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一探究竟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命女相师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一探究竟
    天命女相师

    顾北北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她的身体好像又开始不受控制,极力勉强自己撑起身体,又软糯糯地跌在地上。

    “你不去,我自己去。”顾北北咬着牙说,一步一个趔趄,总算是站起身,但是浑身上下的法力开始乱窜起来,根本连正常的行动都难以为继。

    吴根就这样看着师姐一步一步缓缓往地下室里去,看着她一步步走出了十几米,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于是低着头来到师姐身边,搀起她。

    “走吧。”吴根摇摇头,无奈地妥协了。

    地下室里漆黑一片,四处无光,先是一段极窄的小道,蜿蜒到了极深处,才逐渐拓宽。

    等到能容下四五人的宽度时,莫夜朗已经察觉到空气里凝重潮湿的水汽味,这说明地窖的深度已经超过了地下水,同时还常年背阳,很有可能是天然的钟乳石洞。

    虽然蒙着眼,行动不便,但莫夜朗并没有任何抱怨,就跟着喋喋不休的姬氏长老们来到密室的最里面。

    密闭的墙壁上已经不再是土壤,莫夜朗的手指无意间划过四周的墙壁,他感受到平滑坚硬的表面,这至少是砖石才有的光滑程度。

    也就是说,他们到了人工设施之内。

    没多久,姬明察已经主动解答了他心里的疑惑。

    “莫四爷,这里就是了。”姬明察说道:“这是姬氏一族最上级的相师才有资格到的,祖宗祠堂最里边,也是我们最深的秘密——血炼大阵。”

    听到这四个字,莫夜朗的肩膀使劲抖了抖,声音却仍旧不动声色。

    “原来如此,果然名不虚传。这里的血腥味的确很重。”

    他这话一出,众人的眼色都变了。

    “血腥味儿?”姬无路闷着气质问:“你胡说八道什么,这里哪有什么血?这阵法虽然叫做血炼,但毕竟只是个玄门法术,早些年间的血气早就一干二净了,怎么会有血腥味儿。”

    莫夜朗没吭声,他发现,众人对阵法的感受和他自己的感受并不一致。

    一来到这里,莫夜朗就察觉到一股异样的感受。这感受好像一瞬间冲垮了他三十年来积累的认知,但却又像是烙印在他的灵魂和记忆中一样,那么熟悉。

    “现在你总算信了。当年我们两家之间,的确是互有往来。这阵法只有你们莫家才能缔造出来,也算是身份的明证,如今它的阵眼就压在我姬氏一族的门下,也是两家交好的明证。”

    姬明察嗅到门主和莫四爷之间的火药味,生怕两人闹的不可开交,赶紧打起了圆场。

    莫夜朗点点头,咧开嘴笑了笑,笑声低不可闻。

    “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么?莫家老四?趁现在赶紧问。”姬无路没好气地说。

    莫夜朗迟疑片刻,问:“这阵法果然是对付风氏血脉一族的武器,是这样么?”

    莫夜朗话音落下,四下的众人都冷冷地沉下脸来,不再吭声。

    姬无路问:“这话你是哪里听来的?”

    “如今江湖上的传闻,即使是我也有所耳闻。说四大家族联手对付当年兴盛的风氏一族,便是靠的这门法术。”

    姬无路却冷冷哼了一声,一提到这件事,他满脸的青筋都暴突而出。

    “区区风氏……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本用不到这样的法门。要不是他们违约在先,我们何至于要赶尽杀绝?”

    此话一出,忽然在密道中传出一声“咯噔”的声响。

    “谁?”

    警觉性十足的姬无路眼光闪动,手指比眼睛更快,一拐龙头杖宛如星点寒芒,咻的一声,像是离弦箭矢,飞射而出。

    谁知道这箭矢顷刻间在莫夜朗身前停住,这爆射而出的龙头拐也被莫夜朗若无其事地抓在手里。

    “门主先生,你这样可不大礼貌。我只身前来,总不能任人欺负。”

    姬无路青筋暴跳,眼看两人就要动起手来,姬明察两眼来回跳动,生怕谈黄了这件事,于是赶紧拦在二人中间。

    “门主,门主!”他安抚下姬无路,低声道:“是老鼠……最近潮湿,老鼠冒出来了。”

    姬无路转念一想,也觉得不错。这间密室受结阵守护,没有他的允诺,旁人别说进来,连找到地方都绝无可能。

    这声响多半是窝在土里的老鼠,常年定居与此。

    他眼睛泛白,冷哼一声,从莫夜朗手里收回了龙头拐,头也不回地来到正厅中央,结阵的最里面。

    莫夜朗蹭了蹭手掌,露出森然白骨,脸上不动声色。

    原来刚才这支龙头拐蕴含了姬氏一族深厚的法力,炽热不可得,一瞬间便把莫夜朗的手掌灼的骨肉模糊。

    他跟着众人来到阵法中央,莫夜朗一踏进阵眼,整个地窖忽然之间擎动起来,发出了低沉的响声。

    “哼。”姬无路虽然面上摆着一张臭脸,但是看到这里,也不再怀疑莫夜朗的身份,心里也算是一大块石头下了地。

    “这阵法是非莫氏不能驱动的,莫四爷,不愧是您!”姬明察点头哈腰地给莫夜朗竖起了大拇指。

    莫夜朗没有搭理他,只是淡然问道:“那么,各位给我看了这件秘密,想来是有什么要我莫夜朗处理的事情,不妨直言。”

    莫夜朗心里很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在着手准备的时候,接到姬氏的邀请,心里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姬无路低沉下了脸,没有吭声,姬明察却拽过莫夜朗的手臂,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莫四爷,这件事说来话长,您听我细说。”

    姬明察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姬家本是相师一行的龙头支柱,这您应该是知道的。”

    莫夜朗点点头。

    即使是他这样不怎么信玄学的人,对四大家族盘踞在城里的势力,也是多少有所耳闻的。

    “但是实际上……近些年来,相师一行衰弱,我们这样的大宗族……经营实际上……”

    姬明察的话说的吞吞吐吐,但莫夜朗却听得明白。

    “换句话说,就是经营不善,入不敷出,资金周转不开,已经捉襟见肘,日渐拮据了,是吗?”

    “对对对!”姬明察连忙竖起了大拇指,对莫夜朗赞不绝口,道:“不愧是商界天才莫四爷!我就知道,您一点就通。就是这么个理儿。您知道近来商场乱象,我们这些不问世事的老爷们,哪懂得这个——咳咳,他们不关心这些,但姬家也不能就此没落下去。”

    “你们没有考虑请一个经济公司协助你们经营么?”莫夜朗问。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实际上,像这样的家族老产业,多半会支付高额费用,请当地的经济公司来打点一切。

    一提到这里,姬明察的眉头就拧成了麻花。

    “谁说没有呢……唉……”他一个劲摇头。“可……这关键就出在这问题上了,原本我们以为,商场跟我们相师算是井水不犯河水,结果……”

    姬明察一拍手,脸上浮现出悔恨的神情。

    “商人,不可信!”这时候,姬无路忽然闷吼了一声,狠狠把拐杖柱在地上,声音里满是恼火。

    “这是怎么回事?”莫夜朗问。

    姬明察见状,说道:“这事,得怪那个……vin,vin什么……”

    “vinky?”莫夜朗皱着眉头问。

    “对!”姬明察喊出了声:“最初我们合作,他们本来愿意替我们管理这些资金流向,也成立一个算是完善的业务链。但是没过多久,他们的势力反倒越发强大,联合了各大小的宗族一起,反客为主。原先是我们请他们为我们打点公司。现在倒像是我们在给他打工!”

    姬明察摇头叹气。

    莫夜朗立刻明白了。vinky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掌握市场,还有一个原因,竟然是这些平日里隐藏在灰色边缘的相师们。

    “但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莫夜朗问。

    姬明察抬起头,看了一眼莫夜朗,叹气道:“莫四爷,您就别耍我们了……这两天股市里,你大量沽空莫氏集团的控股权,把整个莫氏集团公司拉到边缘,受到这场诡辩风云的波及,整个股坛都不好过,这当中最受影响的,不是别人,就是vinky。”

    “就想跟我合作?”莫夜朗问。

    “哼。”姬无路却冷笑一声,低声喝问:“小子,你别以为自己手上有很多筹码。我们姬氏再怎么落魄,也是玄门正宗大族,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迟疑了半晌,莫夜朗沉下声,又问:“除此以外,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做。”

    “这个阵法。”姬无路敲了敲脚边的血炼大阵,说道:“这阵法关系到今后相师一行的走向。但它已经损坏,违背了我们的本意,我要求你修复它,另外。”

    姬无路的眼睛露出微光,说道:“风氏残党,要先除了他们。”

    “我有什么好处?”莫夜朗问。

    姬明察一听这事儿有商量,眉飞色舞道:“莫四爷,您现在的处境,我们最清楚不过,vinky联手各大家族搜索您的身份,还有莫氏集团的危机,恐怕都不是您一个人能解决的。”

    “你是说,只要我帮你们拿下vinky,你们就能让我夺回集团的控制权?”莫夜朗问。

    “没错。”姬明察笑了笑,说。“这难道不是您现在最需要做的事么?”

    莫夜朗在原地徘徊了两圈,迟疑片刻,随后答道:

    “我答应你们。但是有两件事,第一:我预计从股市反攻,这需要大量的资金,你们不管用什么办法,务必筹措到,否则我们没办法反攻。第二,关于我需要自由行动。”

    听了莫夜朗的要求,姬无路居然没有任何异议。

    “成交。”他伸出手,跟莫夜朗握了握手,露出一脸笑容。

    (本章完)

    ——3——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命女相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命女相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命女相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