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7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正文 537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可经将避重就轻的稍稍提了一下可楚儿的修为怎么又进阶了,可楚儿吐了一下舌头。。。“老公叔叔帮我的!”

    “哦!”可经将应了一声,“以后少用那些灵药去抢行提升,这样反而不好特别是在一至五阶的时候那是打基础。”可经将还以为刘启给可楚儿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对着刘启叮嘱了一声。

    “嗯!”刘启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了!”可经将最后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可楚儿和刘启便上了马。

    “寨子里的人呢?”可楚儿奇怪只见自己老爹一人便开口问道。

    “他们都已经出发了!”可经将对着刘启抱了抱拳,“以后楚儿还忘大王多担待,末将去也!”

    “嗯!”刘启现在已经封可经将为镇蛮长将。长将只是居于大将军之后也算没亏待自己这位老丈人,“以后等立了战功再封你爹为大将军!”刘启对着可楚儿道了一声。

    “好!”可楚儿满面春光望着刘启,经过一夜的滋润可楚儿现在越发的青春动人起来。

    “主公我们也该起程了!”刘启没有亲自去送山寨子人,剩下的张文就只能代劳了。

    刘启点了点头,望着刚刚从可经将消失方向回来的张文。“辛苦我的大军师了!”

    “我去收拾东西!”张文自然知道刘启是在和他开玩笑,脸上微微一笑然后便朝昨晚睡的营帐而去。

    刘启望了一眼只余两座营帐的平地,“我们也去收拾一下吧!”

    在回帝都的旅途之中又增加了可楚儿一员,“老公叔叔你说这是为什么?”可楚儿骑马跟在刘启的旁边,张文没有要‘发光发热’的奉献精神便做起了斥候。这让刘启、可楚儿这小两口亲密起来更是无忌得很。

    “我也不知道,等回帝都去问问宫里的御医吧?”刘启自然联想到的是关于人体身体这块便向可楚儿回答道。

    “哦!”刘启一提起御医可楚儿就惊呼了一声,“老公叔叔你还记得我们住扎在帝都之外时被你救回来的那个剑伤的女孩吗?”

    “华织?”刘启念了出来然后脑子突然嗡嗡响了起来。

    “还记得啊,怎么了?”刘启问得很是忧伤,像得到极度的抑郁症患者。

    可楚儿现在开心的如同林中的百合鸟,“她就是一位医生来着,而且她的父亲就是宫中的御医回去的时候就问问他们好了!”

    刘启傻傻顿在那里,“你怎么知道的啊?”

    “那个女孩都是我送回去的,而且我都还见过他的爹。华、华什么来着,我一时忘记名字了,可是大家都叫他华太医来着。”可楚儿怎么也想不起华太医的名字搔了搔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刘启。

    刘启又哪里不知道华太医,此时心中也只有苦笑中。一想起华织那倔强的眼神,刘启都有一种股票被套牢然后既而收盘的无力感。

    刘启正与可楚儿小声说着彼此心情的时候,王家坞王忠与王傲以及百人突袭小队活下来的成员也纷纷向着帝都出发了。

    队伍之中王傲与蛮牛最是兴奋,蛮牛兴奋的是自己终于可以抱老婆了而且还是两个。他现在可是一直惦念着巴不得长两只翅膀飞到帝都去,“嗯!”正欢快得没边的蛮牛突然看到自己旁边的王傲也是满脸笑容。

    “喂,小子你怎么笑得这么的坏呢?”蛮牛那粗着嗓子的声音立即就将所有人的视眼吸引了过来。

    众人回头看得到的是王傲很是沉醉的表情,而问话的蛮牛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

    “估计是想哪家的姑娘了吧!”小漠突然起哄的叫了一声。

    “哈哈哈!”众人顿时大笑起来,连平时不言一笑的成奇嘴角都勾出了一丝笑意。

    王忠走在最后,当听到蛮牛的声音也转过头去看了眼自己的弟弟。“小傲这是怎么了,以前也只是见他偷偷拿自己的破军剑才出现过这种表情啊!”王忠拉了拉胯下突然停下来有些急躁的马儿在心中奇怪道了一句。

    “我们要回家了!”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声,然后众人的速度顿时加快了几分。

    帝都之中等待他们的也许没有隆重的凯旋仪式,大王都出征了这个他们是不需要想象的。可是却有着一份活着的归属之感,泽拉图撤退了现在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这些都是他们誓死拼战,许多士兵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军师现在离帝都还有多少路程?”刘启一行三人已经进入一座规模巨大的洛上城,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刘启向张文问道。

    “主公快了,应该再过五天就到了!”张文牵着马小心翼翼的在刘启耳边说道。

    刘启知道张文在防范着什么,虽然自己强行打掉了李家与刘家可是毕竟他们存在那么多年党羽肯定不少。“还是照旧叫我刘大哥就好了!”

    “嗯!”此时此刻张文也不顾什么君臣之礼了应了一声,“这洛上城是原来李家一手构造出来的所以不得不防!”

    “老公叔叔帮我牵下马儿,我要那个!”可楚儿突然对着刘启叫道

    此时她看中了一只活灵活现的玉蝴蝶,高兴的手舞足蹈将马绳扔给了刘启然后便走到了摆放玉蝴蝶的名叫如意玉玩的店铺里。

    刘启对着张文哑然一笑,“我们过去看看!”说完刘启就将马向那里拉去。

    可楚儿此时正爱不释手捧着那只晶莹剔透的蝴蝶,刘启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做的,可是那手工还真是精致。

    “姑娘真是好眼力啊,这可是用晶玉请连求大师亲手雕刻的。不是我夸口,这肯定是世上无双绝对唯一的存在!”那店铺的老板也是老道的生意之人将可楚儿手上的东西夸得没边没际。

    “喜欢吗,如果喜欢就拿着吧!”刘启下意识的往自己怀里掏钱可是却摸了个空顿时愣在了那里。

    张文连忙凑了上去,“这位老板多少钱?”

    “十两银子,货真价实绝对保证。”张文一听皱了皱眉,老实说这么个饰物十两银子已经算是天价了。

    “怎么了?”刘启看着愣在那里的张文问了一声。

    “刘大哥现在我们总共也就十两银子,如果花掉那接下来的行程!”张文说得很是苦涩,本来他们去漫古就没带多少银钱又买了三匹马现在也就剩下这些了。

    可楚儿听张文这么一说有些不舍的将那蝴蝶放了回去,“老公叔叔我不要算了!”

    刘启平时也没机会给可楚儿买东西,今天看到可楚儿难得那么喜欢那只蝴蝶。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缺钱的这一天,正当刘启开口想对张文说买下大不了去卖掉一匹马却突然听那店铺老板道:“我看这位姑娘也是真心喜欢这物件,这么着吧就当我送个人情八两银子你看可好?”

    张文自然也看出了那晶玉确实货真价实,等着刘启的答案。

    “买了吧,没事难道堂堂七尺男儿还会被这身外之物所折!”刘启对着张文说道。

    “嗯!”张文点了点头将银子递了过去。可是就在店铺老板接过银子然后将那蝴蝶递给可楚儿的时候一只大手却猛的伸了出来将那蝴蝶抢了过去。

    那手抢过蝴蝶的时候竟然还想顺便摸一下可楚儿那嫩白的小手可是却被可楚儿躲了过去。可楚儿愤怒看着那些头戴着绿巾的四个大汉,其中一个满脸龌龊的家伙正拿着那玉蝴蝶漫不经心把玩着。

    店铺老板一见那四人没有怒气反而大喜,“各位天赐教的圣徒有什么需要吗?”

    四人一听那店铺老板恭敬的语气很受用然后张狂看了眼刘启和张文,最后将目光落在可楚儿的身上。“姑娘你喜欢这个东西啊,叫声好哥哥听听我就将这东西送给你!”

    张文一看是天赐教眉头瞬间沉了下来,倒是刘启脸上没什么变化。“这个东西我们已经买下来了,你怎么送?”

    “嗯?老板是这样吗?”那家伙也不理刘启竟然毫不客气的向那店铺老板问了一句。

    那店铺老板竟然像中邪了一样恭敬看着那男人,“如果天赐教的圣徒需要当然是送给你们了!”

    “哇哈哈,听到了没有!”那人一听张狂的笑了起来。“我告诉你,这次泽拉图邪灵的灾难都是我们天赐教圣主施法才让大家得以渡过的。”

    “是、是!”那店铺老板点头不止。“对不起了众位客官,现在天赐教大人要这个东西我不能卖你们了!”

    “我们走!”可楚儿本来还对这个店铺老板有些好感此时听他这么一说直接就将那装八两银子的钱袋夺了过来然后对着刘启说道。

    还未待刘启开口可楚儿就又接着道:“我现在才不要那个蝴蝶了,被那么恶心的人一拿我看着都恶心反感!”

    张文瞬间就被雷在原地,也只有知道可楚儿那土匪出身的刘启摸了摸鼻子。“这个小丫头还真是倔起来没边!”

    本来拿着那蝴蝶还想有下文的四个天赐教人一时也都傻在了原地,“我们追!”看着走远的可楚儿,那个龌龊男立即反应了过来拿着那蝴蝶就追了上去。

    那人拿走蝴蝶虽然没有被付钱,可是当看到天赐教那人将东西拿走店铺老板反而露出了满脸的笑容好像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一样。

    “那些天赐教的人真是太无耻了,什么圣主施法他们简直将自己宣扬成了救世主了嘛。那我们那些在前线牺牲的士兵算什么,真是可恶!”才第一次接触天赐教的可楚儿被那四个人彻底的恶心到了不爽抱着刘启的手臂抱怨着。

    刘启与张文两人则都保持着沉默,不时两人对望一眼像是在交换着什么。

    可楚儿见此一时也安静了下来,只是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东西竟然被那头猪给遭蹋了就满心的怒气。

    “姑娘、姑娘慢走!”正在可楚儿恼心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那四人满大街跟在自己后面叫唤着。

    “老公叔叔,我们走那里去!”可楚儿一眼就瞟到了一条幽深的胡同,那胡同四周都是茂盛的柳树。

    刘启一见就知道可楚儿要干什么,一时转头看了看即将倒霉的四个笨蛋。

    那四个头戴绿头巾的天赐教人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当看到可楚儿与刘启一行三人走到那幽静的胡同的时候纷纷露出了坏/笑。

    “上!”那个龌龊男摆了一下头示意后面的三人跟紧然后自己突然加快速度追了过去。

    “哟,你是在等这块玉蝴蝶还是在等我们几个男人啊!”那龌龊男一见可楚儿竟然在一处柳枝下正与刘启看着眼前的湖泊哈哈坏笑道。

    刘启有些好气的吐了口气,“这些家伙!”刘启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声现在他都有要杀人的冲动了。

    胡同的另一头被刘启派去望风的张文露了一下脸示意刘启周边没有行人,“你爱怎么玩怎么玩吧,不过要快点!”刘启对着可楚儿道了一声,他现在可不要抢可楚儿的发泄桶不然晚上惨得就是他了。

    “好,我知道!”可楚儿对着刘启皱了皱小琼鼻然后将两手捏得啪啪直响。

    天赐教的四人仗着已方人多丝毫不把刘启与可楚儿放在眼里。

    “哦,姑娘不要这样!看得我好心好痒痒,来吧陪大爷睡一晚上我就把玉蝴蝶给你!”那龌龊男见当下四处无人更加放浪起来,满脸坏/色望着可楚儿那俏丽的模样痴痴道。

    “啪!”本来看到可楚儿手竟然伸向腰间的四人纷纷都直眼了,他们还以为可楚儿正要宽衣解带。可是没想到的是可楚儿直接就从腰际抽出了一根皮鞭,一声细响四人的脸上都被抽上了一道红印。

    “姑奶奶我说过,那个玉蝴蝶我不要了!”可楚儿满脸煞气看着还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的四人怒骂了一声。

    “现在我要为那只你们糟蹋了的玉蝴蝶来罚戒你们!”可楚儿说完皮鞭又从空中荡了一个圈抽了过去。

    那龌龊男见皮鞭又要临身,刚刚那鞭抽在脸上还生辣辣的痛着连忙反应过来将皮鞭抓在了手上。

    “小娘皮的,你这是在找死我要把你先奸再杀了!”那龌龊男愤怒了,他在天赐教中可是都是将要升为祭酒的身份了现在竟然被一个女人用鞭子抽着玩。

    “口气倒不小!”可楚儿纤手摆了一下皮鞭只见那鞭子竟然像活了一样,那龌龊男一个不妨鞭子便被挣脱出了手。

    龌龊男一愣,“你们去将那两个男的摆平了,这个女人我来!”

    那三人一听立即应了一声,二人走向张文只有一人走向刘启。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