边天空才微微发白,他就已经赶到了大乌山。陡峭的山崖对他完全构不成任何影响,他甚至都不用走山路,就在山崖上跳跃飞腾,一会儿便到了山顶。

    山顶乱糟糟一片,被山贼们抓来的妇女们犹如没头苍蝇一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此刻见到他飞身上来,大家都有些懵。

    这些妇女年纪最大的也不过四十出头,哪里会认识这位已经隐居多年的老前辈。但她们虽然没见识,可起码不傻,一个能直接从山崖跳上来、须发皆白宛如神仙的老人,自然是要努力讨好的。

    何老爷子眼看几个胆大的妇女凑过来,皱了皱眉,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啊。”

    “只知道人都死了。”

    “寨主呢?”何老爷子问。

    “二寨主和三寨主也都死了。“

    “大寨主不见了。”

    听了妇女们七嘴八舌的回答,何老爷子眉头紧锁,身影如风,冲进了主楼。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迎面地上那一摊血,虽然没有尸体,但那么一摊血非常刺眼,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得到。

    最重要的是,这血的味道,隐约让他熟悉。

    他又左右转了转,看到了外家高手三寨主和术者二寨主身首分离的尸体。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再上楼转了一圈,等到下楼的时候,已经捏住了拳头,眼中都是怒色。的

    “我儿必定已经遭遇不测,只是尸体被用不知道什么方法弄走了,只留下这摊血……杀他的人大概是有很容易被认出来的独门武功,害怕尸体露了馅。”

    “只是……我该如何追查他们?”

    他武艺高强,人脉也深广,可武功再高,面对这种连一点像样线索都找不到的情况,也没什么办法;人脉再广,也不是一时三刻能够奏效的。

    “孙家的小丫头不见了,多半是被那人救走了。我可以安排人手,盯着她调查。”

    “……不行,那人连我儿的尸体都记得带走,显然是谨慎之人。他必定会给那小丫头化妆易容,丑人要装美难如登天,美人要装丑却极容易。只要把那小丫头弄丑了,谁又能发现得了?”

    “求人不如求己,我还是要自己想办法才行!”

    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在小楼里面仔细寻觅起来。

    片刻之后,他终于露出了笑容。

    在他的手上,拿着几件被撕破了的女人贴身衣服。

    “这必定是那小丫头的衣服,我儿将其撕破,她逃走的时候自然不会穿着破衣服……儿哪,这定是你在天之灵的保佑!”

    他神情振奋,拿着这几块碎布,大步流星地走出小楼,看到妇女们还乱成一团,不由得又皱起了眉头。

    “我儿都死了,你们活着干什么!”

    说着他便挥动手掌,催发掌力。山顶上顿时狂风呼啸,一个个妇女被他的掌风刮得站立不稳,尖叫着摔下山崖。

    求救声、求饶声、咒骂声……各种声音很快平息,除了山风之外,再无别的半点声音。

    何老爷子站在山顶小小的空地上,脸上似笑非笑,一片阴冷。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夏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夏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