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嫁给表哥之后正文 七
    多养了娃儿, 感觉生活立时忙碌了许多。

    要担心他吃得好不好, 睡得香不香, 时常盯着问着, 唯恐他小小人儿一个,有不舒坦都说不出来。

    这时间嗖嗖的,一回顾, 觉得格外飞快。

    百日宴仿佛是昨日,檀儿转眼就四个月大了,会翻身会拿拨浪鼓了, “咚咚咚”的,孩子睡得少了, 情绪反应明显了许多。

    然后五个月, 他会自己去够东西了, 蹬手蹬脚的, 十分活泼。

    等到六个月时, 小家伙已经学会坐了,玩玩具,仰卧伸臂, 嗓门大得很, “啊啊哦哦”的,还未进门, 就能听见他的声音。

    初夏烈日炎炎,傅缙归府,离得远远就听见他儿子嚷嚷, 他翘唇,笑骂道:“这小子。”

    脚下却是快了,一个箭步就上了台阶,还未入门,便见明堂厅中铺了很大一块象牙凉席,一个穿着大红肚兜的白娃娃正坐在一角,有点儿胖,正憋着小嘴背对他娘,像是在发脾气。

    楚玥坐在另一角笑唤:“檀儿,快来阿娘这。”

    小胖娃娃犹豫了一下,没去。

    “我们檀儿怎么了?”

    脚步声一近,母子两个立即侧头看去,一见父亲,檀儿立时兴奋起来,“啊啊啊”手舞足蹈叫嚷着,又倾身伸臂,要阿爹抱。

    傅缙俯身,一把抱起儿子,举得高高的,轻轻一抛,檀儿立即放声大笑,“咯咯咯”地欢快极了。

    傅缙亲一记儿子的小脸蛋,顺势在凉席坐下,笑问:“檀儿和阿娘闹什么脾气呢?”

    一大一两张脸,同时侧头看她。

    楚玥笑了:“这小子,想出门玩耍呢?我不让,他就生气了。”

    檀儿是个很有主意的小宝宝,春去夏来,自从抱他出门逛过一次园子,他就喜欢上了,时常伸手指向门外,“啊啊哦哦”的表示他要出去。

    只是这么热,楚玥可是不能同意的,于是就有了方才一出。

    原来如此。

    傅缙低头哄道:“热你知道不知道?外头热得很,晒得疼的,咱们先不去,等傍晚再去,好不好?”

    温声细语,低眉垂目轻哄着怀里的小胖娃娃,一点都不觉得不耐烦。

    楚玥含笑看着,看这一大一小两个,两张相似的脸庞。

    檀儿越大,五官逐渐长开,确实是酷似亲爹的,浓黑的剑眉微微斜飞,一双亮而有神的黑眸,挺翘的小鼻梁,连下颌弧度都一个模样。

    这简直是傅缙年度最骄傲的事,没有之一。

    小家伙很执着,和他爹亲香了一阵,又想起出门的事了,伸出小胖手指着外头,响亮“啊”一声,又回头望他爹。

    “你和他说吧。”

    楚玥被这小子弄得没办法了,她无奈倚着傅缙的背,外面热得跟个烤箱似的,出去转一会就汗流浃背了,这孩子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劲儿。

    幸好孩子爹回来了,这活不归她了。

    楚玥掏出帕子,一边给傅缙擦着脖颈上的汗水,一边看他笑话。

    这么小的孩子是讲不通道理的,饶傅缙是越国公是统兵大都督,深得皇帝器重再有能耐,他也搞不定他怀里六个月大的小胖儿子。

    小家伙满怀希冀,却不得如意,傅缙越说,他就越委屈,最后小嘴扁扁,眼看着要哭出来了。

    傅缙无奈,最后直接站起:“行,阿爹和你到廊下站会。”

    不哄了,他决定小小教育一下这小子。

    傅缙抱着儿子站起,侍女打起斑竹帘子,他直接就出了去。

    檀儿本来很欢喜的,他勾着小腿坐在他爹的臂弯内,不忘回头伸手,让他娘一起来。

    小家伙乐颠颠点着小脑袋,一出门却愣了。

    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屋里屋外两重天,艳阳刺得睁不开眼,廊下还阴着,却已蒸得皮肤都生疼了。

    傅缙信步行至回廊边缘的围栏处,捉住檀儿的小胖胳膊,探出到炙阳底下。

    “你还出去不出去?”

    檀儿忙忙一挣,把小胖胳膊缩回来了,他惊疑不定看了外头半晌,皱了皱脸,焉焉巴巴地趴回他爹的怀里。

    好吧,教育效果十分理想,这小子立马就乖了。

    只不过傅缙还是心疼的,哄道:“如今热,不好常常出门,等你大些,到明年春天了,阿爹和阿娘领你出门踏青好不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牵着妻子,转身回屋。

    “我们这么小,听不懂呢?”

    儿子彻底消停了,楚玥含笑,伸手刮了一下他嫩生生的小脸蛋儿。

    是听不懂的。

    不过傅缙想了想:“明天春儿子都一岁多点了,带他出门无妨。”

    楚玥嗔了他一眼:“好吧,那我先替儿子记住了。”

    说说笑笑,嬉戏玩闹,逗了一阵,小家伙很快重新活泼起来了。

    傅缙这话记没记住不知道,不过到了次年季春,他们确实有领儿子出门就是了。

    ……

    又一年春,拂面的风已彻底褪去寒意,淅淅沥沥的春雨停了几日,空气沁爽,天幕一片蔚蓝。

    楚玥抱着怀里已能走能跳的小胖儿子,被扶着登了车。

    一家三口去郊游。

    檀儿兴奋极了,不停蹦着。这小子随着爹,劲儿大得很,楚玥有些抱不住,一登上车辕,她直接回身,把儿子塞进傅缙怀里去了。

    傅缙单手稳稳抱着儿子,另一手待楚玥站住了,才松开手,自己也上了去。

    车轮辘辘,出了车门,越往外,天越广地越阔,漫山遍野的绿,大大小小的野花点缀,空气中尽是泥土的芬芳气息。

    檀儿目不暇接,不停“哇哇”嚷嚷,拉着爹娘左指右指,他长得这么大,还是第一回见识外头的天地。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可见是对的。”

    楚玥调侃:“这不,连我们家一岁小儿都适用。”

    他们今天的目的地,并不是傅缙最喜爱的阳春园,毕竟桃花败了,梅花也褪尽。

    他们去南郊一处有名的景点,玉雨坡。

    玉雨花,即是梨花。

    漫山遍野遍野的梨花,从这边山头,一直延伸到另一边的湖泊边缘,一整大片雪白雪白,淡淡梨花香,幽远清新,离得远远,便已沁人心肺。

    游人如织,傅缙一家三口携着一众近卫,作寻常富贵人家的低调打扮,选了游人较少的东侧山脚,慢慢沿着山脚往上攀登。

    楚玥发现,自己身体真得好了许多,她一直爬到半山腰,才开始喘气。

    傅缙笑道:“前头有个小亭,我们去那边歇脚用午膳。”

    玩了一路,笑了一路,已经快正午了。

    楚玥精神上充满干劲的,但奈何身体吃不住,眼看小亭不远了,可走了许久都不到,她累得要走不动了。

    傅缙睨了她一眼:“我背你。”

    说着,他伏身,一手抱着儿子,腾出一只手。

    宽阔厚实的背,楚玥挺心动的。她左右看了一眼,这附近没有其余游客足迹,至于近卫们,已十分识趣隐入梨花林之间。

    楚玥笑应了:“好!”

    她兴冲冲,一跳趴上傅缙的背。

    傅缙一手稳稳拖着她的臀,一手抱着儿子,一前一后,一大一小,步履十分稳健,不疾不徐往前而去。

    檀儿立时兴奋了,他和阿娘一起的,母子打打闹闹,欢笑声立时高亢了起来。

    傅缙含笑,将他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安置的稳稳当当的,步伐稳稳,不疾不徐抵达目的地。

    山间的风凉爽,花香扑鼻,这个小亭视野极好,整个梨花林尽收眼底,远处湖光山色,再放眼一些,还能眺望整个京城,青黑色的轮廓极宏伟。

    傅缙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牵着楚玥的手,注目京城片刻,越过,又眺望更远的北方。

    “宁儿,你说咱们驻守北疆好不好?”

    傅缙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楚玥怔了怔:“……怎么?你想自荐驻北?”

    她真是很诧异。

    这两个月,朝堂上都议着这事。

    从先帝崩后,中原陷入夺位之争,北戎就蠢蠢欲动。只是夺位之战结束得太快,北戎统一意见后还来不及用兵,今上就登基了。

    钻不了空子,但北戎却不大甘心,这一年多来,各种大小动作不断。因此,永宁帝欲遣一名心腹大将去镇驻北疆,一来,收拢北方兵权;二来,好掌控局势。

    至于人选,目前还在犹豫着。

    楚玥没想傅缙有这个打算。

    “你怎么会有这个打算?”

    永宁帝必是考虑过傅缙的,但他之所以没下决定,那肯定是觉得有些大材小用了,毕竟现在也不是真开战。

    而且对于傅缙本人而言,如今他在朝廷举足轻重,往北去,却是远离核心圈了,算是由高往低走了。

    所以楚玥没想过,乍听诧异。

    “樊岳冯登耐心不足,陈瓒杨朔谋算略逊,他们忠勇有余,独挡一面却稍有欠缺,因此陛下犹豫不决。”

    傅缙挑唇笑:“至于高不高低不低的,只要简在帝心,即便十年八载后回京,也是一样的。”

    况且自来抑扬有道,太盛未必是好事,他觉得,自己出去走一圈也并非不是好事。

    他也非那等恋栈权柄的人,该放时,他能利索放开。

    “宁儿,我们去北地好吗?”

    傅缙侧头,凝视楚玥。

    他知道的,她是向往自由的性子,她很喜欢北地,喜欢那边的天高地阔,喜欢那边的民风粗犷。

    恰巧了,他也是北地成长起来的,那里风急雪烈,纵马疾驰,他午夜梦回,也是极怀念的。

    “我们还年轻,带着孩子出去走走,你说好吗?”

    楚玥一下子就读懂了他眸中之意,忽一阵欢欣,胸臆间有什么返佣而起,她扑进他的怀里。

    “好!”

    茫茫雪白梨花,天蓝地阔,山风自耳边拂过,宏伟的京城作背景,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很好。

    他们趁年轻出去走走,重新丈量北方的土地,领略她上回来不及细品的风土人情。

    作者有话要说:  大纲的番外都写完啦,日更就到今天为止了。

    至于后面还有没有,阿秀是再想写青木和松州别院的,但暂时没想好,先琢磨一下。要不后面和新文一起发吧,因为最近会很忙哈哈哈。(阿秀会先把文章状态修改成完结,到时再加哈)

    文文日更四个多月了,感谢宝宝们的一路陪伴,很爱你们!!!

    新文《姜萱》↓预计11月5号开哒,咱们到时见啦~ (▽)

    【新文文案】

    祖母是东平国翁主,父亲是雄据青州的阳信侯,直到现在,都没人想明白,为何姜萱最后会选择嫁给卫桓?

    那个,和她两看相厌已多年的婢生庶子。

    卫桓也想不到,当初她会救了自己的命,在她此生最落魄的时候。

    二人在伤痕累累的寒月重逢,他们互相慰藉,互相搀扶,咬着牙从血泊中挣扎爬起来,肩并肩走出了一条生路。

    ——她在绝境中,擦亮一点火花,温暖彼此的余生。

    这是一个互相救赎,彼此唯一,从微末相持到巅峰的故事。

    s:写《皇子妃》时来的灵感,也是男女主奋斗文,文名暂定,到时候可能会改哈~ (▽)

    ( 求预收!!戳阿秀的作者专栏见哦~)

    还要感谢“baobao”扔了两个手榴弹,笔芯!

    宝宝们,最后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啾!!(づ ̄3 ̄)づ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嫁给表哥之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嫁给表哥之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嫁给表哥之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