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〇九章 事实摆在眼前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外省教师正文 第二〇九章 事实摆在眼前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马其莎、钟琴、钱薇薇、苏明洁四人改变了赵弋戈对希望班的成见,不再称希望班为人渣班。

    她多次对夏天阳说,希望班这些学生很懂得人情世故,说话做事有分寸,小小年纪还知道些人间小冷暖。

    在赵弋戈的眼里,这些学生是有恩必报,有仇报仇的人。

    夏天阳听着赵弋戈的话,就好像在表扬自己,心里好高兴,他心里清楚,对待这些问题少年,真正走进了他们的内心世界,才知道原来他们和所有同龄人一样,甚至比同龄人更丰富多彩。

    唯一担心就是,他们任性起来,钻起牛角尖,会比较麻烦。

    夏天阳为了和谐共处,给四女子安排了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只管买菜、炒菜,剩下的由她们来做,这样自己就轻松多了。

    苏德泽的指示,要在全校28个班的讲桌,摆上花花草草,工程量有些巨大,且野花容易枯萎,两三天就需要更换。

    夏天阳号召全班的同学,课外跑到田野山边,按照赵弋戈的标准,采集一些花草,学生们高兴极了,自己采摘的野花,还能变成花艺,分发到各班,那也是一件荣耀的事情。

    但对于夏天阳家美食的诱惑、辣椒的刺激,是班上每一个学生所觊觎的。

    这些学生极度聪明,知道人多了,不会受待见,私下里排了“值日”,轮流,每次派两人准时过来“探班”,多两人少两人吃饭,无所谓,夏天阳没有拒绝。

    就这样,渐渐就成了惯例。

    而马其莎对插花还是提不起兴趣,在夏天阳这儿看杂志看得多了,除了班上的板报,她有些不知足。

    “老夏,我们能不能在教室外边,再出一个板报呢?我要让其他班同学看看,我们虽然读书不行,但还是有智慧的。”

    马其莎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这个想法很好,夏天阳当即表示支持。

    “但你要考虑清楚了,如果办的不好,会遭到其他班耻笑的。”夏天阳说了利害关系,班里的板报,好与坏,只有自己班的同学看得到,外班的学生是绝对不敢进希望班教室的。

    “我在你那儿看了一些杂志,现在不是流行涂鸦吗?就当我们涂鸦好了。”马其莎企望的眼神看着夏天阳。

    “能行?”夏天阳不敢肯定,但他们正当而不过分的要求,是要适当允许的,不然,憋在他们心里就是个祸害。

    再说,现在电视里热播的电视剧《士兵突击》中,孬兵许三多也是这样怀揣着美好,一步一步走向自己职业的巅峰。

    “挑战自我,永不言弃!”马其莎看夏天阳有了同意的迹象,兴奋地握着拳头在自己面前晃了晃,显示自己很有信心。

    夏天阳在学校食堂,与学生生活区的接壤处,找到一块地方,在学校的仓库找到以前使用的大黑板,让总务处的人重新刷了黑漆,就成了希望班的板报阵地。

    马其莎带着希望班的同学,几乎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板报融进了卡通的元素,在一些颜色的点缀,和线条的勾勒下,倒也不显得幼稚,还给人一种时尚的感觉。

    板报内容都是学生生活中的一些趣事,他们没多少文化基础,口语般的表述,倒也过得去。

    板报一出来,引起全校轰动,大家课余饭后,板报前堆了一大群人,饶有兴趣地看着。

    苏德泽又准备敲木鱼了,把夏天阳叫到办公室,看着夏天阳,一言不发。

    “校长,有话您就直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看得我有些发毛。这是您的一片天,我们都在您的这片蓝天下,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夏天阳仔细搜索了一下,希望班没出什么问题,自己也没有做什么过火的事,这苏德泽想敲打自己什么呢?

    “你让我说什么才好?就你们希望班能,全校最烂的一个班,现在成了明星班了,你让那些重点班,情可以堪?”

    苏德泽解了一个靠脖子上边的纽扣,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希望班才好,事儿做得没错,但就是觉得很不舒服。

    “现在不同往日了,学习是最烂,其它的不一定垫底吧?你看看体育……”夏天阳被他“敲”得也有些不舒服。

    “字不识得几个,还办起黑板报了,这不是明显是在嘲笑其它班吗?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苏德泽打断夏天阳,他就是心里不舒服,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学生他自己想办,就让她们弄去,您也不能扼杀他们的兴趣吧?不管怎么样,这是好事,总不能让他们旺盛的精力去违反校规班纪吧?”

    夏天阳不明白苏德泽怎么想的,他作为校长,不可能不希望希望班好,难道觉得他尤其偏爱的重点班,受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挑衅了?

    “没说是坏事!奶奶的,你们希望班还真让我开了眼界了。”苏德泽越说越觉得自己没了底气,但就是如鲠在喉。

    “不都在您的领导下嘛,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些班就像您的手指头,长短不一也很正常啊。”夏天阳见他把柯美霞的口头禅学得是惟妙惟肖的,笑了起来。

    “对,你还真说对了,就像自己多了一根手指头,不想让它冒出来,现在冒出来了,觉得好不舒服。”苏德泽指着他说。

    这就是偏爱带来的莫名嫉妒,希望希望班好,又不想希望班做得过于突出,毕竟不会带来升学率的提高,说不定让重点班的学生感到自卑。

    这是什么逻辑?!

    “我今天要表扬一个班集体,那就是希望班,他们挖掘出了超乎自己能力的潜能。其他班的同学,你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在校训会上,苏德泽发表了一段慷慨激昂的讲话。

    夏天阳刚开始还高兴,后来觉得不对劲,有这么夸人的吗?难道希望班永远就比其他班矮一头?

    安文君开着车,突然来到了闻道中学。

    “有事?啥情况?看你这样子,好像捡了金元宝似的。”夏天阳看他的神情,知道他有高兴的事。

    “贾总允许我进她家了,然后这车我可以随时用,不用向她请示了。”安文君显得有些木纳,但语气还是充满了兴奋。

    “瞧你这点出息。”夏天阳笑起来,看起来是小事,但这迹象表明,贾茹对他没有了戒备,“你和贝贝关系怎么样?”

    “我和贝贝挺好的,很多时候她不听她妈的话,倒是很愿意听我的。”安文君搓着手笑着说。

    “好,继续努力!”夏天阳拍了拍他的肩,“你来找我,就为了这事?”

    “是啊,高兴嘛,也感谢你为我的事操心,过来跟你说一下。”安文君挺直了腰板。

    “好,继续努力!”夏天阳为他高兴。

    这时电话响了,号码有些陌生。

    “是夏先生吗?我是小区的保安,您快回来看看,好像是您朋友跳楼了。”对方说。

    夏天阳脑子里一下子轰隆隆地直响,过了一会,才对安文君喊道:“快回江畔!”

    一起住在江畔花园的朋友很多,他不确定是哪一个。想来想去,突然想到梁毅龙,这下骇得心惊肉跳。

    “你快点!”夏天阳着急,不停催促着安文君。

    上次听冼星荏和任沃兴说,现在股市大跌,梁毅龙会不会想不开?他不想是梁毅龙,更不想是自己的任何朋友,或许是保安弄错了。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他看不清坠楼人的脸,但他身上的衣服,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了。

    分明是他,虽然五官已经错位,但夏天阳还是辨认得出来,地下一大摊血,还在四处流着。

    夏天阳伸手摸了摸他的鼻子,已没了气息,但分明还带有一点体温。

    他一下子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熟悉不能再熟悉的人,已阴阳相隔了。眼泪迅速滚了下来。

    这时他看到了蒋紫踉踉跄跄地身影。

    “别让她过来,安文君!拦住他,别让她过来!”夏天阳挥着手,大叫,眼泪盖住了眼睛,全世界一片模糊。

    他不想让蒋紫看到梁毅龙惨烈的面目,那可能是她以后挥之不去的噩梦。

    没多大一会儿,救护车来了,看着梁毅龙被他们带走,心中滴血。

    由蒋橙去医院及殡仪馆办理相关手续。夏天阳交代夏丹青,形影不离地照顾好蒋紫,并让赵弋戈帮忙照看着梁飞燕。

    一连几天,夏天阳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直到警察站在他的面前,才清醒过来。

    夏天阳因与梁毅龙有大额的资金往来,公安局调查梁毅龙的死因。他实话实说,其实是自己在回忆。

    不得不说,梁毅龙是自己人生中的贵人,自己买房的钱全部是他帮忙挣来的,这给了他很大的勇气面对一些现实。

    作为一个外省教师,梁毅龙的出现,使他与其他外省教师相比,更为幸运,他让自己流浪的心,萌生出一些安稳。

    而当梁毅龙所在银行的人找到夏天阳,问及巨额资金往来一事,夏天阳据实以告,这些都得到了证实。

    “梁毅龙欠银行多少钱?”夏天阳问他们。

    “总共400万。”银行的人回答。

    “人已经不在了,把这个钱还了,是不是不用追究了?”夏天阳又问他们。

    “这个……可以这么说吧。”银行的人回答。

    “这个钱我来还,等过了这几天,处理好后事,我来找你们。”夏天阳说了期限。

    “你?!”

    “我有个请求,希望你们不要打扰他老婆,欠多少钱,找我就行了。”夏天阳说。

    “考虑到实际情况,现在还没有找家属。”银行的人说。

    “那就好,有什么就找我,拜托了!”夏天阳向银行的人鞠了一躬。

    梁毅龙的后事刚办完,一伙人就堵在了蒋紫的家门口,说是梁毅龙欠他们的钱,人死账不能死。个个凶神恶煞的,吓得梁飞燕直哭。

    夏丹青怕出什么事,打电话给夏天阳。

    “是不是让他帮你们炒股的?”夏天阳现在连梁毅龙的名字都不敢提了,提起就心痛不已。

    来的人点头称是。

    “奶奶的,帮你们賺钱了,你们高兴了,现在人家都这样了,你们还来闹,简直就是落井下石!”夏天阳吼着他们。

    刚才还闹得很凶,现在都不说话了。

    “五天之后,现在这个时间,凭欠条、收条到银行来拿钱!”夏天阳不想让梁毅龙死后留下骂名,更不想他们来骚扰蒋紫,打扰母女的生活。

    讨债的人这才散去。

    “你哪有这么多钱?”夏丹青以为夏天阳使用缓兵之计。

    “你不用管了,我来摆平就是了。”夏天阳说着,又想着梁毅龙不知道在外边收了多少钱,可能还会有人过来催债。

    “你给蒋紫做做工作,看看她要不要换个房子住,我有现成的。”夏天阳说了自己的担心。

    自己的其它房子还没有装修,夏天阳想起熊其甚之前送了一套房子给自己,都装修好了,一直放在那儿没动,正好现在可以应应急。

    “哥!还是你想得周到,谢谢你,我也代表蒋紫蒋橙两兄妹谢谢你!”夏丹青说着眼前红了。

    “不要客气,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夏天阳说完就走了。

    他和银行有个约定,要还钱了。

    夏天阳找到贾茹,说要借400万。

    “做什么用?”贾茹问了一句。

    之前夏天阳找她借钱,什么都不问的。

    “你问那么多干嘛!爱借不借!”夏天阳一听火了,转身就走。

    贾茹赶紧拉住他,说:“哥,哥!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呢,以前还说我,你看看你现在这狗脾气,就这样做表率啊。”

    “我到时候还你!”夏天阳语气还硬着。

    “以前你要钱,我从来都不问,就是相信你不会乱用。你就说吧,是不是因为梁毅龙?”贾茹之所以问他,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

    夏天阳就把梁毅龙挪用银行的资金一事说了。

    “这事不要让蒋紫知道,所有的欠款我来还,你就不要管这么多了。”夏天阳就是感恩梁毅龙给自己带来的一切,已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了。

    贾茹估计这事他没有和赵弋戈商量,见他对梁毅龙如此,也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说了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反过来会埋怨自己。

    “算我一份吧!当初飞燕还叫过我几天干妈的。”贾茹和梁毅龙也仅是君子之交,虽说平时大家在一起聚聚,吃吃饭,谈不上什么神交。

    朋友一场,在生活上救济一下蒋紫母女,那无二话,但要替梁毅龙偿还债务,没这义务,况且涉及的金额巨大。

    她只是想帮夏天阳,她知道夏天阳只会认自己心中的死理,劝也没用。贾茹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马上安排财务给他打了四百万。

    夏天阳看着贾茹留下泪来,为梁毅龙,也为自己“危难”之中,贾茹伸出援手。

    “不想多了,哥,我是你妹妹,你的事就是你妹妹我的事,彼此不要客气。”贾茹还第一次看到夏天阳在自己面前流泪,还不是为了自己。

    夏天阳又去找熊其甚拿住房的钥匙。

    “老夏,这么多年终于想通了?你帮了我许多,但从来没有给我机会来表现,你可是我唯一一辈子的兄弟!”

    熊其甚刚开始笑着,说着动了情,又像好久以前一样,打了他一拳。

    夏天阳感到了疼痛,心里却是感动。

    “房间我按时让人打扫,虽不像刚装修那么新,但也不旧。”熊其甚给他钥匙和房产证。

    夏天阳一直没说话,或许真像他说的,两人之间的情谊,已超过了金钱和物质,就像夏天阳每次去海鲜酒楼吃饭,从来不问谁给他买单一样。

    人的一生,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就足够了。

    夏天阳没有再推辞房本,走之前,也狠狠打了熊其甚一拳,疼得他直咧嘴。

    “你够狠!”熊其甚那疼起来的笑容,从来没有变过。

    所有都搞定了,银行的,个人的,梁毅龙所有的债务,从贾茹那儿借的钱,包括梁毅龙最后打给夏天阳的两百万,加在一起,他全部给厘清了。

    蒋紫本来不舍,房子里还有梁毅龙的气息,但为了梁飞燕,就听从了夏丹青的建议,搬到夏天阳为她准备的房子里。

    “飞燕,好好读书!以后你还是叫我夏爸吧。”夏天阳摸着梁飞燕的头说。

    梁飞燕看着他点点头。

    梁毅龙的事,夏天阳大致了解了一下,之前他对夏天阳说,自己赚够五百万,就和蒋紫双双辞职,生个儿子。

    但他太贪心了,他的账户显示,大盘涨到6000点时,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可能当时全天下都在说涨到8000点,冲10000点,他可能失去了理智。

    最要命的是,他买的那些股,涨的快,跌的也快,差不多一泄到底,如过山车,终于压垮了他的心理。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欲望,一切皆尘土;清心寡欲,才是生活的乐趣。

    “老夏,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不给我说呢?老梁的事必须算我一份,钱我打给了贾茹!”熊其甚打电话给夏天阳。

    说起来,夏天阳认识梁毅龙还是熊其甚介绍的,梁毅龙说帮忙夏天阳炒股,也是熊其甚替夏天阳应允的,还给梁毅龙来了个约法三章。

    从某一种角度来说,熊其甚和梁毅龙之间就是在一起喝酒吃饭玩乐的朋友,他真正的朋友只有夏天阳一个,和贾茹的想法一样,他的心意也只是帮帮夏天阳。

    “鸟人!”夏天阳开心地骂了熊其甚一句。

    希望班在夏天阳的精心调理下,终于落下帷幕,到初三时,学生将按照初一的建制,重新回到最初的班集体。

    这是夏天阳的建议。给学校和学生的理由是,知道了自己的价值,回到一个具有完整生态的班集体,互相取长补短。

    就像动物驯化一样,回归自然,去适应广袤的世界。

    很多学生流泪了,夏天阳却笑了。

    无人之时,夏天阳才释放,打开了他内心深处的闸门……

    从此之后,闻道中学再无希望班。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外省教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外省教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外省教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