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服务甲方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能看见本章说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服务甲方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朱迪克干呕了半天,愣是没吐出来。

    原来喉咙里真有东西!

    吴燕把蛋糕戳了个遍,硬是没找出第八颗灯来,她一脸歉意蹲下来,轻拍朱迪克的背,“怎么办?你该不会真吞下去了吧?”

    朱迪克听了,呕得更用力了,胃酸泛上来,食道都疼。

    别人不知道,他可记得清楚,当初为了找到合适的小灯泡,他翻遍了公司里所有夜光马桶,这第八颗夜光灯可是在用过的马桶上拆下来的。

    呕——

    “没事、没事。”吴燕妈也过来拍拍朱迪克的背,“吐出来就好了。”

    中年客人还在消化吸收新上过的课,嗯?怀孕的到底是谁?

    “没事、没事。”吴燕拿出手机,说:“这个灯泡能用app调节亮度、颜色,看看掉到哪了。”

    吴燕打开“迪克马桶”app,调节亮度,然后叫梁五把餐厅的灯都关了。

    黑暗中,朱迪克的脖子没有一点光。

    “掉到胃里去了?还是脖子太粗了?”迪克爸凑过来问。

    吴燕又调了几次亮度,还是没看到光透出来。

    朱迪克干呕的差不多了,拿过吴燕的手机,说:“这个灯泡还有发声功能。”

    朱迪克点了一下。

    嘟嘟嘟。

    一连串的嘟嘟声闷闷地传出来。

    “胃里!真的在胃里!”吴燕很开心。

    “那是肠子。”朱迪克纠正吴燕,一点都不开心。

    “怎么办?”吴燕妈问。

    “没事。我们十合餐厅与刚交大附属肛肠专科医院有深度合作,这种情况很常见,先生,你去后门找工作人员,他们会给你专业指导的。”梁五扶起朱迪克,指了指后门方向。

    吴燕很是歉疚,问:“我要跟过去吗?”

    梁五说:“不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都是专业的,而且味道会比较大。”

    吴燕止住脚步,担心地看着朱迪克往后门走去。

    梁五想起后门工程队正在开一堵新门的事,又冲朱迪克叫:“那里可能会比较吵,稍微忍一下就好。”

    朱迪克点头,肚子里有异物,又在嘟嘟叫的感觉很不好。

    听过梁四对求婚方案二的专业介绍,也提到过刚交大附属肛肠专科医院,应该是有专业的医生在后门那里。

    呼——还好。

    朱迪克放下心,又开始想怎么比老爸快一步的事,要不干脆直接拍张照片发朋友圈,说自己向吴燕求婚,已经在一起了,在yú lùn上造成既定事实,这样就算老爸和吴燕妈耍赖,也拿他们没办法。

    哈哈,反正在自己朋友圈里,你们就是亲家结婚,顶多被人臊上几句,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当务之急是要把灯泡拿出来,这才是他和吴燕互相交换信物的铁证。

    加上餐厅老板这个证人,老爸和吴燕妈想耍赖都没机会。

    梁五看着朱迪克背影融入黑暗,看不清了,才想起把灯打开。

    吃了泻药,拉出来就好了吧。

    唉,多好的宣传案例啊。早知道应该多叫些记者过来,拍几张照的。

    咚、咚、咚!

    “常哥,为什么门要开在这啊?”小刚拿着镐子,用尖头敲掉墙上的碎石,一边用手捂鼻子,不敢大口吸气,后悔没带个口罩过来。

    墙上开了个大洞,一人进出,外面就是个卫生间隔间,门还关着。

    一定是有人刚拉完屎。

    “客户要求,少废话,就是让你在人身上钻个洞,你都要做。知道吗?”常哥教训小刚,他也被薰得直眨眼,拿着个电钻在地上钻,滋滋滋,可千万别钻到臭水管道,那就麻烦大了。

    这时隔间的门打开,一个人捂着肚子,站在门口,看看倒在地上的马桶,又看看墙上的洞,还有洞外的两个人。

    朱迪克犹豫了一下,问:“老板叫我过来找专业的——”

    常哥服务甲方的意识很强,忙笑着说:“我们就是。有什么要求吗?”

    朱迪克看看常哥手里的电钻,和小刚手里的镐子,屁股有点疼。

    “那个,是在这里通吗?”朱迪克从没去医院做过肠镜,也没做过胃镜,总之,他对于任何长条型的异物捅进身体,都抱有深深的恐惧。

    但一想到老爸还在外面,万一吴燕妈随便拿点什么东西,也说是信物怎么办?

    一定要尽快把东西取出来!

    而他能信任的只有十合餐厅专业的工作人员。

    “对!是在这里通。”常哥点头,他怕餐厅老板不满意他们的工作进度,破墙时的噪音影响到客人进餐,忙用电钻钻了一下,展示自己的娴熟技艺,确保能尽快完成工程。

    常哥也给小刚使个眼色,小刚会意,一挥镐子,镐尖划过一道寒光,敲碎墙上一块凸石。

    朱迪克抖得更厉害了。

    虽说要相信别人的专业,可拿镐子和电钻会不会过份了点?

    啊啊!

    不管了。为了爱情,做次肠内镜有什么关系!

    而且老板也说了,味道会比较大,也会比较吵,忍一下就好。

    “那就麻烦你们了!”朱迪克转过身,脱下裤子,撅起屁股。

    小刚和常哥傻眼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小刚不太确定,扬扬镐子,低声问:“开个洞?”

    常哥摇摇头,小刚,你还太年轻,包工程不是这么简单的。

    在墙上开门这种事,你能干,我能干,大家都能干,那凭什么就给你干呢?

    原来是这样。

    常哥仰头,想扔掉电钻,扭头走人。

    他是想赚钱,可赚这种钱?至于吗?

    有时为了项目,他也会使些小手段,送礼、塞钱,陪客户去喝花酒,可他始终有根底线横在那里。

    他的身体和尊严。

    算了,放弃吧。

    常哥叹口气,正要走,又想到家里刚出生的小女儿,老婆给他发来女儿的照片,握着小手,睫毛长长地翘起,小嘴半张着,可爱到爆。

    为了女儿,就不能牺牲一次吗?

    做的事是肮脏的,可钱是干净的。

    小刚拿捏不准甲方什么意思,只等常哥做决定。

    然后他就看到常哥脱了裤子,毅然迈着企鹅步,走向那人!

    啊啊啊!

    卫生间里传来一声惨叫。

    吴燕紧张地站起来,梁五安慰她:“没事的,可能那个东西比较大,难拉出来,吃了泻药都这样。”

    这时后门走来一个服务员,梁五叫住他:“泻药给客人了吗?”

    服务员站住,端着盘子,问:“泻药?什么泻药?”20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能看见本章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能看见本章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能看见本章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