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又是怪事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又是怪事
    单天鹰终究没有强行留人,而粉蝶儿因为身份的缘故,对于官府从心底排斥,自然也是不愿留在单天鹰的巡查队伍当中,因此也就跟着沈衣雪和历劫,离开了宝应城。

    沈衣雪和历劫本来打算离开宝应城之后,再去一次西山寺,然而一来多了个粉蝶儿跟随,二来也怕单天鹰派人尾随,因此也就暂时作罢,一路北上,去找当初沈衣雪曾经去过的保命客栈。

    如此走了三五日,发现并没有人尾随,三个人这才放下心来,继续往前走。

    三人走得并不算快,沈衣雪闲暇的时候,仍旧拿着粉蝶儿留下来的,那一张唯一的飞鹤信符,研究上面的天地灵气波动。

    然而行路途中,却也没有纸张给她试验,更何况之前在宝应城李府的时候,她几乎将所有种类的纸张都试验了一个遍。

    所以,沈衣雪是一边走,一边直接调动四周空气当中的天地灵气,让其按照飞鹤信符上的波动运转。

    粉蝶儿自发地走在前面十来步远的地方,甚至连头都不会,留给二人一道安静的背影。

    历劫看着沈衣雪素白纤细的手指拨弄着无形的天地灵气,忧心忡忡:“不过才三四日的时间,天地灵气似乎更浓郁了一些。”

    飞鹤信符上面天地灵气的运转规律沈衣雪早已烂熟于心,根本就不用再刻意去想,手指随意地虚空乱划着,闻言点头道:“嗯,我也发现了。”

    历劫有道:“只怕整个人界都要乱了。”

    沈衣雪的手指仍旧在漫不经心地引导着四周的天地灵气,闻言停下脚步,认真看着历劫,问:“你有何打算?”

    历劫摇头:“除了在墨山村的那一次,我再也没有感应到与无名之地间的联系过。”

    提到无名之地,沈衣雪不禁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战天剑,问历劫:“那你现在还能够与留在如慧体内的一缕残魂生出联系么?”

    历劫点了点头,随即却又轻轻摇头,似强调一般:“不过却再没有感应到过轩辕昰。”

    换言之,也就是说如慧和轩辕昰,已经分开。

    沈衣雪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战天剑:“难道轩辕去了无名之地?可是为什么呢?”

    历劫摇头,无名之地独立于六界之外,按理说就算是虚空乱流,一般也不会将人送到那个地方。

    可战天剑又的确是从无名之地飞出来的。

    是轩辕昰和战天剑都被虚空乱流带到了无名之地,还是只有战天剑被带到无名之地,还是轩辕昰连人带剑都去了无名之地,却是无从猜测。

    沈衣雪又问:“如果人界的天地灵气越来越浓郁,你是否有把握再一次回到无名之地?”

    历劫苦笑:“傻丫头,难不成你还盼望人界天地灵气更加浓郁?现在已经很……”

    剩下一个“乱”字还没出口,他突然就感觉四周的天地灵气突然开始继续流动起来!

    就见沈衣雪手指虚空划过的地方,突然漾起了一层柔和的银白色光芒,就如同飞鹤信符上面天地灵气的纹路。

    同时,一个若有似无的声音在半空响起:“嗯?”

    走在前面的粉蝶儿脚步顿住,猛地回头:“沈姑娘,信符能用……”

    “了”字还没有出来,他就看清了半空当中,和飞鹤信符上面的天地灵气一样的银白色纹路,不禁楞了一下:“这是什么?”

    沈衣雪是虚空划出了飞鹤信符的人,感应也最为清晰,那一声“嗯”,历劫听不真切,她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然而也只有这一声,她也不敢十分确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她虚空划出来的飞鹤信符有了效果。

    也就是一愣神的时间,半空当中的银白色纹路开始变淡,待粉蝶儿转身冲到近前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同时,三人周身的天地灵气也稀薄了不少。

    粉蝶儿眼巴巴地看着沈衣雪,沈衣雪却将目光投向了历劫:“方才我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

    历劫点头,不过因为他听得不是太清晰,所以也就不太确定,疑惑道:“好像是,不过我听得并不清楚。”

    沈衣雪决定再试一次,然而接连三次,却在没有那种银白色的光芒在半空漾出,反而是让四周的天地灵气更加稀薄。

    历劫只好出言阻止她,虽然人界的天地灵气太高了不是什么好现象,可若是过于稀薄,对于人界也同样是有危害的。

    三个人于是继续前行,不过这一次粉蝶儿却没有再次独自走在前面,而是与历劫一左一右,三人并排前行。

    历劫继续沉默着,不知在思索什么,沈衣雪则是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详细讲述给粉蝶儿。

    粉蝶儿道:“那也就是说,沈姑娘虚空划的飞鹤信符,成功了。”

    沈衣雪点头:“应该是,我甚至还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听那语气,似乎很疑惑的样子。”

    粉蝶儿道:“那个声音,可以形容一下么?”

    沈衣雪问:“这个要如何形容?”

    “客栈掌柜的声音有些略微有些沙哑,在通过飞鹤信符联系的时候,就更加明显。”粉蝶儿道,“不知沈姑娘听到的这个声音如何?”

    沈衣雪又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个声音带着惊讶和疑惑,还有一鼻音,低沉而充满磁性,却是与沙哑完全不沾边。

    难道说,她虚空划出来的飞鹤信符,虽然成功了,联系上的却不是保命客栈的掌柜,而是另有其人?

    两个人又分析了半晌,然而分析来分析去,不但没有任何头绪,反而疑惑越来越多,越来越乱,所以也就暂时放弃。

    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历劫突然道:“那个声音,我听着似乎有些熟悉。”

    他这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

    沈衣雪呆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你确定?”

    历劫摇头:“不确定。”

    沈衣雪有些无语:“不确定你说出来做什么?!”

    历劫的目光幽深,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对于沈衣雪的不满却是视而不见:“我不确定,你能确定。”

    “我?”沈衣雪又是一愣,随即朝着历劫翻了个白眼,“有话直说啦!”

    历劫道:“说了,那个声音有些熟悉,似乎曾经听到过。丫头,你且想一想,你我都认识的人当中,谁的声音比较接近。”

    他们两个都认识的人?

    沈衣雪的第一反应就是轩辕昰,可轩辕昰与如慧分开,就连历劫也无法通过残魂感应,沈衣雪随手划出来的一道飞鹤信符,竟然能够找到?

    事情怎么会那么巧?

    而且,那声音低沉冲带着磁性,却又说不出的温柔尊贵,与轩辕昰的执拗霸道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沈衣雪几乎要想破脑壳,也没有想出来,于是再次作罢。

    三个人继续北上,待感觉四周的天地灵气再次变得充沛之后,沈衣雪仍旧是不断地虚空划着飞鹤信符,然而那种银白色的光芒却始终没有再出现过。

    如此又行进了两三日,气候竟是开始逐渐转凉。

    沈衣雪和历劫离开宝应城的时候,正值盛夏,气候炎热,如今也才过了个七八日,气候竟然如同秋日般凉爽,倒是让人有些意外。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粉蝶儿道:“这气候似乎有些不正常。”

    沈衣雪和历劫回归人界的时间并不长,因此也就没有太过在意,闻言禁不住对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问道:“哪里不正常?”

    粉蝶儿道:“咱们离开宝应城尚不足半月,如何竟好像突然进入了深秋?”

    沈衣雪道:“会不会是地域的关系,越往北走,气候越凉爽?”

    粉蝶儿摇头,然而也不是十分确定,于是也就不再提起。

    然而再过了一日,这种气候的不正常竟是十分明显起来,六月底的天地,竟然好像深秋般萧瑟,就连草木都开始枯黄萎败起来。

    他们一路上走来,甚至能够看到一些稻田的田埂声,有农夫聚集在一起,满脸愁苦之色,有的还失声痛哭,说什么老天不开眼之类的话。

    离得近了,还能听到有人在小声嘀咕:“听说东边的长岭中出现了一座仙山,还有仙人出没,要不,咱们也去拜拜?”

    另一个人反对道;“仙人若是有灵,又怎么会……”

    他没有说完就被先前那人打断:“闭嘴!你这话若是当真被仙人听到,只怕是要降罪的!”

    后来反对的那人,愤愤地站起身来,一指面前的秧苗:“就算是不说,难道就能风调雨顺了?”

    又有人出来打圆场:“都少说两句,长此以往,不出半个月,只怕……”

    沈衣雪和历劫对视一眼,也只能够听明白这些农夫遇到了麻烦,当中有人想要去求仙拜佛之外,却实在是不明白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状况,竟然一个个如此地愁眉苦脸。

    沈衣雪和历劫对视一眼,问:“要不要去打听一下?”

    “沈姑娘,你看那些庄稼,”粉蝶儿盯着几个农夫身后的那一片田地,第一次抢在历劫之前说话,“这气候,的确是不太正常啊!”

    沈衣雪和历劫离开人界日久,就算是当初沈衣雪在人界的时候,对于农事也是一窍不通,历劫就更是不用多说,完全是不是人间烟火。此刻粉蝶儿却让他们看那些庄稼,一时半刻去,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看着两个人都是一脸茫然,粉蝶儿只好开口解释:“这些庄稼尚未长成,就因为气候的缘故,直接枯萎了!”

    沈衣雪和历劫一愣,再仔细去观察那些庄稼,发现果然如同粉蝶所言,尚未结籽,就已经枯黄!

    看来还是粉蝶儿说得对,这气候当真是不太正常,就连怪事也是一件接着一件!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