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章 苏慕青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超凡透视正文 第175章 苏慕青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这女大概二十七八岁年纪,一米七左右个,五官精致,但是此时却脸色惨白,眼中满是血丝。

    “爸,我都了,你别再找人过来烦我了。”

    女就是苏景文唯一的女儿苏慕青,看到苏景文带着一群陌生人走进自己卧室,秀眉微微蹙起。

    “青儿,这是治好你赵爷爷的神医,我特意让你赵伯伯请过来,帮你好好看看。”

    苏景文看着女儿日渐憔悴,心里不知道有多痛苦。

    苏慕青扭头看了一眼巫金,露出失望之色。

    这位神医也太年轻了点儿。

    几日不曾入眠,苏慕青内心本就烦躁,一看巫金这么年轻,一进屋就猥琐的东张西望,这里瞅瞅哪里瞄瞄,明显就是没见过世面的样。

    忍不住没好气道:“这么年纪,能是什么神医?爸爸,你和赵伯伯可别被人骗了。”

    “青儿,不可以胡,这位巫先生治好了你赵爷爷可是铁打的事实!”

    苏景文尽管心疼女儿,还是出声呵斥,唯恐巫金生气。

    苏景文越担心女儿,就越害怕巫金离开。

    “你不用担心你父亲被骗,你还是想想你自己有没有被骗吧?”

    巫金对着苏慕青淡淡道,眼睛继续扫视四周。

    “,你要是再在我的房间乱瞅,你就给我滚出去!”

    苏慕青的闺房,除了她哥哥和爸爸,还从来没有别的男人进过,这次生病,却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医生。

    别的医生好歹知道礼貌,哪里跟巫金一样东瞄西瞅,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

    “巫先生,青儿好几天没有睡觉了,些糊涂话,我替青儿向先生赔不是,还请巫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苏景文赶紧向巫金道歉。

    巫金摆了摆手,表示理解,转身走向苏慕青,靠近她身上,用鼻使劲闻闻起来。

    这场面,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苏慕青的哥哥苏星朋一看就怒了,冲上去要和巫金拼命。

    就连和巫金一起过来的白若灵和杜老等人,都面色古怪的看着巫金。

    平时巫金虽然也有点儿色,但从来没有这样表现的明显过。

    白若灵心里不禁打起鼓,莫非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巫金,巫金这是故意报复自己,做给自己看的?

    赵欣荣一把拉住苏星朋,解释道:“这位巫先生的鼻非常厉害,上次治疗我父亲就是这样,一进病房就闻出来刘医生身上带着毒药!”

    “还有这样的治疗手段?”

    苏星朋半信半疑。

    他还是怀疑巫金是在故意占便宜。

    赵欣荣沉浮商海多年,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疑惑,出声安慰道:“星朋,你不用担心,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除了治疗,巫先生还能做什么?”

    苏星朋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站到一旁观看。

    苏慕青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轻薄过,即使疲惫不堪,还是撑着想要起身,却被巫金一把按了下去。

    巫金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刚才还隔着距离,这次差不多贴到了苏慕青身上,一寸一寸从肚开始往上嗅。

    嗅到关键部位的时候,苏慕青再也忍不住了,一张原本惨白的俏脸竟然泛起片片红云。

    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或者两者都有。

    苏星朋这次再也忍不住了,挣开赵欣荣就冲了过去,伸手就要去拉开巫金。

    但是巫金后边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反手一把抓住苏星朋的胳膊,使劲一推,苏星朋就蹬蹬蹬后退好几步,一坐到地上。

    巫金另一只手按着苏慕青,鼻顺着山峰,一路向上,终于停到了苏慕青的脖上。

    使劲吸了吸鼻,巫金几乎把脸埋进苏慕青脖里,两个人的姿势暧昧之极。

    这次别苏星朋了,连苏景文都皱了皱眉头。

    “原来是在这里!”

    巫金叹了一声,站起身来。

    苏慕青身上散发着好闻的体香,唯独这里散发着淡淡的异香,如果不仔细闻,还真的闻不出来。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苏慕青原本就充满血丝的眼睛,变得更加红了,狠狠瞪着巫金。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治疗需要而已,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像狗一样趴在你身上闻啊。”

    巫金满脸委屈。

    狗一样……

    众人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狗寻偶时的画面,总是要在对方身上嗅来嗅去,不过,狗一般嗅的部位……

    “,混蛋,大!”

    苏慕青恨不得扑到巫金身上狠狠咬两口,转过头对苏景文道:“爸,这就是你找的神医?明显是个骗钱骗色的无耻之徒!”

    听到苏慕青的话,刚刚起身的巫金,再次俯去,趴到苏慕青色半透明如贝壳一般的耳朵旁。

    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是不是除了睡不着觉,还有思春的念头?”

    “你怎么知道?”

    苏慕青也顾不得愤慨巫金的无礼了,吃惊问道。

    这可是她最大的秘密,羞于启齿,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过,包括爸爸哥哥和医生。

    这个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真是闻出来的?

    苏慕青心里产生了动摇,开始有些相信巫金的神医身份了。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你现在不怀疑我是骗了吧?”

    巫金施施然道。

    “那你可以治疗吗?”

    苏慕青脸上又泛起了红云,声问道。

    “治好这次不难,不过我可能很快就要离开港市了,下次再犯,就不好了。”

    “巫先生,你这么是什么意思?这病难道不能根除吗?”

    苏景文被巫金的话吓住了。

    “苏姐这不是生病,而是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了,就算我治好这一次,等我走了,对方再来,我也没有办法。”

    巫金无奈摊了摊手。

    “那这没怎么办?”

    苏景文追问。

    “除了抓到对苏姐下手的人,别的我也没办法。”

    巫金实话实。

    “被人盯上了?……我知道是谁了?”

    苏慕青突然转身对苏星朋道:“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过的那个怪人吗?”

    “你是那个在公司门口你犯煞的道士?”

    苏星朋想起妹妹好像是过这么回事。

    苏景文问道:“青儿,怎么回事?”

    “这是一周前的事情,那天下雨,我下班后没带伞,往停车场跑的时候,撞到一位道士,那道士当时就我近期犯煞,会有恶鬼缠上我,夜不得安宁。”

    苏慕青露出回忆之色:“这样的江湖骗,我自然不会相信,就把他赶走了,那道士却我以后肯定会找他的。”

    “哎呀,青儿,你可能错过高人了。”

    港市迷信之风甚浓,苏景文一听苏慕青的话,后悔的直拍。

    好像苏慕青真的错过了得道升仙的机会一样。

    “你后悔什么?苏姐这么做是对的,她要真把这个人领回来,你们苏家才是真的不得安宁了。”

    巫金冷笑着瞥了苏景文一眼。

    “巫先生,你这么就不对了,那道士要不是得道高人,为何话如此灵验?”

    苏景文第一次反驳巫金:“他青儿犯恶鬼,会日夜不得安宁,这不正是青儿现在的症状吗?”

    “我来告诉你他话为何这么灵验!”

    巫金走到窗户边,双手一探,从窗户边抓住两只飞虫,捏着走到众人面前。

    这两只飞虫比蚊大不了多少,全身处于半透明状态,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

    “苏姐的病因,就是这两只飞虫!那道士话灵验,也因为这两只飞虫!”

    巫金笃定道。

    众人纷纷围过来,仔细观察巫金手里的飞虫。

    但是看来看去,这只是两只普通的虫,虽然没人认识,但是却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巫先生,你随便抓一只虫过来,就是病因,会不会太儿戏了?”

    苏星朋是年轻人,没有那么多心眼,想到什么什么,当场对巫金的话表示怀疑。

    苏景文也没有制止苏星朋的质疑,显然也有相同的疑问。

    “那就让你们看看好了。”

    巫金走到苏慕青身边,对着飞虫的肚稍微用力一捏,飞虫就从尾部喷出一道淡淡的雾气。

    雾气很快飘散到空气中。

    没过多久,苏慕青身上有了反应。

    两眼血丝更稠密,只觉得身上不已,本能的想服,和人做羞羞的事情。

    众人看到这种场景,对巫金的话再无一丝怀疑,只是疑惑,这两只虫哪里来的。

    “这叫惑情虫,产自,会一种气体,平时没事,但是混合着苏姐脖上,这种特制的药水催发,却可以让人的大脑始终处于兴奋状态,量大的话就会使人不能入眠。”

    巫金把两只飞虫扔到地上,一脚踩死。

    其实,惑情虫除了巫金所的这些,在还经常被本地人当成一种药使用,可以增添乐趣。

    下山这么久,巫金多少学会一些人情世故,为了照顾苏慕青的面,惑情虫的作用,被巫金故意隐瞒,没有出来。

    “产自的虫,为什么会出现我们苏家?”

    苏景文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超凡透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超凡透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超凡透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