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噤若寒蝉的佛宗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噤若寒蝉的佛宗
    颜色鲜艳,如情人鲜血般红艳动人的回心石,可以说是整个葬神山唯一的一抹亮色。其实不但沈衣雪,就连轩辕昰,在盯着那回心石的时候,前世今生的种种记忆,也不禁在这一刻涌上心头。

    回心,回心,若是心当真可以回,失去了那一份执着,这世间,到底是会圆满多一些,还是遗憾多一些?

    轩辕昰也想不明白,然而他却知道,当初在鬼界所作出决定,他不后悔,从人界一路追随到神界,他也不后悔。不论将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都不会后悔当初曾经做出的选择。

    因为他的心智太过坚定,因此在那回心石前,也是是恍惚了片刻,便恢复了过来。

    而再看奔雷剑客和言寂,前者一脸茫然,显然是根本就没有收到回心石的影响,而言寂却是一脸的茫然,心神早已不知飞到了何处。

    或许,他在想当初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个女子的时候,是应该凝聚真气,而不是扯下衣襟布条,让她包扎伤口;或许,他在想当初这个女子要离开神界的时候,他不该说那句:我叫言寂。更或许,他是在想在眼前这个女子离开神界之后的这几百年里,他应当早做决断,而不是一直犹豫不决,只会怀着复杂的情绪,偷偷前往当年处置幻如魔帝的那个山谷;更或许,他在想……

    轩辕昰的呼唤,再加上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终于是将沈衣雪神游天外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她愣了一下,目光有些迷茫的看了轩辕昰一眼,随后顺着脚步声就看到了正朝着葬神渊方向走来众多修者。这其中既有佛宗的修者,也有道宗的修者,一个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却又神情紧张得样子。

    沈衣雪又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些原本应该留在界河十字交汇处各宗修者,为何突然跑到了葬神山上来。

    她又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其中竟然没有妖宗的修者,心中的疑惑更深,不由自主的开始猜测自己留给妖宗的七彩混沌结界是否有想象当中的结实。

    总不能已经在鬼雾的侵蚀下全军覆没了吧?

    可是自己留给道宗的七彩混沌结界只是临时凝聚,怎么也比不得留给妖宗的来得用心,何况再往西南方向至少还有两个妖修大能的存在,怎么可能如今道宗的修者都是全须全尾,妖宗的修者反而抵挡不住?

    在看佛宗那些修者,却已经不是能用灰头土脸,狼狈不堪来形容了,根本就是神情萎顿,似乎虚弱到了极点!

    这个倒也在沈衣雪的预料当中,毕竟妖宗和道宗她都先后留下了七彩混沌结界,反而是佛宗这些修者完全都是靠的那些修者大能的真气与天道之力,维持结界抵抗鬼雾。

    佛宗为首的修者,自然还是宗主道空,而道宗却俨然是以灵虚子为首,仿佛她已经成了道宗真正的宗主。

    奔雷剑客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满脸的络腮胡子都被气得微微颤抖,看那架势,恨不得冲到灵虚子面前去质问一番,却被言寂一支手死死拉住,行动不得。

    灵虚子和道空自然也看到了沈衣雪等四人,最后自然又全都落到了言寂的身上。

    道空的目光闪了闪,在灵虚子与言寂之间来回逡巡,似乎在犹豫着,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在接触到轩辕昰略带威胁性的目光之后,竟是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看着言寂便脱口而出:“言寂宗主,果然事事都快人一步,道空佩服!”

    另一边的灵虚子闻言,脸色顿时黑如锅底,神情更是极度的不自然起来!

    “咳咳……”

    灵虚子被气得胸膛一起一伏,好像个癞蛤蟆一般,脸色变了数变,终于是忍不住轻咳一声,道:“道空宗主有所不知,如今言寂已经失去了宗主一职,所以还请道空宗主慎言……”

    沈衣雪看得明白,那道空在开口之前,竟然再一次朝着轩辕昰的方向偷偷看了一眼,似乎是在询问着什么。

    紧跟着就听道空再次开口:“原来如此,还真是道空孤陋寡闻了!之前鬼雾肆虐,还真是不曾得到消息。”

    他将“鬼雾肆虐”几个字咬的极重,语气中的嘲讽不言而喻,终于成功的让灵虚子再一次的黑了脸,胸膛起伏,一时竟是找不到话来反驳。

    “这本就是我道宗内部之事,”灵虚子说不出话来,片刻的冷场之后,他身后的一个道修站了出来,沈衣雪一看,竟然是那云山老祖!

    就听云山老祖继续:“临时更换宗主,那也是为我道宗的长久兴旺,自然还不到外人来指手画脚,道空宗主不知道消息,也实属再正常不过。”

    “这话倒也不错,”道空的目光继续在言寂与灵虚子之间来回徘徊,现在又多了一个云山老祖。最后再落到云山老祖身上的时候,突然一厉,“道宗内部事务,我佛宗的确是不能妄加评论,只是,事关……”

    道空故意拖长了一语调,吊足了众人的胃口,这才声音陡然提高:“事关神界佛,道,妖三宗之间的交往,那便不能说与道空这个老头子无关了!”

    云山老祖的脸色也变了,在听完道空最后这番话之后,竟是没有继续反驳,而是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身前的灵虚子。

    灵虚子目光闪动,神色变了数变,最后干笑两声,道:“道空宗主说笑了,神界向来只有道,佛二宗并存,哪里来的什么妖宗?”

    因为在这三个人你来我往,言辞交锋的时候不自觉的提到了孔微海的妖宗,此刻又见只有佛道二宗的修者,沈衣雪心中难免有些不安,于是忍不住将自己的神念,再次沿着界河朝妖宗的方向扩散而出。

    顿时,界河两岸荒凉如同沙漠,寸草不生,却又隐隐泛着青黑色的土地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当中。

    大地龟裂,如同蛛网蔓延,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沙化的迹象,看不到一棵草,一朵花,一丝绿意。

    河岸两边的树木焦黑,仿佛经历了千百年岁月的侵蚀,即使只是沈衣雪的神念掠过,竟然也能掉下一蹭黑色的木屑来!

    可以想象,若是此刻倒是有人,哪怕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用一根手指微微一碰,这些焦黑的树木恐怕就再也无法维持树木的外形,碎成一地木屑。

    好在没有了鬼雾,沈衣雪的神念也不再受到阻挡,很快就到了界河十字交汇处,感应到了她留给妖宗的七彩混沌结界。

    沈衣雪的结界自然不会阻挡她的神念,更何况她的神念强大,若是有心,即使是偷偷潜入其他修者的结界,也能不被发现。

    只是当沈衣雪的神念甫一穿透结界,她不由就是一愣!

    就好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域界,又好像这才本来应当是属于神界的模样,芳草萋萋,青山绿水,鸟语花香。

    若是当真比较起来,结界当中的天地灵气,虽然不及沈衣雪初次进入神界的时候那般充沛浓郁,然而与沈衣雪的神念一路感应过来的情景,却已经是天渊之别。

    这里就好像沙漠当中的绿洲一样!

    只是与这样的画面不太和谐的是,结界之内,那些妖修一个个神情紧张,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沈衣雪又是一愣,却见一男一女两个妖修正远远的走到结界边上来,其中那个女妖修边走边朝着另一个道:“你说,那些人当真会如此的不要脸皮,跑到这里来强抢地盘么?”

    那个男妖修道:“刚才的情形你是没有看到,尤其是道宗那些人,看到咱们结界之内的情景,眼都红了。还好宗主没有答应放他们进来,否则还真不好说!”

    然后又叹了口气,一脸的忧色:“现在整个神界,恐怕也就只剩下咱们妖宗这一片净土了,那些人怎么可能不眼红?”

    见那女妖修沉吟不语,似乎是在斟酌着什么,那个男妖修又继续道:“你我在道宗,与那些修者打交道多年,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也应该明白。表面上说得好听,实际上还不是觉得高人一等,将咱们当作异类!若非微海宗主振臂一呼,哪能有咱们今日的逍遥自在?”

    “如今道宗和佛宗受创严重,听说连天地灵气都已经消失殆尽。以那些人的贪婪本性,恐怕又要觉得,这个天地灵气充沛的地方,也只有他们才配占据了!”

    沈衣雪又听了几句,也总算是听得明白了,如今虽然鬼雾完全消退,但是神界的天地灵气也被消耗一空。反而是刚刚成立的妖宗,因为有自己的七彩混沌结界保护,天地灵气得以保存,反而变成了为众多修者觊觎的地方。

    想必,佛宗与道宗那些修者在赶往葬神山之前,曾经与妖宗之间发生过些什么,要不然这些妖修也不会如此的,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而听那一男一女两个修者的意思,佛宗与道宗竟然是打着要强占妖宗地盘的主意?

    那为何双方,或者说三方最后不但没有打起来,佛宗与道宗的修者反而又跑到了葬神山上去?

    沈衣雪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也总算是明白了孔微海没有带着妖宗的修者前往葬神山的原因,因此也就暂时放下了心来。

    收回神念,却见道空在轩辕昰的目光“胁迫”之下,竟然还在同那灵虚子“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

    看到道空沈衣雪又觉得有些好笑,这当真是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主儿,当初被轩辕昰暴打一顿,如今竟然好像变了个人一般。

    而佛宗那些修者,也和道空一样,看到轩辕昰现在就是噤若寒蝉!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