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星火燎原剑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有人屠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星火燎原剑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公子可是听到了?”看着楚江宇紧低的头,张毅愈显癫狂。

    “听到什么?”

    楚江宇方自抬头,张毅又道:“公子可是看到了?”

    “又看到什么?”

    楚江宇再装其傻,张毅也未揭穿,直言道:“若我所记不差,公子生平最恨者,便是这等见利忘义、是畜非人之辈。”

    “你到底想说什么?”

    “身处如此恶臭之中,公子就不想做些什么?”

    “江宇无能,实不知能做些什么。”

    “公子长剑真就无名?”

    楚江宇抬手看剑,相伴这许多年里,他已能数清那剑上的铭纹几何,可他始终不知道的,依然是它的名字。十五年前,自他决定习剑那天起,他便选中了这把自小挂在房间里的长剑。他也曾和自己父亲楚行慎有过这样的对话。

    “爹,这剑从小挂在我房中,可是有什么特殊含义?”

    “除了锋利些,这剑实也没什么别的特点。”

    “可我看遍所有库中长剑,始终找不到一把比它更称心如意的。”

    “许就是自小看惯的缘故。”

    “真是这样的吗?”

    小楚江宇仰头去看楚行慎。手握其他长剑时,他都能感觉到剑身传来的重量。唯有这把从小看惯的长剑握在手里,他方有了趁手之感。不重不轻,刚刚好。小时候这样,现在也这样。实不知是楚江宇自小便未长还是那剑能自动调节重量,相伴十五年里,它都是他手中最契合完美的兵刃。十五年未换,十五年也不曾离开过身边一月的时间。或许真如楚行慎所言,没有为什么,本该就是这模样。

    “就是这样的。”

    “那它有名字吗?”

    “没有!”

    小楚江宇抬眼看父亲,眼中满是不信。

    “父亲会将一把没有名字的长剑挂在我房中?”

    “为什么不会?”楚行慎摸摸小楚江宇的脑袋,继续道,“江宇刚来这世界的时候,不也没名字?”

    “可它明明要比我老得多,甚至要比爷爷老得多。”

    “但他就是没名字,和江宇初来世间之时一个样。”

    “那爹能给它起个名字吗,起个和江宇一样的名字?”

    “不!”楚行慎摇头,再揉小楚江宇的头发。“它的名字,应由江宇自己起。”

    “为什么?”

    “因它会是江宇以后最忠诚的伙伴。”

    “伙伴?像阳大雾三他们一样的吗?”

    “它会比他们对你更忠诚。”

    “那我应该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呢?”

    “不着急,等江宇哪天想明白了再说。”

    “想明白什么?”

    “明白江宇最想做的是什么。”

    ……

    一想十五年,楚江宇或已想明白,却是始终未曾将那名字附在长剑之身。

    他已习惯了,习惯看它无名的样子,正如习惯说在别人另类的目光里活。习惯后,甚连他自己都忘了,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件事没做。

    所以张毅言,他就出语道:“它确无名!”

    “公子就不想帮它取一个?”

    “它虽无名,却已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弱大梁公子的名号。”

    “可它终是无名!”

    “我怕这世间,尚还无字能配它。”

    “公子最恶见利忘义者,与之相对,当也最喜侠义仁爱辈,所以才会和大梁公子凌成为生死相交的朋友。既如此,侠义仁爱这四字,何以就配不上这公子手中这柄剑?”

    “侠义仁爱?”楚江宇笑着。“光它一柄剑,又能做什么?”

    “公子岂不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燎原?”楚江宇忽就想起了什么。“星火燎原,星火燎原,我若心存侠义仁爱,便借你来生那燎原之火,如何?”

    长剑微震,似在满意地附和。

    “那我们,就趁今日再燃燃那燎原之火?”

    “今日?”

    “打铁需趁热,恐别今日后,公子也再无机会来一除此间恶臭。”

    “和你一起?”

    “公子若不愿,张某可做壁上观。”

    “可这是你想做的······”

    楚江宇话未说完,张毅就抢先道:“张某想做的,岂非也是公子想做的?”

    “我实不愿意和你一起。”

    “就因我伤了楚二公子?”

    “在我面前,无人能不付出任何代价的伤我身边人。”

    楚江宇话落,早已在渐息人声中忐忑不安的钱缨立时插语。

    “公子但请放心,此人专在我长衫巾中伤了楚二公子,本就心存不轨。毋须公子出手,我等也不可能让他累及长衫巾。”话音方落,钱缨就仗剑而起,怒声道,“各位,此不轨之徒将欲累及长衫巾,我们应当如何做?”

    声与先前仿,楚江宇那一番话的作用就是让激奋的人群冷静下来,而钱缨欲做的,则是继续搅起人群激奋。楚江宇成功了,虽是很少,人群却也会有片刻停顿。

    楚江宇的成功并不意味着钱缨的失败,或者说,楚江宇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也印证了钱缨的成功,否则也不会有那停顿之后的震天声响。

    “杀!杀!杀!”

    长衫巾还是一如既往的万众一心。

    钱缨笑着,张毅也笑着,两人皆笑得自信满满,仿佛下一秒,对方皆会伤在自己般。

    楚江宇未言,钱缨则将这种未言看成是对自己所言的一种默认。所以长剑执而起,径刺钱缨。于此同时,非只程哲等帮内长老,便是普通帮众,也对其一拥而上,气势之足,有不死不休之状。

    虽是一人面众人,张毅却也面不改色。但见其长身而转,衣袂在劲力鼓涌中顿立而起,仿似装有万根银针,又好像万针齐发,那衣衫早已坚持不住的将欲破裂。

    “叮叮叮叮!”

    有人将针挡于外,更多的却是人声嘶嚎。针入于体的痛苦,并非言语可表。所以仅在一波攻击之后,便已有十数人蜷曲于地,挣扎惨嚎不止。

    虽是一击而伤十数人,张毅却也暴露在了那避针而过的刀剑之幕下。至此,无论他是回身避让还是针击而发,都已难掩败势。

    有剑划破了他的衣裳,有血流出。还有挟劲之刀紧逼而至。此危急存亡之时,张毅忽张其口,嘶喊道:“敢问楚公子,星火未灭,燎原之势何成?”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有人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有人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有人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