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6章时听雨的谜底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女侯正文 第546章时听雨的谜底
    毒中的乃是三日后才会发作的毒,此便不会让下毒者的行为变得那么不合理,算是加强了他们夫妻二人乃是被人下毒的可信度。这传闻一传,百姓们对此猜测纷纷。时非晚倒落了个清闲连楚北军中的人都不敢再来打搅她。她也没有出府之意,只吩咐了一些人交待了一些事,便懒懒歇在了王府中看书,直至岑隐身边的阿石走了进来时非晚才抬了下眼。

    “世子妃,您想见的人带到了,世子妃现在可要见她。”阿石跪地问。

    “圣莲宫宫主?”

    “是!”

    “带我去。”时非晚道。

    说罢便起了身,随着阿石走了出去。

    时非晚随阿石来到了一处被看守着的擎王府的院子里。一入院时非晚便瞥到了院中所立着的一位容颜毁尽的老妇。虽是老妇,可她身形似竹,负手而立,只看背影便已让人感觉到了几分威严。时非晚扫向那背影时目光定了定,袖手略紧。

    正要往前走近,这时耳侧却落响起了一道听似沙哑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

    “阿晚不如停步,”

    音自院中而起,时非晚步子一顿。

    “你救了我一命,算是还了我一场自小教你养你的恩情,师情已清,你与我并无任何瓜葛,不如两忘。”那声接着又起。

    只时非晚稍许步子却还是再移,直接行至了院中一处石桌旁坐了下,慢悠悠的倒了两杯茶水,一杯自己一口饮尽,一杯放至了对面,微微抬了抬头,回道:

    “婆婆自小便煞费苦心,费尽心思,琴棋书画样样将我教成了拔尖,如今用一句‘两忘’怕是打发不走我呢。婆婆的的身份以及你那圣莲宫这半年以来给我添了不少麻烦,师恩可清,但婆婆当知,我今日并非为叙旧而来。”

    听到这,前方那人才转过了身来。恰好与时非晚微抬的杏眼相撞,眸色微微一凛,回道:“阿晚可是变了许多。”

    “那婆婆是觉得阿晚更符合您的要求了,还是让您失望了?”时非晚杏眼里含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满意也好,失望也罢,这些都已与我无关。阿晚来这既不是为了叙旧,便只是为求一个答案了。”

    时非晚举杯,“婆婆既知此,何不实言。”

    老妇顿眸,视线里落过时非晚端杯一饮而尽的动作,的确是她记忆里的那张容颜,可那举手投足间已完全不见昔日半分影,一双眸子古井无波,又深不可测。此绝对已不是当初那个娇娇闺女!此的确是定北女侯!名不虚传的定北女侯!

    “哪还需实言。都说阿晚聪颖,想来便是不来这一趟,你心中也早已明白:外边所传乃是真,我对你,的确是存了栽培之心!你自幼便是我挑中的一颗美人棋!”老妇回道。

    如若不是别有目的,为何偏偏挑了一位如此绝色的女子,教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自小苛刻,样样教到拔尖才肯收手。

    时非晚是她有意栽培出来的——这的确是一个不用过问其实就已可以肯定的答案!

    “不过,我从未用过阿晚。初心确有我的目的,但阿晚这颗美人棋,我却迟迟没舍得用过!阿晚实在是多此一问,难道,我没用过你,你感觉不出么?不然,怎地从未让圣莲宫的人接近过你?”

    “为何?既如此煞费苦心,又为何不用?”时非晚小脸再仰。

    “教了你十年,便是仇人也教成闺女了。天底下哪有父母舍得将女儿当棋。”老妇叹了口气,回道。

    此完全是一个能解释得通的回答!栽培了那么久,那么苛责的栽培,动机不可能纯粹。但动机可以变质,她言下之意便是指此。

    十年师恩,说她不舍用此棋,这个答案实是听之就可信。除此之外,也已寻不出第二个答案了。

    然……

    此时时非晚那杏眼里意味深长的笑却更浓了,回道:“婆婆方才说,从未让圣莲宫的人接近过我,那么……时听雨呢?”

    时听雨!

    这个名字,这样一个人物,在此时莫名其妙的忽然被她提出实是让人大跌眼镜!

    老妇一怔,老眼眯小弯着缝儿锁向了对面那人。

    “婆婆刚刚说从未派过圣莲宫的人接近于我,但我家世子爷说,时听雨与圣莲宫关系匪浅呢,若是我猜……她就是你们圣莲宫之人呢?”时非晚淡笑。

    老妇唇舌一滞。

    “婆婆真没用过我吗?还是说,其实我现在就还处在被用之中?只不过,是婆婆放出去的网,还没有开始收?”时非晚站起了身来,竟莫名其妙的又问了句。

    “阿晚此是何意?”老妇眸似静水,一副迷茫之态正看着时非晚。

    “婆婆说没用过我这颗美人棋,但我现在已经进了擎王府,乃是人人羡慕的世子妃。抛开我从军的意外,或者说若是没有大半年前京都的那件意外,我没有侯爷身份现在也依旧还是世子妃。”

    时非晚强调起了自己的身份:

    “擎王府世子妃!今后的擎王妃!况且,又得世子盛宠,身份地位便是比之当今皇后也逊不了多少。”

    老妇瞳眸依旧静似古井。

    “且先不说婆婆是不是用过我这颗棋。我只想问,若是你想用我这颗美人棋,如今我傍上了岑隐进入擎王府成了世子妃,这个结果婆婆可会觉得达到了你心中的预期。”

    “阿晚到底要说什么?”

    “我是想说,我能嫁入擎王府,婆婆在这件事中真的未曾插过半点儿手,起过半分推动作用么?”

    老妇再次一怔。

    时非晚定定眸子,脑中浮动着过往的回忆,又道:

    “婆婆若要用我这颗美人棋,一开始选中的大抵是三皇子呢!不过,一定不想让我成为三皇子的侧妃!婆婆野心更大,想让我做三皇子的正妃!”

    “泠州诗会,我破了三皇子三道谜题,对他一见钟情,想嫁给他。可成亲那天,我那位八妹妹的丫鬟指控我替代了时听雨,说她才是破解三皇子谜题的大才女,断了我嫁给三皇子成为三皇子侧妃的这条路!”

    “不是因时听雨想嫁三皇子,是么?只是因为婆婆,还不想让我给三皇子当侧妃?您相中的,乃是正妃之位!

    不然,在我成亲之前,你完全还可以用其他更多的方式阻止我成亲。因我一旦上了三皇子的花轿,往后便不可能再上别人的花轿了。你阻我做他的侧妃,却又不阻我上他的花轿不担心我与他沾上边而大损名声从此难寻其他夫婿,是因你已替我选定了三皇子。

    但是,得为他的正妃!既如此,我被他抛弃一次被退回花轿又如何?反正,我今后的男人还是他!因为,他喜欢我,往后等他知道他想娶的新娘子其实真的是我,我不是冒牌货,他察觉误会委屈过我,定会对我更加自责怜疼。”

    “之所以采用这种让我沦落为冒牌货被人人唾骂的方式断了我与三皇子的姻缘,其实,不是因时听雨想害我。是因婆婆知我琴棋书画跟美貌都不逊于她,而此事迟早会真相大白,我迟早也会得到澄清昭雪的机会。

    在出了这么大的闹剧之后,我再得昭雪,名声一定大噪!

    一场泠州诗会罢了,京都的人怎么会关心南方小城的一场诗会?但,因为这么一场闹剧,泠州诗会有人破了三皇子三道谜题在整个京都都成了热议话题。我得昭雪之后,名声也随着这些过往更加大噪。所有人都能意识到:泠州诗会那什么人人都夸的才女,就是我,时非晚!”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女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女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女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